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药仙】第3章、意外

这时,王逊走过去一边拍着徐风的肩膀,一边哈哈笑说:“好好好,小徐,你真是好样的,真是我们龙华所的福星啊,由此看来,我让你跟着我做事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结果引来同志们的嘘声一片。

咳嗽几声,王逊转而正色道:“小徐,这个案子局领导也是知道并关注着的,明天我会亲自去局里向领导汇报,你是大学生,文字组织能力应该不赖,那么这汇报材料就由你来准备了,不知今晚能做到吗?”

“能。”徐风立正应道。

王逊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对大伙儿说:“好了,那今晚就这样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

送朋友们去旅馆后徐风返回所里宿舍写汇报材料,他将功劳全归于同志们的共同努力,对自己的表现则只字未提。

第二天一早王逊看过材料后向徐风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同志们传阅,由此获得了同志们真心的好感。

杜重阳他们是随王逊一同离去的,送别时难舍之情在徐风心中油然而起,在默默地为他们祝福时,气脉与窍穴活跃的现象再次出现,让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捕捉到了些什么,可就是说不清楚,若隐若现,似有还无。

这一天王逊给徐风安排的任务是阅读,说是先从文件、资料、报表等材料上大致了解一下业务、制度规章以及龙华镇的基本情况。

这本就是清闲活,对于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皆异于常人的徐风来说更是不在话下,可谓是一目十行,看过便记得。

半途,徐风的手机响起,取来一看竟是老妈的来电,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自己被录用了的好消息向家里报喜,不由得汗颜。

“妈,是,是你吗?”徐风的话声显得有些艰涩,因为这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在现实中喊妈,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亲情都是他心中最渴望得到并享受的,也是心境修行的重要内容。

“小风,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陆文绣关切的问道。

“没没,不是的妈,我是太兴奋了。”徐风忙调整心情。

“兴奋,哦,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快,快告诉妈妈。”陆文绣的语气轻松了很多。

于是徐风将自己被燕京市公安系统录用了的事告知,陆文绣惊喜的在那边欢呼,嚷着要立刻将这一好消息转知他老爸,可马上又埋怨他怎么没在第一时间给家里报喜,徐风解释说是想等熟悉情况、工作稳定下来后再打电话的,免得他们不放心。

陆文绣“哦”了一声又问报到后的情况如何,徐风说还可以,领导和同事们对自己都不错,并将王逊特别安排自己跟着他学业务的事说了下,陆文绣连说那就好。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阵,母亲言语和语气中流露出的浓浓亲情让徐风感觉很温暖又异样,气脉和窍穴再度出现短暂的活跃状态,又吸纳了不少的灵气,使得第二条气脉很有就要贯通的迹象。

机不可失,事不宜迟,与老妈的通话一结束,徐风就躲进了镇子后面的龙华山冲击第二诀,苦尽甘来,近一个小时后第二条气脉成功贯通,排出了大量杂质的身体真如脱胎换骨般,感觉爽歪了的同时实力也暴增。

没有时间去想目前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处于什么等级,也无从知晓这个世界上有怎样的高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洗净身上厚厚的污垢和换身干净的衣服,徐风立刻返回所里,行动悄无声息,来去无踪。

临近中午,外出的同事们陆续回来,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教导员钟金木对大家说:“晚上龙华村委请我们全所吃饭,人家一直很配合我们的工作,这面子是一定要给的,所以大家务必参加。”

龙华村就是集镇所在地,镇政府和派出所就建在人家的地头上,日常有很多方面与村委会交集,也正如钟金木所说,派出所的工作离不开人家的配合,同志们都清楚这一点,纷纷应是。

徐风则不确定的问道:“钟教,我也要去吗?”

“当然,你也正好与当地的同志认识一下,我们这些外乡人在这里工作,有很多地方需要当地的同志帮助啊。”钟金木点头道。

徐风说:“钟教,这个明白,我只是担心我们都去了所里不就没人了吗,若是有人或电话来怎么办呢?”

钟金木笑说不碍事,派出所对面的商户们都是警民共建义务治安员,到时可以交代他们帮忙看着听着,有什么情况可以立刻通知,而晚宴地点就设在派出所附近的龙华酒楼,很方便的,徐风点头说那就好。

却说王逊,他要去汇报工作的局领导是局长赵化强,虽然徐风撰写的汇报材料中没提自己,但对其颇为欣赏的王逊没有埋没他,特别向赵化强提及,于是他的名字第一次入了局领导的法眼。

傍晚,龙华镇。

徐风随同事们前往龙华酒楼,沿途有不少居民或瞄着或指着他交头接耳,他们的声音虽小,但徐风还是听得清楚,都在夸他厉害呢,心说:看来我在镇上已是名人了。

没错,徐风的确成了名人,一经介绍,龙华村委的同志们无不眼睛一亮,然后纷纷拉着他的手盛赞,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幸亏他的脸皮还算厚,硬挺了过去。

村委今次请客乃例行交往,旨在维护和加深感情,而感情深不深全看喝酒多不多,宾主双方很快就进入了感情深度交流状态,把盏推杯积极互动着。

撇开徐风的超常酒量不说,双方的实力可谓是旗鼓相当,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酒瓶逐渐增多,大伙儿的醉态也显露了出来,只是醉酒程度不一而已。

上了年纪的龙华村支书张桦最先撑不住了,“哇”的一下狂吐,人也随之瘫倒在地,熟悉他的同志们笑说他又是最先“倒下”,每次都一样,酒量实在太差了,并有两人上前要将其搀扶到一旁沙发上躺一会。

就在这时,忽闻徐风大喊不好,别动张书记,他可能中风了,同时迅速上前查看,只见张桦呈昏迷状并伴有歪嘴现象,确是中风的症状,再又把其脉象,情况貌似还很危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