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写作三——想象作文

96
执笔溢情
2017.10.18 14:17* 字数 20558

编者按:我们学了《我的叔叔于勒》,文中菲利普夫妇认钱不认人的金钱至上的丑态跃然于纸上,孩子们在课堂上对文中人物的分析可谓淋漓尽致。课后做一个想象训练:

1.菲利浦在船上发现一位百万富翁像于勒,他们会怎样?试写成200字左右的短文。

2.在船上穷困潦倒的于勒认出了菲利浦,他们会怎样?试写成200字左右的短文。

3.女婿得知真相,他们会怎样?试写成200字左右的短文

注意用语言、动作、神态 突出人物的心理。


1.沈燕

(菲利普在船上遇见一个像于勒的富商)

          菲利普在船上安顿好了后,在甲板上徐徐走着。忽然,他瞳孔猛地一缩,快步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住了。他双手理了理衣襟,又在手臂上的褶皱处掸了几下,衣服看上去更加得体。他重又抬起了头,在面前寻找着那个极像于勒的人。他边找,边欣喜地想着:刚才那个富人是于勒吗?长得可像极了,看来他真的发了大财,这样,我可就要阔绰了。他昂首挺胸地在宴厅里各色上流人士间行走,很为自豪,转了个头,他找到了先前在甲板上的那个人,猛地向前跨了几步,那人正好回头。不是于勒,菲利普有些失望,有些尴尬,随即又从容地掩饰好自己,与周围不认识的人,谈论似有若无的话题,他想:我早就知道这不是于勒了,他还在赚大钱哩!

点评:细节描写较为细腻贴切,心理描写也非常符合人物的性格。

2.曹文

      菲利普正带着两个女儿去吃牡蛎,走到跟前,发现了一位手上带着金戒指,绿玛瑙的一个富翁,菲利普一看:这不是于勒吗?菲利普搓着手,略微猫着腰,慢慢走到他跟前:“请问您是叫于勒吗?”那人转过头一看:“哟,是你菲利普啊!”菲利普马上把两个女儿叫过来说:“这就是我们日思夜想的于勒叔叔,还不问候!”又搓着手:“于勒啊,听说你做了一桩大买卖啊!是不是赚了很多钱啊?是不是应该那个一下了……”一脸微笑,还不时眨着眼睛,好像是在示意着什么,于勒拿出一沓钱:“这给你哈!”菲利普赶紧接过,直往袋中放。

3.蒋浩东

      我的父亲突然不安起来,他向前迈了几步,瞪大眼睛仔细的看人群中的某一位衣着华丽,举止高贵,似乎很有钱的人,他向我们走来,大声对我们说:“那个人是不是于勒?我敢百分百保证,那就是于勒,他发财回来了。”父亲的脸上挂满的兴奋与激动,脸上的皱纹像尘封已久的珠宝盒被打开,他神采奕奕,手舞足蹈的像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姐姐们和母亲也一脸激动,母亲好不容易按下喜悦,两眼冒光。盯着那个于勒,嘴里不停地说:“太好啦,太好啦。”她似乎变得极为精神,腰挺得直直的,用心花路放的笑容告诉世人:我就是高贵的有钱人。父亲先一步,怎么也奈不住兴奋,三步两步就走到了于勒面前。走前还不忘整整衣领,清清嗓子,一脸微笑,带着讨好的语气道:“老弟,我就是你哥哥,菲利浦,你难道忘了我?我还和你分过的财产。我是你唯一的亲人,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你阔了,也该帮帮我这哥哥了吧。给我点财产,而且一个人过多没意思,你就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吧。我亲爱的弟弟。”“那当然,毕竟你是我哥哥。”于勒高傲地抬头说。似乎是理所当然和父亲在一旁心。全家人围住于勒,那种嘘寒问暖,那个叫亲呀!招呼中句句不忘提醒于勒要贴补贴补……

4.马建文

      嗨,我亲爱的老弟于勒,我们竟然在同一艘船上相遇,这是多么的让人兴奋啊!自从你写的那封福音书后,我们一家每周日都会到海边栈桥上去散步,准备迎接你的回来。我也经常会幻想到你挥动这手帕高喊我名字的场景。真没想到我的幻想经变成了现实,听说你在南非开了好几家大型的贸易,连锁店成为了千万富翁,我的脸上也跟着你沾了光。你还记得你游手好闲时占用了我的一大部分财产吧。你现在呀,阔绰起来了,而你的老哥哥,我的生活还是同以前那样穷困拮据。你就看在咱们俩兄弟之前的情份上,多多少少将你手头上的钱给点我吧。还有,你和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以你现在种高贵的身份,应该买几栋别墅住住,你呢也可以分一个别墅给我,让我这个过关了底层人将生活的人也能过上高端的上游生活,省得总让那些贵族看不起,你说对吧?我亲爱的弟弟。

