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一个在疯狂脱罪,一个在拼命撒谎

文:剑圣喵大师

01

我是一个理智的人,当我看完江歌案庭审的直播后,我觉得我很难理智起来。

我曾经写过《当我们痛骂刘鑫时,陈世峰却在悄悄脱罪》。我指出,在网络铺天盖地对刘鑫的骂声中,我们忽略了一个关键人物——杀人者陈世峰。

相比药家鑫案、李刚案、李双江他儿子案、这次江歌案引起的网络关注更大,但奇怪地是陈世峰显得太低调了,网民这么强大的搜索能力,网上关于陈世峰家庭的消息几乎没有,相反,江歌妈妈的微博却能轻易被删,有关陈世峰的热搜一降再降。

陈世峰就像一个影子一样,案发后,江秋莲其实曾试图联络过陈世峰的家人,却发现无从下手:陈世峰的父母,一年多来从未发声;陈世峰的日本辩护律师称,他目前也不便接受采访。

我不得不猜想舆论被带偏了,我们也应该把注意力关注在杀人者身上。不然在日本法律特殊的环境下,陈世峰脱罪可能很高。

虽然我也想过,也许自己杞人忧天,但江歌案的庭审却验证了我的猜想。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9点,江歌案开庭了,陈世峰和其辩护律师的表演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其荒诞程度不亚于日本福田孝行杀人案。

在庭审中,陈世峰不但不承认自己“故意杀人”,甚至连自己“过失杀人”都不承认,陈世峰只承认自己“杀人未遂”。

纳尼?我没听错吧,陈世峰杀人没成功?

难道说江歌还活着?并不是,江歌已经确实死在了他的刺刀之下,我们不妨来欣赏下陈世峰律师的逆天口才。

陈世峰没有故意杀人的打算,水果刀是江歌带着的,是刘鑫进了房间后,把水果刀带给江歌的,当他看到江歌带刀后,害怕江歌伤害他。于是他和江歌发生肢体冲突,在扭打过程中,江歌不小心误伤了自己。

你一定要问,陈世峰不是捅了江歌九刀吗?

陈世峰律师说,根据法医鉴定,江歌中了第一刀就已经流血身亡了。陈世峰后面连捅了九刀,他确实有杀意(有媒体说是因为他害怕父母承担高额的医疗费)。

不过嘛,江歌都已经死了,陈世峰再捅多少刀都没关系啊。杀一个死人能叫杀人吗?因此陈世峰和江歌的死不具备因果关系。

律师拿出了医检结果,证明了陈世峰的说法。

日本警方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提出陈世峰带了换洗的衣服,是有预谋的杀人。

陈世峰律师说那些衣物是他准备送去洗衣店的,他还用手机查过附近有没有干洗店,有手机记录为证。

警方又指控凶器的水果刀来自陈世峰的大东文化大学的研究室里,陈世峰坚决否认。陈世峰暗示,刀就是刘鑫递给江歌的这件事,有人(刘鑫?)会为我作证。

凤凰网记者观察到,陈世峰在回答警方提问时,情绪极为稳定。不时对检方对其的指控皱眉头,显然他对目前的指控很不满。

还有件事不得不说,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人物访谈杂志,在庭审昨天刊发了篇文章,作者引用刘鑫和陈世峰大学老师的评价,总结他一个“家里穷,其实很要强又很自卑的人“”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友,一个想努力改变命运的人“。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能不能唤起大众其陈世峰的同情,至少我不会,我认为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接受相应的处罚。

02

13号刘鑫将会出庭,如果刘鑫证实刀就是自己递给江歌的,那陈世峰的故意杀人罪,可能不会成立。如今,刘鑫和江歌妈妈的关系几乎到了冰点,她支持陈世峰的概率很高。

即便刘鑫作证,刀是陈世峰的,陈世峰律师也可以抬出证人证词被“污染“的论据来削弱其证明力。

即江歌妈妈和刘鑫的见面,并没有检方人员和律师在场时,被害人家属可能会用一些不当的方式企图影响证人。这种会面如果被证明,证人受到了家属的威胁,那证人证词可能被法官认为无效。

如果陈世峰律师去《局面》视频里截取部分,是可能让法官产生这样的认识:“江歌妈妈利用网络暴力威胁了刘鑫“。

那刘鑫是一个诚实的证人吗?

根据日本警方提供的一段报警录音,里面录下了刘鑫 一句话,刘鑫说:“我把门锁了,你不要再骂了!“

然而她在《局面》视频里,当着上亿网友,她对江歌妈妈说,自己并没有锁门。

刘鑫说:她说自己来姨妈了,先跑回了家换衣服上厕所。后来她在屋里听到江歌与人在争吵,不知道是在和谁争吵。自己从来没有锁过门,也曾试图推开门,但是发现门打不开,后来才知是江歌倒下把门堵住了。

如今看来,这样拙劣的谎言实在是愚弄天下人智商。

新浪网友发明了一个词叫“鑫峰作浪”,可以说,这场官司目前对江歌妈妈非常不利。

她遇到了一个前期低调后期百般抵赖的犯罪者,还有一个逃避责任又不断说谎的关键证人,又在一个法律极其善于原谅的陌生国度,还有一群动机不明,拼命黑她的意见领袖。

03

陈世峰死刑不可能,如果故意杀人和过失杀人都不成立,仅成立杀人未遂和恐吓罪的话,陈世峰会受到什么处罚呢?

按照日本刑法203条,故意杀人罪死刑或无期徒刑以及5年以上20年以下,日本刑法第43条,未遂罪中如果是中止未遂的话,免除或者减轻。免除=释放、减轻的话= 2年6月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6年到2017年实际案例,最多15年,最少1年多。

日本通朋友判断,在日本法院看来,陈世峰非本国人(关押外国人很麻烦),杀害的也不是本国公民(没有本国苦主),又没有违法犯罪记录,重判概率不高。

如果法官又相信了什么,陈很自卑又很穷,经常做志愿者,是个成绩优异的好少年,在刘鑫这种渣女的刺激下,一时失手杀人未遂,那陈世峰大概只会七年。陈要入狱表现好点,最短四年就能出来。

有很多网友给我留言,问我:

陈世峰为什么就不可以脱罪?他凭什么就不能拼命为自己辩护?我是不是心理变态,所以总是呼吁对其重判。

因为陈世峰没有道歉啊,无论他是否像新闻里所说的,自卑好学斯文贫穷上进。当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他而死去时,他和他的亲属为什么从来没有向受害者家属道歉的行为,难道在他们心中,脱罪是最重要的,其他人的痛苦对于他们无所谓吗?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无法原谅陈世峰。如果没有警方证据,没有全民的关注,他们的谎言就不会被揭穿,他们可以肆意做出任何伤害别人的事,而事后毫无愧疚,这样的人是可怕的。

所以我希望把这样的谎言曝光在大众眼前,让黑暗无所遁形。

热点事件不停的轮转,也许大家的愤怒已经不够用,大家的注意力已经没法关注那么多了。

我也希望,不要所有的不幸都依赖大众的声援,但我实在不忍看到,在一次次热点事件中,受害者的诉求得不到正义的支持。

因此我还是必须发声。

活在当代社会,幸福度是很高的,但前提是不要出事。教科书式的老赖、忘恩负义的被救助者,反咬一口的犯罪者,颠倒事实的新闻工作者,正在让无数人的梦想破灭。

我支援每一个不幸的人,也许某一天当我遇到不幸时,也有人能支援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