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长眠》:死亡和生存一样有重量

瘫痪的拉蒙

每当谈起死亡,大家都会下意识逃避或者沉默,找子虚乌有的谎言敷衍。

对于每个人来说,死亡是生命的消逝,是人生的终点,是路的尽头。它过於沉重,让大家无法侃侃而谈。但在各类影视、文学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死亡的出镜率极其之高,它甚至能撼动观众读者的感情,让观众读者伤心欲绝、下意识的参与进这场由作者编织世界中。

在《深海长眠》中,死亡这一议题不再是简单利用死亡去推动故事发展,而是对死亡本身进行一场富有哲理的思辨。

当我瘫痪,在一切都好的情况下,我要积极活着吗?活着和死亡不是一样吗?我失去了自由,一心求死,却从来没有失去希望。影片中,主人公拉蒙是一个瘫痪了快三十年的患者,他的世界是一张床,人与人的五厘米于他而言如同天涯海角,他永远无法忽视。他寻求政府的安乐死,这样违背人道主义的事情政府一直不予受理,他只能从其他渠道寻求帮助。

一位残疾的女律师接下了这个案子。同样有着身体缺陷的女律师在最开始的接近和了解,到最后深深被拉蒙的精神世界打动想要与他共赴黄泉。没想到,在约定日子的那天她才了解自己对死的恐惧,她无法抛开一切的去死,哪怕是爱情也不行。

另一位出现在拉蒙身边的女人,从最开始评判和劝慰到最后同样是深深爱上了拉蒙,最终,在她的帮助下,拉蒙终于得偿所愿的死去。

在整个拉蒙赴死之旅的路上,两个女性的出现是拉蒙最终坚决赴死的关键因素,可以说两位女性成了他赴死的理由。他尝到了世人对死的恐惧,尝到了爱情,尝到了他已然能够拥有的一切,在这一切之后,他就能进行一场有尊严的死亡仪式。这场死亡仪式,是拉蒙一场重生。


主角为何要死?

可能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认为是他的瘫痪导致他放弃了生的希望。或许在这瘫痪的三十年中,他不是一直这样的,他在生与死间犹豫、挣扎、徘徊到下定决心,这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或许最开始是因为身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而失去希望,可三十年的生活,让他看清了生与死的本质。因此,他在和任何一个试图劝慰他的人聊天时,总能感觉一股淡然,恬静,豁达。他虽然一心求死,但却依然幽默乐观,他想要死,但不妨碍他在活着时的态度。

在影片中,拉蒙总是卧在那扇窗前,他的一切似乎和窗外没有任何干系。当他在想象中从床上起来,往那扇窗跳下忽然翱翔于天际时,拉蒙的视线成为主观镜头,他越过山丘、森林,草丛,来到那一片海。海在这部电影中,隐喻着达蒙渴望的自由和快乐。他不停的回忆过去,和冰冷的现实交织着,缠绕着,这仿佛是一场梦的盛宴,他在想象中去感受,去拥有,去体会,他太明白生了,所以对死不是恐惧,和是和生一样的向往。

影片没有批判任何一个宗教,没有阐述任何一种思想,用拉蒙对生和死的态度来展现一种朦胧的生死思辨。许多文学作品都是在渴望生,而不是去描述死。死的主题相对于生来说,更加沉重,更加悲观,更加恐惧。谁愿意活着的时候去向往死呢?可死却是生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无法躲避的一个阶段。我们没办法预料,那就向死而生,和拉蒙一样,在每个无尽的黑夜里,他渴望着死,就像渴望着生一样,他目标坚定,对死的向往让他努力的、有希望的活着。生和死的界限在拉蒙身上仿佛变得模糊有清晰了,这就如同一个人,忽然有了目标一样,只不过他的目标是死,是有尊严的死去。

他的经历让他和他身边的人承担太多,死的解脱恰好是另外一种生,这样的二元对立使得整部片子的哲思变得丰富且深刻起来。我们在生的时候要面对死,为什么不坦然的将死看做和生一样,既要有尊严的活着,也要有尊严,有意义的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