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10万强行逼迫美女,出卖女儿欺骗屌丝,不料引来杀身之祸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故事纯属虚构)

潘小花朝他眨了眨眼睛,道,“大叔?这个……她是你女儿?”

“呸,毛头小子,竟敢做出犯法的事情,信不信我把你交给公安?”光头威胁道。

潘小花笑了笑,站起来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怎么可能嘛,刚刚明明是她说一百块一次的,你看,我钱都给了。”

“混蛋,告诉你,今天如果不赔偿,别想从这个地方走出去,还有这个……”光头将手中的手机晃了晃,道,“小子,你犯罪的证据可都在我手上,识相的就乖乖地。”

“呃。”潘小花摸摸鼻尖儿,“我好像中了圈套了。”

那光头冷笑一声,“怎么?还不算笨嘛,我告诉你,我在这边公安是有人的,你要是不乖乖的,我就搞死你,你信不信。”

潘小花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大叔,你看我像有钱人吗?”

“嘿嘿,你当然不是有钱人,但是你那蛇皮袋里面,可是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光头眼里冒光,盯着那蛇皮袋。

“呃,原来还是个识货的人啊。”潘小花摸摸鼻子,笑道,“那你想要多少?”

“多少?怎么,你还想拿走啊,告诉你,东西都是我的。”

“阿爸……可是他……他没钱啊,要不留一点给他……”一旁那小美女小声道。

光头一听,顿时大怒,“啪”的一声,一巴掌甩在了小美女的脸上,小美女的脸上顿时显出五道印子来。

潘小花一怔,看了小美女一眼,又看了看这个光头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小妹妹,你真是个好人啊,只可惜,却有一个混账父亲。”潘小花无奈的摇头。

“小混蛋说什么呢?小福,你去把袋子给我拿过来。”光头指着那二十来岁的男子道。

那男子敢怒不敢言啊,一脸不情愿的走了过来,一伸手将袋子拿在手里。

“慢着,你们当我是好欺负的啊。”潘小花冷哼一声,转头笑嘻嘻的看了那小美女一眼,道,“小妹妹,我知道你是被逼的,我帮你教训一下这家伙。”

那光头一听,大怒,一个跨步走过来,对这潘小花的脸一巴掌甩了下来。

“啪……”

一声脆响,小美女愣住了,叫小福的男子愣住了,那光头整个人在原地转了一圈,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他的手还举起来,但是他自己的脸颊却肿的老高。

对面的潘小花捏紧右手,一脸的疼痛状,“奶奶的,用力过猛,手都给震得疼了。”

“你,你这个小混蛋。”光头捂着自己的脸大叫。

结果刚叫出口,潘小花猛的跃起,飞起一脚,“咚”的一下踹上了光头的胸膛,甚至隐约听到了一声骨裂。

而那光头的脸色在刹那间就红了,随后大声惨叫起来。

一旁的小福和那小美女都吓傻了,愣愣的看着大展神威的潘小花,眼神渐渐变得惊恐起来。

“奶奶的,敢威胁小爷,也不打听打听,小爷的名号。”潘小花一边踹,一边怒骂,那一脚一脚下去可绝不留情。

当然,如果一个名医此刻将光头的伤验上一遍,立马就会对下手这个人佩服我五体投地——这一脚一脚看似极重,其实并没有伤筋动骨,顶多在床上趟个十天半个月的,对身体伤害不大,只是那被踹的地方,痛楚可比一般打架还要痛上好几倍。

光头此刻是欲哭无泪啊——你说老子第一眼看到你,穿的破破烂烂,一副渔民派头,年纪又不大,更不可能是长海市的人,分明就是乡下来的乡巴佬,哪里能有什么名头嘛。

“你……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小美女瞪着眼睛,潘小花快打完了,她才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跑上来,拉着潘小花的手臂,道,“不要打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爸,你别打了。”

“呃,好吧,反正我也累了。”

潘小花一脚踹过去,将这光头的手臂骨头踹的裂了缝,才收了脚,然后转头看着这小美女,笑着道,“小妹妹你不要我打,我就不打了,不过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别干的好,万一那一次他来不及进来,你可就完了。”

