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遇见了她的Mr.Right

深夜离家的林苗苗独自徘徊在路灯下,她的太阳穴“突突突”跳着,全身酸疼。她用力地甩了甩头,仿佛要把身上和心里的痛全部甩掉一般。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清晰,她分辨出,来人是王晓川。

他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说:“苗苗,跟我来。”

王晓川把林苗苗带到了早已准备好的婚房中,找来医药箱,仔细地为她处理了身上的伤。林苗苗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心里五味陈杂,委屈,羞愧、难过的情绪蜂拥而至。

过了很久,林苗苗伸出手抚摸着丈夫的头,他抬头看着她,从妻子的眼里,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内心的挣扎,温柔地说:“苗苗,现在不要做决定。”

王妈妈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儿媳妇和儿子先后家门。

当诺大的房子里剩下她一个人时,她颓然坐在床上,心里浮现出丈夫的影子。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他折了一把黄色的小雏菊放在她的手心,小心翼翼地说:“妤儿,我喜欢你。”此后,他牵着她的手走过了校园的角落。

儿子晓川出生了,他抱着出生的婴儿跪在她的床头说:“妤儿,谢谢你。以后我和儿子两个人会好好爱你。”

王妈妈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她的眼里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世界上的一切永不停歇地发生着改变,爱情也在平淡的日子里消磨干净。他爱上了单位分配来的大学生,他们的家庭被罩上了浓重的阴影。

曾经的妤儿变了,曾经爱着妤儿的男人变心了,她脸上布满了阴云。

当她听见曾经发誓与她白头偕老的男人说,他爱上了别人的时候,她感觉像站立在死寂的海水中,看见了海水里张牙舞爪的魔鬼。

她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王晓川眨巴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她说:“妈妈,我会永远照顾你,陪着你。”

他留下一封信之后搬出了家,住在了单位宿舍。在单位,他们相遇的时候,彼此的脸上冷若冰霜。

几周之后,他从单位辞职,应聘到深圳的一家私立医院。临行前,他提出离婚,她看着像陌生人一样的丈夫,心像掉入冰窖一般冰凉。她用颤抖的手,签下了离婚协议。从民政局出来以后,他们两人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儿子结婚以后,她才发觉对儿子的情感的畸形。王晓川既是她的儿子,又承载着她对“丈夫”的爱恨情仇。她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投射”心理之后,想找心理咨询师做治疗,但她羞于把这么多年的秘密曝露出来。她像大海上的孤舟一样,在滔天波浪中独自挣扎飘摇。

在纷乱的思绪中,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这张名片的四角已经磨损了,她曾一次一次地拨打上面的电话,从来没有说出一句话。

她又一次拨了这个电话号码,她耐心等着电话被接通。

电话刚一接通,她就急切地说出自己约见医生的愿望,这种想要恢复正常情感生活,想要儿子幸福的愿望使得她说话有些结结巴巴。医生温和地承诺把早上第一个个案时间留给她,八点半在治疗室等她。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给白云穿上了鲜艳的衣裳,早霞让辽阔的天空热闹起来,天空下的城市也显出了勃勃生机。

林苗苗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光滑细腻的皮肤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纤细的胳膊放在丈夫的手中。

“老公,你没有想过给她找心理医生做治疗吗?”林苗苗盯着王晓川的眼睛,诚恳地说。

王晓川无奈地说:“约了几次医生,没有一次成功的见面。她放不下面子。”

“她需要心理治疗。如果不能治愈她心理阴影,我们最终的结局可想而知。婚姻不是儿戏,我不想离婚。”林苗苗冷静地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她凝视着王晓川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里流露出赞同的目光。

“儿子,替我向苗苗道歉,昨晚的事情是妈妈不对,希望你和苗苗原谅妈妈。我决定接受心理治疗。”王晓川收到母亲的信息之后,向妻子转述了母亲的道歉。

“火山爆发之后总归会平静。希望她心中的愤怒可以平复一些。”林苗苗诚挚地说。

王妈妈早早地坐在心理医生的治疗室,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医生安静地看着她,眼里满含接纳之意,欣赏之情。

王妈妈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情绪饱满而激烈。她哭着说出了丈夫的出轨的秘密,也说不出了这么多年的困惑。她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滴在地上。心理医生的眼睛始终在她的身上,她看着医生的眼睛又一次开口说话。

这一次开口,她的情感像开了闸的洪流一般,她的声音越来越大,语速越来越快,情绪越来越激昂。

“我恨他,恨他抛弃了我和儿子,跟着狐狸精远走高飞。我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医生的助手把两个橡胶人放在王妈妈面前的墙柱上固定牢固,然后离开了。心理医生不徐不疾地说:“这是你的前夫和那个女人,你想怎么打骂都可以。”

