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拜托对我好一点

忙忙碌碌中迎来了2020,好像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快乐的难过的,喜悦的悲伤的,站在青春的尾巴上,许多话本来说不完,现在好像又没有必要说了。

回忆里的20岁没有定格,好轻飘,也好快乐。

生活像是可以随时打包拎起的液体,刚好灌进千奇百怪的容器里。

然后,三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不知不觉也到了青年的队列。

不再浪漫,不再可爱,天真没有了,就连期待也在降低。

跨年是和朋友一起过的,元旦则是一个人在租的公寓里躺尸。

不想写文,不想追剧,不想打开窗户,不想洗脸。

晚一点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哭了,鼻腔酸涩,眼泪真的大颗大颗落下来。

头发很乱,剪残了的刘海遮住视线,眼泪还是不停,整个人是一种机械的状态,莫名难过了起来,但我似乎找不到悲伤的来由。

穿衣服,出门,扔了中午的外卖盒。

对面街道上的理发店没有客人,于是一脸泪痕去理了发。

新年到了,头发也该剪短了,说不定相思会少,心思也会少。

我:麻烦剪短,顺便修一下我的刘海。

理发师:姑娘,这头发刚烫过啊,剪了可惜了吧。

我:没事,总会长长的。

于是顶着一头短发,一脸碎发三步并作两步回了公寓。

更晚一点,父亲打来电话:你过来吃吧,你阿姨在家做饭。

我挂了电话,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层层下坠。

他答应我会过来跟我一起吃饭。

他知道外面有多冷,他知道昨天我之所以和朋友跨年,是因为他丢下我和他的儿子一起去吃饭了。

他都知道。

那时候天边的云朵已经灰暗。

偶尔有鸣笛,我在刺耳的刹车声中突然泪如雨下,放下电话后的五分钟,我大概了解了我的悲伤来源于哪儿。

这么多年了,我父亲和妻子、儿子一起生活,而我这个女儿,我们距离很遥远,我从没像今天这样近距离地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我们一年只见几次面,我们说很少的话,父女间的疏离似乎永远打不破。

今年的元旦,我之所以那么委屈,是因为我提高了期待。

我以为在同一个城市,我们就可以过节了,但并没有。

说到底,不管我在哪里,缺失的温情都不会再回来。

说到底,不是因为我们离得远,所以才感情淡漠,是因为他真的不够关心我,所以我感受不到。

至始至终,我一直是渴望被牵挂的小女孩。

十岁那年我渴望父亲的关爱,二十岁是这样,25岁 依旧是这样,往后的每一年,甚至是一生,贫乏的东西仍然贫乏,未曾填满。

所以永远渴求。

这个元旦,是最惨的一个元旦,但与其说惨,不如说得到了教训。

期待,自己给自己就好了。

成年后的我,似乎高于了父母的期待。

他们开始慢慢肯定我,偶尔和颜悦色,偶尔挪出十分之一的爱给我。

我尝到了甜头,于是尽可能更加出色,让他们刮目相看。

可是现在,到现在为止,我总是很少能发自内心快乐起来。

事实上,父亲给弟弟的爱是我的一万倍,母亲对自己的关心远远高于我。

而我战战兢兢换来的一次瞩目,有些人一出生就有了。

二十多年了,我总是想活成谁谁谁值得骄傲的女儿。

十字架背了太久,好像长在了身体里面,根本拿不下来,我好累。

我其实不必取悦任何人,因为任何人没有取悦过我。

我要取悦的是我自己,我要快乐,这是生活的意义。

2020,拜托对我好一点。

微信公众号:孔南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是什么呢? 不知道。 生活有标准答案吗? 不知道。 先生存呢还是先生活呢? 不知道。 为什要在简书写字呢? 这...
    名字就是个标签阅读 371评论 8 17
  • 语文课,我们今天复习了五六单元。生字和课文!课上我们还做了一张语文试卷儿。老师又留给我们一张回家做的试卷儿...
    刘家成同学阅读 19评论 0 0
  • 1、中度耳鸣 持续性的耳鸣,且在十分噪杂的环境中仍然有耳鸣的感觉,且有的情况下会影响患者的情绪,使患者心烦意乱。耳...
    不见来路阅读 9评论 0 0
  • 决定写下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我害怕我很快就忘记书中每一副皮囊包裹着的那些行行色色的灵魂,我像路过了他们人生的过客,他...
    旧巷子的啊猫呀阅读 59评论 0 0
  • 孩子在看《呼兰河传》,作者萧红,是民国才女,是中国现代著名的女作家,这本书用灰色的笔调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灰色的童年,...
    悠扬的悠然阅读 5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