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征文」第二张脸

图片来自网络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入安德街5号公寓四楼的房间。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告诉我们这是一间睡房。房间里布置得简单而舒服。地面是绿色原木地板,被主人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墙身是淡黄色墙纸,主人有意画上了几株弯弯曲曲青色小花,这为墙身单调的颜色增添几分趣味。家具不多:一个衣柜,一张书桌,还有一张紧挨墙壁安放套上咖啡色的床单的双人床,一个男人正盖着一张同样咖啡色的空调被子躺在床上安详地入睡。这个男人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K先生。和自家房子布置得如此简单而和谐一样,K先生的生活同样安排得简单而和谐。他在一家贸易公司里做文职工作,准时上落班,平时会回家自己做饭,有些时候也会和同事一起出去喝酒消遣或者约会女孩子逛街看戏。

枕头旁的闹钟在7:00响起,K先生用手把它按停,同一时间,贴着墙身的超薄电视机设定了时间自动启动,准时播报今天的新闻。K先生没有懒床,他坐直身子,伸了个懒腰就下床走向冲凉房。每天K先生会一边听着电视早晨的新闻,一边洗澡,用热水唤醒身体内还在沉睡的细胞。

几段新闻过后电视开始插播广告。52寸超薄电视惟妙惟肖地展示着精美的广告内容:样子与身材都十分姣好的模特手拿一条精致的项链,旁白是一把厚实,坚定的声音:“LOGBAI集团最新科技产品第五代S-FACE,轻盈,多变,为您打造最时尚的面容......”

而浴室里的K先生来到玻璃镜前梳洗。玻璃镜子里映照出来的是一张30来岁的脸,与公寓内别致的装修比较,K先生面上的装修相当糟糕,甚至可以用“邋遢”来形容。凌乱的头发,不修边幅胡须渣子,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满是一个个挤破暗疮留下坑坑洼洼的印子,鼻毛肆无忌惮地冒出了鼻尖……一个人能不修边幅达这个程度,想他平日过的生活也极为潦倒。可K先生完全不把这些不和谐当一回事。

简单洗刷完毕,他打开玻璃镜子后面的柜子,柜子里没有洗面奶,没有任何化妆品,连剃须刀也没有,只有一把简单的剪刀,剪刀叉叉处还残留着少许黑色毛发,判断不出这是头发,胡子甚至是鼻毛。但在柜子中间有另一样比较少见的东西——一个白色的木盒子。K先生从柜子上取下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条精致的银色项链,链条由小拇指样粗细细环串联而成,底端是一个镶着倒水滴青玉的坠子。

K先生替自己戴上项链,然后把坠子上的青玉轻轻一划,青玉翻转倒过来。此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一层透明的东西从项链里冒出,紧贴着K先生的脖子向头部延伸,这层东西慢慢覆盖了K先生整个脖子,然后是下巴,脸颊,眼睛,额头,头发,直至把K先生整个头部都包裹,形成一个薄膜,慢慢地薄膜开始发生形变,有的地方鼓起来,有的地方凹进去,变成了一个素色的脸型,再慢慢地,这张素色的脸开始呈现不同颜色。长度不一的头发变成一头精神黑色的短发,睡意朦胧的小眼变成拥有锐利目光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睛,脸上的坑坑洼洼消失了,呈现出来的是一张成熟略带红润的完美光滑的脸蛋,双下巴带着唏嘘胡须渣子变成干净而瘦削的单下巴……这一切的改变只发生在不足半分钟的时间内,镜子前潦倒的模样转变成了一位成熟,稳重绅士。