王妈妈的眼前浮现出那丑恶的一幕,她扑上去踢打、撕咬他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他们从墙柱上拽了下来,拼命地踩踏他们。

她的眼泪哭干了,身上的力气用尽了,她闭上了眼睛,像个婴儿一样软软地躺在地上。

助手拿着一块淡蓝色的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她像从一场噩梦中清醒过来,不停地向医生道歉。医生笑眯眯地看着她,温和地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王妈妈说:“感觉身上酸痛,但很清爽。好像压在身上的大山挪走了一样。”

“每一件事情都会让人产生很多种情绪。如果不把这种情绪发泄出来,它会一直藏在身体里面,影响身体健康和生活。你把对丈夫的爱转移到了儿子的身上,你心里清楚他们是不同的人,儿子不应该成为你情感生活的填补。这一点,您是有觉察的,您的这个觉察很好。”医生说完以后看着王妈妈。

王妈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她还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难以表达。她微笑着辞别了心理医生,来到了曾经和前夫同学、共事过的校园和医院。她想记住曾经的幸福,记住她曾经和一个人相爱过,尽管已经分离也是一场珍贵的缘分。

的确,生活开始归于平静。王妈妈除了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之外,还参加了文化宫的合唱团和社区医疗志愿者组织,她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丰富自己的生活上,不再干涉儿子的婚姻。

第十二次心理治疗结束以后,心理医生建议王妈妈进行一次旅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管会遇见谁,会发什么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王妈妈循规蹈矩生活了几十年以后,她为自己安排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王妈妈在普吉旅行的时候,遇到了同城的高中同学何建设。他们一起在沙滩上漫步,在海底潜水,他们一起看日出日落,听潮涨潮落……她坐在沙滩上,摆弄着何建设捡来的贝壳、海螺和小珊瑚,心里一阵一阵涌上初恋般甜蜜的感觉,看着远远走来的何建设,她的脸上带着少女般的娇羞。

王妈妈这次旅行持续了半年,她从泰国飞到新加坡,又从新加坡去了印尼,以后又在欧洲几个国家做了短暂的停留。何建设也像陷入热恋的小伙子一般追随着恋人的脚步。

在捷克的赫卢博卡城堡前,何建设向王妈妈捧出他真挚的爱情,他说:“妤儿,我们已经错过了大半生,我不想再错过。以后,我们互相陪伴,互相照顾,让孩子们过他们自己的生活去。”

王妈妈脉脉含情地看着何建设,轻轻地点了点头。王妈妈敞开了怀抱迎接新生活,她顾不上考虑自己要和何建设结婚的消息会带给儿子什么样的感受。

王晓川牵着林苗苗的手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他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起,他却浑然不觉。

“苗苗,这是你的鲜榨果汁。以后不能再喝咖啡,对胎儿发育不好。我是医生知道你该吃什么,要多吃水果、蔬菜,瘦肉等干净健康的食物。”

“老公,你是胸外科医生。我需要妇产科医生的指导。”林苗苗看着老公的眼睛微笑着说。

“大致相通。”王晓川呵呵笑着说。

当林苗苗怀孕的问题落到现实生活中以后,王晓川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接到了王妈妈的电话,下午四点五十到机场,问他方不方便接她。

下午五点一刻钟的时候,王妈妈挽着何建设的胳膊出现在王晓川和林苗苗的面前。

“建设,我儿子晓川,儿媳妇苗苗。晓川、苗苗,我未婚夫何建设。”王妈妈大大方方地做了介绍。

王晓川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妈妈,林苗苗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胳膊,他才伸出手握住了何建设的手,微微一笑,点点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清纯可人的林苗苗是“拆二代”,她家三层小楼被开发商拆了,赔给她家10套房子。林妈妈说:“苗啊,妈就你一个孩子...
    疏影梅花阅读 1,274评论 23 33
  • 家是港湾,爱是退路 ——读《为何家会伤人》小记 【作者简介】 《为何家会伤人》作者:武志红 。一个...
    秋牛阅读 1,492评论 2 2
  • 不经意间,书已翻到末尾,“家是港湾,爱是退路。”作者用一句有哲理的话再一次警醒世人。 读完整本书,虽然为文中那些荒...
    Sunshine_snail阅读 189评论 1 2
  • 眉毛在相学里代表身体的肝胆,肝主怒,所以眉毛长得不好的人性格粗鲁易怒,情绪不是很稳定,人缘极差,一生都多败少成,坎...
    非凡大师阅读 256评论 0 0
  • 文/清一若水 就这样简简单单,在四季的回眸里看到你的微笑,从此,记忆定格在欢乐的岁月; 就这样平平淡淡,在欢乐的岁...
    清一若水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