小美女一听,脸更是红的可怕——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古代女子,当然明白潘小花的意思。

“啊?”小美女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哥哥揍人,居然还是为了自己。

潘小花看小美女愣愣的表情,突然怜心大起,猛的低头,迅捷无比的亲上了小美女的嘴唇,随后一触即分。

小美女图遭袭击,“啊”的惊叫一声,往后跳了一下,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潘小花。

潘小花则哈哈一笑,道,“烂摊子你们收拾吧,我可就先走了,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说不定咱们还会再见面。”

“我……我叫林小雨。”小美女是个不会拒绝人的人,心地善良的可怕。

潘小花呵呵一笑,然后背起那破烂的蛇皮袋,离开了客舱。

至于那光头的手机,他才懒得去动,那种破手机,他一眼就瞧见是假的,还想骗他?

下了船,上了岸,潘小花看着这张老头子交给他的皱巴巴的卫生纸,脸皮子一阵抽搐。

“这个老家伙,居然把地址写到卫生纸上,太随便啦。”

潘小花撇着嘴,一阵阵的翻白眼,虽然卫生纸上的字迹磨掉了一些,不过还是能看到长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阮凝心这几个字的;至于电话,这老家伙写的时候估计自己都没记住,就写了十位数,还磨掉了一位。

“算了,反正我也没有手机,直接去得了。”

打的?没钱——刚刚走得急,那一百块钱忘拿了。

没办法,只好走路了,好在咱们的小花同志长得帅气可爱,一路上问大妈大姐,倒是马上得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的具体方位,于是,潘小花拎着个蛇皮袋,顺着马路就过来了。

到了医院,潘小花却傻眼了,敢情今天周末啊,医院里人山人海的,就是想找个人问一下都找不到。

好不容易挨到了人少,都已经快晚上了,潘小花的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护士姐姐,现在闲了么?请问下,阮凝心阮医生在那边?”潘小花第八次询问了。

不过这个满脸痘子的女护士明显内分泌失调,大姨妈综合症正旺盛,一看这个一身破烂的家伙走过来,不耐烦的挥着手道,“走开啊乡巴佬,这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潘小花一瞪眼,骂道,“靠,肯定是大姨妈来了,脾气这么暴躁。”

“你说什么?”痘子女护士耳朵倒是挺尖,一下子听到了,发飙道。

潘小花刚想回嘴,突然看到旁边一个年轻的护士朝他招手。

这护士年纪不大,估摸着应该是刚刚卫校毕业。

“小姐姐,找我有啥事啊?”潘小花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护士脸一红,道,“你找阮凝心医生嘛,我带你去吧。”

“哦?你知道啊,太好了。”潘小花兴奋起来。

他到现在都还饿着肚子呢,估摸着找到这位老头子口中的“学生”,还能求个三餐,说不定还能混个住的地方,当下也顾不上瞪眼看美女了,连忙跟着小护士往三楼走了过去。

“就在尽头的那间办公室,我还有事,你自己过去吧。”小护士笑道。

“谢谢小姐姐。”潘小花嘴甜的好似抹了蜜,听得这个不知名姓的小护士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目送美女小护士离开,潘小花快步走了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好似一个女人压抑自己的痛苦而发出的闷哼声。

潘小花一怔,旋即眼睛一亮,将耳朵贴了上去,暗想,“不会是在玩办公室干什么吧。”

哪知道潘小花的耳朵刚贴上去,那门居然应声而开——办公室门居然没锁上?

