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青春,悟人生—茶引人悦,书入人心

青春是何物?


人生又如何?




“人生不是卖场,从不会有折扣。”

所谓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也不能做一半,闲一半,凡是做事,就要全心全意,不能有一丝的放松。而人生就如做事一般,更不能无所事事,与其去做一条“咸鱼”,不如去做一位“英雄”拯救自己青春的英雄。而这英雄,并非说去拯救,而是:“以彼物比此物也。”要做的,是让生活充实起来,不要让所谓青春成为“坟墓”。

这做人啊,更是不能像卖场一样“打折”。有句民言叫:“便宜没好货。”也正好照应这点,既然一个东西打折了,没有好货;那人生打折,又怎能迎来美好的人生呢?打折了,只会是不健全的,不完整的,罢了。毕竟人生不是卖场,从不会有折扣。



“茶引人悦,书入人心。”

这喝茶,读书,并非是说:“闲。”哪怕是喝酒,抽烟也是如此,这看似闲却不闲的行为,是一种取悦方式,是看待人生的层次与角度不同,这看待事物,所做的事,自然也会不同。而非所谓:“学习,吃饭,玩乐”就能使自己充实起来,就算认为是充实,也是虚伪的。

所谓“充实”要的是做自己愿意做的,做自己应该做的,做自己不想做的。

愿意做,就是做自己想做,能使自己做起来充实和快乐的。

应该做,是在自己生活中长辈或者上司指示所做得事,这算分内的。

不想做,每个人都有必须做而不想做的事,比如学习,盲目工作,陪领导花天酒地,但不做又不行,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才能充实。



当三个“做”组成,才是自己充实的生活。有人说生活中会有不悦,不理他,洒脱就好,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洒脱一词不指放逐,放逐一词不指自由,无论是自由,还是洒脱,都是有局限性的,也是被限制的,如果真的全放开了,那就成疯狂了。不悦的正确解决办法,其实是接受,毕竟人人都会有不悦,而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他,完成他,不然只会堆积如山。

和父亲浏览古城的时候,找了一个茶馆歇脚,而这个茶馆,又别有一丝韵味,周围花团锦簇,木桌旁边还有一颗榕树,四合院的结构哪怕是在夏日也无感热的感觉,只剩下如秋风一般的清凉和心旷神怡。在叫茶的时候,我提出要一壶龙井,父亲却摇手拒绝,说道:“这般良辰美景,虽现为夏天,但把这个小院子渲染成秋天一样,而龙井市绿茶,是在夏天喝的,而这胜似秋天非比夏天的景,喝一壶乌龙青茶应该?”

说的也是,这秋天非比秋天,而原是夏天,在环境渲染之下成了秋天。不妨让人联想到,其实人生也是如此,总是有人觉得什么季节就应做什么,但其实并非。虽然季节确实拘束了我们的生活,但却不能拘束我们渴望某件事的心。心已在远方,那身更是奈何不住。就好比在冬天游泳,夏天扫雪,看似不趁实际的事情,只要自己干的开心,什么都是可成的,这样,生活便不会觉得枯燥无味了。



曾看过一本书,名叫《被窝是青春的坟墓》,这书名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情不自禁的便坐在图书馆里看了起来,甚至把午餐都忘记了。

就如书中所说,青春是只有一次,而应做得就是把自己的青春充实起来,做点应该做的,必须做的,还有想做的。虽然父母总是会在身边对你念念有词,告诉你什么人不能接触,什么事不能干,甚至质问你这么晚出去干啥了,虽然这些都是很平常的父母担心,但自己可能真的有事,而因为这些产生情感瓜葛。

不如坐下来,喝杯茶,一本书,一壶茶,飘洒飞雪戛然而止,如静止一般,这段时间,不再为情所困,不为事所隔,剩下的,只是“茶引人悦,书入人心”了。这下我们和父母畅谈理想,告诉父母自己想做的是什么,而自己分内又有什么要做的。再让父母去理解自己的生活,给他们看看自己所读的书,自己所接触的兴趣爱好,告诉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想让父母看到我们的成长,想让他们知道我们一直都是他们的骄傲。而这些,其实他们都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只是在等待你自己来倾诉,自己来探索,来引导自己的人生······



“毕竟父母曾经也是孩子,只是被赋予了某种使命,而成为了父母。”

这童年就好比幼虫,而青春就像蝶蛹一般,长大之后,成为了美丽的蝴蝶。相传:蝶蛹在蛹中,总是不停的运动,活动着,时刻不能消停,只有运动着,才能换取未来成虫美丽的翅膀;而懒惰无所事事的,未来便会成一只单色丑陋的蝴蝶吧!

这人也是如此,在青春的时候,做事一定要用心,要用情,才能给未来铺下好的基础,换取好的未来。如果年少不能奋进,充实,便会落到“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份上,再怎么惋惜也没用了;而相反,如果奋进了,哪怕刚刚步入社会不能有为,但只用坚信曾经和时间赛跑过,没有输给过懒惰,那便照应了一句“不信青春唤不回,不容青史尽成灰”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