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时,余欢水为什么尴尬?

余欢水的结局是死了吗?

有的说死了,有的说没死。

这两天终于追完《我是余欢水》后,我的答案有两种,一是人死了,梦想还活着;二是人没死,梦想死了。

其实要搞清余欢水的生死,就必须得先解开一个迷团,​他为什么尴尬?​

一切还得从余欢水的几十年生活说起。

1

余欢水出车祸前活得很欢脱,有钱,有闲,有爱好,人缘也好。

出车祸后,人变了,这个变化不仅仅是因为那个谎言,更多的是风光褪下的后遗症。

有钱时,他是爱人的偶像,爱人对他小鸟依人,温柔有加;

有钱时,他是兄弟的取款机和谈资,“我有一哥们如何如何”闲来谈起自豪又骄傲;

有钱时,他是徒弟敬重的师父,师父说一不二,一切都很融洽;

有钱时,他是老丈人眼中的上进青年,把女儿嫁给他一百个放心……

但是,余欢水也只是个普通人,他没有多神通广大,不能预测未知。一次车祸,把他的一切完美生活全都现了形,他成了无钱无话语权甚至无存在权的一个人。

没钱了,老婆的温柔跑了,取而代之的是指责奚落,且欲通过这种贬低来为自己的出轨找到合理的理由,以消除心中的罪恶感;

没钱了,兄弟口中的“还钱”便成了敷衍,哪儿管你死活,我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你是谁啊?你没钱关我什么事儿?若不是余欢水发飚,当众讨债,他是打死都不会还的;

没钱了,连徒弟都敢登鼻子上脸嘲讽了,处处揭短,一言不合就瞪眼,大有一种“我怎么会认这样的人为师父”的赶脚;

没钱了,连去老丈人家都如履薄冰,看人脸色,吃个饭都不敢夹爱吃的菜……

2

他不明白这些吗?

非常明白,所以,当奋起无力时,他选择了撒谎来挽回自己。

可是,现实是最讨厌谎言的。

一个个谎言的说出,势必要一个个谎言来圆,说得多了,便成了无信之人。

他还明白,他的本意不是如此,或许对于落魄的他来说,谎言便成了他再度启航的动力,尤其是身边人坚信时,哪怕他们不信,但点一下头,都能给他不小的动力。

但,现实依然是现实,它最看不得人撒谎,欲从撒谎中找到希望苗头的人,它会毫不留情的将之熄灭,还会狠狠踩上一脚。

当请假接儿子迟到,假红酒被拆穿,给老婆买车被放鸽子后,他仅存的一点点心劲也为之崩塌。

大街上,他走着路突然摔倒在地,脸剧烈撞到地后弹起再度落地,他感觉不到疼,只想这么爬下不起来,永远躺下去。

深夜,站在十字路口大哭,他只想找到没有熟悉的人,可尽情发泄的街上痛快的哭一场,因为除了这里没地儿哭,家里不行,老婆会指责会看不起,还要给儿子树立形象;公司里不行,一众员工和领导等着看他出丑,所以,他只想在马路上哭,可这哭也竟然没能让他如愿,一通电话打进来,他成了哭笑不得。

真真是应了那句话,成年人的泪,无处可流,只能吞下。

3

而中年人的痛、泪、累、疲惫和重担,也在余欢水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可为了活下去,为了面子,为了老婆孩子,他又不得不咬牙死撑着。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没有了尽头,可一次宿醉后的身体不适,让余欢水去了医院,短暂的检查,闹剧式的误诊,让余欢水“站”起来了。

他突然发现没钱没地位,原来濒临末日,人也是会勇气无穷的。

他有了面对一切的底气,跟老婆离婚,跟哥们儿发飚,破口大骂赵觉民,敲诈搞笑三人组等等,一切在意料之外,又是蓄久的爆发,合情合理。

生命即将归于终点,生活除了死没有了盼头儿,是时候畅快地抬头出一口气了。

事实也如此,他确实出了一口气,结果也没他想象的那么不堪,反而向着好的一面回转。

老婆得知他得了癌症,要他回家被拒,他要活出自己,知道甘虹不爱自己了。就算甘虹在医院说多带孩子看他,不否认甘虹说这句话时的真心,但这代表不了她对他有多好,那不过是看在那一百万的面子上;

兄弟得知他得了癌症,话说得很漂亮,可一样不代表是有多真的兄弟情,无非那句“人之将死”前的善意;

至于搞笑三人组,更是在余欢水确诊后显现出了恶中之恶。

4

不过,伴随着医院误诊的公开,又一次,命运开了大玩笑,相较落魄时,更滑稽,更令人无奈。

余欢水醒悟了,他还能活下去,长长久久,思想也为之扭转为一个普通人,一心向善,不说谎话的普通人,做一个真实的人。

他向老婆坦白,要跟他们过下去,甘虹质疑他病重并不接他的话茬,卧室里的男人给出了答案;

他向魏总三人提出自首,却被三人轮番上阵收买;

他欲向大壮的母亲道歉送钱,却得知早就魂归西天……

他说了真话,但没人相信了。

更加戏谑的是,当他选择做一个真实的人时,周围的人一如既往的披着虚假的面具活着。

太尴尬了,有没有?

5

所以,在救护车上,当余欢水昏过去后,大夫的那句灵魂总结太过精辟:他太尴尬了。

余欢水是尴尬栾冰然的回应吗?

有,当然,不仅仅是尴尬这个。

他尴尬的是这一生,飞黄腾达时,一众人围绕身边,个个捧他,太尴尬;

落魄无奈时,一众人冷嘲热讽,个个损他,太尴尬;

峰回路转时,社会大众的反应,被无端吹成的英雄,太尴尬;

说谎时,谎言被拆穿后,太尴尬;

好不容易说真话了,却发现大多人都带着面具活着,太尴尬!

当他对栾冰然对自己的体贴受到触动,要与之携手时,栾冰然却只是为了工作,工作日常的举动被他自己误解读,更是尴尬!

而细思极恐的是,这尴尬不只是余欢水,是甘虹,是兄弟,是上司,是同事,是徒弟……也是每一个人,包括屏幕前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尴尬着。

尴尬着一切,又无能为力,这就是现实中的余欢水们,但依然不放弃幻想,梦想,希望与栾冰然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在公司里成为个小老总,有车,有房,日子过得热腾腾的,所到之处皆是友好和善……

但可能吗?栾冰然的名字给了答案:然并卵~

谁都知道不可能,但谁也不会放弃,余欢水最后对着镜头说,我叫余欢水,我要重新活一次~

重新活成什么样?

就是和栾冰然的幸福恩爱生活,与周围人和谐友好的日常,以及有房有车还是老总的快乐生活,而所谓这些美好画面,也不过是所有余欢水们未了的梦罢了。

当然,说到这里,余欢水到底有没有抢救过来,已经不重要了。

无论如何,他都想再活一次,人死了,梦想没死;人活着,梦想死了,也要再重新活一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