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北上广”的你,可曾后悔?

字数 2214阅读 51

关于“北上广”的话题,似乎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从来没有间断过。从去年大火的“北上广不相信眼泪”到今年正在上映的“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可以说,“北上广”话题给电视剧创作提供了不少素材。这一次“北上广”想让我们相信爱情了。

嘴瘾心软、精打细算的现实主义者王茂,对上单蠢执拗、不重钱财的理想主义者黄依然,这段跨地域恋有点逗。耿直俏丽的恋父少女的小周,对上自带朋克气质的不靠谱大爷王金刚,这段忘年恋有点刺激。憨厚呆愣、不通情爱的大男孩大头,对上娴静温柔的离婚妈妈小于,这段姐弟恋有点治愈。阴阳怪气的娘娘腔东方柏,对上性感矜持的白骨精Maggie,这段gay蜜恋有点反差萌。


编剧费尽心思刻意安排了这几对年龄、社会地位、个人性格皆迥异的cp,想要通过他们的碰撞,用现实舆论下难以走到一起的爱情构建出一个个童话,从而服务于电视剧主题。但真正让我们这些白领感同深受的,还是以事业为主线的职场生活。

来北上广混迹的人都应该明白:生活压根不可能会如电视剧里面那样的多姿多彩,充满梦幻色彩。一个新的项目出来,必将牵动着相关部门全体员工的神经,漫长且紧凑的工作几乎占领我们生活的全部。好处大概就是,打电话定外卖,食物总能一份不错、准时准点地送达到每个人的手中。毕竟点过太多次,餐厅老板都对我们熟门熟路了。

无疑,办公室成为我们在这个城市的第二个“家”,吃喝拉撒所有需要在清醒状态下完成的活动,基本全在这里解决。至于在N环外租的房子,反而成了一个旅馆一样的存在。终于有一天,项目出了意料地提前完成了。

早做好加班准备的我们,如逢大赦,兴奋地地就差三呼万岁了!新来的实习生小李笑嘻嘻地提出下班约场酒以示庆祝。只是他话音刚落,原本热络的场面明显尴尬了许多。其实他没有说错什么,只是我们太久没有聚会,几乎忘记一起喝酒吃饭该是什么状态了。

我们每天都同时点外卖,似乎从三维空间角度来讲,大家也算是一同吃喝了,毕竟都是在同一屋檐下进行的。但认真说来,依旧是各自为阵,不通往来。点了那么长时间的外卖,也不知道彼此的饮食喜好,更别说了解彼此除了工作之外的近况了。

初入职场的小李还保留着大学时候的团队协作状态,对于他来说,和同僚一起吃个饭喝个酒,简直再寻常不过了。一时间,我有些触动。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想起了校园时光,反正事情的结局就是:除了个别身体不舒服的,基本都出席了庆功宴。

酒桌和办公桌从科目属性上来说,同属于桌案,但人身处上面的状态却是大相径庭。一坐下,酒菜一上,所有人都卸下了工作上的疲惫,聊得也不再是表格如何,数据如何,文案又如何了,而是渗透生活的其他层次,像朋友一样说说闹闹。

有些人喝酒容易上脸,有些人醉了容易变成话唠,小李正好两样都占全了。等围着桌子走了一圈,敬酒敬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喝了不少了,脸就红得跟朝霞映日一般,拉着我絮絮叨叨地就开始讲个没停。

我这才知道,小李来自贵州,高考的时候本来填的北京这边的院校,却不想分数不够落了档。大抵人们总是倾向于迷信:没有得到过的,总是最好的。大学毕业之后的小李义无反顾地来了北京。

如果把地域边界比作一层细胞膜,像小李这样的“阿飘”们就好比那水分子,自情自愿地通过自由扩散,进入到这些城市里面。尽管生活在“北上广”需要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和竞争压力,但每年仍旧有很多人络绎不绝地往这些地方涌入。

有人离开,就有人进入,“北上广”这座围城,困住了在里面苦自挣扎的幸存者,又吸引着在外面满怀憧憬的寻梦者。

我想起“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里面的张凯文,从一开始的本分忠义黑化成为懦弱小人。本以为在北京构筑爱巢就可以挽回家庭,他以为房子就是一切安全感的来源。可最后妻子还是出轨再嫁了,老母依旧无人照顾,独自飘荡的自己在北京居无定所,工作丢了还欠着一屁股房贷。


按正常的戏剧套路来看,反面角色大都是为了衬托主题的炮灰。出卖公司、背叛兄弟的张凯文,在被“大忽悠”萧然利用完之后会被一脚踢开,最后众叛亲离,成为最可悲的角色之一。至于槽点万千,自以为是到人神共愤的萧然,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无论他们结局如何,都是各自选择的道路,无所谓后不后悔。也许再给他们选择一次的机会,剧中的每个人仍旧会走当初的道路,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东方柏升任公司副总之后,王茂的形势岌岌可危。作为策划一的员工,在深知自己被东方柏恨上了的墙头草李大宝,一改抠门至极的习惯,破天荒答应请小周吃东西。烧烤摊上,平日里聊不上几句的两个人借着酒劲儿,第一次诚心实意地交流起来。

小周改变了对李大宝的偏见,第一次觉得这个人也还是讲义气,便和他说起了自己的事。而李大宝也因为了解到小周从小父母不在身边,小姑娘缺少安全感,开始理解她为什么老找大爷交往。两个人的距离因为一次偶然的下班约酒,拉近了不少,关系之间开始少了一些生硬的隔阂。小周不放弃追求王金刚,李大宝也不再泼她冷水,因为开始理解到对方的难处,因为开始接受对方选择的道路。


就如同小周捏着江小白酒瓶念出了那句台词:“每个人都在写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导演。”每个人所追求的道路都不相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因为所有的好与不好都是自己编写出的剧本,所以无论结局如何,我们甘之如饴。

留下的人并不一定生性坚强,可能只是憧憬得太过强烈,不得不逼迫自己一把。我们都是飘荡在不可知海面上的船舶,谁也没办法帮谁掌舵。我们能做的无非就是下班的时候约场酒,让彼此的心灵更为靠近。只有靠近了,才能更好地理解。理解你的飘荡无依,理解你的脆弱彷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前小李明明很爱。毛欣在爱的证据里找不爱的证据。后来小李明明没有爱。毛欣在不爱的证据里找爱的证据。 刚刚毛欣与她的...
  • 迷离的风景是一朵朵美妙的梦境。云慢吞吞的晃来晃去,风懒洋洋的摆弄裙摆。阳光也温柔地体贴在人的脸颊上。一切的人和物都...
  • 咳。。。讲句废话先 漫漫夏日 废妹不是吃喝拉撒 就是每天葛优瘫 推文也很久没发了 没有比废妹更颓废的存在了 再加上...
  • 第13天·21天OH卡美颜瘦身课 #玩卡不卡·每日一抽# 每一位都可以通过这张卡片觉察自己: 1、直觉他叫什么名字...
  • 女追男果真隔一层纱么? 在现实生活中 隔得大概是 一座冰山吧! 我虽然对《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持保留态度,但是,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