Artprice| 2017年当代艺术品报告

引言:当代艺术品的关键作用在经历了18个月的降温后,整个艺术品市场(包括所有时期的作品)又重新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起来。不过,根据我们的《2017第一季度艺术品市场报告》(详情回顾请点击下方链接),这次回温主要依赖于当代艺术品的业绩表现。


每周资讯| 2017上半年Artprice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一)

每周资讯| 2017上半年Artprice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二)


目录引导:

引言:当代艺术品的关键作用

一幅当代艺术品以1.105亿美元创下拍卖纪录,展示了当代艺术的巨大金融潜力。当代艺术品在文化领域中的广泛应用和所形成的良性循环,使这个板块的飞速增长成为今日艺术品市场的核心推动力。

复苏增长

当代艺术品的拍卖引导开启了艺术品市场的复兴。拍卖集中于大型金融中心促使全世界的收藏家展开竞争,确保了艺术品价格的长期增长。

当下形势

得益于中国和美国高效率的商品经济,两国艺术家在高端艺术品市场中也处于主导地位。此外,其他国家也出现了一些优秀代表,尤其是德国和非洲大陆的艺术家。

对街头艺术的热捧

街头艺术市场凭借不断增值的经典代表作及新一代艺术家与日俱增的人气,在逐渐壮大的同时持续走向国际化,已成为一个活力十足的利基市场。

向艺术品市场的平等进发

全球500强艺术家中有86%为男性,高端艺术品市场面临着女性艺术家价值被低估的问题,但也出现了一些有望缩小这一差距的变革。

当代艺术品的金融吸引力

当代艺术品平均年收益率高达7.6%,属于极具长期竞争力的投资产品,需要我们持续关注可能提升艺术品价格的信息。

引言

KEYWORD:良性,健康

诚然,市场上的古代大师杰作越来越为罕见,且多被收入博物馆藏,但收藏家将目光和热情逐渐转向当代艺术品市场绝非无奈之举。当代艺术品之所以成为艺术品市场最活跃的板块,是因为它吸引大众关注,传播社会认同,而且每一幅作品都拥有巨大的金融潜力。

良性循环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馆长迈克尔•戈文(Michael Govan)认为,当代艺术品在博物馆的展览中占据绝大多数的比重,是因为白人男性艺术家已经不再具备主导地位。“如果你的任务是反映这个世界,而女性是这个世界的一半……以当下为主题进行创作会简单得多。”(朱莉亚•哈尔佩林【Julia Halperin】,《当代艺术品统治美国博物馆》,《艺术新闻》,2017年4月刊)。无论是在素材方面,还是艺术家的性别方面,当代艺术创作确实以更丰富的多元性而有别于之前的时期。

当代艺术品的优势地位不仅使公共机构获益匪浅,也造福了企业基金会、文艺资助者、策展人和记者们——也即所有购买、展出、评论和嘉奖艺术的人士。《艺术新闻》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良性循环:“随着越来越多收藏者将目光投向当代艺术品,博物馆董事会的决策也开始转朝该方向发展。【……】尽管许多人认为,董事会不应影响布展方面的决策,但董事会的热情是具有感染力的 —— 尤其是他们愿意在自己最感兴趣的项目上进行投资。”(朱莉亚•哈尔佩林,《当代艺术品统治美国博物馆》,《艺术新闻》,2017年4月刊)

这一良性循环显然对艺术品市场产生了影响:相比所有其他时期的艺术品,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可以呈现更快速、幅度更大的变化。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单次冲印摄影作品《Gillian & Christopher 》(1993) 就是一个极具说服力的例证。这幅在2015年10月以5万美元在佳士得伦敦拍卖行售出的作品,于2017年5月19日在苏富比纽约以15万美元,也即购入价三倍的价格再度成交。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两年中,提尔曼斯加入了卓纳(David Zwirner)画廊,并在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和贝耶勒美术馆(Fondation Beyeler)相继举办了大型回顾展。

但反过来,仓促的决定可能导致收益受损,所以有必要细心地追踪每一位当代艺术家的流变。该领域拥有巨大的金融潜力,但风险也依然高企,这和金融市场同理,风险与增长呈正相关,尤其是当增长幅度达到三位数时。

除了投资,当代艺术品的收藏家也认为自己参与了艺术史的书写。收藏家们通过赞许和肯定一件作品的价值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并作出了贡献。

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7年5月18日,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画作在纽约以1.105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宣示了当代艺术品市场全新涌现的活力。这幅名为《无题》(Untitled)(1982) 的作品由41岁的日本收藏家前沢友作购入,毋庸置疑成为全球最昂贵的当代艺术品!最终的成交价格超出了所有预期,包括为其开出6,000万美元保底价格的苏富比拍卖行以及买家本人的预测。前沢友作在拍卖翌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没想到价格会飙升到这么高。”(Motoko Rich和Robin Pogrebin,《为什么要花1.1亿买一幅巴斯奇亚?》,《纽约时报》,2017年5月26日)

在去年,前沢友作就以5,73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了巴斯奇亚一幅类似的画作,创下了一项重大记录,该画亦为无题作品,创作于1982年。该幅画作比今年售出的这幅大得多,这让此次的成交差价(几乎翻倍)显得更为惊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前沢友作解释说:“我只是听从我的直觉。我觉得好,就会买。”(Motoko Rich和Robin Pogrebin,《为什么要花1.1亿买一幅巴斯奇亚?》,《纽约时报》,2017年5月26日)

巴斯奇亚的成功不仅是数字上的增长,也体现在全球影响力上,其画作《致水神 》(« Water-Worshipper »,1984)  就是明证。在过去的30年里,它相继在纽约、巴黎、伦敦和香港进行拍卖,交易速度越来越快。

