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五十二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7.05.24 01:49* 字数 3248

第五十一章

目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五十二章  他从没想过生活中没有了她的样子

听到惊呼的林洛天回过头,看见不远处的曲婉卿正朝着他的方向奔跑,而罗骁也紧随其后,即使是慌乱中被风吹乱了头发,满脸的惊慌,他们两人跑在一起也格外相配。

自己这个局外人却只会偷用别人的身份,试图完成一场不可能的爱恋,好似在黑暗中蠕动的黏虫,永远看不见阳光,只得痴痴的望着遥远的那一丝希望,小丑般的苟延残喘着。

婉卿跑到他的面前,却连一眼都没有看他,强行搂过许柔,臂弯中的重量一瞬间消失了,只余下之前手上沾染上的鲜血。

罗骁半蹲在婉卿身边,匆忙拨打了急救电话,眼神投向许柔,又担忧的看着婉卿的反应。

林洛天此刻竟自嘲的笑了,没有人注意到他,好似自动将他化作一个透明人,他们两个为什么会一起回来,是在一起了吗?果然啊,命定恋人又怎能抵得过缘分,即使命格改变,还是阻挡不了她爱他。

此刻的婉卿大脑一片空白,手上全是许柔头部流出的血,这让她无助又害怕,只得不断的呼唤着许柔,“妈妈!妈妈你醒过来啊!”

她突然开始后悔,好不容易有跟妈妈天天在一起的日子,自己为什么还不好好珍惜,为什么要出门,要是我不出门就好了,妈妈就不会这样。

“呜呜……”她感觉到自己肩膀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旁边的罗骁也是一脸担忧,“罗骁,罗骁,妈妈……妈妈她不会有事吧……呜呜,她流了……好多血……”

“没事没事,阿姨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没事的,救护车就要到了!”罗骁心疼的看着眼前早已哭成泪人儿的婉卿。

这时他们渐渐意识到许柔出事有个直接的当事人,刚刚因为看到这一场景竟忽略了他,林洛天。

“阿洛,这是怎么回事?阿姨怎么……”罗骁先开了口,他其实也奇怪为什么许柔倒在林洛天的怀里。

林洛天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碰巧路过……”他隐瞒了之前来找婉卿的事,不然还会被问道许柔为何追出来,再一一解释就会暴露许柔跟自己说的话,甚至会暴露身份。

“你……你是说你来的时候,我妈就倒在这里了吗?”婉卿抽抽搭搭的问道,她现在什么都不期待,只要妈妈活过来,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林洛天点点头,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许柔倒在地上,如果真的是被自己推的,怎么可能一声不吭,况且自己根本没有用力,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许柔是自己倒下的。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他们三个将许柔抬上担架,婉卿与罗骁立刻跟了上去,林洛天看他们已经上车,便躲到了一旁,而婉卿两人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林洛天没有上车。

躲起来的林洛天静静的看着救护车鸣着笛离开,他们果然没有发现,那里有他们就足够了,不论是谁都不想看到自己吧。

“真多余,呵。”林洛天苦笑一声,离开了。

华都的另一边,方柔推着装满零食的购物车凑到了厉的身旁,他在面包蛋糕这片慢吞吞的转悠了很久了,而车子内的东西更是少的可怜,除了一些速冻食品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你要买面包吗?”方柔问道,“我比较喜欢吃这种,可以抹果酱哦!”说着她拿起一袋切片面包在厉的眼前晃了晃。

厉咳嗽了两声,接过了方柔递过来的面包,随手扔进了车内,“啊,好。”

两人又在超市里磨蹭了一会,便跑去柜台排队准备结账,先结完账的方柔跑到前面,“门口等你哦!”

就在方柔等的百无聊赖时,厉出来了,不同于方柔脚下的多的几乎要溢出来的东西,厉手中袋里中空间多的很,里面也只有可怜巴巴的几样东西,只是另一只手中似乎拿着什么。

待他走近后,方柔发现那是一块小蛋糕,好像是刚刚超市冷藏柜中的。

厉将小蛋糕递到方柔面前,“呃,不小心买错了,不喜欢这个口味,给你了。”说话的时候他的眼前飘忽不定,怎么看这理由都像临时编了一个。

“噗!”,方柔还是没憋住笑,他很明显就是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又跑回去买的啊,还不承认!

“好好,那谢谢你哦,我最喜欢吃蛋糕了!”即使心中觉得好笑,但她依旧选择不拆穿厉,给他点面子咯!