潘小花愕然,随即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开,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女医生的身材很好,虽然白大褂有所遮挡,但依然掩饰不住她的好身材。

最关键的是潘小花看见美女医生居然将白大褂外套给脱了,随后露出了里面贴身的小衣,在灯光映衬之下的朦胧美感看的潘小花目瞪口呆。

女医生已经将外套给脱了下来,贴身的小衣根本掩饰不住内里风光;好在这段时间很短,很快女医生就将黑色的外套披上去,遮掩住了风光,潘小花也不由的松了口气。

正当潘小花以为就此完事儿的时候,女医生又脱了裤子……

潘小花的鼻血差点儿流出来,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换了衣服难道不换裤子?没这个道理啊。

潘小花瞪大了眼睛,准备欣赏这美妙的风景,但就在此刻,得意忘形的潘小花下意识触动了房门,就听“吱呀”一声,房门的响声在寂静的夜晚异常清晰。

美女医生吓了一跳,猛的转过头,顿时就看到一个穿着破旧衣服,提着一个蛇皮袋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两只眼睛凸起,嘴巴张大,口水居然都出来了。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叫之后,阮凝心师姐慌里慌张的站起来,但是刚刚穿到脚腕上的裤子扯住了她的双脚,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一个后仰倒了过去。

她的后面可是床沿啊,这要是撞到脑袋那问题就严重了。

当即,潘小花没有丝毫犹豫,一纵身扑到她的前面,反手一捞,一把抱住了阮凝心柔软滑嫩的小蛮腰之后;刚要挺身,突然,阮凝心慌乱之中拉住了他的衣角,猛的一扯,潘小花顿时脚下一滑,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

好在关键时刻潘小花腰身一拧,硬是将阮凝心翻转回来,他自己则出现在阮凝心的身下,结结实实撞上了地板。

“咚……”

潘小花脑袋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好大一声闷响,顿时震得脑袋晕晕乎乎的。

而与此同时,阮凝心也同时狠狠的撞在了潘小花的身上,而且偏巧不巧,她的嘴巴也撞在了潘小花的脸上,虽然没有亲到潘小花的嘴唇,但是也亲到脸上了。

阮凝心足足愣了两秒,下一刻,骤然惊叫一声,猛的从潘小花的腰上爬起来,低头一看,羞得几乎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风光太过无限了啊。

潘小花晃晃脑袋,抬起头,正好看到这样的情况,脑子一瞬间就好似充血了一般,脸憋得通红。

“你……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阮凝心慌乱的反应过来,连忙将裤子拉上,扣上被自己解开的皮带,慌乱的蜷缩到了床上,用白大褂将自己紧紧的裹在里面,惊恐的望着潘小花。

潘小花一个激灵,慌忙站起来,摆着手道,“我是,呃,我是来投靠你的,就是四海水那老头子你知道吧,咱们也算是师姐弟呢……”

潘小花脸色通红,神色尴尬。

好在女医师听到四海水这三个字,愣了一下,愕然道,“你是……他的徒弟?”

“嘿嘿……”潘小花尴尬的笑笑,“是啊,师姐……”

“先别忙……”阮凝心连忙摆手,“别叫我师姐,你说你来投奔我?”

“是啊。”潘小花很认真道。

虽然知道了这个登徒子的身份,可她和四海水那老头子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是那个老家伙见她漂亮,死乞白赖的要收她做女徒弟,事实上阮凝心根本就没答应,怎么这会儿他的徒弟倒找上门来了?而且还……糟糕透顶

想到刚刚的事情,阮凝心的脸一红,然后瞬间变黑,盯着潘小花,道,“你走吧,我根本就不是那老色狼的徒弟,更不是你师姐。”

“啊?”潘小花猛一抬头,惊愕道,“怎么可能?那老头子分明说你是我师姐啊……”

“我说了不是。”阮凝心怒了,她喘着粗气。

刚刚阮凝心换衣服的时候只是简单裹了一下胸口,甚至都来不及扣上扣子,一下子把想说话的潘小花给吸引了过去,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瞅着,再也移不开了。

“可是,师姐……我是过来投靠你的啊,你要是赶我走,我怎么办呀。”潘小花一脸哀求。

“我管你怎么办,我跟那个老色狼没有关系,你这个小色狼也赶紧给我离开。”

正在此刻,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个女护士,大叫道,“阮医生,赶紧跟我走,有个急诊,那边搞不定,小刘让我过来叫你……呃……”

女护士冲的飞快,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阮凝心阮医生面色潮红,衣服乱糟糟的;而对面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年轻男子正贼兮兮的盯着阮医生,脸上一副哀求的摸样,看样子就好像欲求不满似地。

口中还喊着,“别啊,你要是赶我走,我怎么办啊……”

女护士神色之间变得古怪起来,“听这话——莫非阮医生还有个乡巴佬男朋友?”

