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瞬时花开(76)近在咫尺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75)毕业晚会

一月的第二个星期,曾奇崴再次出现在母校校园里。思嘉惊讶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我放寒假了。”

“这么早?”

“我提前写好了所有的学期论文,然后昨天下午考完最后一场期末考试,晚上我就坐车回来了。”

“我们毕业班还有两周才放寒假呢!而且放假之前还有一次月考。”

“我每天陪你复习,给你辅导功课!”曾奇崴兴冲冲地说。

从这天开始,连续两个星期,曾奇崴每天上午放学时间在校门口的书店里等候,待思嘉下课出来,便陪她一起吃午饭,然后再去她租住的小屋帮她辅导功课。

曾奇崴难以忘怀第一次跟随思嘉去她住处时的情景。那是他自从有了性别意识以后,首次进入一个女孩的房间,一个对他来说充满神秘的未知世界。那感觉难以形容:兴奋,新奇,激动,害羞,还有一股心里痒痒的躁热,令他在大冬天里,即使进门就脱了外套,也悄然沁出薄薄一身暖汗。

思嘉的房间不大,一进门,正对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长方形的书桌,靠窗摆放,杏黄色的印花窗帘挽起在窗户两边。书桌一旁,靠墙的位置是一张单人床,浅粉色的床单铺满淡紫色丁香花的图案。房间虽然没有精心布置,但却有一种淡淡的芳香,和与男生宿舍迥然不同的气息。这种气息很微妙,通过鼻粘膜一直作用到大脑里的某根神经,令曾奇崴在这个房间里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好像稍一莽撞就会打破这房间里美妙的氛围。这香味是什么?女孩的体香?思嘉身上散发出的特有的味道?……曾奇崴不敢再臆想下去。

曾奇崴站在房间里,腼腆地四处张望时,思嘉径直走到书桌前,放下书包,拿起遥控器打开空调,接着又从书包里取出曾奇崴在N市买给她的礼物,拆开来,是一只色彩斑斓的水晶球。思嘉迟疑了一下——水晶的质地令她想起被自己锁进抽屉的那枚“解心之匙”——顺手将水晶球摆放在书桌上。曾奇崴在一旁看到思嘉的动作,见她把水晶球放在显眼的位置,每天做功课时都能看到,心里很高兴,觉得不枉他花了一下午时间逛街选礼物的辛苦。

思嘉将两把椅子并排摆放在书桌前,自己坐在靠床的那把椅子上,示意曾奇崴坐另一把椅子。曾奇崴坐下来,觉得有些局促,前面是书桌,右边是思嘉,两把椅子间距离不足一尺。他规规矩矩地端坐着,身体好像固定住一样,生怕稍微动一下就会越轨。房间的门紧闭着,午间静得出奇,屋子里只有空调运行的呼呼的风声。思嘉打开数学辅导书,开始向曾奇崴请教不懂的习题。曾奇崴俯身看题,上身前倾着离思嘉更近了,两个人几乎是肩并着肩凑在一起。在这个角度,曾奇崴看得清思嘉脸上细细的绒毛,还有她那根根分明、浓密俏丽的睫毛,随着眼睛的动作一眨一眨,像鸟儿翩飞的翅膀一样伶俐敏捷。视线稍稍放远一些,又看到了思嘉身后充满少女气息的单人床。他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咚咚咚响个不停。距离思嘉较近的右手不知该往哪里安放,幸好瞥见桌上有一支笔,他便抓起来握在手里。他逐字念了一遍题干,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始为思嘉讲解。思嘉似乎对他的紧张情绪毫无觉察,她的大眼睛是那么专注,一会儿望着他,一会儿望着书上的习题。讲到重点的地方,曾奇崴侧一侧头,正面望向思嘉,看到她的瞳孔里映出自己的脸孔,内心里暗叫惊奇。为了避免分心,他赶紧将两眼正对着书本,不敢再侧过脸去,如此近距离地直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空调的暖风从上方斜吹下来,扫在头发上,又扫在脸上,吹得他又热又痒,头脑有些发晕。

学完一道题,思嘉觉得房间里暖和了,便脱去羽绒服,露出里面米白色的羊毛衫。曾奇崴的眼睛虽然还盯着书本,不料思嘉很自然地用右手托住一边脸颊,右肘撑在书桌上,她的整个上半身都落进曾奇崴的视线。随着思嘉一呼一吸,羊毛衫柔软的质地显露出她胸部的曲线,一起一伏,调动着曾奇崴双眼所有的余光。这种前所未有的经历对于他来说太刺激了!曾奇崴口干舌燥,前额冒汗,连呼吸都窘迫起来。他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你现在的任务是给她讲题,一定要稳住!不能胡思乱想!绝对不可以!