5.季晓甜

        在船上,我们感到快活而又骄傲。父亲忽然看见一位衣着华丽,举止高尚的先生正在船头的椅子上坐着,徐徐的海风吹起他发亮的头发,令父亲好生羡慕,父亲相想走过去跟他说几句话,忽然在途中激动起来。他慢慢靠近船杆,不停的往那位先生的方向望去。就立刻快步向我们走来,脸上洋溢着急切与激动,两只眼睛也放射出闪亮的光芒。他大声对母亲说:“看,那位先生好像是于勒!”母亲一听,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差点被椅子绊倒。“什么?于勒,在哪儿!”父亲用那双颤抖的手指向那位先生所在地方,母亲急切的眼神立马随着父亲的手指移动:“天呐,那不就是于勒吗!他真的发财了!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有出息的!他这么有良心,肯定会回来的!”父亲也十分激动:“太棒了,那我们赶快和他相认吧,让我们的女婿也看看。”母亲立刻急匆匆地将我姐姐,姐夫一起带到我的叔叔于勒面前。“于勒,我的亲弟弟,你还记得我吗,能见到你太棒了!”母亲也在一旁激动地搓着手,她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已经来临了!于勒认出了我的父亲和母亲,并亲切地坐在一起交谈着,父亲和母亲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光芒、自豪与骄傲。

6.喻佳乐

    哲尔塞的旅行成了我们的心事,我们终于动身了,我们在轮船上,这使我们引发出了快活和骄傲,船上有一位高大的人,他身披大衣,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这位看似平常的,其实他是纽约的一位大富翁。就在这时,我和我的家人一步一步的慢慢靠近他,我和我的父亲隐约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于是我与父亲一同去了他的身边,我们走近一看他满脸皱纹,皮肤黝黑,我慢慢的低下头看了看。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了,看了看:“这是我的于勒叔叔吗?父亲的弟弟吗?我的亲叔叔吗?”我有些怀疑,我走到父亲身后,对父亲说:“这个人是于勒叔叔。”父亲震惊的跳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个人也被父亲的行为所影响,抬起头一看,果真是于勒叔叔。

    父亲看见于勒叔叔立马拥抱了上去,父亲眼睛湿润了,心中十分开心,我把一家人都叫过来母亲看见于勒说:“你比以前更壮实更精神了。”母亲赶紧跑到于勒身边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收获吗?于勒说:“我在纽约做买卖现在是百万富翁了。”听到这一消息,父母激动的手舞足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以隐藏心中的激动。

7.曹玉

于勒,在卖牡蛎间一片发现有个人长得很像他的哥哥,他定睛一看。是真的,马上放下手中跑过去喊:“菲丽普,我是于勒。”菲利普马上一愣,心里想:真是的,这小子认出我来了,这下可怎么办?脸上露出了不安。他的妻子,偷偷地拉了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承认。克莉丝对于勒说:“我们是不会相信你是于勒的,他可是做大买卖的。哪像你这样狼狈的样子,别过来攀关系,我们现在可没钱!”话音刚落。菲利普马上顺着妻子话说:“你赶快走,别过来打扰我们,我们不认识你,快走,快走!”之后,菲利普夫妇急忙换地方。

8.姚心舒

    在付清牡蛎钱之后,若瑟夫和父母赶紧远离了叔叔,去跟两个姐姐还有姐夫汇合。

    这时,大姐突然说:“我刚才都没吃到牡蛎,都是妹妹和妹夫吃的,我也想吃!”菲利普夫妇面色阴暗地对视了一眼,但周围人都看着他们,菲利普硬着头皮,笑着说:“好。”那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父亲带着大姐来买牡蛎,想买完赶紧走,于是拍了拍身旁的一位富人,“先生,抱歉,我……”菲利普愣住了,眼前这个人,眉宇间与菲利普有些相似,他的心脏越跳跃快,“我还有其他事要做,能……能否让我们先买?”“好。”

    买完牡蛎后,菲利普马不停蹄地跑去找“于勒”,他早已顾不得太多,他想:“那个人一定就是于勒!”不费力地找到了“于勒”,菲利普立马亲热地拍了那个人的肩膀,“嘿,兄弟,这几年在美洲生活的还好吗?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于勒”转过身,一脸茫然地望着他:“我认识你吗?”“于勒,我是你哥哥呀!我是菲利普!”他急得近乎跳脚。船上的其它人看着菲利普,那聚集的目光想一根根尖刺一般,扎得他生疼。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于勒”笑了笑说“先生,我想您认错人了,您可以问一下船长,这个船上名叫于勒的只有那边那个法国流氓,您和他是兄弟?”

