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知先生杂说:人生在世,必须面对的几种关系

人活一世,要想活得舒坦明白,自信坚强,必须学会处理这几种关系。第一,人与人的关系。第二,人与物的关系。第三,人与自我的关系。

当你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每天都在茫然无措的纠结痛苦,无法真心实意的面对自我,无法真诚地面对内心,无法面对世界,这时候你的人生一定出了很大的问题,这种问题一定是不断在跟你发生冲突的根源。

其实,归结起来,这些问题也是可以了解的。仔细梳理,你会发现就是三种社会关系的处理能力,决定了你的现实条件和情况。

我们面对的世界再怎么复杂,也不过就是这些,只不过因为我们每个人在处理这些关系的时候,缺乏智慧,无法形成有效的人生方法论,对每一个问题都困惑懊恼,这就是形成了自己在现实中的种种无来由的痛苦。

你需要什么样的人生?你希望在你的人生中得到什么样的体验?你希望获取什么样的未来?你觉得什么东西对你很重要?哪些东西对你是不那么重要的?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有存在感?什么时候你觉得人生如同沧桑过客,不过尔尔?你觉得什么时候朋友,亲人会让你觉得必不可少,什么时候你觉得种种社会关系是一种负累?你拥有多少钱会觉得满足?你认为人生在世占有更多物质很重要吗?如果不是,那么你觉得什么东西很重要?

以上,种种问题都是在叩问自己,人生于你,什么才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什么是会让你觉得幸福?什么不会让你觉得幸福。

先说说人的存在感。人活一世,要的就是存在感。一种思想认为这种存在感就是你觉得你对世界是有分量的,这种分量按照世俗的标准就是有钱有权有能耐,说话管用做事靠谱能量大,享受追捧并且支配别人的权力,万物与你是俯首帖耳的关系。

当然这只是一种活法,顶多就是一种价值观的体现而已,可能在当下是一种主流。另一种,存在即是意义,就是说存在感不需要你去刷,你存在的每一天的生命体验就是活着的意义,多姿多彩的人生体验就是你生命的全部意义。你可以今日穷明日富,贫富不是标准,贫富只是体验的一种,昨日浪荡四海,今日安稳度日,这仅仅是一种体验,一种活着的丰富体验。你希望学习新东西,见识一些你从未见识过的人,跟他们交流一些以前不曾说过的话,去很多的地方,见过不同的习俗,度过不同的书籍,理解过世界的多种多样。

换句话说,在这种人看来,每分钟的体验就是意义,更多的时候是连接世界的那种全新的体验,而不是支配世界的权力,也从来不想支配世界获取那种无上的权利,只是希望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默默的参与者,将灵魂安放在一个持续可以参与探究的世界里面,而不是征服一切的那种观念里面。

当然,这么说不是说这两者有什么此彼之分,价值观的多采和丰富性才是构成世界多姿多彩的根本,其他的划分本身就不够科学,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容纳多重多样的思想,坚持自己内心所笃定的东西,不要刻意去做更改。当然前提是你的价值观是正向的,而不是危害社会的。

第二个,更深层次的存在。希望能够在世界中获得尊重,获得理解,能够被认同。说白了,对于普通人而言,荣耀感和自卑心同时存在,这两种东西是获得这种难得体验的天敌。当你觉得自己很高大上的时候,你就倍感荣耀,你有荣耀感,就会自然而然的获得世俗所谓的尊重,这种一种弱者低头强者的游戏,你会不自觉陶醉其中,这时候你的内心深处的感觉就变了,你原本只是希望获得别人的尊重,而现在你希望被别人赞誉,捧上浮华的辞藻和语言,满足你的自尊心,这时候你或许被尊重,但是不一定被认同。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本来一样,现在在世俗世界里面,你比我更好、更高,不管是对于你还是关于我,结果都不再一样,我们对彼此的评判就出现了失衡。我固然因为你的情况而尊重你,但是未必会因为你的身份地位而认同你,毕竟价值观不止一类,我未必跟你的思想一致。于是在那个稍微“世俗所谓”弱者心理有两种看法,第一我无所谓,我过我的你过你的;第二我有自卑心了,我什么时候才跟他一样受人尊重,两者的根本分野就是价值观是否重合。

荣耀感和自卑心用的好都可以推动人,从一个凡人变成一个强大的人,要么内心强大,要么思想和物质富有。用不好就演变成狭隘的虚荣心作祟以及难以平等视之的等级观念,自觉卑下,就难以做到自立自强,求人乞怜等靠要。另一方面就是荣耀感坍塌,觉得自己毫无荣耀感可言,自卑到谷底,将自己看的一文不值不名一文。

这时候,你就产生了存在感危机了。你想要的每一天几乎都不是你所希望的那种,你所希望获取的都不是你能掌控的,你的人生没有荣耀,你的内心充满自卑,你对自我价值的否定和怀疑成为了主旋律,这时候你怎么爱自己爱他人爱世界,你又怎么来拯救自己荒芜的内心和失落的灵魂。

所以,你需要一个标尺来衡量自己,什么才是真正的价值衡量标准?什么不是?你只要是认真活着,不偷不抢不违法犯罪,没有作奸犯科,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本身就是标准,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本身就是存在的意义,这世界上就没有完全等值的两种活法,你不需要按照世界的标准将自己设限于其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