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还是你

2008年的夏天,袁莎终于在复读了一年之后考上了交大,可以脱掉高中校服跟何阳一起在大学食堂里吃饭而不被他的同学们开玩笑了。

他们两个曾经是交大附属高中的同学,还是一对恋人,高考的时候第一志愿同时填报了交大,何阳顺利被录取,袁莎差了10分失之交臂,而她又不愿意服从第二志愿调配,只好复读。

“你要是敢在大学里撩别的妹子,当心我天天去你们班门口堵你!”袁莎坐在何阳家的沙发上他暗暗发狠。

何阳在厨房正收拾一条鱼,背冲着袁莎咧着大嘴,露出白花花的大牙。

袁莎见他不回话,气的从沙发上蹦起来,纤细的手指直怼何阳宽大却不怎么厚实的后背,“跟你说话呢,别装傻!”

何阳被戳着痒痒肉,整个人扭了起来,连忙求饶,“遵命遵命,我的姑奶奶,老实坐着等开饭吧,啊?”

“让你去我们家吃饭你就是不去,害的我老在你家吃饭,回去又要被我妈说了。”袁莎抱着胳膊在边上瞧着何阳梆梆两下将那鱼尸首分家。“开学了你是不是要去学校宿舍住?”

何阳按着鱼熟练地从中间挑出鱼线,抬眼打量她,笑的邪佞,“那不然跟你住吗?昨天去报道,外院好多妹子啊!当然要跟同学们住宿舍呀,交流感情呀。”

本来有点因分离而不舍的小情绪立马被冲散了,袁莎气的跳脚,支着指头又在他背上一顿戳,“好呀你,考上大学你就是不是就原形毕露了,开始招蜂引蝶了!”说到最后急的带了哭腔。

何阳立马收腔,连忙哄道,“逗你玩呢,她们我谁也看不上,去坐着等开饭,乖乖的。”

“还是看了她们你才有这个心思,早知道我就去师大了,看见你就烦人!”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觉得自己太没有骨气,蹭的站起来往外走。

何阳瞥见她要出门,大喊道,“马上吃饭了别乱跑了,老实给我坐着!”

袁莎又咚咚跺着脚折回来,哀怨的望着他,“都有家室的人了,还惦记着外边,小三要上位了吗?”

“一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在努力一些很容易就考上了,不要胡思乱想,我等你呢!”何阳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上了她最爱吃的拌甘蓝,盛了碗饭赶紧塞到她手里,“吃饭吧,姑奶奶!”

这样的场景发生了不下百次,直到袁莎终于跟他在同一个院系,虽然现在是她的师兄,但是恋人的身份还是没有改变。如今场景换到了学校食堂,因为语言类专业死记硬背的东西很多,他们的学习生活不比高中时候轻松,没太多时间回家休息吃饭了。

何阳在学生会表现出色隐约成为学生会主席的候选之一,第二年开始代表学院致辞新生,编排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更让他名噪一时,看着舞台上表演力十足的何阳如何将观众情绪带向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袁莎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谢幕之后没等晚会结束,她就跑到后台,昏暗的灯光中寻找刚才那个闪光的男生。

何阳早就看见她贼眉鼠眼的摸到后台,故意不动声色出现在她身后,趁她不备,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她耳边故意叹息一样的轻声道,“你在找谁?”

袁莎冲到嘴边的惊呼硬生生吞了回去,炸起来的两只脚也重新落在地上,听到耳边低沉的嗓音是自己最为熟悉的,掰开他双手转身面对面跳在他身上,兴奋的低呼,“你今天太帅了!帅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你才好,就院里那个小破舞台根本装不下你!”

“再看我就要把你吃掉啦!”被恋人炯炯发光的眼神盯着心里痒痒,就着面对面的姿势在袁莎脸上啃了一口,“喜欢吗?可是为你精心编排的!”

即便是相恋三年,体验过各种甜蜜互动的袁莎也不由得飘飘然起来,这是何阳专门为迎接她做的节目呢,得意的有些幼稚,还是忍不住一阵暗爽,伸手去揉他脸上妆,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好开心,请你吃夜宵!犒劳犒劳爱妃!”

经过迎新晚会,大一的同学中也逐渐知道袁莎与她们的温柔帅气的学长何阳是一对恋人,引的不少芳心暗许的妹子们长吁短叹。其中也包括跟何阳演对手戏的女生,那位自负美貌与才华并存的学姐早就居心叵测,打起何阳的主意。

学期末,何阳策划舞台剧招募女主的消息传了开来,即便矜持如她也果断报了名。她因为出众的外貌和流利的口语成功晋级,日后的排练也倾注了二十分用心,朝夕相处的日子让她感觉离目标越来越近。不想迎新会之后袁莎的出现成了她的绊脚石,袁莎她也是见过几次,一个表情全部写在脸上的开朗学妹,虽然觉得没什么办法拆散他们但是又不甘心这样放弃何阳,她想突然有一个想法……

改了一下之前的初恋,情节基本全部逆转,除了人名,练手短篇(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