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尾|爱的使者

小假期和先生回当年约会的地方故地重游,一切如故,只是长椅有些年久失修,斑驳了许多。

时至初夏,光影交叠,郁郁葱葱,万物苏醒,奇争斗艳,大自然以其独特的方式诉说着生命的奇迹。正和先生感慨植物的多样性是多么奇妙时,发现小花园中一棵棵紫色的花,分外耀眼,凑近一看,才发现每一树花中间三瓣紧紧包裹拥抱在一起,如同呵护手心里的宝贝,外三瓣肆意张扬展开。

我很好奇,用手轻轻拨开一片花瓣,里面偌大的空间只有中央小小的花蕊。再朝前走几米,另一片花地里同样是中央包裹起绽放的紫色花朵,不远处同一品种黄色花瓣亦如是。为什么这种花会有如此奇怪的开放方式?是会再次完全绽放吗?

回家后我查询了这种花的前世今生,顺带出历史的厚重与沧桑,梵高的执着与悲情,以及特有的芳香和人类的追逐,这种神秘的花生来便注定与众不同。

鸢尾(Iris),取名于希腊神话彩虹女神(Iris,音译为“爱丽丝”),也称信使女神,是众神与凡间的使者,将人死后的灵魂经由天地间的彩虹桥携回天国,拉丁语和英语直接借用了女神的名字。原产于中国中部及日本,花朵有紫、蓝、黄、白、红不同颜色。黄色鸢尾常长于水边,有水质净化,防止水土流失之效。鸢尾其实只有中间向上的三枚花瓣,随着生长过程最终完全绽放,外围的那三瓣乃是保护花蕾的萼片,酷似花瓣而常误当作花瓣。

同一时间他人拍摄的鸢尾花,已完全绽放

奇妙的是,鸢尾(Iris)和眼睛的虹膜(Iris)竟然为同一单词。鸢尾花呈现不同的颜色,如同彩虹般色彩斑斓而被成为“彩虹花”(Iris)。中国自古便有鸢尾花,四五月绽放之时,宛如一只只蓝色或紫色蝴蝶飞舞于绿叶之间,也称为“蓝蝴蝶”、“紫蝴蝶”,花瓣状如鸢鸟尾巴,故中文称其为“鸢尾”。古人也称风筝为纸鸢。而人类在研究眼部结构时,发现在眼球瞳孔外部有一层组织,能决定眼睛的颜色,故将该部分结构取名为Iris(of the eye)(眼睛之虹),中文将之意译为“虹膜”。

有趣的是,化学元素周期表第77号铱元素(Iridium, Ir)也是来自“彩虹女神”。1803年,英国化学家Smithson Tennant将粗铂溶于王水(浓盐酸:浓硝酸=3:1)中,得到一种具金属光泽的黑色残渣,处理后发现了另一种新元素,可以形成许多不同颜色的化合物,如同彩虹具有各种美丽的颜色一般,于是他以彩虹女神之名命名了这个元素,Iridium。

更有意思的是,2012年,哈佛大学医学院细胞生物学教授Bruce M. Spiegelman在研究中发现一种新的肌肉细胞因子,该因子对肥胖及糖脂代谢紊乱具有很大的治疗潜力。这新发现的因子无疑相当于一个重要的“信使”,为今后人类预防和治疗代谢性疾病(如肥胖、糖尿病、脂肪肝等)带来福音。因此Spiegelman教授用希腊神话中的信使女神Iris命名了该因子,取名Irisin。

花语——爱的使者

古希腊将鸢尾花视为彩虹的化身,代表信息、希望、爱的保证与赋予光明的权力。常将鸢尾种于坟墓旁,希望人死后的灵魂能托付给爱丽丝(Iris)带回天国。

在古埃及,鸢尾代表了力量与雄辩。

以色列人则认为黄色鸢尾是“黄金”的象征,种植鸢尾即盼望能为来世带来财富。

在法国,鸢尾代表光明、自由、信念、智慧与勇气。

法国国花

从公元12世纪起,法国的国徽上便出现了鸢尾花的图案,而红色鸢尾花则是意大利佛罗伦萨(Florence)的市徽,尚无史料能证明两者有直接关联。在法国的历史传说中,鸢尾(Iris,Fleur de Lis)是上帝赐给法国第一位国王路易一世(Clovis)的礼物。在许多法国油画中,尤其是法国王室,鸢尾随处可见。

自称为“王”的路易一世为了扩充领土,统一法兰克部落,在妻子的建议下,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放弃当时大多数人所信奉的阿里乌教派,皈依了天主教。他聪明地使用了法兰克人一直拿来当盾徽纹章中的鸢尾花在宗教中神圣纯洁的寓意,派人传颂他在接受洗礼时,上帝送他的礼物就是鸢尾花,以体现“君权神授”的理念,强化其王位的合法性。

