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

去年6月,学完教练技术一二阶段后,处在兴奋期的我一直想把反六大儿子也拉进课堂,于是就不停的向他当面说教,课堂如何如何,能提升一个人的能量,受益很多等等。儿子不为所动,后来又许愿上课每天给他发多少工资等其他条件,最终硬拉进课堂,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对儿子成长很有益的事,结果上完教练技术一阶回来问他有什么收获,他迸出一句话是:再让我去上课,我拿把刀去把教练杀了,满脸恨之入骨的表情。

我自己走完东方九型1.2.3阶段后,大概知道了教练的含义,就不急着去感召儿子上九型课程了,尽管我知道九型对反六儿子有用,我在儿子面前只是分享九型的魅力,谈九型人格在他认识人身上的对应关系,就是不去感召他上九型,慢慢的发现他对九型没那么排斥了,可能我说的九型在反六认为还是真实可靠的。

日积月累,儿子终于去上了一次九型体验课,后来又去了一阶段。回来问他上完一阶的感受时,他说陈浪老师在全国顶多只有一二个,我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他,满脸的佩服。问他二阶上吗?说要去的,先让我休息一下。

我认为自己这次用九型的教练方法来陪伴儿子是成功的,跟儿子的心拉近了很多。陪伴也是很好的教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