    菲利普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我认错了。哈,不瞒您说,我有一个在美洲做生意的弟弟,和您长得很像,也叫于勒。”“哦,看来你们很久没见了才会认错。”“是啊。”他一边说一边逃离了这个地方。

9.张婧:

          菲利普夫妇谋划着,浑然不知这一切早已落入了身后的女婿的耳中……女婿本想同“岳父岳母”商议一些事情,怎想听到了这样惊人的话。一瞬间,他气得面红耳赤:这道德败坏的一家人,原来这些都是他们编造出来的谎言!有钱人?!呵,竟然都是用来骗我的。我竟然还可笑地带他们出来旅行。当听到夫妇两人准备一直瞒着他时,他的脸由红转成了绿,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冲上去找他们凭理。突然间,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又迅速苍白起来:他们没钱,那我的发财梦……冷汗从他的额间渗出。他的心里又开始盘算起来:呵,他们不是害怕我离婚吗?那我就偏要离。对,我一定得离婚。下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好”姑娘,我的发财梦可不能泡汤……这样想着,他恶狠狠地向那对夫妇的背影瞪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10.丁杰锋

  父亲看见前面有个身披黑油油大衣的富人用手撑在船的围杆上,聚气凝神地欣赏着海景。父亲的目光仿佛已被那黑油油的大衣所吸住,走路也不看前方。不久后他突然回过头惊讶的说:“我看那人有点像于勒!不会这么巧吧!你们在这没动,我上前去看看!”话音刚落,父亲便走进围杆,装着那人的样子,手撑在了围杆上,他的目光不时地瞟亮那人,手似乎有些发抖。突然间,他似已认出那人般,大喊:于勒,你怎么也在这船上,我是菲利浦啊!”果真,那人便是于勒。于勒无比惊讶:菲利浦,我的哥哥,我正准备去找你们呢,可惜搭错了船,便也罢。”“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救星啊!”说罢,父亲便赶忙叫母亲和三个孩子前来见叔叔。“这是于勒叔叔!”母亲热情地伸出,紧握于勒的手,“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可等急了。”说着若瑟夫应着母亲便和两个姐姐连剩喊倒:“于勒叔叔您好!您好!”     

11.阚天一

“ 菲利浦,是你吗?”父亲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微弱的,颤抖的但又夹杂些激动的声音。他知道于勒认出他了,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嘴唇抿得发紫,机械般地正准备回头,准备接受主任这一切的到来,母亲顿时脸色一沉,一把拉住了父亲,径直往前走去,这时于勒便缓慢的向他们走去,“怎么了,菲利浦,不认识我了,我是于勒呀。”语气中夹杂着几丝哀求,只见母亲的脸色渐渐地涨的彤红,手紧紧地放在衣袋里,这时姐姐的丈夫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朝母亲走去,“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母亲忽然变了个样,全身散发着从未见过的气势,忽然手从衣袋中掏出,飞快地把十个铜子砸向了于勒,“走开,你这个烦人的乞丐。”只见于勒的身子晃了两下,木纳地捡起地上的钱走了。这时我明白也许一条船上的我们已经间隔了遥远的距离。

12.  徐可心

于勒成了百万富翁

        正当 父亲与姐姐及姐姐挤在卖牡蛎的身边时,一阵喧哗由远及近。我和家人都向那看去。只见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士在仆从簇拥下向这里走来,我的父亲突然好像不安起来,他快步冲到我们身边,脸因兴奋而涨得通红,他哆嗦着结结巴巴地对母亲说道:“你,你快看!那个人怎么这么像于勒?"母亲立刻睁大了双眼:“是弟弟吗?",他不等父亲回答,便拼命挤过拥挤的人群,努力辨认那个人的面孔。只见母亲的神情一下子激动的难以形容。他向父亲猛招手,示意我们快过去。“于勒,我亲爱的弟弟!你终于回来了!……”那个人猛地抬头一脸诧异:“飞利浦?”父母不等他发话,便变一人挽起他的一只手臂,亲热的寒暄起来,熟得似乎天天在一起的家人一样,母亲一面扯着她往另一边走,一面不住地瞟着周围那些一脸诧异而恭敬的人们,她的脸上尽是欢乐而得意的神情;父亲也挺直了腰脊,一脸矜持的微笑。可那满得快要溢出的慈爱神色让我们打了个寒噤;二姐的新丈夫也崇敬地注视着我们一家,这让二姐十分满意。我站在一旁,父母说不完的话让我无处开口,只得默默看着这位衣着华丽、满面红润的叔叔。我默念道:一‘’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

13.  周凡越

  菲利普一家愉悦地登上了轮船,在甲板上,有两位打扮的高贵富丽的先生和太太正在吃牡蛎。父亲睁大了眼睛,慢慢地向前移动,呆呆地注视着他们。忽然他猛地一惊,全身抽了一下似的,自言自语道,这位先生怎么这么像于勒?但他依然不敢回头告诉他的妻子,心中依然有一些迟疑。父亲咽了口口水,大胆的向前一跨,当那位先生的模样全部出现在父亲眼前时,他瞬间跳了起来,急忙的向我们跑来。“克拉丽丝!克拉丽丝!”他眼里放着光,脸涨得跟跟红红的,熟透了的苹果似的。“快去看!那位先生就是于勒!还有他的那位年轻高贵的妻子!”父亲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叫道。“是吗,太棒了!谢天谢地!终于把他盼回来了!”母亲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跑到于勒面前,扯住他的衣服,亲切地叫他叔叔,可是于勒却瞪大了双眼,又皱了皱眉头,扯开了我的手,对我们喝道:“你们是谁?怎么这么无礼?”。“我们是你的家人啊”,于勒的母亲颤着音说到。于勒仿佛更加气愤,对我们大声吼道:“不要乱说假话,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说罢,又连忙转过头对那位夫人和蔼地说:“亲爱的,不要听他们的,他们只是一群疯子而已,我们离开吧”,话音刚落,于勒与他的夫人走下了甲板,他偷偷的回来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然后永远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14.  孙柠雁