巴斯奇亚《致水神》(1984)的价格演进

拍卖收入清楚地显示出交易速度的提高和国际化的趋势。新的报价不断出现,收藏家的人数也持续增多。当代艺术品渐渐摆脱艺术品市场的传统规则,让市场最终向女性、街头艺术和共同创作等等全面开放,在流通性和交易效率方面都得到了提升。

复苏增长

KEYWORD:价格,局势

当代艺术品的拍卖收入重新恢复增长。在经历了连续两年的收入下滑后,2016年第二季度当代艺术品的交易额已经减少10%。在这番修正后,2017年第一季度的拍卖收入开始重新呈现增长态势:全球拍卖收入增长14%,为全新的繁荣时期奠定了基础。

当代艺术全球总成交额

攀升的价格

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当代艺术品的交易额共计达15.8亿美元,同比增长3.2%。与此同时,拍品总成交量减少了2%:共计57,100件作品被拍出,而去年的数字为58,400件。此外,流拍率稳定在41%。

以更少的交易量取得更高的拍卖收入,这说明流通中的拍品价格整体呈现上涨。当代艺术品的平均价格已由26,160美元攀升至27,600美元。今年的中位价大约为1,300美元。

2016 / 2017年度当代艺术品市场结构分析

价格指数的增长也确认了当代艺术品的增值。与其他创作时期不同,在过去的九个月里,当代艺术品的整体收益率实现了正增长。在经历了2015年的全年下滑后,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指数从2016年1月起提升了22%,使该板块相比市场上的传统投资项目更具长期竞争力。在过去的30年里,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共计增长了129%。

当代艺术品整体价格指数演进

以1998年1月 100为基准

全新局势

2013年和2014年是当代艺术品一个鼎盛的发展时期。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雕塑作品《Balloon Dog (Orange)》(1994-2000) 以惊人的5800万美元售出,成为这一井喷时期的代表事件。该作品至今仍保持了在世艺术家的拍卖纪录。部分青年抽象艺术家(低于35岁)的身价也随着这股热潮水涨船高。上一份当代艺术品市场报告中就指出,他们的作品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价格屡屡攀升。面对价格突然飙升的局面,收藏家们开始产生犹豫,转而将目光投向更稳妥的投资。

2015年,现代艺术品板块创下数项全新拍卖纪录,势头赶超了当代艺术品。不过,三幅分别由毕加索(1.79亿美元)、贾科梅蒂(1.7亿美元)和莫迪里阿尼(1.41亿美元)创作的作品的成交价宛如一道绝唱,人们急欲买下一个几近枯竭的市场上最后的杰作,在它们迟早被收入大型博物馆之前抢占一二。在这一时期,收藏家们面对当代艺术品的犹豫影响了该板块的表现,2015/2016年度的收入下滑了27%。

2017年第一季度,艺术品市场实现了喜人的复苏,而尤为令人欣喜的是,这一次,当代艺术品成为了领头羊。

各艺术时期的创作在全球艺术市场总成交额占比

具体而言,现代艺术品仍在整个艺术品市场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21世纪着实见证和迎接了当代艺术品的到来。相对于战后艺术品,当代艺术品在长期看来拥有更坚实的地位。2000年,当代艺术品占全球拍卖品数量的3%;17年后的今天,这一数字已上升至15%。

这一变化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收藏家越来越看重当下的创作。从今往后,当代艺术品已不能再被视为一个有赖于偶发购买、微不足道的边缘市场。它和战后艺术品一道承担了艺术品市场“火车头”的角色。

集中效应

当代艺术品的飞速发展主要得益于四座国际大都会。纽约、伦敦、香港和北京四大城市占据了全球当代艺术品市场83%的交易额,但拍品数量却仅占20%。换言之,全球所有其他市场(Artprice在2016/2017年度一共统计到540座举行了拍卖活动的城市)依靠80%的拍品一同瓜分了剩余的17%的收入。

总体来看,全球大型金融中心的集中效应也体现在当代艺术品领域。艺术品市场,尤其是高端市场的汇集合并让收藏家们展开了竞争。而相比其他城市,纽约、伦敦和香港形成了全球三大交易轴心,汇集了最优质的拍品和最高端的需求。

拍卖总成交额的地理位置分布图

只有中国首都北京并未遵循当代艺术品市场极端集中的规律,相反,北京在该板块的市场中甚至呈现了一些弱势。它毫无疑问是中国传统艺术和中国画的全球第一大交易地点,但香港才是真正的亚洲当代艺术品中心。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一桩喜事。1997年香港回归后,中国合并香港的速度比预期中还要快。这座中国城市拥有着众多优势,便于进行国际交易。

大型拍卖行延续各自战略

2015年3月,苏富比任命交易商泰德•史密斯(Tad Smith)为公司总裁,开启了艺术品市场漫长的重组过程。过去竞相追逐拍卖纪录和无限扩张的大型拍卖行在当下开始更多地追求稳定和效率。围绕中端艺术品市场板块进行的结构重组以及优化风险管理逐渐改善着收支不平衡的状况。

今年,在纽约上市(NYSE: BID)的美国苏富比拍卖行主导了全球的当代艺术品市场。

2015年,在整体乐观的情绪之下,苏富比为阿尔弗雷德•陶布曼(Alfred Taubman)(苏富比前主席)的藏品开出了高达5亿美元的保底拍卖价,但最终成交价并未企及这一数字。然而在今年,苏富比为巴斯奇亚的作品《无题》(Untitled,1982) 开出的6,000万美元保底价相对于最终成交价则显得有些保守。

2016 / 2017年度全球拍卖公司Top 20

另一方面,佳士得采取了数项重大决策,意在进行业务重组,净化资产负债表。佳士得关闭了在南肯辛顿和阿姆斯特丹两地的拍卖,两者分别在2016年创收3,800万美元和2,700万美元(包含各个创作时期的艺术品)的成绩,这一决定标志着佳士得战略层面上的重大变动。