厉没有回答,径直向前走去,方柔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竟涌动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嘴角不自觉上扬,喜滋滋的跟了上去。

急救室的灯持续亮着,婉卿在门口紧紧贴着墙,一言不发,她想起刚刚给曲镇打电话时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曲镇听到自己说妈妈出事了时没有说话,与自己不断地抽泣声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她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声,她不禁想着曲镇是以什么心情听到她的话。

自己对于许柔的爱更多的是对母亲的依赖,那么父亲呢,他确乎是爱着这个人的,应该受到的打击更大吧。

从刚才进医院开始她就没有说话,罗骁还记得之前在回去的路上婉卿提到她想喝水,这么久过去了一定很渴吧,他想去给她买点水,可又不想留她一个人,罗骁站在婉卿身边,侧着头看着她。

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医院的走廊空空荡荡,寂静的可怕。

灯终于灭了,婉卿好似如梦初醒,立刻跑到门前,罗骁见状也立刻跟了上去。

最先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他神色凝重,隐约可以看到两鬓间的汗珠。

婉卿焦急的问,“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可眸子中透露出的无奈与同情昭示了一切,他默默的摇了摇头。

婉卿积攒多时的情绪瞬间爆发,眼泪止不住的涌出,好像这一生的泪都要流尽了,“不会的!医生你是不是骗我……我妈妈她……求您了,叔叔您再救救她,我求求你……求……”婉卿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双腿发软似乎下一刻就要瘫软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许柔被推了出来,可却被盖上了白布,婉卿的手伸向那块白布,试图掀开它,她不相信妈妈就此离开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从未跳的如此快,几乎要窒息了,白布下许柔的脸毫无生气,婉卿捂住嘴,呜咽声还是从指缝中跑了出来,她不住地摇头,“怎么会,怎么会……”

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婉卿回过头,身后的曲镇缓缓走来,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一步一步的挪动,只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冷冷的,婉卿从未见过这样的父亲。

曲镇早在手术室外的走廊拐角处就听到了婉卿声嘶力竭的哭喊,他有预感即将看到的事。

可真正看到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是吃痛着,似是有一把锋利的剑在不断的刺向他,他的全身上下都绷紧了,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他从未想象过有一天许柔会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不论是最开始,她像一只跟屁虫,总是痴痴的跟在他的身后,他也总是一脸不屑,还是后来他接受了她,她甚至为了她生了个孩子,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又或是婚后的柴米油盐,他都没有想过。

他的脑海中开始回忆,一幕幕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如同走马观花般呈现在曲镇眼前。

他只是来人间寻找羽皇,碰巧救了她而已,却没想到就此竟使得她爱上了自己,心高气傲的曲镇怎么会轻易就范,那时候的他总是拒绝着许柔,想要甩开这个小尾巴,毕竟她只是普通凡人,而自己却是能力高强的羽人。

再后来也不知怎的,自己竟有点喜欢上了许柔这个凡人,他也不得已瞒着所有羽人偷偷跟许柔在一起,可他一直认为他对于许柔也仅仅是有点喜欢。

可真正看到许柔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没有了气息,不会对自己撒娇,不会温柔的问自己吃饭了没有,甚至不会对自己发脾气,曲镇突然就觉得他的世界不再明亮了,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竟想要随着许柔就一起去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许柔的存在早已成为他心中最盘根错节的那一部分,若抽去,自己的心,自己整个人,都将千疮百孔。

婉卿不明白曲镇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自己父亲从来就开始没有一点痛苦的反应,同医生简单的了解了情况,冷静的处理了母亲的后事,甚至还与罗骁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又给他们叫了一辆回去的车,曲镇与婉卿并排坐在后座。

“婉卿……以后爸爸照顾你好吗?”

曲镇的话再次戳到婉卿泪点,眼泪又不受控制的“哗哗”掉落。

“爸爸这些年……对不起你们母女,一直忙碌没有给你们好的生活,我们三个也没有团聚过几次,都是爸爸的错。”

“你妈妈她……一定希望你过得幸福,以后爸爸啊,会尽可能满足你的要求。”

“给你买喜欢的小衣服,带你吃你爱吃的大餐,还可以陪你看电影啊,你们小女生不都喜欢这样……”

“还有好多啊,你想做的,你要给爸爸讲……”

曲镇低着头不断地说着话,试图用这种方法逼迫自己不去想许柔离开的事实,可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会联想到之前许柔在时候的样子。

他的声音哽咽起来,“婉卿啊……你要快乐……你……你妈妈不在了,我好想她啊……”他再也忍受不住,竟像个孩子嚎啕大哭起来。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