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都说,上个楼梯应如登山,这地方的八盘山有幸去过,只不过坐人家的车,就当没去过的一样,今日才登楼梯,不为记忆当日如步行的感觉,不为登山之后的豁然开朗之态,也不为登心,放下一切的一路虔诚,只为上一座叫心的高峰,用心感受登山的快乐,感受生命。上楼适度地充实,下楼容易地如有所失,青春输地起却玩不起,放不下,也不能放下的感觉也大概如此吧。生命以感觉获得存在的依据,我也不允许消逝地不见踪迹,就算“孤舟蓑笠翁”,就算“独钓寒江雪”,我寻觅的是命的,呼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