这就是本世纪最新科技产品S-FCAE,中文名字:第二张人脸。依照LOGBAI集团人脸先进的模拟技术,将覆盖在头部一层记忆橡胶形成一张预设人脸模型。意想不到的是这项发明成本极其低廉,所有售价亲民,没有任何副作用。在科技产品出现后,短时间内就已经风靡全球,成为几乎所有人人手必备的“生活必需品”,同时它也使整个化妆品行业快速没落,再而建立起国际上最庞大的集体——LOGBAI集团。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的LOGBAI集团是以S-FCAE产品为核心建立的产业体系,触角遍及皮肤设计、保养、修正等等方方面面。可以说,这个时代就是S-FCAE的时代。而K先生所在的贸易公司也是LOGBAI集团这庞大体系最末端的一个小型分支公司。从此,人们从昔日每天化妆出门变成了每天早上带上预设好面容的S-FCAE出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很多。

几分钟后,装扮完毕的k先生已经走在上班的路上。此时,宽敞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入秋后天气转冷,街道上的行人不自觉地把两边衣服夹紧并加快脚步。这街上一角也正是这件神奇商品成功的最好写照。一张张拥有俊俏的脸蛋与另一张张俊俏的脸蛋擦肩而过,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K先生那张成熟的绅士脸就在其中。

K先生上班会路过一个小型的露天公园,几个样子丑陋的人正嘻嘻哈哈地在里面聊天,他们的样子与街上的俊男美女形成鲜明对比。每个行人路经这里都会特意加快脚步,就像很自然地对垃圾房避而远之的情况一样。

一样事物的出现,总会伴随着争议,就如曾经网络刚刚出现丰富了生活,成瘾问题也同样备受诟病,对S-FCAE也一样,学术界对S-FCAE的合法性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从而形成了两个派别,支持派和反对派。由于这个产品无比的便利性,渐渐地,支持派占据不可动摇的主导地位,反对派接受不了使用S-FCAE改变容貌,平日都保持原始容貌,被称为“丑不拉几人”。

半小时的步行路程,K先生来到了上班的公司。K先生工作的贸易公司虽然不大,但经常需要接货送货,都需要有人在电脑前通过网络远程操作,他每天的工作就在忙碌中度过。今天还好,在中午时分,K先生把手头的工作大致完成了,午饭后能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和K先生同在一个办公室的还有两个女同事:L女士和B女士。 浓妆的L女士快上40岁了,特别注意自己外表,平均每小时会照上3次镜子,生怕有什么东西弄坏她精心拼凑的S-FCAE——长长的眼睫毛、深色眼影、鲜红嘴唇,衣服穿着也同样花枝招展。另外一个B女士对比起来就低调许多,她“长着”20岁左右的面容的女人,可气息和皮肤显然她真实年龄远大于长相。

S-FCAE产品给了她们美丽的容貌,却改变不了女人八卦的内心,闲着的时间她俩经常聚在一起聊天。

“你听说过安宁街昨天发生的事了吗?”年轻的B女士低声问。

“听说了,听说冲突挺严重的。”浓妆的L女士也压低声音回答。

安宁街和K先生所住的安德街相隔不远,昨晚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些莫名其妙的响声,K先生不禁竖起耳朵听听这两个女人的谈话。

“是啊,有十几个丑不拉几人被警察带走了。”B女士说。

“活该,你说这群人啊,怎么就敢不带S-FCAE出街呢?还聚众游行。真是的,和脱光衣服的露体狂一样!恶心死了!”说到这,L女士眼角深深的眼影翘了起来,表现出一副不高兴的脸。

“是啊,太恶心了。我们交那么多税就该把这些人都全部关起来,这个世界才会美丽。有没有听过LOGBAI总裁说过那句名言:修饰自己让别人的世界更美好。”

“当然知道,我就不明白这类丑不拉几人脑子里想什么的?”

“你知道那边那个街角公园吗,整天都有些丑不拉几人聚在那里的,弄得我都不敢带孩子去那玩。”

“哈哈哈!”L小姐笑了,说,“那群人是假的,我那做警察的老公告诉我,他们只是些穿着丑陋S-FCAE的非主流,装扮成丑不拉几人装酷。”

“不是吧!”B女士面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会有这样的人?cosplay丑不拉几人?”

“不要说那些烂人了,这周末我们去东宁古街的S-FCAE美容店做一下美容好不好,我想把我的眼角再挑高一点。”

“你还想调啊,你这样已经很漂亮了!”