这家由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运营的拍卖行还采取了一项战略,将通常于6月在伦敦举办的当代艺术和战后艺术品拍卖的日场和夜场均进行延期。佳士得计划将这两场拍卖延期到10月举行,以期通过改期,来最大限度地确保成功。

全球第三大当代艺术品拍卖行富艺斯拍卖行则反其道而行之,继续扩张。2016年11月,富艺斯首次在香港举办了美术品拍卖。2017年5月29日,富艺斯举办了两场拍卖会,正式落地亚洲,其中一场的主题为《安迪•沃荷在中国》(Warhol in China),符合香港作为东西方桥梁的定位。相同地,富艺斯的当代艺术和战后艺术拍卖会也汇集了奈良美智、克里丝汀•艾珠(Christine Ay Tjoe)、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和Kaws等艺术家的作品。

软实力

佳士得将6月的大型拍卖会延期举办,让伦敦2017年第一季度的交易额减少了4,700万美元,与2016年第一季度在英国实现的当代艺术品总成交额3.95亿美元相比下滑了12%。该差额预计能在2017年第二季度进补回。

中国则得益于伦敦拍卖计划的变更,以3.7亿美元的收入暂居第二。和香港一样,台湾也在试图打入中国内地市场。今年,台北凭借几家拍卖行的优秀表现,尤其是罗芙奥、中诚拍卖、景薰楼和金仕发,实现了拍卖收入14%的增长。

然而,中英两国与美国的差距日益明显。集中了美国95%拍卖收入的曼哈顿在今年实现了19%的增长。这一业绩让美国以6.9亿美元的收入远远甩开其他国家,位列当代艺术品市场第一名,并占据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的43.8%。

这场全球三大国之间的竞争还体现在其艺术家的成绩上。英美国家的代表人物占据了全球十大当代艺术家排行榜的半壁江山:巴斯奇亚位列首位,紧跟其后的是彼得•多伊格和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不过,在今年的全球500强当代艺术家中,共有162名中国当代艺术家,139名欧洲艺术家,97名美国艺术家。

唯一入选全球十大当代艺术家的中国画家曾梵志 (ZENG Fanzhi)取得了十分可观的成绩,其作《面具系列1996 no 6》(Mask Series 1996 No. 6 (面具系列1996No.6))于2017年4月3日以1350万美元的价格在保利香港售出。该画曾于2008年5月24日在香港佳士得以96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9年间增值了40%。

当代艺术市场总成交额前20强国家

最后,巴黎(3,500万美元)让法国在全球排名中保留了第四的位置。欧洲其他国家也在市场中流占有众多的一席之位,包括610万美元的慕尼黑、550万美元的维也纳、490万美元的科隆、430万美元的阿姆斯特丹、380万美元的斯德哥尔摩和360万美元的布鲁塞尔。

当下形势

KEYWORD:德国,非洲

首次公开拍卖、需求猛增、迅速增值、全新纪录……各拍卖行的定位及其收入反映了当下的最新形势。从对非洲大陆的追捧到中国新晋艺术家的突破,以下列出了当今买家的兴趣所在以及这些市场的潜在影响力。

当代艺术品最佳拍卖纪录 Top 10

活跃的德国艺术界

在全球500强艺术家中,中国、美国和英国的艺术家分别占32%、19%和8%。德国则以其艺术家在海外取得的卓越成功脱颖而出。

全球前500强当代艺术家出生地区分布

有九位德国艺术家名列全球前100名拍卖佳绩排行榜: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和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排名超过了美国明星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昆特•福格(Günther Förg)全球排名第13,位列杰夫•昆斯和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等重要艺术家之前;托马斯•舒特(Thomas Schütte)、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尼奥•罗施(Neo Rauch)、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托马斯•斯特鲁斯(Thomas Struth)和罗斯玛丽•特洛柯尔(Rosemarie Trockel )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最近几个月对于安塞尔姆•基弗 (Anselm KIEFER)来说尤其忙碌,他在巴黎的蓬皮杜中心举办了一场影响重大的回顾展,并自2016年夏天以来创下了8项百万级别的拍卖佳绩。基弗凭借2400万美元的年收入,创下了个人拍卖收入纪录,并在全球位列第12名。

此外值得关注的还有罗斯玛丽•特洛柯尔 (Rosemarie TROCKEL)的进步,其年收入跃升至310万美元;昆特•福格 (Günther FÖRG)的价格指数自2000年起已经上升310%;托马斯•斯特鲁斯 (Thomas SCHÜTTE)的一座铜制雕塑作品(《Bronzefrau Nr. I》)于2017年5月在佳士得的成交价越过了500万美元大关。而伊米•克诺贝尔(Imi KNOEBEL)的极简主义作品更是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创下两项记录(《Grace Kelly》,约46.5万美元,2016年10月6日伦敦佳士得;和《Revolver I 》,超过46.1万美元,2017年4月11日阿姆斯特丹佳士得。),阿尔伯特•厄伦和沃尔夫冈•提尔曼斯的作品也实现了价格飙升。

其中,厄伦和提尔曼斯两人是德国当代艺术家中进步最为突出的代表。在纽约高古轩画廊展出(《Elevator Paintings: Trees》,2017年2月28日至4月15日)后,阿尔伯特•厄伦 (Albert OEHLEN)在拍卖市场上需求量爆棚,2017年创下的四项拍卖纪录更推动着其作品价格的提高(价格指数自2000年起已剧增3,450%)。画作《 « Eine Prähistorische Hand II (A Prehistoric Hand II) » 》的升值尤其体现了其作品价格的飙升:2010年以不到21.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的这幅作品,在高古轩画廊厄伦展结束仅仅一个月后就升到了216万美元。由此可见,当代艺术品市场对艺术家时下的名望,特别是大型交易商的动态十分敏感,而他们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造价者。

