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我活得像个笑话


公公去世前,说把价值两千万元的房子留给我们,为了这个承诺,我一个985的高材生,活成了全职保姆,而婆婆去世后,我才明白,原来,在别人眼里,我是小丑一样的存在。

我叫王敏,今年三十八岁,毕业于一所985高校,曾在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做总监。

十年前跟我老公结婚,因为婆家的房子比较大,就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平时大姑姐也不经常回来,我每月按时交生活费,公婆负责烧饭带娃,我们安心工作,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

有次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就聊起了房子,公公脱口而出,说他们死后,房子要留给我们。

我倒一直没想过房子谁继承的问题,不过公公这么一说,我心里还是很高兴,毕竟,房子是不小的财产,按现在的房价估计差不多有两千多万。

“谢谢爸妈,我们会好好孝敬您二老的。”房子是人生的大事,有公公的承诺,我的心里踏实了不少。

而不久,家里就出现了变故。

公公因为脑出血,变成了植物人,喂饭,翻身,按摩需要一天24小时身边不离人。

在公公出院之后,我们就请了一个护工,可婆婆非常挑剔,没过三天就把保姆骂跑了,还对我们哭诉,把这么大的房子都留给了你们,可连个伺候你爸的人都找不到。

老公和我都明白,婆婆是想让我辞职伺候公公。可我事业正在上升期,不能丢了工作。还是请护工好一些,拿出这点钱比我一年损失三十万强。

接下来又请了几个护工,婆婆还是不满意,几天就把人气跑,后来,家政公司都不给介绍了。无奈,我忍痛辞了职。

我离职以后,照顾公公吃喝拉撒的工作都落在我头上,婆婆做起了甩手大掌柜,她说,她又不工作,在家就做这么点事,还需要人帮忙吗。

难道是我没工作吗?她的话太让人伤心了。老公安慰说:“忍忍吧!医生不是说爸爸这种情况最多熬不过两年吗,两年而已,相想这座房子,你就不委屈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忍。公公果然没到两年就去世了,当我利用过去的资源四处找工作时,婆婆又出事了。

她一个人在家时,踩着凳子拿东西,头一晕,摔了下来,腰椎骨折,又瘫在了床上。

这次,是大姑姐跳出来,坚决反对请护工,理由是不放心,说网上曝光护工虐待病人的事情太多了,怕护工虐待她母亲,必须由我来伺候婆婆。

大姑姐不仅不照顾她母亲,反而理直气壮地要求我,不就是因为这所房子吗?我不要还不行吗?

老公再一次劝我,不要义气用事,这所房子不是值十万八万,而是几千万,就我们俩一起打拼,要想买这么大房子十年不吃不喝我们也买不了。

老公的话打动了我,我们就是年挣百万,不吃不喝也要二十年,最终事情还是以我的妥协结束。

婆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年,三千多个日夜,我都不知自己怎么熬过来的,办完婆婆的后事,我心里却空落落的,不知是为解脱,还是对明天的恐惧,我已经与社会脱轨十年,还能重新开始吗?

哪知,婆婆下葬第二天,大姑姐就把一份公证书拍到我面前,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房子在婆婆去世后,由老公和他姐两个人共同继承。

我就质问大姑姐,公公不是说好房子我们家继承吗?

“你继承,同样是爸妈的子女,凭什么你一个人独吞。”

“伺候你爸妈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你是这家的儿媳,伺候老人天经地义,跟遗产无关。”人到了不要脸时,什么话都说的出。

她厚颜无耻的嘴脸气得我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我咽不下这口气,在别人眼里我就像个小丑一样,被人耍了这么多年,我还有希望拿回房子吗?

这不是典型的人善被吗?他们用房子做钓饵,毁了我的前半生,人生有几个十年,且是最容易出成绩的十年,被他们葬送了。

做人还是要理智一些,不能给那些打亲情牌的人,留下算计自己的机会。这种伤害,比钝刀割肉还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