父亲在想带两位姐姐去买牡蛎时,猛然瞥见一个人,他愣住了一会儿,突然脸色兴奋,两眼闪着光向母亲说,:“你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像于勒?”他显然有些激动,声音有些变调,母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本疑惑的脸也顿时有了和父亲一样的神色:“天呐,真的是像他,不不不,这一定就是于勒啦,你看看他这身行头显然就是,菲利普你快去打声招呼……”边说着边帮父亲整理了一下西装,推着他向着不远处的一位先生。两位姐姐有些不快,在催促着。母亲看向她们说。:“快安静下来,女孩儿们,他那边那位有派头的先生,他就是你们的于勒叔叔,你们父亲打过招呼后,想吃多少牡蛎就有多少。”两位姐姐,听了话也不在作声,同时好奇地在张望母亲嘴里那味位据说是于勒叔叔的先生。

  父亲深吸了口气,搓着手走向于勒叔叔,只见他露出一种笑容,这笑容看不出是见到许久未见的亲人,而像是见到了一块金子一样。父亲上前打了声招呼,好像确定了那位衣着讲究且姿态不凡先生是于勒,便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隔得有些远,我并不知道他们交谈了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们向这里走来。

  “孩子们这是你们的于勒叔叔”,父亲朝我们说“快问好。”我仔细端详起他来他脸上有细细的皱纹,眼睛明亮但又有些疏离,眉目间透着一种从容与贵气,看的出来,他这些年经历了大风大浪,但日子过的还是很好。父亲在一旁眉飞色舞的说着于勒叔叔这些年的经历,那骄傲的神情,就好像那些成就是他自己的一样。娱乐叔叔挑了挑眉,不予置否,但他一直和我们保持了一些距离,不近不远的。可他也亲热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同我聊了几句。

  随后,于勒叔叔请我们共进了晚餐,餐桌上,母亲一面恭维着于勒叔叔,一面旁敲侧击的询问关于还钱的事,于勒叔叔豪爽的笑了几声,大方的给了我们家一笔钱,并说以后如果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他。父亲与母亲当时一面推脱,又一面将钱塞进自己的口袋,又说了一大堆恭维之词,这让我想到了路边的乞丐,但又很快打消了念头,可这的确不是我所认为的亲人的会面。

15.郭铭宇

      在特快号上,父亲突然兴奋起来。他向前走了几步,望着不远处一位身穿高贵礼服,正在享用桌上大盘大盘美味佳肴的先生,突然向我们奔来。他十分激动,比发了财还激动。他小声对我母亲说:刚才我去买牡蛎时是看见一位高贵的先生在享用美食,像极了我的弟弟于勒了!我母亲眼前一亮,脸上笑开了花兴奋的说:真的?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吗?父亲爽快地回答到:真的,好像就是他。克拉丽丝,你快去看看,如果是就赶紧来叫我。母亲站了起来,快步地走向前去,我也端详了一下那位先生,他年轻英俊,衣服领口还有一个类似于黄金材质的怀表。母亲高兴的回来了,大喊,天哪!真不敢相信,真的是他,我就知道他一定是个聪明,有办法的天才,去跟他打个招呼吧,看他愿不愿意跟我们回去,还有让我们的女婿也去见见。父亲站在那位先生的身旁恭维的说:您是达尔汪斯先生吗?那位先生看了父亲回答道:我是。父亲心花怒放的说:太好了,感谢上帝!让我们见面了,我是你哥哥菲利普啊!我们一家子日日夜夜都盼着你回来呀!随后父亲拉着旁边的女婿和女儿来到娱乐身旁说:哦!差点忘了,这是我刚过门的女婿,以后还多多拜托您照顾照顾啊!你回家吗?大家可都等着你回家呢,顺便把这喜酒也补上哩!

