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寻叶记

  我被香山的红叶骗了!

  数月前,G市的朋友说,据说八达岭的枫叶会红,很期许北京的红叶,能否在合适的季节摘一两片叶子寄给她。作为朋友,我信誓旦旦地承诺下来,直至今日,发现事情并不是臆想之中的那样:“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心中不由地打起鼓来。

  香山红叶,是出了名的,在多数人的心目中,观赏红叶,首选便是香山。我来过香山两回,一次是夜爬,一次是登高,而本次则专门为了寻叶。出发前的一周,便四处约人,甚至还建起一公号的旅程房间,然应者十中无一,或是有约,或是有事,亦或是懒得动弹。就在百无聊赖翻看朋友圈之时,偶遇一暌违已久的球友Z也想去香山,二人一拍即合,相约此行。Z是首次来香山,我便当起了导游的角色,且不说我对香山了解如何,就凭我预估三小时的旅程溜成六小时的消耗战,便知我的导游水平跟香山红叶一样有水分。

  我们从北门进园,远远便望见一座古刹山门矗立园中,上回来此,我便想一探究竟,但六根未除,恐搅了古刹清净,乃至作罢,本次重游,心定气闲,便可堂而皇之地参禅问道了。初到碧云寺,两排挺拔的古树自东而西整齐地排列在轴线两旁,游人虽众,但行走其中,仍能感受到园林的静谧,超尘脱俗,好一片清凉境!碧云寺古称碧云庵,Z说是庵,当时我还狡辩是寺,无论是寺是庵,都需有光头的住持,然而这一座园林寺庙既没有住持,也没有香火,却有灵巧的松鼠在树间串蹦迎宾。进了山门,有一座山门殿挡在眼前,里面左右雕着两尊门神般的巨像,史称哼哈二将,造型不差,就是长得太丑,想是与其他寺庙的四大金刚一般,唬人用的。穿过山门殿,便是“笑口常开,大肚能容”的弥勒殿,中间弥勒佛笑迎八方来客,左右十八罗汉姿态迥异,精诚护法。再往里走,释迦牟尼殿、中山纪念堂、金刚宝座塔,一路上走马观花,并未瞅着真切,但寺中树木郁郁葱葱,清肺沁脾,时有松鼠在枝杈间招人显眼,盎然生趣,让人沉浸其中,差些忘了此行目的。在折返路过寺中别院时,惊异地发现一颗银杏,高而挺拔,满树黄叶在风中簌簌作响,这黄,自然随性,与古建筑相得益彰,默契和谐;这黄,与树下的红叶颜色参差,各竞旖旎……哦!树下的红叶啊!在这座古刹之中,与你相遇,是何等的幸运!当我兴冲冲俯身欲采,忽听路人甲在背后极为伤叹地怜悯:那不是红叶,是红了的葡萄叶。顿觉一阵秋风从脑后袭来,不期然打了个冷颤,但真理仍阻止不了我倔强的执着。

碧云寺银杏

  摘完“红叶”,我们就正式爬山了。香山并不算高,顶上的香炉峰也不过五百来米,但想一口气爬上去也未必是件容易的事。公园的山路大多是修整过的,比起夜爬攀岩式的登山,还是容易了许多。上山的路有多条,我选了人少的那条。Z问我,为什么不跟着人流一起走?我说,人多路窄,堵。然而我只是选了我没走过的路。一路上东拐西绕,在一回廊歇憩片刻,看一看池里的大小金鱼跟着头鱼沿池游弋,任游人赏悦。偶有两条小鱼离群逆行,我笑着跟Z说:“你看咱俩就像那两条小鱼,不拥不挤,怡然自得。”本为寻叶而来,登山路上倒也见了零星“红叶”,每每见到,便卯足了劲,卖力向上登了几步,直至近前,又不免失望:远望时的红叶,鲜明红火,近处看时,叶缘焦灼、脉络干枯,叶片上还掺杂着泥土和锈斑,更甚者,仍不是我心中的红叶,不禁大呼:上当了!

