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家环游印度的小众攻略

第一站:加尔各答 Kolkata

像赶音乐节一样去做国际义工吧

去加尔各答做国际义工,其感受不亚于去美国赶一场伍斯托克摇滚音乐节——那是一种无国界的激情、缅怀、感动、爱,与良久的颤栗。

萨德街已成了背包客义工的宿舍,环境极差却充满朝气。每天清晨,梳着脏辫的瘦高个丹麦帅哥、化妆精致的韩国妹纸、一身黑却仔细搭配面料的日本姐姐和丰满开朗的美国阿姨,在巷口喝一杯印度奶茶、吃一个甜甜圈,然后沿着铁轨穿过穆斯林街区和平民窟,在垂死之家、老者之家或儿童之家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们洗晒刷成吨的脏衣服、抹润肤乳、端茶、擦药、剪指甲,语言不通地聊天……

在这里,你给予越多,得到越多。


第二站:瓦拉纳西 Varanasi

这里除了人,剩下都是神

瓦拉纳西,又称作贝拿勒斯,是古代迦尸国的都城,意为“光之城”,是印度人最早定居的城市,也是婆罗门教、佛教与耆那教的圣地。

3600座庙宇、400多个节日、60多个河坛,信仰就是瓦拉纳西人的生活必需品。他们在信仰中生,在信仰中活,最后在信仰中死。走在瓦拉纳西的街巷里,除了人类,是庙宇诸神,是神牛、神猴、神狗和神老鼠。


第三站:新德里 New Delhi

重返人间,抵达未来

如果说瓦拉纳西的永恒让你遗忘了时间,那么在首都新德里,就是重返人间的机会。

从机场到市区的动车、空调地铁、印度门、拒售牛肉汉堡的麦当劳、高级法国餐厅……还有一座叫做巴哈伊寺的纯白色大理石建筑,在一片矮塌的贫民窟旁,就像来自未来的使者,在印度星罗棋布、金碧辉煌的寺庙中,以极简风格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成为德里独一无二的标志性建筑巴哈伊教。


第四站:乌代普尔 Udaipur

当我们说起印度,应该是这样的印度

“印度大陆上最浪漫的地方。”英国东印度公司陆军中校James Tod这样形容乌代浦尔。日落余晖中,放眼望湖,这个古马尔瓦王国的都城仿佛一直在那里——贾格迪什神庙、城市宫殿、加格曼迪尔岛、雨季宫殿,从未曾因时间的流逝而改变过。

想要体验最典型的印度,不妨在乌代普尔停留多几天,学习他们最特色的细密画,并不期而遇一场宗教盛会(他们几乎三五天就会以神的名义来一场狂欢)。当万民在最古老的贾格迪什神庙下一齐随着音乐拍子而鼓掌、歌唱、舞动时,你会被这种信仰的力量所震撼。


第五站:果阿 Goa

这块领土属于葡萄牙传教士、嬉皮士和大麻

从孟买再往南走,就到了南方。一切都不一样了,这是属于殖民者、西方嬉皮士、香料农和渔民们的印度,而不是游客的印度。

整一个果阿都是欧洲人在印度留下的殖民证据。一位印度历史学家说,他们(葡萄牙人)来的时候手持着圣经;他们走的时候留下了圣经,带走了黄金。相传葡萄牙人当年的入侵,用很残暴的方式掠夺了当地人的黑金香料,强迫他们改变信仰(葡萄牙人逼迫印度人吃下牛肉,让他们降身为贱民,从而改信天主教),但也留下了西欧风情的老建筑,和印度普及率最高的教育程度、富裕经济、与精神文明。

不要错过全亚洲最老的教堂Convent and Church of St Francis of Assisi,以及嬉皮士们在郊区留下的一片大麻种植地。


第六站:科钦 Kochi

郑和教他们打鱼,于是我们吃到了胡椒

在科钦,如果想寻找中国同胞,就去一个叫做Chinese Fishing Nets的码头,每天都会有好奇的中国人在那观看印度人用大竹竿子打鱼——而且那据说是1640年郑和带来的渔网,这也是中国人在印度南岸留下唯一最早的交流历史痕迹。而作为交换,郑和将科钦最盛产的香料胡椒带回了中国。

在科钦,还能找到最古老传统的香料一条街,那里的商人还在用神秘的握手手势来讲价交易。走在街上会感觉自己身上也要被腌出五香味来。


第七站:乌迪 Ooty

搭着蒸汽小火车上山去采花

去Ooty的交通不是很方便,但这个高山小镇很值得一去,坐一坐1800年从瑞士引进的迷你小火车。

Nilgiri Mountain Railway是全印度最古老的山区窄轨火车,连接Mettupalayam 与 Ooty两个小镇。火车构建于1845年,1899年开通,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蒸汽机车。由于营运成本太高,1999年差点被政府电气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为世界遗产,才得以保存原貌。


第八站:特努什戈迪 Dhanushkodi

圣城,鬼城

这里是拥有一千七百万年前罗摩时代人造桥的印度教朝圣地,也是一座所有生命毁于1964年冬夜的“鬼城”。

在那场永不可逆转的灾难以前,这个小镇是多么热闹与丰足。它离旧时的锡兰国是那么近,加上印度教神圣的罗摩桥Ram Setu,小镇永远都是来来往往的朝圣者、游客和往来于锡兰的纺织商人和各种货物运输船夫,他们活跃在火车站、渡口、旅店、教堂和达摩寺庙。

最好不要独自前往Dhanushkodi,更不要在那里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