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

        走路能抚慰人心。步行有疗愈的力量。规律地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前面,手臂同时规律地摆动,呼吸频率逐渐升高,脉搏微微加速,用眼与耳决定方向和保持平衡,感觉风拂过肌肤,凡此种种以无法抗拒的方式把身与心推向彼此,不管心灵凋萎受损得多严重,都得以成长,扩大。

        在书店读了徐四金先生写的鸽子,还是台湾作家的那种写作方式,和阅读方式,一开始看起来还很不习惯,而且还是繁体字。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想要中规中矩生活的主人公乔纳坦,这一生都是在父母的安排下生活,成家,可却遭受妻子的抛弃,众人的猜疑,自己不堪重负,只身前往了巴黎,过上了数年如一日的银行警卫的日子。周遭的一切都变了,但是他没变,而他又热爱这种不变,因为这是他所追崇的宁静,可是一只鸽子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节奏,他认为鸽子在窥探他,他厌恶这种打扰,他不喜欢这种被关注的感觉。由此引发了他这一天的混乱,愤怒,可最终在一场雨水的洗涤下,让他幡然醒悟,发出"没有别人他活不下去"的怒号,终于他选择回去直面那只窥探他的鸽子,直面生活,他需要别人。

      小小的紧凑的却夸张的故事直击人性的脆弱,我深感文字的力量,在某些时刻,让我产生发自内心的颤栗,让我的世界随着主人公的世界一起,混乱,崩塌,重建。在我们的世界里,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有时候只是世界的一隅,而有时候我们又会是要去成为全世界的那个人,我们要去和世界对抗,和身边的人竞争,赛跑。我们受到很多约束,接受诸多非议和带有恶意或不带恶意的言论,我们会想把自己关起来,会想逃避这个没有自由的世界。甚至羡慕起了流浪汉的无拘无束。流浪汉虽然一切都无所谓,拥有天地间最广阔的自由,但是,当他把自己最大的私隐也就是解决内急的这一举动也只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时候,也就是他内急时不能退出人群外,他,是真的自由吗,他的自由一定不是我们人类进化到今天所追寻的自由,我们的自尊和骄傲所不许,这种自尊自爱骄傲不是束缚,这或许是一种进化的选择,是文明发展的一种选择,是为我们每一个正常人所接受的。不是牢笼,而是进步。这,也许就是生命的职责,或意义所在。我要自由,而我至少也要守卫我释放最私隐的自由。

        又谈到面对别人的窥探这事儿,读心理学,生物学,人类学,都会了解到,人类是一个群居类的动物,一场大雨让主人公明白,他离不开别人,不能逃避,逃不了。这在别人的故事里,我们也许也能读到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呐喊之是呀,我们根本就不想逃,我们需要这世间的彼此。套用周国平先生有一句我特别喜欢的话:这世上应该有两个我,一个我在世上去爱,去恨,去轰轰烈烈享受生命。另一个我在心里,当那个世上的我归来时,心里的我都会给他一个拥抱,连同败归的那一份。多好。

        最后再想谈谈关于写作,这些名人大家的文字真是让人望其项背,自己虽然在慢慢试着写着读后感,可是文字锤炼能力的确还有好长的一段期间要走,人家寥寥数语就可以直击灵魂,而我却要左绕右绕。可能文字积累也还不够,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用最纯粹的文字去捕捉内心泛起来的那一份涟漪。真是太美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