阿尔伯特•厄伦作品价格指数 – 以2000年一月 100为基准

如果说阿尔伯特•厄伦的作品价格飙升在一定程度上是受益于高古轩画廊以及其他三十多家“市场创造者”的影响,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Wolfgang TILLMANS)的成功则要归功于泰特现代艺术馆和贝耶勒美术馆回顾展的影响以及他去年加入卓纳画廊的决定。2000年,沃尔夫冈•提尔曼斯成为首位荣获特纳奖的摄影师,这位在德国成长并任教的艺术家在拍卖市场引来前所未有的追捧,并在2017年创下了七项拍卖纪录,其中一幅大型摄影作品(《Freischwimmer #84》,238 x 181厘米,1/1版,6月29日)在伦敦富艺斯拍出了近78.4万美元的高价。在这一螺旋上升的价格形势下,部分收藏家通过重卖,实现了惊人的增值。

另一个受益于大型画廊的例子是德国女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瑟(Katharina GROSSE)。其抽象作品于2017年1月到3月期间在纽约的高古轩画廊展出后逐渐受到热捧,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连续创下拍卖纪录。自2017年6月起,这位女艺术家的画作《Ohne Titel》引来众多爱好者争夺,最终以5.4万美元成交,是预估价的四倍。收获颇丰的今年也让她以110万美元的收入和24件拍品售出的成绩跻身全球500强艺术家之列。

今天,德国艺术家在全球500强艺术家中占据6%的比重,仅次于英国。凭借作品在各个艺术机构和展销会上实现的有效流通,他们代表了国际市场上地位最稳固的国籍之一。

非洲的起飞

年度拍卖收入的结果显示,非洲艺术家取得了优异的成就,这展现了另一个市场板块的腾飞。来自非洲大陆的艺术家凭借时下丰富的文化活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和博物馆。各大拍卖行都开始围绕这个充满潜力的板块运作起来。

非洲裔/籍当代艺术家市场表现 Top 10

非洲艺术家的涌现由很多因素促成。首先是大型展览,尤其是在法国,非洲艺术家十分活跃,也受到了众多媒体关注。如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Fondation Cartier)举办的“刚果之美(Beauté Congo)”展(2015年)和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Fondation Vuitton)举办的“艺术/非洲(Art/Afrique)”展(2017年)就展现了非洲艺术的多元性,并大幅拓展了其受众。

此外,一些相关主题的展销会也起到了积极作用:2017年度Art Paris艺术展销会的主题便是非洲艺术,而就在几个月前,以AKAA(《Also Known As Africa》)为名的第一届非洲艺术主题沙龙刚刚在巴黎举行。科尔内特圣西尔(Cornette de Saint Cyr)和艾德等拍卖行也通过举办专场拍卖会大力支持着这项崛起中的艺术。

非洲当代艺术品市场在巴黎不断扩张,实现了众多惊人的成绩,尤其是刚果艺术家谢里•桑巴(Chéri SAMBA)。这位61岁的非洲当代艺术先锋人物创造了空前的佳绩,在12个月的时间里通过拍卖获得超过72.2万美元的收入。其画作《Le seul et unique devoir sacré d’un enfant》于2017年6月12日在科尔内特圣西尔拍卖行以10倍于估价的价格售出,创下了14万美元的记录。这一优秀的成绩也让他位列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和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之后,在非洲顶级艺术家中排名第五。

伦敦成为非洲艺术品市场崛起过程中另一个关键的中心。2003年正是在这里,Touria El Glaoui在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之外举办了首个非洲当代艺术品专题展会——《1:54非洲当代艺术博览会》。在四年的时间里,《1:54》已经成为一场不断取得成功的盛会。2015年以来举办的纽约展会和将于2018年2月举办的马拉喀什展会都逐渐表明,这场活动满足了非洲艺术品的国际化需求。

在伦敦,拍卖行竞争激烈,相关主题的专场拍卖会也不断增多。在邦瀚斯举办了多场专卖会后,苏富比的非洲艺术品拍卖会也形势喜人。这家美国拍卖行对该板块的发展潜力充满信心,并于2017年5月16日在伦敦举办了首场非洲现当代艺术品拍卖会,取得了360万美元收入。多元的拍品让此次首拍大获成功,上拍的艺术家包括印卡•修尼巴尔(Yinka SHONIBARE)、伊尔玛•斯特恩(Irma Stern)、帕斯卡尔•马尔蒂那•塔尤(Pascale Marthine TAYOU) 、卡德•阿提亚(Kader ATTIA)和从未离开非洲大陆却享誉全球的奇才艺术家艾尔•安纳祖(El Anatsui)。

不过安纳祖实属特例,多年来,身价最高的非洲艺术家大多生活在西方:南非艺术家马琳•杜马斯 (Marlene DUMAS)于1976年来到荷兰,在国际舞台上已辉煌25载(1992年参加第九届卡塞尔文献展,1995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的朱莉•梅雷图 (Julie MEHRETU)在7岁时来到密歇根州,30岁移居纽约;来自埃及的格哈达•阿曼(Ghada AMER)在11岁时来到法国,并在毕业后前往纽约;肯尼亚艺术家瓦格希•穆图(Wangechi MUTU)则定居布鲁克林等等。这些在国际上站稳脚跟的艺术家都身价不菲。

