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伤害其实都是互相的

  愿每一个相信爱的女生,都能成为爱里打不倒的战士。

  痛过总归是好的,至少今后不会再病了。伤害其实都是互相的,不要以为谁可以自得其所,当初你让谁受了伤结了疤,在平行时空里你应该也受到过大大小小的惩罚。

  我的人生观、价值观里一直认为,流言蜚语和困顿都不至于伤害我们,能真正伤害我们的,只有自己。

  我有一朋友,一路都在做往自己身上捅刀子的事,姑且叫他受伤先生吧。

  他说:“我有种能死在爱情里的魄力,即使知道明天你会离开,昨天的我,也还是会选择毫不犹豫地遇见你。”

  他的两段感情,都以被对方甩掉而告终。

  2010年的夏末秋初,受伤先生在朋友的饭局上认识初恋,对方是广州人,长着一双特做作的丹凤眼,抱着一盒甜甜圈坐在最里面的位置。那晚他们没说上几句话,仅仅靠上厕所借过的空当儿眼神交流了几次。

  不知道是朋友有意撮合还是无心插柳,接下来的几天,看电影、玩桌游、唱歌,几乎每个局那个女生都会出现,而且每次都会拎着一盒甜甜圈。他们相遇的第四天,受伤先生借着酒劲儿主动调侃她:“为什么每次都带着甜甜圈?”对方说:“喜欢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受伤先生知道自己醉了。“感觉对了就好。”对方答。“那什么才是感觉对了呢?”女生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甜甜圈的包装盒,只是笑着,沉默不语。

  那次之后,受伤先生好像尝到了初恋的甜头,于是更加肆无忌惮地找朋友要了她的号码,开始一段刺激又甜蜜的“攻击”。他会大晚上溜到女生的住处只为送一杯酸奶;吃麻辣锅会考虑到女生的口味,贴心地微辣、中辣、超辣每种都来一份;到了酒吧更是在女生面前变成挡酒铁金刚,一边吐一边吵着卖玫瑰的妹妹来一枝花送给她。

  他简单粗暴地对一个人好,认为对方就会简单粗暴地爱着他。

  说也惭愧,最后他们还真简单粗暴地在一起了。简单是因为女生回了广州工作,他们硬生生变成异地恋,每天维持着基本的电话和短信;粗暴是因为女生总是以“每次当我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是一个人就会觉得特别难过”为理由使两人一次次陷入战争。

  受伤先生习惯哄着她,用微笑化解对方的抱怨,背后却在一步步实现自己的小计划。说起来,受伤先生也算半个富二代,父母是本地某豆浆机品牌的西南代理,自然从小到大就没吃过什么苦头,毕业后这一年,工作也很稳定,所以当他提出要辞职去广州发展时,妈妈还一度接受不了跟他怄气。

  当然谁也阻挡不了他降落广州白云机场的决心。他没跟女生说,偷拎着笨重的行李箱去她租的房子给她惊喜。按下门铃后,里面传来打闹的男女声,他愣住了,安慰自己,生活没那么多狗血的剧情,于是捏紧行李箱的手柄又按了门铃。直到听见喊着“老公快去开门呀”的熟悉女声时,他才仓皇抱着行李箱逃到楼上。门开了,是个很帅的男孩子,只见他四处看了看,然后把门合上了。

  受伤先生坐在楼梯上,抹好发胶的头发被抓得凌乱。他恍然大悟,当初她拍着甜甜圈包装盒的意义,原来是不断寻找最好的人陪在她身边的谜底。

  回家之后他不顾爸妈的问询,把自己锁在屋里,手机屏幕亮着,画面停在女孩的通讯录上,却没忍心拨出去。后来,就一直没拨出去。

  第一段感情结束后,受伤先生并没有因此而消沉,而是很快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就从小组长升职为主管。英语专业的他还跟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个小型培训班,给初中孩子当家教,《中国合伙人》上映的时候,我开玩笑说他这势头是要超越新东方的节奏啊。