阮凝心骤然看到这位女护士冲了进来,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随后看着自己衣衫不整的摸样,脸色更是一片寒霜,怒道,“你给我滚蛋,我有事情,没工夫理你。”

“唉,不能啊,你要是不管我,我就只能露宿街头了……”潘小花苦苦哀求。

女护士的脸色古怪的很,神色之间尴尬异常——“莫非他们同居了?”

好在阮凝心医德很好,听闻有急诊,将潘小花踹出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小护士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潘小花咬咬牙,骂了句,“奶奶的,这老头子不会是耍我吧,要不然就是师姐怕丢面子,不认我这个师弟……”

潘小花自语了片刻,看着阮凝心急匆匆走了,连忙提了蛇皮袋,追了上来。

病房之中,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子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通红一片,高烧不退,他身边的一个穿着工人服装的女人都急的哭了起来,正跪在一个年轻医生的面前苦苦哀求。

“医生,救救我的儿子吧,求求你了……”

那年轻医生有些慌张,搀扶住那女人,“这位大姐你赶紧起来,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的,请你不要妨碍我们啊。”

没多久,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眉头皱了皱,走到那年轻医生的身边问,“小刘,她医药费还没交吧,没交钱你就敢让他们进来?”

“可是吴主任,小孩发高烧,救人要紧啊。”那叫小刘的医生焦急道。

“哼,这是医院的规定,你也知道,很多病人看了病没钱交医药费,那医院的损失多大啊。”吴伟明冷哼一声,虽然他这声音不大,但是病房里面的医生护士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吴主任,这话未免太狠了吧,那我就先垫上吧。”阮凝心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吴主任的话,厌恶的说了一句。

“哎呀,原来是凝心啊,呵呵,怎么能让你垫钱呢?没关系,等晚点在缴费也没事。”吴伟明一见阮凝心,立马笑道,那一双贼眼上下左右的将阮凝心看了个遍。

阮凝心理都没理他,快步走到病床前面,低头仔细的观察小孩子的病情。

潘小花跟在后面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一个胖子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漂亮师姐,心里面顿时不舒服起来。

不过这会儿所有人的目标都在小孩子和阮凝心的身上,倒也没注意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阮凝心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那小刘医生,“你给他做过物理降温了吗?”

“做了,但是没用。”小刘医生的额头满是汗,“我给他用了五毫升青霉素,用酒精擦身做物理降温,但是都没用,他的身体依然很烫。”

阮凝心一边听,一边翻了翻小孩子的眼皮,然后用听诊器仔细的听了听小孩子的心脏,仍然眉头紧锁。

“奇怪,他的身体症状很正常,除了心跳过快,并没有其他的病症。”阮凝心自语道,虽然高烧是常见的病,但是这种奇怪的“高烧”却是头一次见。

(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内容未完结!)

↓↓↓

阅读全文

温馨小提示​:喜欢的朋友点击上面的阅读全文字样就可以看后续内容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958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79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792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409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2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74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43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70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99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35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7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39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8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6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94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45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几天看到孩子,因为父母的教育出了很多任性的问题,面对父母,我没办法指责什么,毕竟他们是帮着我的,可是老一辈无知的...
    sunnylo阅读 161评论 0 1
  • 校团委大学生记者团——焦天翼 谁的青春没有迷茫,谁的青春不存在痛苦?《挪威的森林》给予了大家应对青春问题的一种答...
    YuukiRito阅读 369评论 0 0
  • 周末,主旋律,带孩子。 过着一地鸡毛的生活,大的吵小的闹,天天享受这备受摧残的日子。一周两天。周而复始。 却在这简...
    小猪天堂阅读 22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