不过总体来看,非洲艺术品市场仍是一个年轻的市场,还在不断演变。它提供了无限收藏机会。众多非洲艺术品的价格不到3,000美元,非常亲民,这包括安哥拉艺术家弗朗西斯科•维达(Francisco VIDAL)以及刚果年轻画家Steve BANDOMA。8,000到1万美元区间内,则有刚果画家MOKE(排名第9)的画作,他尚未涉足美国,但在法国市场上已经十分活跃。不过,这些艺术品的价格增速也十分惊人,如贝宁艺术家罗曼尔德•格祖密(Romuald HAZOUMÉ)就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价格翻倍。

非洲艺术家市场的扩大也吸引到了来自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和拉各斯的新买家。如南非的收藏家就是诺曼•凯瑟琳(Norman Clive CATHERINE) 作品最重要的买家(贡献了其2000年起86%的拍卖收入),也是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这类国际一流画家作品的重要藏家。约翰内斯堡和开普敦的买家贡献了肯特里奇超过40%的拍卖收入。

在这股非洲文化的全新潮流中,一位年轻的艺术家刚刚创造了拍卖奇迹: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在数项年度排名中位列榜首,包括非洲艺术家最佳拍卖成绩和最佳拍卖首秀成绩。

中国在拍卖首秀中的统治地位

新晋拍卖场作品最佳成交纪录 Top 15

中国艺术家完全统治了拍卖首秀成交价榜单,许多拍品价格超过20万美元,甚至是40万美元。无所不在的中国身影首先显示了中国买家对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水墨画作的需求。在该板块尤其受到中国同胞追捧的新晋艺术家包括薜海涛、卞雪松、杜新元、原石和郑发祥。

榜单上也出现了一些惊喜,如位于榜首的王中军 (WANG Zhongjun)。富商王中军更为人熟知的是其电影制作人和艺术品收藏家的身份,而非其个人作品。2014年11月,他以617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梵高的一幅著名静物画(《雏菊与罂粟花》(Nature morte, vase aux marguerites et coquelicots (雏菊与罂粟花)),苏富比纽约,2014年11月4日)。名声在外的王中军尝试了多种创作风格,并于2017年6月在北京保利为自己的作品拍出了近54万美元的价格。

另一位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的艺术家王郁洋 (WANG Yuyang)是同时代中国艺术家中最具实验精神的一位。与传统文化背道而驰的他对新技术和机器人充满兴趣,相比沉浸于水墨创作的同胞,他打造出的作品更快速地吸引了海外的目光。目前只在北京上拍的王郁洋以其震撼的LED和马达打造的作品《人造月》创下30.3万美元的记录,该作品曾于2015年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Artificial Moon (人造月)》,北京保利,2017年6月4日)。

在这份主要被中国艺术家占据的排行榜中,除了排名最高的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另两名艺术家也十分醒目。一位是美国艺术家马特•康纳斯(Matt CONNORS),他的极简主义创作现由Xavier Hufkens画廊代理;另一位是埃里克斯•西顿(Alex SETON),这位40岁的澳大利亚雕塑家在大理石雕塑领域卷起了一股新的浪潮。

对街头艺术的热捧

KEYWORD:总成交量,日本

在拍卖市场上,艺术家的热度是根据售出的拍品数目判定的。街头艺术的四大代表作都出自全球最受欢迎的10大艺术家之手。凯特•哈林(Keith Haring)、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班克斯(Banksy)和卡伍斯(KAWS)引起收藏家的狂热追捧,奠定了街头艺术作为当今艺术品市场最具活力的板块之一的地位。

当代艺术家拍卖总成交量 Top 20

富有活力和创造力、获得大众和媒体喜爱的街头艺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如果说他们活跃或曾经活跃在城市郊区,现在的街头艺术家们已然适应艺术品交易,艺术品交易也逐渐适应了他们。无论是栅栏上的涂鸦还是传统画布上的创作,他们的作品在社交媒体、艺术画廊和拍卖厅里都广受欢迎。

对街头艺术的追捧也清晰地体现在新一代艺术家身上:巴西双胞胎涂鸦二人组OSGEMEOS(Otávio和Gustavo Pandolfo)在富艺斯拍出全新纪录,呈现强劲上升势头(31万美元,《Untitled》,2016年11月22日,纽约);卡伍斯 (KAWS)拍出大量六位数价格的作品,并在香港创下记录(41万美元,《坐着的同伴》(Seated Companion),2017年5月28日,富艺斯香港);其友巴里•麦基(Barry MCGEE)继纽约和伦敦之后在法国也迈过10万美元门槛;自2012年奥巴马当选总统以来,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又名Obey)的拍卖年收入已经翻倍……

商业上的成功大大嘉赏了这种时下流行的艺术形式,该领域的先锋人物巴斯奇亚和凯特•哈林在成为大型收藏的目标之前都曾在纽约地铁上进行涂鸦创作。

谈到街头艺术,巴斯奇亚 (Jean-Michel BASQUIAT)是不得不提的名字。这位全球身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家也是一个时代创作活力的象征。他来往的人物,他对80年代躁动不安、金钱至上的纽约的全身心支持和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共同巩固了其作品的坚实地位。27岁死于药物过量的他生前创作了约800幅画作和1500张素描,是所有大型收藏家和博物馆竞相追逐的对象。

最优秀的作品依然供不应求,作品价格不仅仰仗于全球最有实力的买家的愿望,也依赖他们丰富的资源。只有最富裕的收藏家有条件接触千万美元级别的大师作品。西方的公共艺术博物馆已经不再有能力负担该级别价位的作品,包括纽约著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因为未能在价格飞涨之前购入巴斯奇亚的作品而错过机会。这也成为这座地位显赫的博物馆最大的失误之一。