“女人都想自己再漂亮点的嘛,我听说那家美容店这一季进了很多新货可以选。”

“我老公也说看腻我了,想我改变一点形象。这种臭男人就是喜欢贪新鲜。”

两个女人聊起美容相当兴奋,嘻嘻哈哈地聊个不停。而坐在一边打盹的K先生因为劳累的工作还有秋困很快就入睡了。一个钟头睡眠醒来后,办公室又投入忙碌的工作气氛之中。

时间飞逝,K先生头顶上的闹钟漫不经心地走过了五点,弥漫着慵懒气息的办公室绑紧的神经还是不能松懈,老板在临下班前下了一个死任务,任务必须在这两天完成,办公室里的人唯有留下来继续加班。

直到深夜,K先生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简单而和谐的家中,脱下衣服,脱下S-FCAE,用热水随便冲刷身子便倒在床上蒙头大睡。今天实在太累了。

秋夜的月色皎洁,今晚的夜特别地宁静,但这种宁静不同于以往所有的夜晚,似乎在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息,有一些什么事情正在密谋着,进行着,即将爆发。

清晨的阳光如同昨日一样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入K先生的睡房。K先生准时在7:00起床,墙上的电视也准时启动了。可电视屏幕里没有画面,只有一片漆黑。K先生疑惑,拿起床头的遥控器连换了几个台也是这样黑屏。他心里虽然感觉怪怪的,但也没特别留意,之前电视信号也出现过由于公寓的电视接收器坏了没有画面的情况,找人简单修理就好了。于是他随手用遥控把电视关了就了事。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去公司把昨天老板布置下来的任务尽快完成,电视的事情下班后再找维修工修理。时间争分夺秒,他迅速奔向旁边的浴室。

温暖的热水唤醒了他迷糊的精神,叫醒他沉睡的身体,K先生走到镜子前刷牙洗脸,带上S-FCAE,转动项链上的倒玉开关,闭上眼睛,等着S-FCAE包裹上他的脸。可是那层薄膜并没有从项链里溢出,S-FCAE如同一条最普通不过的项链一样,没有一点反应。K先生大吃一惊,他尝试了几次把坠子上面的玉倒过来再倒回去,项链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LOGBAI集团的产品从来质量相当好,绝少出现问题,连次货也少有,这次到底怎么了?K先生把平日常戴的项链脱下,从洗手台下面的柜子取出另外一个盒子,盒子里是备用项链。K先生将它戴在脖子上,然后转动倒玉。同样的,这条备用项链也没有动静。K先生觉得事情蹊跷,心里开始紧张起来。

他回刀房间,从床底下翻出了一个箱子,从箱子里掏出几件奇异形状的东西。这些是S-FCAE前几代的产品,K先生把这些东西一个一个往头上戴,然后按动开关,等几分钟,没反应。马上换另外一个,大约十来个奇异形状东西全都试光后,竟然一个都不能用!

k先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用手机拨通了S-FCAE产品维修电话,这条24小时人工在线的电话传来了一个机械录音:“尊敬的S-FCAE产品客户,由于公司内部数据库原因,S-FCAE产品暂时不能使用,请耐心等候,我司会尽快修复,谢谢。”还没等K先生回过神来,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这次,他最不敢相信的东西发生了—— S-FCAE居然失灵了!

偏偏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个公司最忙碌的时候出现,老板在月初已经下了死命令,这个月谁也不能缺勤,谁缺勤谁就滚蛋。平日里一向淡定的K先生也不知所措了,他慌张地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脑子里不停地循环一句话:“今天必须要去上班!今天必须要上班!”可眼下没了S-FCAE,他怎么可能出门呢?空气直接接触他脸上的皮肤,每一秒他都感觉到不舒服。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要拿东西盖住脑袋。可什么东西管用呢?毛巾!K先生第一想法是刚刚洗脸的毛巾。他跑进浴室,拿起一条毛巾尝试包住自己的脸,很快他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行的,毛巾松松软软的,太容易掉下来,这样的装备K先生根本不敢出门。他恶狠狠地把毛巾摔在地上又再次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每一声响声都在催促K先生必须尽快想出办法。此时眼前另一样东西宛如救命稻草般出现了——墙上挂着一个装饰用的鹿头,那是一个空心的皮面具,几年前的万圣节K先生就用它装扮过,因为样式好看,K先生特意挂起来作为家居装饰,没想到这次居然还能再派上用场。

