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认为,电影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发明。绝大多数人的人生,如你如我,都是平凡而普通的。能够经历的新鲜事物有限,能够完成的目标和理想都只是部分,还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存在于我们的体验之外。而电影,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让我们感受到更多的可能性,故事中的场景,台词,音乐, 能够让我们有所感悟,有所觉醒,甚至会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在豆瓣上看过一张电影截图,图中的台词是这样的“我不用去看心理医生,因为电影,就是我的心理医生”。初见这几句话时,真的觉得非常触动。我是一个比较钻牛角尖的人,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心中打不开的结,常常困扰着我,使我心绪黯然。直至某一天,在一部影片中,我被其中几句台词深深触动,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我突然意识到,除了音乐、书籍、友人,还有电影,也能成为我的陪伴。

《芳华》《三傻大闹宝莱坞》《爱乐之城》……,在《当代电影》这本书中,众多我喜爱的电影,都能在其中找到深刻而专业的分析。阅读这些文章时,影片中的画面在脑中一帧帧地重现,在不计其数的惊叹震撼中,我对于影片的理解层次逐步提升,在之后的观影过程中,也能尝试用自己的理解去感受每一部电影。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性的存在,社会大众对它的定位高低不平。有人认为看电影只是无聊时的消遣,一种打发时间的工具,也有人把电影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甚至花费半生心血去研究与发展它。而不管哪一种定位,我认为都无可厚非。

艺术之所以称之为艺术,就是欣赏的人视其如生命,无感的人用其消磨闲暇时间。正因为如此,能够共同欣赏艺术生命体的存在,才显得弥足珍贵。《当代电影》于我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阅读它,就像是同一位与我相似的朋友面对面交流,交流观影时的所思所想,交流观影后的百感交集,以及偶尔的怅然若失。

《当代电影》是阅读价值相当高的期刊,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会坚持阅读它的习惯,逐步提升自己对于所喜爱电影的敏感度与了解层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