大师杰作也开始进入其他类型的收藏,如日本富商前沢友作就正在积极筹备自己的千叶博物馆。2017年5月18日,正是他一举让巴斯奇亚的作品首次跨越1亿美元的拍卖大关。他决意从苏富比纽约手中购入《无题》(Untitled,1982),并最终花费近1.105亿美元拍下了这幅在1984年估值仅2.09万美元的画作……33年后以5300倍高价出售的这幅作品让巴斯奇亚跻身于拍卖价格亿元级别的艺术家名单。这个名单上的艺术家现有七位: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培根、贾科梅蒂、蒙克、沃霍尔和巴斯奇亚,而巴斯奇亚是名单上唯一的一位当代艺术家。

凭借3.135亿美元的拍卖年收入,巴斯奇亚成为当代艺术品市场上最重要的艺术家,在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排行榜中位列第一。

对街头艺术的热捧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巴斯奇亚,而另一位功臣就是班克斯 (BANKSY),十年前他就因为媒体的大肆宣传而名声大噪。班克斯现象让街头艺术走进人心,成为市场上利润最高的新板块之一,虽然在经历了作品价格疯狂飙升的时期后(2008年两度拍出百万元级别的作品),其势头急转直下,价格飞速下跌。尽管班克斯的狂热现象在拍卖厅里已经大幅冷却(自2008年巅峰时期至今,班克斯的拍卖年收入已经下跌一半),他在媒体中的形象依然深入人心。他大量创作价格亲民的版画,售价仅数百美元,让街头艺术继续保持了热度。

今年,班克斯稍稍落后于卡伍斯 (KAWS),后者以620万美元的作品拍卖收入位列全球艺术家排行榜第35名。卡伍斯既有售价常年超过40万美元的大型雕塑作品,也有不到200美元(限量1,000版)的亲民公仔,其收入在两年的时间里几乎翻倍。

从纽约到香港,巴斯奇亚、哈林、班克斯、卡伍斯、JR的作品被收入当代艺术品的经典名录;但在法国,艾德、塔桑、Aguttes和Leclere拍卖行则组织了街头艺术专场拍卖会以满足高涨的购买热情。2016年10月,该板块的领头羊艾德拍卖行(贡献了该板块54%的外国买家收入)为纪念组织街头艺术专场拍卖10周年,首次在香港举行了漫画和街头艺术主题拍卖(“从巴黎到香港”(From Paris to Hong Kong))。艾德拍卖行尤其引以为豪的是售出了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法国艺术家的一幅作品:JR(《城市肌理眼睛 n° 10》 « The wrinkles of the city – Oeil n°10 » (城市肌理/眼睛n°10),木板拼贴画,3.7万美元)。JR是2011年TED奖获得者,由贝浩登画廊代理,并刚在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威尼斯双年展、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FOAM)和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上展出。其势头正劲,受到了收藏家和大众的一致喜爱。其年度拍卖总成交额已达20.7万美元,距离全球五百强艺术家仅有数千美元之差。

得益于时尚和训练的影响、国际画廊的支持和拍卖市场的构建,街头艺术是一股强势的潮流,它面向不同类型的藏家,既有普通收入者,也有富豪级别。该板块新近的发展,尤其是亚洲街头艺术的演进,让人们相信未来该领域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想艺术市场的平等进发

KEYWORD:女性,身份

一幅名作的价值与性别有关吗?全球五百强当代艺术家中,女性只有14%,但当代艺术品市场依然被男性牢牢占据。不过,在1980年后出生的艺术家中,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31%。尽管艺术品市场正在经历女性的崛起,艺术界的性别不平衡现象依然强势存在。

全球前500强艺术家性别比例分布

30年前,女性主义艺术家团体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开始公开揭露博物馆藏中男性相对于女性的压倒性优势。她们当时的口号是“女性是否必须裸露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 此话一语中的:女性在博物馆中更多的是作为裸体的创作主题出现,而非其自身创作的作品展出。

女性艺术家不仅在文化机构内处于弱势,在商业层面上也是如此。她们的作品很迟才受到肯定,作品价格也与男性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有天壤之别。2015年,美国博物馆女馆长Maura Reilly展开的一项研究表明,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只有四分之一的回顾展是为女性艺术家举办的。自研究公布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等知名博物馆开始力图打造性别平衡的局面。在这个男女平等公平的问题遭到热议的时代,大批重要的女艺术家近年来开始在最知名的博物馆内举办重要展览,获得文化界高度的嘉奖与肯定。

有着艺术界诺贝尔奖之称的世界文化奖在颁奖方面也体现了这一变化,2016年9月,该奖被授予法国女艺术家安妮特•梅萨热(Annette MESSAGER)。女性艺术家代表人物卡罗里•施妮曼(Carolee SCHNEEMANN) 亦在2017年5月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荣获金狮终身成就奖,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分馆将在2017年10月到2018年2月期间为其举办她在美国的首次个人回顾展。

在高端市场方面,最新的拍卖纪录表明,名作的价值与性别的关系越来越弱。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摄影代表作创下的纪录不就恰恰被摄影师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的作品打破吗?

部分女性(仍为极少数)与她们的同行男性艺术家在价格上已经旗鼓相当。全球500强当代艺术家中,克罗斯比、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辛迪•舍曼、玛琳•杜马斯、罗斯玛丽•特洛柯尔、克里丝汀•艾珠 和朱莉•梅雷图的作品都已超过了百万级别。高古轩画廊推出的塞西莉•布朗尤其表现不俗,自2000年起,其作品价格指数已经增长456%,一年内售出的作品收入达到739万美元。她超越辛迪•舍曼,在全球排名中位列第28名。