16.顾俞颖

当于勒又一次成为千万富翁时,他衣着华丽,一改当时在轮船上所见的他,那张老实又穷苦的脸,饱经风霜的手,却变成了眼前干净的脸,虽略显老态,整个人却精神的多。他放下旅行箱,笔直地站在门口,对里面的父亲说:“菲利普,我回来了。”父亲母亲都一愣,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母亲吞吞吐吐地探问:“你.....你是......菲利普?”那人点了点头,仍微笑着。我心里默念着:“这是我的叔叔,爸爸的弟弟,我的亲叔叔。”我向他走去,细细的打量着他。他低下头,冲我笑了,再摸摸我的头。只见,爸爸妈妈一齐走过来,一面恭维,一面拉开我,母亲苦笑着说:“这孩子不懂事,你别见怪。快,快进来坐。”母亲拉拉父亲的衣角,吩咐他也招呼一下。父亲忙应合道:“对,快进来,都是自家人,别站在门口。”母亲一面唤他坐下,一面把酙好的茶水递上去,尖着嗓子说:“我说于勒一定会有出息,看吧,现在都成富翁了。多好啊。”父亲一边连忙回答:“是,是,我弟弟真有出息。”于勒叔叔放下茶水,冷笑一声,看着他们说:“我说过,等我赚了钱就还给你们,我今天就给你们钱。”说着,于勒叔叔拿出一箱子钱。我在一旁呆呆地看,其实,我也知道叔叔欠的钱没那么多。父亲母亲捧着一箱钱,母亲细数一翻,又敷衍地说:“你客气个啥。这点钱不用还,我们应该给的。”可手里仍攥着钱。于勒叔叔转身向门口走去,对他们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他们也没有挽留的意思。我向门口看去,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那些钱显得格外刺眼,远处的背影却格外沉重。

17.钱裕琪

      于勒成为大富翁

      我们一家来到到中游玩,正当父亲去吃牡蛎时。一辆有两只白马拉的马车停在了他们的前面,衣着整齐的马夫从车上跳下,轻轻地打开了门。父亲埋下了头,嘟哝着:“这位贵人是谁?”恰巧听到的人用质疑的眼光看着他说:“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于勒,是个法国人,听说在这里还有家眷……”没等他说完,母亲说:“什么!于勒?”他的声音似乎在整个小岛想起,旁边的父亲也按耐不住了,他大摇大摆地走向精致的马车还不停的说:“于勒!我的亲弟弟你终于回来了!”他行着头挺着胸,带着我们一家子走到马车跑。

        马车上下来的是一个中年人,住着黑色的拐杖,皮鞋上泛起阵阵微光,手上的大钻戒无法掩盖他世上的人的身份。父亲小心的窥探,突然叫道:“嘿,于勒,你怎么在这儿,在这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要不是我们是亲兄弟绝不可能遇到!”富豪转过身来,发现了他的亲哥哥,也很惊讶说道:“哥哥这么久没见你还好吗?”母亲在旁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自从你走后,这个家总是觉得少了一份亲戚,我们对打发你的这件事总是向上帝祷告,来宽恕我们自己,同时每天也保佑你!”周围的人都看着母亲,母亲仿佛更自豪了。此时的母亲变得十分温柔,他的眼睛总是盯着于勒叔叔手上的大钻戒,他们进行了不知多久的闲谈,内容却大多是生活琐事,最后父亲不耐烦地说:“关于那张信上的内容……你会实现吗?”“当然,只不过你看看孩子们都饿了,你们去买点吃的吧!”于勒叔叔也不耐烦地说。请点点头带领着去,人家去买东西。于勒叔叔在口袋里拿出了一枚大金币。母亲迅速的收下。

        途中她说道:“我就知道于勒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就知道他是一个人才!”母亲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等到我们再次回来的时候,马车和我们全家的希望都不见了。

18.潘彦均

  自从看到了于勒叔叔之后,父母便开始不断的躲避他。终于快到哲尔赛岛了,正在父母认为,从此可以再也见不到于勒时,那个年老水手抬头看见了他们。显然于勒没有忘记他们。他立马意识到。在下轮船的正是那个厌恶自己的哥哥嫂嫂。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的握住了菲利普的手:“哥……"父亲回头看时,愣住了。他咽了口唾沫,不知如何是好,母亲突然生气起来:“你谁呀?抓我丈夫手干嘛,"于勒知道,哥嫂二人为了钱,已经不认自己这个弟弟了,变从贴身的口袋中抖抖擞擞地拿出一个纸包,放在哥哥手上。绝望的向船仓走去。菲利普打开纸包,只见里面有不少的钱,还有一封信。信上写:

    亲爱的菲利普:

    我果然不能做成大事,现在我破产了。这包里的钱是我仅剩的财产了,我现在把它给你们,来表达我的歉意……

    信还没读完,我父亲的脸已经红了起来。他重又上了船,他想告诉于勒,哥哥等他回来。

19.严嘉玮

        父亲被这种吃牡蛎方式打动了,便询问母亲和姐姐要不要吃,母亲刚回绝,父亲便压低声音,指着一个富人道:“瞧,那个人像不像于勒?”母亲有点莫名其妙:“哪个于勒?”父亲有些激动地说:“就是那个答应给我们钱的于勒呀!”突然,母亲的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富人,说:“你把孩子们领过来,我去仔细瞧瞧是不是他。”说完,便一副优雅的样子走了过去。当走到富人的身边时,她已看清了那个富人就是他们等了十年之久的于勒,心中一阵窃喜,故作惊讶道:“于勒,你终于回来了,我们一家子等了你这么多年,时时刻刻都盼着你回来呢!瞧,这个是我的女婿!”说着就把女婿给拉了过来。于勒愣了一会儿,不久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嫂子!是我,我终于回来了!终于能够补偿我当年做的那些蠢事了!”母亲这时拉下了脸来,说:“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我们都是一家人,补偿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边说边向父亲使了使眼色。于是父亲也道:“是啊,弟弟,一家人就不要这么见外了!”这时母亲说:“你在外这么多年,太辛苦了,刚好这里有牡蛎卖,去买些补补身子!”也没等于勒反应过来,便拉上他,带着我们一家人去吃牡蛎了。