K先生兴高采烈地从墙上摘下鹿头面具把自己的脑袋塞进去。鹿面具由于长时间挂着墙上风干收缩了,K先生很用力才勉强套上,面具紧压着K先生的脸,他很不舒服。可终于找到一样能盖住自己裸露的脸蛋的东西,K先生感觉到了安全感。时间紧急,戴上鹿头面具的K先生马上拿起公文包急急忙忙跑出门。

街道那是那个街道,平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今天只有依稀几个,这几个人各自顶着些古灵精怪的东西面具,有的是小丑的,有的是头套,还有的是丝袜……这些人步调比平时更加急促,谁也不想自己现在的丑态多留在别人眼前一秒钟。K先生那笨拙的鹿角左碰右搁的,有一次碰到了电灯柱几乎把头套弄掉了,幸好头套套得比较紧,K先生也紧紧地捉住头套边缘才免去自己脸蛋暴露出来的尴尬。

当他走到那个街角公园时,他不敢往公园方向望去,他猜测街角公园里面一定聚集了比往常更多的丑不拉几人,他们会对街道上戴着各种各样面具的人进行疯狂地嘲笑。低着头,几乎是快跑过去的。令K先生意外的是,公园里今日什么人也没有,平日那些刮风下雨从不缺席的人今天集体消失了。K先生也没有功夫思考其中原因,直往公司方向快步前进。

三十分钟的路程,K先生用了二十来分钟走完,几乎用小跑的步伐,回到公司时背上已经是出汗了。皮套绷得K先生的脸紧紧的,可K先生知道不管怎么不舒服,他今天也不能脱掉这个鹿头。办公室里另外两个女同事还没来,K先生独自坐在自己位置上歇息,拿起一份文件当扇子给自己扇风。

几分钟后,一个风尘仆仆的物体冲了进来,K先生一看花枝招展的衣服就知道这是L女士。L女士平日俏丽的脸蛋今天套上一个灰色的圆柱型布袋里,仔细一看,原来是吸尘器的隔尘网,眼睛,鼻子,嘴巴处用剪刀开了四个孔看东西和透气……但明显由于时间仓促隔尘网没有完全洗干净,L女士身上的名牌衣服上全是灰,走起路来还不断尘土飞扬。假如是平时的话,谁见到这样的L女士都会哈哈大笑,可现在K先生挤也笑不出来。

鹿头脑袋点了一下头,说:“L女士,早安。”

尘袋脑袋也点了一下头,说:“早。”

两个人马上转过视线望去别的地方。而他俩今天就再没有再说过第二句话。办公室里的B女士今天一整天没出现,K先生和L女士心里也明白个中原因,谁也不多问。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一片死寂,只余下不停敲击键盘滴答滴答的响声。

头顶上那该死的闹钟终于走过下午五点钟,鹿头脑袋,尘袋脑袋,小丑头,垃圾桶头一个个穿得衣冠楚楚戴着奇形怪状的脑袋的人静悄悄地排队打完卡赶紧离开这人流密集的办公室大楼,连向平日挚友告别的工夫都没有,更不会有什么下班后的“ happy hours”。

K先生在街上跌跌撞撞快步行走,他急着躲开别人视线回到安全的家。正当他走过那个丑不拉几人聚集的公园时,他透过鹿头眼睛的小孔看到对面街道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几个平日专做坏事的地痞抢走了一个行人戴在头上的布袋面具,然后嘲讽地大笑。那个倒霉蛋惊慌地用手挡住自己脸,不断地向那群地痞求饶。那群人听到求饶,笑得更凶了。

为首那个人说:“哈哈,丑不拉几人快滚回你的丑不拉几星去。”

其他人应和道:“快走,快走!”