Njideka Akunyili Crosby各年度总成交演进

她们当中最年轻的克罗斯比 (Njideka Akunyili CROSBY)刚刚在本年度收获最佳拍卖新秀成绩,位列全球500强艺术家中女性当代艺术家的首位,仅次于21名男性艺术家。进入拍卖市场刚刚一年的她,其收入表现(拍卖收入共计1060万美元)已经超越了村上隆和米格尔•巴塞洛(Miquel Barceló)等知名艺术家。来自尼日利亚、现定居洛杉矶的克罗斯比于2016年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进行展出,并于同年摘得纽约绘画中心颁发的康颂(Canson)奖。这不仅让她有机会加入艺术家Tunga,而且让她名声大噪,并直接影响到了其作品价格的飞升。而就在其首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后不久,她随即在伦敦的维多利亚•米罗(Victoria Miro)画廊举办展览。在这些积极信号的激励下,收藏家们对苏富比纽约在2016年9月上拍的克罗斯比处女作展开疯狂抢夺,最终成交价超过99.3万美元。这位35岁的艺术家在佳士得伦敦(《The Beautyful Ones》,2017年3月)创造了300万美元的纪录,并以一幅名为《Cassava Garden 》(2015)的大型素描拼贴画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该作品之前曾在蒙特利尔艺术双年展上展出。

另一位市场上的冉冉升起之星,印度尼西亚女艺术家克里丝汀•艾珠(Christine AY TJOE)则打破了同胞埃·尼欧曼·米斯尼亚迪(I Nyoman Masriadi)创造的百万拍卖纪录。2017年5月28日,富艺斯拍卖行在香港将《« Small Flies and Other Wings »(小苍蝇及其他翅膀)》 以十倍于预估价的150万美元售出。该纪录让克里丝汀•艾珠以290万美元的年收入在全球500强艺术家中跻身第65位。她在近十年间的升值引人注目,2006年11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以4,009美元售出的作品《(Generation 01(世代 01))》 在十年后以88,550美元的价格成交(佳士得香港,2016年5月29日)。克里丝汀•艾珠毕业于万隆理工学院平面艺术和版画专业毕业,在21世纪初(2003年北京双年展)开始崭露头角。2011年和2016年分别在伦敦萨奇美术馆和白立方举办展览后,她逐渐在国际上打开名声。她不仅因为选择抽象画而从专注于具像画的同胞中脱颖而出,并且也是唯一一个从事该项事业的印度尼西亚女性。

艺术品市场一直紧密关注着时下发生的事件,所以博物馆在提升作品价格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凭借在纽约绘画中心举办的“After Metamorphoses”展览,艾米•希尔曼(Amy SILLMAN)登上了全球排名第150的位置。她的最新拍卖纪录显现出藏家对她的大力追捧:2016年11月18日,其作品《P》在苏富比以五倍于预估价的50.45万美元成交。凭借93万美元的年收入,希尔曼超越了著名艺术家陶巴•奥尔巴赫(Tauba AUERBACH),后者在经历一年鼎盛期(2015/2016年度拍卖收入达600万美元)后,在拍卖市场上开始缩水(92.5万美元)。

今年的劳拉•欧文斯(Laura OWENS)也因重要展览而受益。凭借伦敦Sadie Coles画廊和纽约Gavin Brown画廊的扶持,来自加州的劳拉•欧文斯在90年代末期开始崭露头角。她的首次个人回顾展将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举办(2017年11月10日—2018年2月4日)的消息已经影响到了其作品的价格,2016年11月以来,她已经创下两项34万美元以上的拍卖纪录。

美国艺术家杰奎琳•亨弗里斯(Jacqueline HUMPHRIES)也连续两年享受到了类似的好处。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馆对其抽象画表现出兴趣后,她的名声开始远扬。凭借在惠特尼举办的展览,其代表作的价格已经翻了三倍甚至四倍,最终以一幅在1994年仅售1200美元的画作创下10万美元的纪录(《95%》,富艺斯2015年5月15日)……

尽管在最近的四五年,部分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已经达到他们的男性同行水准,男女艺术家之间的整体鸿沟依然巨大。如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件)拍出1,000万美元以上的作品出现在2015年,而比她年轻44岁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早在2007年就已有15件作品达到这个价位级别。

部分博物馆和画廊试图弥补这一差距,在近些年举办了一些专为女性作品打造的展览(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制造空间:女性艺术家与战后抽象》(Making Space: Women Artists and Postwar Abstraction)展览和2016年伦敦萨奇美术馆的《香槟人生》(Champagne Life)展览),大力地推广了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不过,艺术家并不愿意将自己局限于性别的框架内,因为那会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另一种形式的性别歧视。女性艺术家应当和男性接受相同的评判标准,凭借优秀的作品获得肯定,而不仅仅因为她们的女性身份。

当代艺术品的金融吸引力

KEYWORD:指数,浮动

巴斯奇亚在2017年5月18日以惊人天价拍出作品《无题》(Untitled,1982),显示出当代艺术品无穷的金融潜力。这幅在1984年5月8日仅售2.09万美元的画作在33年后以1.105亿美元(含佣金)的价格再次售出。用金融术语说,该投资在30年内的平均年增长率(TCAM)高达29.6%,而同时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增长率只有6.5%。

当然,这个增长并非四平八稳。在过去的17年里,巴斯奇亚的价格指数(基于其所有拍卖收入总和,即共计1,100件拍品的收入计算而得)上升一直断断续续。此外 ,尽管巴斯奇亚的作品增值幅度已经十分惊人,但和克里斯托弗•伍尔和阿尔伯特•厄伦等其他当代艺术家相比其实相形见绌。不过,后两者的价格飞涨的稳定性在长期看来并不如巴斯奇亚。

对当代艺术品进行投资不仅需要计算投资回报,还需要考虑价格的浮动和作品的流通性。

价格指数(择三位当代艺术家)

当代艺术品的表现

与更早的艺术创作时期相比,当代艺术品的价格上升之路是步履维艰、断断续续的。当代艺术品时而间歇性受到藏家的追捧,转而又面临藏家们的徘徊不定。不过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该板块的表现证明它依然肩负着艺术品市场火车头的职责(参阅《复苏增长》章节),而在其他创作时期的作品价格均表现稳定之时,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则显现出十足的活力。

