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曾丢失了一条小狗

根据妈妈的吩咐炒了个菜,却因猪牛不分被吐槽了整个饭桌,也被自己炒的七分熟的牛肉折服。

困得眯眯眼的细细

由于家里的小屁孩都长成了青少年大青年,年味真的越来越淡,家里的喜饼喜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铺满整个茶几,家里的卫生也是我一个人用一个下午亲自操刀,爸妈都好忙,几个不成熟的孩子自己照顾起居。临出门的时候,妈妈说把大门旁边那箱子东西都拿去扔了,上面充满了关于细细的回忆,他的毯子他的绳子都放在那,我听到虽然充满伤感却不能阻止,幸好爸爸说,以后都不养小狗了吗扔掉干什么。

以前还在上课的时候,偶然回一次家,带着疲惫首先望向桌底的笼子,细细总是低垂着耳朵尾巴狂甩,他迫不及待我也迫不及待,只怕放他出来我一不留神沙发底又出现一坨黄色液体。而上次没有,家里空无一人,连接的wifi也半天打不开一个网页。也不想下去买外卖,就炒了个蛋就着剩饭剩菜吃了一顿。我不敢想,也不敢问,为什么细细会不在家,兴许爸爸又带他出去散步了吧。爸妈很晚才回,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早上也是起得很晚匆忙间才见了爸妈一面,言语寥寥几句,我不问,他们也不说。

回到学校的时候我尽量不去想,等我心境平和些吧,我不想去接受那个可能已经发生的事实。那时候也是经常觉得我要失去一个人了,我不想再失去家里的一部分。直到到了元旦要放假了,我接受被抛弃的现实,准备把这个悲伤的结果也一并吞下。打了个电话给弟弟终于证实,心里一股难受。本该狂欢的跨年夜,我哭得不可遏止。弟弟妹妹和我都不愿再谈起不愿再说细节。

其实在宿舍是很容易忘了细细已经不在我们家的事实,一回到家,这个空间总感觉缺了一点什么。细细掉落在地板上的毛经过几次打扫也再无踪影,只是他的窝他的毯子还遗留些许味道,新买的绳子新买的厕所还有他闻了一下便不吃第二口的零食还摆在那里。我搞卫生的时候每每想起曾经相处总觉心酸和泪流,外出的时候看见白切狗的大排档总会心惊肉跳,经过遛狗的地方还是想大声呼喊他的名字,看见有人在卖零散的宠物狗时总会翘首张望,看见别人家的宠物依然艳羡却多了一份愧疚。细细是自己跑下楼去的,我们都以为没人跟下去他会自己跑上来,而这一次没有。匆忙追下去时看见他,然后消失在某一个拐角。这就是家人和我说的最后一个场景。

我想起上次下楼买醋顺便带他一起出去,就我走进店铺时他在外面因为找不到我而一边焦急乱转一边吠叫,我迅速付账之后出来叫住他,他好像找到了救世主一般紧紧跟着我一步也没有落下,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眼巴巴地望着我。他不见之后全国各地迎来了世纪寒潮,连广东都要下雪,空气和冰箱的温度一致。我多么希望有人愿意留下细细这一条生命,他很凶怕要挨不少打骂,要是被抓了拿去宠物市场卖或许还能遇上一个好人家,可这么冷的天他的毛发那么短不知他是否承受得住,如果他不在这世上了也一了百了少受些苦难来世遇到一个好人家。

向往外面世界的细细

养过狗的人应该很难不再养狗的吧,其实像我们三姐妹不养狗也很期盼能够拥有自己家的一只狗。我总在想,是不是有一天,细细会向幻影一样飘散无踪。我想记住他,虽然只有两年时间,但他陪伴我们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多,因为他的生命并不长。我们原以为他会在我们家老死,这是最好的结局,我以前还不敢想面对老年的他我是否还拥有一颗慈悲之心让他善终,我不敢想面对失去你深爱的事物时的那份撕心裂肺。

我很想去找回他,但却害怕触碰记忆然后一次次失望,我也很想再给我们家引进一个小生命却担心细细的位置会被代替,这对他不公平。

我还很不成熟,想起来还是会哭,以前没有担心过什么,现在总是小心翼翼,对待我本该珍视却没有能力去保护的东西。

                                                     记于2016.2.2



后来,还是常常会在梦里遇见细细,调皮得跟我们打招呼喜不自禁,而我则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梦,尽管如此却还是强烈期待着这个梦是真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