20.杨逸

于勒已经十年没有回信了,菲利普二女儿也结婚了,婚后他们一家来到哲尔赛岛。在轮船上菲利普忽然看到一个身穿“金衣”、“金鞘”的男人,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人像发了光一样,周围还有许多身材魁梧的侍从,不由多看了几眼,这脸庞竟然这么熟悉,他激动得跳了起来,这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于勒吗?菲莉普飞奔过去找到妻子,脸上还是久久不无法消散的欣喜,不顾气喘吁吁惊叫道:“我看到于勒了”,妻子听到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不顾形家和菲利普冲到了于勒面前,只见那里环境可谓金壁辉煌,一个男人叼着雪茄,夫妻齐声大喊:“于勒”,于勤不悦地看向两人,眼中有着不屑嫌弃“你们是谁?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夫妻二人还是满脸欣喜“我是你的哥哥菲利普,难道你忘了我们吗?”。于勒这才打量一眼衣着寒酸的菲利普“有什么事情吗?还是很冷淡的口吻。菲利普的妻子看见弟弟是如此的成功,是一个有钱人,想想自己和女儿满是心酸想提出帮忙却又难以启齿,便说道“你的侄女也结婚了”,“哦”了一声还是很冷酷的语气,一个眼神,旁人就拿来了一袋钱给了菲利普,菲利普双手捧着,看到弟弟的成功止不住内心的激动还想说些什么,于勒立刻制止了“没事可以出去了,我累了想休息了”于勒厌恶的看着贪婪二人,菲利普夫妇连声说到:“是是是”便急忙跑了出去,于勒满眼失望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而此时的菲利普正在四处炫耀于勒是自己的弟弟⋯⋯而于勒呢命人立刻停船,改乘圣玛洛船,以免遇到在纠缠。

21.管佳佳

  父亲忽然看见一位衣着华丽的先生在吃牡蛎。一个身形消瘦的年轻水手用小刀一下撬开牡蛎,递给那位先生。先生用手托着牡蛎,头稍稍向前伸,怕弄脏了昂贵的西服,嘴微微抖动了一下,吃得很优雅。父亲一下子被打动了“我请你们吃牡蛎吧!”他说。然后,父亲昂着头阔步走到水手旁,当他见到那位先生时,他突然一脸惊讶,用手指着先生,叫道:“你......你不是于勒吗?”母亲听到了,先是很震惊,随后脸上露出了藏都藏不住的笑。这时,那位先生似乎明白了什么:“哦!你是菲利普吧!”母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轻声对我说:“若瑟夫,快去把你姐姐和姐夫叫过来!快!”

  我带着姐姐和姐夫回来时,父亲母亲和于勒叔叔正相谈甚欢,看见我们过来,他们连忙介绍:“女婿啊,看,这就是那位给我写信的仁慈的我的亲弟弟—于勒。”姐夫马上恭敬起来:“您好,先生。”叔叔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说:“隔了这么多年,我们能在这儿再次相遇,真是缘分啊,我想弥补你们等了我这么多年,要不,我先请你们吃牡蛎吧!放心,从前我欠下的钱,一定加倍还给你们。”“那真是太好了!”父母的眼都笑成了缝。叔叔便对水手说:“所有的牡蛎我都要了。”然后从袋中掏出一把银币:“不用找了,好好伺候我的兄弟!”“太感谢了,于勒,你真是一个慷慨的人。”父亲说。

22.包妤忞

      到了哲尔赛, 只见一个人带着墨镜阔绰的不得了,从大家面前走过。父亲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喜的神色,"这……不是于勒吗?"而那个人并非听到,母亲连忙说:"快追呀!"父亲大声喊到:"于勒,是你吗?我亲爱的弟弟。"“嗨,是我,菲利普!”父亲朝母亲说:“快!快!这真是我们的于勒他回来了!”母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是让我的姐姐们和姐夫跪下来向叔叔问好。叔叔笑着说:“走,带你们买好东西去!”一家人跟在叔叔后面,霸气十足,有个人正好挡在了母亲前面,母亲用手将他推开,又继续向前走,毫无歉意,好似在说:“我们的靠山回来了,我也是富人了!”

