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安排

昨天下午我还在开会中,看到手机亮起,是清芳姐打来电话。心想肯定是急事,于是告诉她留言给我。她告知我:城市书房昨天开业,所以希望今天在那里搞点活动的郭馆长就发布了今天要搞读书会的消息,再与清芳姐核对发现时间有误(我们预计问下周才搞,问她怎么办,她问我怎么办?“看着办吧”,是我们的一致思路:正好做个我们的亲密和非暴力沟通之间的过渡。内容就随着框架去变,反正带一个活动还难不倒我们。

于是,会后,我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把近一个月前参加过的一个冥想活动的引导词从录音中翻成手稿,我的准备工作就算完成。

上午的活动从田老师带大家做互相介绍的分享开始(我去帮她接了两个问路电话);在她总结时我离座去接待刚刚到达的柳瑜;在她要接着过渡时郭馆长请她去接受记者的采访;于是活动就转到我来带领赏玫瑰花画玫瑰花的冥想、分享,这个环节将结束时,那个“几分钟”的采访才结束,田回来,我们一起带动大家分享、体会生活中的沟通模式,去改良不同的版本;田老师还给大家送表达爱语的小鱼纸。。。

一上午的活动,我的几个体验:

1.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主持活动,语言功夫要加强;

2.在开放的环境有利吸引群众的注意,但不利于核心成员的专注;

3.分发小鱼纸时,国鹏表示不需要,我直接跳过临时加入的史老师转而对王辉分发,要提升灵活性和接纳度;

4.70多岁的老教师的关注、参与说明读书、休养不仅是某个年龄段的需求,我们可以做很多;

5.音乐因没下载播放器,不能连续循环播放;

6.冥想期间孩子来要水喝,活动结束要吃的,可见准备需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