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文/四月默

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说:“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人生有很多乐事,与情人长相厮守是一种乐事,春日里在梨花树下站着吹风也是一种乐事,寒窗苦读数十年一朝金榜题名也是一种乐事,独自走在异乡的小路上忽然遇到知己也是一种乐事,而品茶更是一种风雅的乐事。

许多文人平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爱品茶,每一种茶他们都愿意品一品,每一种茶都有每种茶的独特之处,没有味道完全一样的两杯茶,或浓或淡,都会给人独特的感触。触及与茶有关的事对他们来说就是平生一大乐事。说喝茶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听意思不过是一口饮尽而已,若是换上烹茶、煎茶、品茶意境就来了。烹、煎、品更有种优哉游哉的味道,人心是静的,时光也慢了下来。风雅之气就出来了。

花间词派诗人元稹就写过一首与茶有关的宝塔诗,直到现在都为人称赞。“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麹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开篇就一个茶字,点明主题,随后道除了茶香。诗人总是离不开茶,僧人也格外喜欢品茶,在他们眼中,茶不仅仅是茶,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也许是在品茶中能品味到人生,也许是在品茶时能悟到一些平时参悟不透的真理。

烹茶是有讲究的,随意一个白瓷茶杯,随便烹一下自然是不行的,烹茶这事不能敷衍,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讲究的就是慢和细。最好是用名贵的白玉雕成的碾把新采来的茶叶细细研磨,碾把茶叶碾碎,然后用红纱筛选出那些好茶,接下来说着茶叶要煎成“黄蕊色”才可以,最后盛入碗中。每一步都不能马虎,哪一步出了差错,味道可能就差了。一定要保持耐心,细心的做好每一步,才可以品上一杯好茶。

饮茶不仅仅是在静悄悄的夜里,清晨早起也可以饮茶,听着鸟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黄鹂在唱着好听的曲子,饮一杯神清气爽,再饮一杯快乐至极。在黄昏傍晚,对着夕阳饮一杯烹好的茶,看着夕阳西下,无限美好。这种内心的宁静舒畅是别的什么都比不上的。

苏东坡也爱茶,乐观豁达的苏东坡曾说人生十六大乐事乃“清溪浅水行舟;微雨竹窗夜话;暑至临溪濯足;雨后登楼看山;柳阴堤畔闲行;花坞樽前微笑;隔江山寺闻钟;月下东邻吹萧;晨兴半炷茗香;午倦一方藤枕;开瓮勿逢陶谢;接客不着衣冠;乞得名花盛开;飞来家禽自语;客至汲泉烹茶;抚琴听者知音。”十六个人生乐事,其中就有烹茶,客来必要烹上一杯好茶,一杯茶递过去,距离就近了,接下来抚琴还是谈心便随意了。

饮茶对于苏东坡来说是人生必不可少的事情之一。饮茶可以养生、可以治病、可以缓解心情。他对饮茶格外讲究,茶必须要香,水也必须要清甜,泡茶的壶也得是个好壶,三者缺一不可,如此才可以品上一杯好茶。“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枯肠未晚禁三碗,生听荒城长短更。”他将饮茶之事写得清楚明了,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他对茶事的感悟,这是长年累月饮茶的经验之谈,也表达了苏东坡对于饮茶的喜爱之情。

他得意之时不忘烹上一杯好茶庆祝庆祝,失意之时也总不忘品一品茶。茶初次饮上一口,是苦的,就如同人生一样,再再饮上一口,就能明白其中的味道。人生如此,做人也是如此。所以苏东坡曾有言“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春共山中采,香宜竹里煎。”茶叶在春光烂漫的时节去采摘,采摘回来后洗净,而后邀上三五好友一曲去竹林里煎茶。竹林清幽,宁静安和,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竹香,在这样幽静的地方慢悠悠的煎茶,将那林中的宁静都煮进茶里,饮上一口通身舒畅。

若是没办法到竹林这样清幽的环境,那么保持内心的宁静,不骄不躁,在一个合适的地方煎茶也可以。一定要有点儿耐心,看着茶叶在热水中翻滚,然后沸腾,一丁点都急不得。这样才能在最后饮上一杯好茶,品一杯就足够修身养性了。

若是无人与之同饮,那么独自一人饮茶也好。一个人将茶叶洗干净,沥干水,烧好小火,慢慢地煎茶,看白汽氤氲在空气中,看着茶叶翻滚,看着茶水一点点变浑浊,随后在倒在杯中,待到水温刚刚好可以入口了,便喝上一口。

一口是完完全全不够的,在诗人眼中需要多几碗才好。“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七碗就够了,饮上七碗,飘飘乎如登仙,就好像轻飘飘的飞上了天上,这是何等惬意、何等的舒畅。

最浪漫的莫过于元代张可久在《人月圆·山中书事》中的那句了:“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王朝更迭,江山兴衰,不过是弹指之间。金戈铁马的英雄曾经叱咤风云,到了最后也不过是化作一抔黄土。不如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朝廷的纷争,远离那一切的纷纷扰扰,居住在山中,安静闲适。

山中没什么烦心事,可以悠然自得的赏花、读书、散步,内心潇洒自在,没了那些扰人清闲的事情,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田园风光美好如花,远处有炊烟袅袅,近处有菊花依着篱笆而生,时不时还有牛声传来,很是悠闲。悠闲的可以用松花来酿酒,用春天收集的雨水来煮茶。

这种惬意与自在是简单的,不需要过多的言辞来特别说明,朴素安静,就像山中的生活一样。在山中悠闲自在时,煎出来的茶也是格外好喝。褪去了那些浮躁之气,少了那些急功近利,煎茶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用刻意计较是成功还是失败,全身心的投入进那个过程,用心的洗茶叶,烧小火,煮好茶,每一步没有刻意,最后得来的一壶不错的茶。

采茶也好,煎茶也好,品茶也罢,都是惬意而自在的。讲究的就是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顺其自然,不用刻意去称量茶叶的重量,也不用计较水需要多少升才能煮出最好的茶,一切随心,一切随意。只要不焦躁、不急于求成,一切慢慢来,慢慢的洗,慢慢的煎,慢慢的品,就是一壶好茶。

这种浪漫的事情一定要慢下来,缓一点,再缓一点,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可是很多人都没有这样的时间来享受慢生活,他们追求速度,追求急于求成,追求越快越好,在此过程中,反而失去了很多单纯的浪漫,正如林清玄所说“忙会失去很多东西,失去浪漫的心情,失去对理想的憧憬,失去创造力和想象力。常常有人说什么是浪漫,其实浪漫很简单,就是浪费时间慢慢走,浪费时间慢慢吃饭,浪费时间慢慢喝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