23.瞿燕青

          我给了他十个铜子的小费,他赶忙抬起谢我:“上帝保佑您,我的年轻的……若……若瑟夫……是你!”他神色有些慌张,音调降低了许多。我没有想到他会认出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于勒叔叔又说到:“你父亲菲利普……你们好吗?”我摇摇头“父亲他们都指望着你的归来呢!”说到这里,他的脸上立刻露出羞愧的神情,“我……我……本来是赚了钱还你们的,但……”他又抬头小心地望了我一眼,“你们,你们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望着他那浑浊的眼球,我的心一紧张,一时间不知所措。父亲见我这边没有归来,已向我这边快速走来,当他看到于勒这样的模样,立马拉住我往回拽,这时,于勒叔叔突然叫住了他“菲利普……”父亲拽住我的手紧了紧,恶狠狠的回头道:“怎么,你这个讨饭的,还想要求我原谅你的机会吗?”当初来信说什么好心的话,不过是骗人的,我早就知道像你这样的无赖是不会有什么好心的!果然如此!父亲越说越激动脸色通红周围也有了不少人,于勒叔叔哭丧着脸,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父亲急忙拉着我走了,还愤恨地瞪了于勒叔叔一眼。

24.吴思源

于勒正准备把一些变质的牡蛎海里去的时侯,他抬头便看见了他的哥哥菲利普。于勒顿时两目呆滞,抓着牡蛎的手停在半空中,口中还不住地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菲利普老哥”,可菲利普像见了空气一样,头也不回地同克拉丽丝聊着。于勒知道,因为他看到了菲利普的神态鄙异而又冷淡,便又坐回了那个卖牡蛎的小角落。傍晚,于勒再也没能再见到菲利普,只能回忆菲利普下船时对他扔下的二法郞银币的瞬间。

25.马剑杰

        父亲正坐在长凳上,望着前方的大海,忽然看见了一位气质非凡的中年男子正在船头欣赏风景。毫无疑义,父亲被这位有钱人给吸引了,忍不住走上前去与他谈话

        就在父亲走到中年男子旁,准备与他谈话时父亲几乎是惊呆了,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于勒,是⋯⋯你⋯⋯吗?"那男子转过来,看了父亲一眼,便马上握住父亲的手,激动的说:"是我!是我!是我于勒!"在一旁正看着两个姐姐吃牡蛎的母亲,仿佛发觉什么似的,转过头去,看到了这一幕,刚才因花钱而愁眉不爽的神情立刻消失了,兴奋的,快速的奔了过去,立刻说:"于勒啊,你回来了,都怪当地的人,他们将你送到美洲,使我们分离,现在好了,我们可以一起过日子了⋯⋯""我也希望,但⋯⋯"刚才还激动的神情立刻流露出了犹豫:"我破产了,瞧,这衣服还是我借的呢……"母亲突然暴躁起来,怒吼道:"够了,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吃我们的,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这个流氓……"父亲也沮丧地朝远方走去。"啪"突然一大沓钱扔在地上,于勒露出鄙夷的神情说:"看来你们眼中只有钱,虚伪,势力,冷酷遍布了你们全身,现在钱还给你们,你们以后别想要一分钱,我已经将钱捐给哲尔赛岛了。""呜呜"船到了哲尔赛岛,于勒头也不回的下了船,而此时的父亲和母亲正在人群中,快速的将地上的钞票揣在袋里⋯⋯

26.单瑞洋

船航行在渺茫的大海上……

“克拉丽丝”,父亲急急地说“你看那个衣衫华贵的男子,怎么那样像于勒?

“于勒,就是你的弟弟?”母亲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那你赶紧去问问,看是不是我们的救世主回来了。”

父亲站起身,在母亲身旁来回走了几次,“可……可怎么问啊?”母亲对他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父亲跟着她恭恭敬敬走到男子身旁,整了整衣衫问道:“请问,你是于勒先生吗”?男子环顾四下,惊喜的神色显于脸上,“哦,是菲利浦哥哥。”父母激动的向于勒叔叔拥上去,不断嘘寒问暖,询问着一路上的状况,近几年来的情况,他们的嘴角不断上扬,露出了多少年来都从未有过的笑。

当于勒叔叔提出请我们吃牡蛎时,母亲高兴的说:“好啊,几年不见,于勒成了个好心的人,竟提出请我们吃牡蛎,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又转过头说:“若瑟夫,去把我的两个女儿和女婿一同叫来”。

她坐在桌前,学着那些太太,用一方有些污渍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嘴微微一动,却将一些汁水溅在长袍上了。她微微皱眉,尴尬地想擦去,但怎么也擦不掉,便抬起额头,矜持道:“瞧呢,咱们于勒要给我买新长袍了,这长袍便不要了吧。”复又对着于勒不断的赞美……