曾奇崴强压住心中的躁动,调整思绪,尽量将注意力集中在数学题上。幸好数学向来是他的强项,思嘉眼中的难题对他来说不在话下,即使心有旁骛也不至于出差错。他用意志力控制着自己,一道道题给思嘉详细讲解,就这样过了约摸半个小时,短暂而又漫长、煎熬而又美好的半个小时。第一次在一个女孩的房间里,与她呼吸相闻、触手可及地独处了半个小时,对于曾奇崴来说,这是终生难忘、紧张刺激的半个小时,就连高考时的紧张都不可与之同日而语。

思嘉觉得口渴了,起身去倒水喝,顺便也给曾奇崴倒了一杯。

看到思嘉走远了一些,曾奇崴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下来,他将右手始终握着的笔放下来,迅速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发僵的身体略微舒展。

“谢谢。”曾奇崴接过思嘉递来的水杯,冲她笑了一下。他实在是渴了,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而后双手握住玻璃杯,手腕搁在桌上,有点愣神。似乎讲完数学题,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

“你认识许筱婷吗?”思嘉坐在床沿上,一边喝水一边问。

“认识啊。你们这一级的成绩很好的女孩子,听说每次都拿第一。”

“许筱婷高一就喜欢你。”思嘉一边说,一边观察曾奇崴的表情。

“哦?”曾奇崴笑了笑,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对了,你和她关系不错?我好像看到过你们俩在一起。”

“我跟她玩得很好。”思嘉说,又好奇地问,“那你对她什么感觉?”

“一直当她是小学妹。我们初中就在一个学校。记得有一次帮老师批改考卷,刚巧碰见她去办公室问问题。我本来在低头看试卷,一抬头忽然发现面前多了个小女孩,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咦,这个小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天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瘦瘦的,感觉是挺娇小文静的一个女孩子。”

“你记得这么清楚?”思嘉笑道。

“远远不如第一次见你记得清楚。”曾奇崴微笑着摇摇头,直视着思嘉的眼睛,“许筱婷是那种,看过一眼,以后在人群里还能认出来的女孩子;而你,你是那种,看过一眼,就会一直在心里想着,再也忘不掉的女孩子。”

“是吗?”思嘉若有若无地笑了笑。

“我一直记得那天,那是高一新生入校的第一天,你抱着一大摞教科书,就在我们班教室门口。书洒了一地,有一本刚好在我脚下,我帮你捡起来,才看到你的正面。那时候你的头发比现在短很多,呵呵,跟我现在的头发长度差不多。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女孩好可爱!但是我还没来得及认识你,你就跑掉了。而且你好像很神奇地从我眼前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很久都没有再见到你。我还觉得奇怪:怎么在同一所学校,同一座教学楼里面出出进进,为什么就没有再遇到你呢?我甚至想到,会不会是你转学了?

“你知道吗?第二次看见你的时候,我真是又惊又喜!”曾奇崴接着回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大雪,你穿着一件亮紫色的长款羽绒服,站在教学楼的门厅走廊上往外面看。你的个子长高了,头发也长长了,看上去跟以前很不一样,但是我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你。你变得更漂亮了,当时我就想到一句诗‘有女初长成’。我还想着:这一次,不能再让她跑丢了!不过那个时候,你已经有很多人追了。”

思嘉抿嘴一笑,脑海中不由得想到秦宇,继而走了神,想到秦宇如何追求她,又想到两个人现在的僵局,还有现在曾奇崴追求她,秦宇知道吗?一定知道的,上次国庆假期曾奇崴送给她红玫瑰,全班同学都看到了,秦宇不可能不知道。他有没有因此吃醋?这次曾奇崴提前放寒假回来找她,不知道秦宇会有什么反应?……思嘉越想越多,曾奇崴接着再说什么,她也没有听进去。

“……所以,”曾奇崴加强了语气,“上了大学以后,我给自己定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追到你。”

“可是我现在不想恋爱。”忽而听到这句话,思嘉回过神来,打了个激灵,立刻表明态度。

“我知道。等你上了大学,好吗?”曾奇崴柔声说。

思嘉不置可否。对于筱婷喜欢过的男生,她还真有点好奇呢。虽然她并没有什么意愿跟曾奇崴发展成男女朋友,不过曾奇崴的聪明、热情、乐观、自信,都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知道筱婷现在还喜欢他吗?不过显而易见,曾奇崴现在可一心都在她思嘉身上呢。

下一章:[校园]瞬时花开(77)狭路相逢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