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啮雪吟魂》赋(代序)

《啮雪吟魂》赋(代序)

  遐非子招抱璞斋饮,酒酣,曰:“君看鄙人及拙作如何?”抱璞斋曰“君之诗词其境也大,其味也厚,其成也速,其传也远。”遐非子曰:“君之言溢美且深奥也,何不浅而喻之?”抱璞斋曰“真欲闻邪?”遐非子曰“真邪。”抱璞斋曰“君乃诗词卞和,文章孙膑也”,盖遐非子幼患痹症,不良于行。“愿闻其详。”

  抱璞斋曰:“玉未出而缺于椟中,金将昭以昧于沙底。破损车船,顽强行驶。滞涩年华,逶迤烟水。知理义有二三,奉晨昏限尺咫。乡固农桑,多存鱼米;婉转鸧鹒,悠扬鹊喜。吹柳笛以自娱,画桃花而羡美。记天籁于内心,成赋诗之清泚。

    “夫潭含深净,积翠有年,一当流淌,其力无边。星过雨而尤亮,玉经磨以更圆。老树盘根,茂盛在火山灰烬;长蛟潜底,飞行于江海云烟。门虽堵塞,窗乃开延。千秋积雪,万里行船,洗辞章以近洁,催笔墨而争先。”

  遐非子曰“君之言固当,然过矣。幼遭足病,实嗟惟命。劫遇红羊,酸过青杏。诚俯首于权威,焉致力于孔孟?青春恍过十年,知识终疏三敬。纵有璧而献谁,皆无情以互证。幸遇回归,拨乱反正。欲发愤已头僵,待填词而手硬。”

  抱璞斋曰“君可知早荣与晚翠乎?桃李早荣,春归不见;芭蕉晚翠,冬至犹新。颖慧王郎,廿七岁赋名序而夭折;艰难吕尚,七旬龄扶霸业以留存。解缙聪明,未五十而祸及;苏洵笨拙,将三旬而读勤。与其江郎才尽,何如卞子留真?待明时以献诸盛世,成大业而承予子孙。”

  遐非子喜而笑,斟满杯,曰:“请续言之。”

  抱璞斋曰:“诗词议论,语言兵阵;变幻千端,终归方寸。以正出而趁阴晴,为奇谋以征混沌。铺锦绮而裁缝,执锅盆以烹饪。遇水搭桥而后行,逢山穿树以先进。诱人减灶,少处藏多设伏兵;退敌抚琴,虚中用实邀佳运。兴正义之师,守安良之分,控暴诉强,扶危济困。最渴望是和平,焉穷追其军棍?”

  遐非子曰:“视我如军事家,固不敢当,即便兵士,亦何敢方?自困于轮椅,再何言逞强?乐乘化以归尽,甘守道而遵常。”

  抱璞斋曰:“王于兴师,同袍同泽。时执干戈,时挥剑戟。七字长矛,向无坚而不摧;五言短匕,倾有血以能滴。调虽长大,吹三回以巡营;令固纤微,发一矢而中的。能代王言,不崇霸术,为将心仪,生民体恤。诉深悲于洞箫,呈渴望于短笛。乐王风以守成,嗤霸业而攻击。无心严子,滩涂横放钓鱼竿;有意陶朱,笠泽漫游携仙楫。视孙子而少忧,方太公以轻历。”

  遐非子曰:“过矣,君之过誉,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姑承之。言拙诗成速传远,何谓也?”

  抱璞斋曰:“君之若鲲鹏,水击三千里而图南,须乘虚御风也。君待风四十年有余,一旦起飞,非但燕雀,即便鸿鹄,亦须仰视哉,千里之途,岂非瞬息而至焉?君之为诗也,亦萧艾之中植松柏焉,萧艾逢秋而枯黄,一载重生;松柏至冬以苍翠,千年犹在。若此言不信,当不再写诗耳。”

  遐非子笑而不言,再斟满,频频举杯,宾主尽欢而散,不觉夜幕既张,满城灯火矣。

  德惠陈旭 丁酉七月半草于抱璞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 茶,鹤山集云,茶之始其字为荼。玉篇云,荼,除加切。一名槚,一名茗,一名荈,尔雅云,槚,苦荼。注云,早采者为荼,...
    诗之源阅读 5,710评论 0 28
  • 疯姑娘的陶塑毕业作品《母与子》 一 大师经典作品 在疯姑娘玩陶日渐尾声时...
    一笑见风云过阅读 482评论 8 19
  • 生活中的快乐不在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而在于你应对的方式。 此刻,回顾已经结束的七月,我想,它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总结...
    十七君阅读 65评论 2 3
  • 落风 十月的风 携着秋意 总是在夜晚袭来 在这南境以南 风里似乎还裹着 夏天的气息 有时干燥 有时温热 人们依旧喜...
    南风瑾若阅读 2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