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今天是父亲节,看到许多写父亲的文章,还看到群里各种发红包,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这是我度过的第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装好了红包不知发给谁。

往年的今天,我都会提前为老爸选一件礼物,虽然他每次都数落我乱花钱,虽然我每次精挑细选的礼物大多数都是他不需要的,他还是会在我走后拿出去跟邻居们显摆。

“这是我闺女给我买的蓝牙耳机,现在多能根儿,蓝牙还能做耳机。”

“我闺女今年给我买了件花花公子短袖,我一个老爷子,还穿这玩意儿。”

“今年我女婿在新疆给我请个观音,花了好几万,这俩孩子,真能折腾。”

……

这些话都是后来妈妈告诉我的,每次听到妈妈给爸爸告状,我都能想象出爸爸神气十足,眉飞色舞的样子,我也会很得意。

记得我工作的第一年,恰逢父亲节和妈妈的生日是同一天。我提前好几天就为他们选购了李宁运动情侣套装作为礼物。我总觉得这样难得的日子只是送礼物不够隆重。我偷偷盘算着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那天我一大早从单位宿舍直奔菜市场,在蔬菜区转了半天也没什么看得上的食材,就来到水产区。我捏着鼻子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走在满是污水的过道里,眼睛扫着两边装着鱼虾蟹的水箱水罐。

“姑娘,想来点什么?”突然有个和蔼可亲的声音招呼我,我循着声音看去,一位大眼睛黑皮肤,四十多岁的阿姨冲着我笑。她的腰里系着蓝色围裙,手里拿着一个长把抄子。

“小姑娘看看我的鱼吧,可新鲜了。”

我 走了过去,看着她面前的几只水箱佯装很熟悉地问:“您这里只有鱼吗?我不想买鱼,我想要点平时不常见的水产品。”

“平时不常见的?那你看看多宝鱼,面包蟹,这边还有基围虾,对了,我这里还有两只甲鱼,你看看要什么?”她笑吟吟地给我介绍着,兴许是被她的笑吸引了,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一一看着那些水产。

“这甲鱼好做吗?多少钱一只啊?”

“甲鱼最好做了,而且营养丰富,大补,送给长辈还有长寿的寓意。你想要的话,我便宜点卖给你,八十一只,怎么样?”

我盯着甲鱼,动了买的打算。

“您能教我怎么做吗?我想买,又怕做不好。”

“好说,你回去,把它洗干净,放在砧板上,倒一杯白酒,最好是粮食酒,然后用刀剁下它的脑袋,把血放在酒里。等血放净了,把它的肚子剖开,取出肠子肚子扔掉,其余的剁成小块清洗干净,放在砂锅里只加葱姜蒜料酒,清水炖煮,炖上一两个小时,最后一放盐,齐活,就这么简单。”

她说得很轻松,可我早听得心惊肉跳、挥汗如雨了。但是一想到要给爸妈惊喜,一咬牙心一横,颤抖着声音说:“那我,我来一只,您给我装好了捆紧点,别让它跑出来。”

“哈哈,没问题,放心吧小姑娘。”

我把甲鱼带回了家,如我所料,爸妈都不在家,应该是去庄稼地里干活了。正合我意,开工。

我把黑色的袋子解开,把甲鱼倒在水池里,放水冲洗。它活蹦乱跳地在水池里游泳,还探出小脑袋看我。把我看得一阵阵心慌。我去爸爸放酒的柜子里找了半瓶白酒,倒了半玻璃杯,放在砧板旁。

等我打算把甲鱼从水里捞出来拿到砧板上去时,问题来了。我根本不敢用手拿它,战战兢兢地伸了好几次手,又都缩了回来。怎么办?我从橱柜里拿来一把笊篱,把它捞了起来。

我端着它往砧板处走,不知是我端歪了还是它预感到情况不妙,那只大甲鱼竟然从笊篱上滑到了地上,还迅速爬到柜子底下去了。我气急败坏地找来墩布,趴在地上,想把它捅出来。可试了好几次,每次把它弄到外边,它就迅速逃进里面,跟我玩起了捉迷藏。我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痛,可甲鱼依然在柜子底下。

正当我束手无策时,爸爸妈妈回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呢?”妈妈疑惑地问。

“我买了一只甲鱼,想给你们炖汤喝,可它跑柜底下去了。”我噘着嘴,如实招来。

“我来我来,哈哈哈。”爸爸急忙接过我的墩布,蹲在地上,歪着头把它弄了出来,用手捏着它的盖子丢回水池重新清洗。

本来我想给爸妈炖甲鱼汤,结果却成了爸妈给我炖甲鱼汤。爸爸说,他喝甲鱼酒就行了,汤留给我和妈妈喝。

如今,再也听不到爸爸说这些话了,算了一下,他离开我们已经过去大半年,不知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希望一切都好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