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世事纷纷惹人恼

    《叶问》系列电影只是电影,不是传记。电影的虚构和历史的真相之间,往往有着巨大的鸿沟。编剧或者导演,创造了电影中的故事与形象,夹杂着他们对历史、对世界的眼光。

     电影中的叶问,形象是饱满的,先是身负国仇家恨,打日本鬼子(第一部);然后为国术正名、民族气节计,打洋鬼子(第二部);最后还要对抗腐败的港英殖民政府,打二鬼子(第三部)。除了外患不止,还有内斗,一拨武林高手不是挑场子,就是讲规矩,最后还要争一个“正宗”。还好叶问有贤妻佳子相伴,有一拨徒弟追随。

     就《叶问》系列而言,从第一部到第三部,调子或者说立意逐渐降低,温情或者情怀不断增加。到了《叶问3》,叶问拢共就干了两件事,一个是成为志愿巡逻员,在警察叔叔不给力时,帮助小学校不被黑恶势力吃掉,为的是给孩子“做个榜样”,希望他们有光明的未来;一个是老婆病了,意识到最宝贵的还是身边的亲人,就放下所有武林中的名利是非,陪媳妇走完最后一段路。

     三部电影中,我以为《叶问3》最赞。武打动作不消说,八爷指导,甄子丹、张晋倾情出演,最后的咏春同门对决,八斩刀、六点半棍、标指等咏春的一些不传之秘一一呈现,精彩纷呈;文戏中,熊黛林把生命最后一段的震惊、痛苦、眷恋、坦然都表现出来了,戏比前两部多,幸好她也撑住了,而甄子丹除了发型软趴趴,对谭耀文的一跪和挨熊黛林一巴掌之后的歉疚表现的也可圈可点,总的来说情感表达还算丰满;最赞的要数配乐了,自然、妥帖,以病房那几段最为让人入戏。最后还要说到编剧,在《叶问3》中,编剧终于不贩卖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情怀了,开始关注孩子、妻子,还有家庭关系了,这也符合叶问人到中年的思想变化,比较妥。赞了一圈,应当说这是一部好看的电影。

      一代宗师叶问经历了战乱、困苦,最后于咏春中找到慰藉,在亲情里找到安然——这些编剧、导演力图呈现的部分,恰恰又让人——了解过叶问、咏春、李小龙等杂七杂八的故事的人,比如说我——感到一种理想与现实的离析。这种差异会让人忍不住想,哪怕你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哪怕你武术通神、声名威赫,死后仍然摆不脱被人肆意打扮!

      叶问没“一个打十个”地干过日本鬼子,也没在华洋擂台上一展雄风地打洋鬼子,更没在小学校前当过“保安”,揍那些小流氓们——在那个年代,武术家们重脸面的程度不亚于现在一些人不要脸的程度——不可能有哪个武术名家会如此自降身价。不仅如此,张永成在1951年从香港返回佛山后,中英政府同时关闭了来往通道,直到张1960年去世,叶张二人再也没有见过。你看,这就是历史的真相。或许有些故事我们也不得而知,但就眼下电影里拍的故事,则可以说是导演、编剧、咏春后人乃至于资本力量的合谋。

      坊间传言,在香港开宗立派的武术流派的拳师众多,唯叶问可称宗师——这话在我看来,虽叶问当之无愧,但也离不开后人,尤其是有出息的后辈们将咏春发扬光大之功。他的徒弟李小龙名扬世界,徒孙梁挺从1970年代就开馆授学,几十年间组建国际咏春总会,把咏春开遍几十个国家,声势逼人。拍摄一代宗师叶问,——哪怕叶问的儿子叶准知道剧情离奇,哪怕叶准与梁挺争执孰为正宗——在这一点上也是一致的,对于能够扩大咏春影响力的事情,都是来者不拒。

      而眼下比剧情更吸引眼球的,怕是《叶问3》票房作假的新闻,放眼望去,乱哄哄一片。在商业时代里,虽然知道一部电影的宣传、炒作,乃至现在流行的“证券化”不可避免,还是未免有些不是味儿。

     《叶问》系列电影,从观赏的角度讲,都可以算作是好电影了。说起来,观众看得爽,咏春被发扬,资本有利赚——各方皆有所得,算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唯有偶尔会想一想,倘若叶问老先生能看到自己的传记电影,该作何感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