从此,鸢尾纹章正式成为了法国王室的图案象征,在皇室各种建筑、服饰图案、器皿装饰甚至王冠中频频出现,并逐渐上升到了“国徽”的层面,常作为国家纹章用于不同国家联合时使用的纹章中。

Portrait of Charlemagne《查理曼大帝肖像》 作者:Albrecht Dürer(1471-1528) 查理曼大帝左右两边的鹰和百合纹章,后来分别成为德国和法国的代表性标志。

1701年,法国宫廷师Hyacinthe Rigaud为63岁的国王路易十四绘制了一幅肖像画。画中的路易十四头戴蓬松的长假发,穿着带有华丽蕾丝衣领的服装,肩上披着加冕礼袍,手里拄着象征皇权的权杖,左侧佩戴了缀满宝石的宝剑,腿上是半透明的及膝长筒袜,脚蹬红色高跟鞋。路易十四的品位使得法国在其统治之后的长达数百年时间里依然在时尚领域保持了独一无二的地位和影响力。

Portrait of Louis XIV 《路易十四肖像》现藏于法国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作者:Hyacinthe Rigaud (1659-1743) 蓝袍上的鸢尾,与路易雍容华贵的质感与仪态完美结合,相得益彰

这幅肖像画原本打算要送给路易十四的孙子——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五世,但此画深得路易十四欢心,便命令画师“复刻”了一幅。两幅一模一样的画如今一幅收藏在卢浮宫,另一幅收藏在凡尔赛宫,成了法国永久的国宝级藏品。

《路易十四肖像》局部

台湾学者蒋勋曾在《蒋勋的卢浮宫》一书中重点描述这幅肖像画,他说:“路易十四头上的假发,蕾丝的衣领、衣袖,特别是蓝色丝绒的大礼服,上面用金线绣出皇室的百合花图案,蓝白的大披风铺满整个画面,与他头上绯红色的巨大帘幕相呼应,都达到巴洛克艺术华丽与夸张的极致。”

然而,这蓝色加冕礼袍上用金线绣出的装饰图案并不是百合花。法语中被称为“Fleur de Lis”的装饰图案在中文里常被翻译成“金百合”,实际上,“金百合”并不是指金黄色的百合,而是指鸢尾的一个品种,香根鸢尾。

路易十三的加冕肖像画中,雪白带黑色斑点的皮毛,深蓝色的丝绒底上布满了金色丝线绣出的鸢尾,在礼袍底下也穿上了绣满王室象征的鸢尾装饰的衣服和中筒袜。

Portrait of Louis XIII《路易十三肖像》 作者:Philippe de Champaigne (1602-1675)

《玛丽·美第奇的一生》组画中的一幅,描绘了意大利佛罗伦萨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中的玛丽·德·美第奇(Maria de' Medici)初次踏上法国领土的时刻。玛丽从佛罗伦萨来到法国马赛,还没下船就受到了法国人民的热烈欢迎,画中右前方身披蓝底绣金色鸢尾大披风的年轻男人就是法国人民的化身。

The Disembarkation at Marseilles《玛丽•美第奇的一生》组画之《登陆马赛》 绘于1621-1625年 现藏于法国卢森堡宫(Palais du Luxembourg) 作者: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

玛丽·德·美第奇嫁给了法国国王亨利四世,成为了法国王后。这是她成为法国王后之后的加冕肖像,深蓝礼服上同样布满象征法国王室的鸢尾符号。

Marie de' Medici, Queen of France《法国王后玛丽•德•美第奇》 绘于1610年 现藏于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作者:Frans Pourbus the younger (1569–1622)

玛丽的儿子路易十三娶了奥地利的安妮作为王后,安妮后来也有一幅肖像画,穿着玛丽加冕时的那件礼服,摆着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姿势。金色的鸢尾符号在礼服上闪闪发亮,彰显着法国王室的华丽与高贵之气。

Anna of Austria 《奥地利的安妮》 绘于1622-1625年 现藏于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作者: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

鸢尾花天然的蓝紫色花瓣上点缀着少许亮黄色,这种高饱和度和高对比度的颜色搭配也是法国王室象征中最常见的色彩组合,出现在很多建筑装饰和商品包装上。

纵然路易十六在法国大革命中被处死,鸢尾作为法国的象征却一直流传至今。如今,在世界各地的法国餐馆、法国时装、法国食品外包装等,鸢尾图案随处可见。

梵高与《鸢尾花》

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 )就像喜欢向日葵一样喜欢鸢尾花。

与其说梵高与《鸢尾花》,倒不如说《鸢尾花》与梵高。梵高成就了鸢尾花,鸢尾花也触摸了梵高内心深处。

《鸢尾花》为梵高在“圣雷米(Saint-Rémy)时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创作于梵高去世前一年,1889年5月。梵高在“割耳事件”后创作了《星月夜》,在圣雷米的一间精神病院创作了《鸢尾花》。作品现收藏在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