各个艺术创作时期价格指数

由买家购入又再次售出的作品(如此才可以追踪价格的变化)为艺术品的盈利能力问题提供了十分宝贵的信息。2016/2017年度售出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在8年的持有时间里实现了7.6%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

5万美元以上的作品,在7年的持有时间里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为8.7%。该结果反映了某种“大师作品效应”的存在——,市场上最昂贵作品的投资回报率要高于其他作品(售价超过5万美元的作品只占据总交易量的6%)。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最昂贵作品的持有时间明显短于其他作品,这意味着最昂贵的作品流通起来更为便捷。

“大师作品效应”尤其体现在知名艺术家身上。2000年1月到2017年7月期间,巴斯奇亚的布面作品实现了1,000%的投资回报率,而其在纸上进行的创作(通常更为朴素)只增长了560%,版画更是只有4%。由此可见,最优秀的作品可以实现最高的投资回报率。

总体来说,拍卖行提供的估价会考虑到当代艺术品价格整体上浮的形势。但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拍品以超过拍卖行定的预估价格成交。然而,此数字显示市场普遍的过渡乐观氛围,因为有三分之二的拍品最终未能达到估价范畴,甚至是流标。

当代艺术品成交金额分布——对照预估价格区分

价格的浮动

从过去12个月里最迅猛的艺术品增值中,我们观察到许多不同的现象。一部分作品是在大西洋或太平洋的此岸购入,然后在彼岸重新售出。增值幅度最大的,既有售价高于20万美元的拍品,也有低于1,000美元的拍品,既有持有时间超过20年的拍品,也有在同年重卖的拍品……因此,并不存在绝对可靠的策略。事实上,一位艺术家作品的升值可能由众多推动方式。

2016 / 2017年度作品涨幅最高Top 10

英国画家格伦•布朗(Glenn Brown)的作品《The Creeping Flesh》(1991)就完美地诠释了当代艺术品价格的构成。画家在金史密斯学院就读期间完成了这幅画作,并由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率先买入并在1995年举行的“Young British Artists V”展览上展出。2001年2月,伦敦的克兰福德收藏(Cranford Collection)以33000万美元买下这幅画作,保存了16年之久,并在“Installation 01”展览中进行展出。随着格伦•布朗在西方艺术品市场上名声鹊起,这幅画的价值也水涨船高。2004年,它先后被收入著名画廊高古轩、蛇形画廊和Patrick Painter画廊。2009年,利物浦泰特美术馆、都灵的桑德雷托•雷•雷鲍登戈基金会(Fondazione Sandretto Re Rebaudengo)和布达佩斯的路德维希博物馆相继为其举办首个大型巡回个展。2016年10月,在阿尔勒梵高基金会博物馆举办的格伦•布朗展览结束之际,克兰福德收藏将其部分作品交予佳士得,参加了一场取名为《绝绝对对》(Absobloodylutely!)的拍卖:《The Creeping Flesh 》(1991)在这次拍卖中以买入价10倍的价格成交,重新售出。

不过,市场的走向也可能风云突变,作品价格可能突然猛跌。2014年,年轻画家克里斯蒂安•罗莎(Christian Rosa)(1982)的数十幅作品进入拍卖市场,总计拍卖所得接近100万美元。然而,尽管在伦敦的白立方举办了展览,其第二年的拍卖收入依然严重缩水。2015年,他的收入下滑了50%。2016年10月,作品《Ruf Neck 》(2013) 以23880美元售出,是两年前的成交价的七分之一。

2016 / 2017年度作品跌幅最高 Top 5

当代艺术品的流通性

部分艺术家的作品在重卖时遭遇了重重困难。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不对等现象引起的——:供求之间无法达成平衡。

这种现象也不仅仅发生在名声鹊起却往往昙花一现的年轻艺术家身上。许多杰出艺术家,如岳敏君、罗斯玛丽•特洛柯尔、维克•穆尼斯(Vik Muniz)甚至是乔•布拉德利(Joe Bradley)都有超过40%的流拍率(除版画外)。对于这些大师来说,遭遇流通困难的往往是他们最不知名的画作。高古轩和Sadie Coles画廊之星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的作品中售价低于10万美元的流拍率高达60%,而估价高于百万美元的作品则在过去12个月的时间里全部找到了买家。

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期间,凯特•哈林的价格指数猛降30.9%。然而艺术品市场的组织架构让收藏家无法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一现象。每年有超过500幅凯特•哈林的作品上拍,这其中进行了非常大规模的筛选。其绘画作品的平均价格达到了75万美元,素描均价为72万美元。然而在2016年,凯特•哈林48%的作品(除版画外)流拍,接近上拍数的一半。这之中,其名为《无题》(sans titre,1983) 的纸上画由戛纳拍卖行于2016年2月28日以68400美元的价格拍出,七个月之后的2016年9月29日,苏富比纽约将该作进行重卖。这幅估价在6万到8万美元的素描最终未能找到买家。

结论

艺术品市场在过去的17年中逐渐变得结构分明。尽管拥有Artprice提供的价格指数和协助决策工具,我们仍需考虑每位艺术家的流通性、其年收入的体量以及其市场的地理分布,才能确保在其作品重卖时收获相应的增值。

总之,在2007年起至今仍未完全复苏的金融市场上,当代艺术品是一项富有竞争力的另类投资品。各大央行的负利率和货币宽松政策就是明证,然而这一切仍未能遏制通货紧缩。和股票市场一样,当代艺术品想要实现增值,作品的持有者就必须时刻追踪与其收藏的艺术家息息相关的一切动态。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构成和股票市场一样,最为倚赖的就是资讯。无论在哪个方面,资讯都毫无疑问是创造价值的首要元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