  事业生活一切顺利,他对爱情又有点儿念想了。

  认识第二个女友的时候,他刚在市中心买了自己的房子,自己拿了三十万,父母给了剩下的一大半。那个女生是微博上的红人,面容清丽,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别的女生都还在微博上“哈哈哈”和“老娘”,她却穿着一身白色流苏裙写着毛笔字;别的女生都努力放自己各种瘦脸美肤的自拍,她却不停地拍山水马驹。受伤先生以一个纯粉丝的心态在下面回了句评论,结果那女神回复了,因为受伤先生的评论是用英文写的,女神说她对英语好的男生没有抵抗力。

  受伤先生和她的第一次碰面,是在市中心一家高档的日料店里。落入凡间的女神失掉了那种超凡脱俗,只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姑娘,举手投足间看得出有些恃宠而骄。席间聊到她最想去的地方是纽约,这跟她在微博里分享的旅行地全然不同。女生说,微博让大家看到的,只是她想让别人看到的自己而已,其实真正的自己是一团火。

  那团火后来越烧越大。

  女生没有固定工作,靠接一些微博广告赚钱,跟受伤先生确定了恋爱关系后,便直接搬到了他新买的房子里,每天养尊处优得像个公主。她脾气很怪,每天要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摆在床上,试不出一身好看的她就会生一天的气,所以受伤先生就只能不停地给她买新衣服。晚上吃饭要么在家点外卖,只要出门了绝对不去人多的餐厅,因为她说自己有偶像包袱。受伤先生去上海出差想带着她,她也会以“远离装×城市”为借口拒绝,但她却又矛盾地向往纽约。

  两人磕磕绊绊在一起快一年,有一天,女生突然提出她想去美国进修,朋友联系好了学校,只要托福通过就行。她不愿受伤先生教他,非要去最贵的英语机构上小班课。受伤先生硬着头皮花了钱,结果几个月后第一次考试,女生收到成绩单就放弃了,她说还是先去美国学一年语言吧。走到这一步,两人彻底因为钱谈崩了。女生拿不出积蓄,只能找受伤先生要,他向她解释,自己的钱全部拿来买了房子,但女生不顾,天生自傲的脾气让她丢出一句“你爸妈不是有钱吗,找他们要啊”,也是这句话,让这段荒诞的爱情开始迈向终结。

  受伤先生搬出去睡了一个月的酒店,等到再回自己家时,发现家里像刚被洗劫过一样,卧室里高档的化妆品和衣服全被清空了,连新买的电视也被搬走了。看着眼前一片狼藉,受伤先生给了自己一耳光,然后边笑边哭了出来。

  直到现在他偶尔还是会去看那个女生的微博,她全然没提出国的事,仍然游荡在山林绿水间,像个弱势又懵懂的神明。只是他一眼便能看穿,这些粉饰背后的真相。

  有时候不要对自己太有信心,有些人早就看尽了你的心思,只是不忍拆穿罢了。

  毕业后这一年多,我在北京一切都好,受伤先生偶尔也会北上跟我叙叙旧,聊聊近况,两段感情后他似乎成熟了很多,但奇怪的是,他非常愿意把他的情史分享给别人,神色安稳的样子好像这些事跟他无关。他说:“以前这些伤都藏着,生怕别人看见,但后来想想,有人分享也好,提醒自己不能忘,在那几年,做过的傻事。”痛过总归是好的,至少今后不会再病了。

  后来听他说,第一个广州的女友,跟那个有钱的帅哥结了婚,但男方出轨无数次,其间还找过他试图复合。至于那个微博上的女神,我从朋友那里得知,她签了个影视公司,却得罪了女老板被无限期雪藏。你看啊,伤害其实都是互相的,不要以为谁可以自得其所,当初你让谁受了伤结了疤,在平行时空里你应该也受到过大大小小的惩罚。

  受伤先生说:“过去没那么差。”

  我想了想,那些伤害他的人也是这样觉得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