1892年,梵高的朋友唐基以300法郎将这幅画卖给了奥克塔夫·米尔博,从而启动了一连串的买与卖,直到1988年马利布·保罗盖兹博物馆购进这幅作品。1988年,拍卖出了5300万美元的天价,为全世界最昂贵的十幅画之一。

对比手机拍出的照片和梵高的画,突然发现色彩竟不如梵高画的鲜活。先生说,梵高的画带有他自己的想象和思想,所以不可同日而语。望着这幅画,望着望着,内心竟有难以名状的苦涩与积郁。

梵高另一画作《插在瓶子里的鸢尾》

鸢尾和向日葵一样,原本都是很平凡的植物,但梵高赋予它们特别的形象与色彩以及永恒的生命力,是这位一生都在痛苦与挣扎中度过的画家对大自然的赞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仿佛是一位黑暗中孤独的舞者内心无语的倾诉,他画的鸢尾花鲜丽可爱,但又有点忧伤,有点孤独和不安,甚至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姿态。

“梵高回眸的一瞬间,我早已泪流满面”

强烈推荐电影《Loving Vincent》,值得多次观看,去感悟这位画家凄惨悲凉的一生,去感受现代人们对他的敬意 :

调香

鸢尾的根茎,可提取一种珍贵的香精,研成粉末,便是上等的香粉。鸢尾根晒干后散发出令人愉悦的香味,常用于制作香水。鸢尾根萃取物具有很好的收敛效果,常用于油性皮肤的护肤品中。

含有鸢尾的香水成百上千,其中不乏知名时尚品牌,在此只简要介绍几款鸢尾香味突出的香水。

PRADA在2007年推出鸢尾花女性淡香精,以意大利的佛罗伦萨鸢尾与西西里岛的柑橘,共谱意大利专属的性感与热情气息,更成为PTT香水版中鸢尾花香水首选。后续推出的香精、极致女香与经典男香,也大受好评。

香奈儿女士在1928年为自己兴建别墅,并种满鸢尾花,调香师贾克‧波巨(Jacques Polge)以此为灵感,利用鸢尾花的香味层次,展现出香奈儿给人明亮、奢华的感觉。

著名作家席慕容也对鸢尾花情有独钟,最后,让我们一同来欣赏她的这首小诗。

鸢尾花

一九八九·五·七

席慕容

请保持静默,永远不要再回答我

终究必须离去

这柔媚清朗

有着微微湿润的风的春日

这周遭光亮细致并且不厌其烦地

呈现着所有生命过程的世界

即使是把微小的欢悦努力扩大

把凝神品味着的

平静的幸福尽量延长

那从起点到终点之间

如谜一般的距离依旧无法丈量

(这无垠的孤独啊 这必须的担负)

所有的记忆离我并不很远

就在我们曾经同行过的苔痕映照静寂的林间

可是

有一种不能确知的心情

即使是

寻找到了适当的字句也逐渐无法再驾御

到了最后 我之于你

一如深紫色的鸢尾花之于这个春季

终究仍要互相背弃

(而此刻这耽美于极度的时光啊 终成绝响)

它起源于一个民族的雄心,

见证了数个世纪的王朝更迭。

它是王室的经典神圣象征,

最终又归于大众,变成日常图案,

但也因此成为了永恒的存在。

如果,你再去法国, 去欣赏梵高画作,去专柜购买香水,抑或见到路边的几株鸢尾,你可以骄傲地谈起:“Hey,鸢尾(Iris),I know you.“

我对先生说:“以后咱家的院落,又多了一种花——鸢尾花。”

微信公众号:折耳根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鸢尾的颜色有很多种,自然花语也很多。 不知你喜欢哪种颜色的鸢尾花语呢? 1.爱的使者、相信者的幸福、等爱 2.白色...
    Girl_power阅读 132评论 0 0
  • 每年五月,鸢尾花便将春的消息传到远方。法兰西王国第一个王朝的国王克洛维在受洗礼时,上帝送给他一件礼物就是鸢尾花,俗...
    奕秋read阅读 10,338评论 6 8
  • 导语 如果说巴黎很美,美得让人看到了人类艺术上最优秀的闪光,那么凡尔赛宫的美更接近自然,而这自然也不缺乏人类的修饰...
    凡人思维阅读 2,008评论 1 4
  • 爱就是互相包容,互相理解!执子之手与着谐老!多点爱,少抱怨,生活更美好!
    东图阅读 82评论 1 1
  • 想念你是在那没有花香夏季! 挥洒的汗水还有她递的水 变成泪冷冷流淌在我心底 空气闷闷的很像我的心情 男登女对懦弱使...
    凉北苏阅读 120评论 0 1
  • 很开心能够和大家分享一下晴晴学习幼小衔接的一些感受。虽然只是一年的时间,但是带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从不认识拼...
    麦芽823阅读 108评论 0 0
  • (我的眼睛不够锋利,窥伺不了你。还是你根本没有看到我的存在,也许,我就是你路过的小丑,而我却还在傻傻的张望着你。)...
    鲜鱼大人在学哲学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