最后他们玩够了笑够了才得胜地甩着手上抢夺过来头套,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倒霉蛋用衣服尽可能包住自己裸露的头,哭着快跑离开这个让他难堪的地方。K先生看到这样的场景胆战心惊,他想到自己那夸张的鹿头假如被他们发现,下一个被嘲笑的对象恐怕就是自己了。他像做了坏事那样,用最快速度着向家里跑去。

回到家后,K先生马上反锁公寓大门,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确认再也不会有任何一点缝隙让外面看到公寓里面了,他紧绷的精神才得到一丝丝放松,软绵绵地坐在床上。

几分钟后,他的心情才平复了一点,他才敢把这个折磨了他一整天的鹿头面具从头上脱下来。脸上皮肤被粗糙的皮套磨得很不舒服,有的地方还磨破了皮,但这些都是小事,心里面的压力才是让他最不舒服的地方。一整天的提心吊胆,无时无刻在害怕会不会忽然有一个好事者出现把他的面具揭掉,把他未作任何修饰的脸暴露在人群之中,周围的人对他疯狂地嘲笑,这将会是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悲剧。但幸运地,他还是躲过了,平安地度过了今天,但明天呢?明天自己是不是还能像今天那么幸运?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K先生用遥控器再次打开电视,想了解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视画面此时已经恢复,那张依然俊俏的广播员叙说今天发生的事情:LOGBAI集团核心程序员之一罗丹·杰克擅自更改LOGBAI集团内部设置,导致S-FCAE系统于今天凌晨开始完全失效,警方已经将罗丹·杰克逮捕,初步怀疑罗丹·杰克是抑郁症发作所致。以下是当时逮捕的画面:

两个带着头套蒙面的警察中间夹着一个四十来岁,面容光鲜的中年人,中年人脸上表情十分淡定,似乎早就预计到这个结局。他对着镜头露出温暖灿烂微笑。就在始作俑者被押解上一辆漆黑的警车,警车门快要被关上时候,中年人猛地挣拖控制,冲向摄影师镜头,撕心裂肺地大喊:

“我知道我是正确的!”

不过很快带着头套的警察就把中年人制服再次拉回警车里面,另外的警察关上车门并阻止继续拍摄。

K先生捡起地上丢落的一个LOGBAI项链给自己戴上,翻转坠子上倒玉,一层透明的东西从项链里冒出,紧贴着K先生的脖子向头部延伸,慢慢覆盖了K先生整个脖子,然后是下巴,脸,眼睛,额头,头发,直至把K先生整个头部都包裹形成一个薄膜……我们俊俏的绅士终于回来了

自从上幼儿园第一天,父母给他戴上第一个和原来面貌一模一样的面具开始,K先生就再没离开过S-FCAE,而随着年龄的长大K先生开始会慢慢根据不同的场合调整自己的外貌,覆盖在S-FCAE下真实的脸也由于长时间见不到阳光出现了种种异变,不知不觉地面具外的模样和面具内的模样变得完全不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K先生害怕被人看到S-FCAE里的自己,对着自己的父母也同样带着S-FCAE,后来甚至自己也害怕照镜子看见脱掉S-FCAE后的自己。

在镜子前反复确认无误后,k先生从新拉开窗帘,窗外夕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照在k先生脸蛋上显得是那么的红润而漂亮。他对着渐渐落下的夕阳终于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事情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天是第一次带儿子走高速去方特(一个大型游乐园),车上的导航仪居然搜索不到,想用手机百度地图吧,又担心耗电太厉害,...
    丽志未央阅读 76评论 0 1
  • 文/左展颜 十二月的云很厚,天空很低,风吹拂着枯草,我裹紧外套,安静的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消失于天际,对所处的大学又深...
    左展颜阅读 14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