  爬到香炉峰,已是过午时分,峰顶的人群也阗拥了起来,众人围着香炉峰的石碑排队与大雾合影,实不知是拍人还是拍雾?而此刻我和Z早已是饥肠辘辘,在商店点了两桶泡面,冲上水、端着面,绕着峰顶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在矮墙边上找到了落脚的地方,盘着腿尽情地享受泡面时光。Z说:我们都快成香山一景了!从山脚到山顶,有商店的地方就有卖红叶标本的,色泽鲜明、脉络清晰、无锈无斑,两元一串,还不贵,实在让人心动!但我终于是忍住不买,吃完泡面,继续去寻找那片红叶。

  下山的路,比上来时的平坦,但更加艰难。上次登山,我和朋友说,长期不运动,爬个山,腿抖得不行,是不是有病啊?朋友不以为然。然而这次下到一半的时候,Z跟我说腿抖,还刻意“示范”了一下:“你看,这是自然抖。”话音刚落,前面的小孩跟他妈说:“我腿抖得厉害!”我和Z噗嗤一笑,原来我们都是正常人啊!在路边歇脚时偶遇梅石,本以为是否有梅,然过去一看,方知是梅兰芳曾在此游山玩水,并即兴题字、留名、作诗,后人在石头上刻之留念。Z觉得石头上的字丑,吐槽说,普通人“到此一游”是乱涂乱画,名人乱涂乱画就成了景点。

  从梅石再下,见一小亭立在悬崖边上,亭边的红叶团团簇簇,艳得可爱,我想总得有一两片是我想要的吧。而此时的Z,早已不再是爬山的由头,也跟着我四处寻起了红叶。小亭立在悬崖边,不知亭那头还有没有下山的路,而此时的我们有些疲乏,我说,等到了崖边,要没有路,那咱就跳崖吧,于是我们就过去了。在去小亭的路上,终于发现了枫叶,只可惜叶子仍是绿的,有点土,还有被噬咬过的痕迹,有些遗憾,但还有憧憬。曲曲折折的小径,在丛林掩映下,很难被远观的人发现,当走着走着只有我和Z的时候,我们还一度怀疑走错路了,要不是遇到热心的大姐确认前面有路,我们大有返程的可能。到了亭边,一团团红、黄、绿的叶交错增辉,背倚群山,面朝帝京,大有范文正“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境界,一心寻叶的我,也忍不住拍了两张。但这红,仍不是我想要的红。

小亭
小亭边的“红叶”

  应是苍天怜悯,我终究不用跳崖,亭那边果然有路。一路颠簸而下,到了双清别墅,亭台楼榭,一应俱全,竟许有些嫉妒。十一来时,小池塘边的银杏还是青的,此番前来,却黄得令人心醉,细嫩的叶片轻盈舒展,不大不小,委婉动人。银杏的枝叶伸到水面上,像是美味的诱饵,池塘里的鱼群待在倒影里一动不动,等待着,等待着微风吹落一片华裳,激起一阵涟漪。我想去摘一片水面上的银杏叶,哪怕留着私藏,也是不错的选择,奈何臂短,于是我便连池塘里的鱼也嫉妒了起来。还是走吧,这并没有红。

双清别墅
双清别墅的银杏

  看!红叶!顺着Z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棵树上红色的叶。“那是红叶吗?”“是!”Z第一次用肯定的语气回复,我开始有点怦然心动了。走近跟前,它真的是红叶!就在离公园门口不到50米的地方。我们翻越了大半个香山,用时六个小时,蓦然回首,红叶竟在公园入口处!我和Z面面相觑,哭笑不得,然而我还是没摘到红叶。这公园里仅有的一簇红叶呵,红得真切,红得有些寂寞,红得像一个美人酣然入睡,我不忍去打搅她的清梦,因为我实在是够不着。

香山红叶

  香山归来,数落着从山上摘的一些叶子,意外发现还有两片绿色的枫叶。在公园外等车的时间里,一位景区的大姐悄悄地公开了一个秘密:那些市面上卖的红叶,都是用开水煮出来的。看着手里的两片绿叶,我不禁笑出了声,但我终究还是懒得极致,朋友,请原谅我只能寄给你绿叶了,回去你自己煮一下吧。

香山枫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