27.邢菲儿

        那位衣服褴褛的老水手娴熟的撬开开牡蛎,抬起头,伸出那枯木般的手,把牡蛎递给父亲。父亲接了过来,嫌弃的看了一眼那只手,然后把牡蛎分给女儿和女婿,自己也拿了一个,模仿着先前两位漂亮太太的吃相,小心的吃着。在我看来之前的两位太太是很高贵的,但父亲故作文雅的吃相有些滑稽,有些做作,似东施效颦一般,连我也有些忍不住想笑。      吃完牡蛎后,父亲因钱的事与老水手有了争执,母亲见他们还不回去,便走了过去,了解情况后,把女儿女婿支开,准备和老水手开始较量。    只见母亲一手撑腰,一手指只老水手,“你这是欺诈,我们才吃了几个牡蛎,就要这么多钱,不可能你一定想骗钱!”    老水手说:“可是……”    “什么可是,这么几个牡蛎,最多2法郎,我是不会多付一个铜子的,你这个乞丐。”  老水手盯着父亲和母亲,看了那么几秒钟,突然父亲慌张起来,小生对母亲说:“他怎么这么像于勒?”不料被老水手听到了一点,眼中有些惊讶:“哥……哥哥,你……你是菲利普!”    父亲和母亲脸色煞白起来,惊恐的看着他,想:这是于勒?他不是发财了吗?天呐,赶快走,别让他这个流氓缠上我们。    母亲有些结巴了:“你是谁?我……我不认识你,不要跟我攀关系,休……休想让我多给钱。”    于勒:“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于勒,你的弟弟,”    母亲又慌了,暴露的对她吼着:“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也不认识什么于勒,你这个无赖,不要纠缠我们。”    父亲皱了皱眉,示意母亲声音小一些,又指了指在不远处的女婿,母亲迅速拉走了父亲,躲开了于勒。    “你们钱还没付,别走……”于勒的喊声被嘈杂人群给挤得支离破碎。

28.袁圆

我只带着2法朗回来,母亲恼怒着大叫:“你怎么能给那种流氓小费......”

这叫声将周围人都引了过来,有两道目光不同于旁人,带着疑惑和探求,我想:这莫不是我的叔叔于勒的。

果不其然,当母亲止住了她的言语,有些惊慌时,那个在一旁的老水手-我们最不期待看见的人,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满是愁苦的脸又透着一点惊喜,我听到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喂,菲利普!是你吗?”

母亲脸色当即变了,一脸淡然地拉过惊慌到不知所措的父亲和望着那个方向的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抬脚便走。

奈何船上人太多,终是走不了多远。此时,我听见了周围人的议论声:“怎么了?”“不知道,该不会那卖牡蛎的是那什么的亲戚吧。”

于勒越来越近了,父亲愈加窘然,母亲则是装作身在事外。眼看躲不过去了,母亲皱起眉头,一脸鄙夷的冲着于勒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认识你!”说完,又想走。

叔叔显然意外于回答,呐呐的说:“我......就是,就是你的弟弟于勒呀,你的亲弟弟......”

“呵”。母亲冷笑道,转过来对父亲说:“我可不认识这个人,怕不是哪来的无赖要骗钱的吧。”父亲也很快反应过来:“我也不认识,咱们走吧,你巨人原点。”

就在我们往船的那头又进一步时,一个人影冲了过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是女婿。

“等一下,我记得那个你在美国的富人亲戚是叫于勒。”他说道,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于勒:“怎么,这就是你说的那人?”

两个女儿眼见形势不对,立刻明白了情况,解释道:“一个疯子胡言乱语罢了,在意什么。”父亲也碍于现状,再次不耐烦的头也不转的说:“你认错人了。”

于勒不肯放弃,坚持要说:“我就是于勒呀,从美洲回来了……就一直在船上,不敢见你们......”

显然陌生人是不会知道这些的,你是女婿当下就说:“好了,不用再说了,我们待会儿下去就不用一块儿了。”又小声嘟哝着:“早就知道这家没钱了。”

母亲还妄图解释什么,眼看如此,沉默了,父亲则是在那哀嚎:“完了,一切都败露了”。“都是你这死鬼,跑什么,装作不知道不就好了嘛。”

气氛就这么尴尬着,于勒也不知道何时走开了,我想,接下来的生活恐怕都不怎么好过了。

29.施宇

"菲……菲利普,是你吗?"。那人忽然抬起头,脏污的脸上,一双清澈的眼睛中闪过惊异的光芒。菲利普霎时间浑身僵直,定定地杵在原处,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缓缓滑落,滴在甲板上:"克……克拉丽丝,我又想……想了想,牡蛎也没什么好吃的,我们还是回船……船舱吧!"他向夫人的方向大声招呼着,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从怀中掏出手帕,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大步流星地向船舱走去,谁知那卖牡蛎的比他跑的更快,一把揪住他的衣袖,用力地晃动着:"我是你的弟弟于勒呀,你不认识我了吗?"于勒的声音很大,引得其他船客纷纷侧目,菲利普顿时手足无措,努力想挣脱,却又没有成功。这时,菲利普太太的目光也被引到了那里,她差点抑制不住自己满腔的怒火,但她还是先向二女儿使了个眼色,二女儿顿时心领神会 ,将自己的丈夫拽到了船舱里。菲利普太太迅速冲向菲利普,鞋跟踏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冬冬"声,她走到于勒跟前,扬起手,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丈夫称兄道弟,你高攀得起吗?!流氓!混蛋!"她一边说着,一边拽着丈夫的衣领飞快的跑进了船舱,只留下跪坐在地上,手捂着脸,眼神呆滞的于勒。

30.    杨宸

父亲郑重其事地带着两个女儿和女婿向那个衣衫褴褛的年老水手走去,就连行走都是轻巧而庄严的。到了不远处,他开始露出亲和的神情,准备询问牡蛎的价格,然那水手注意到他的来临,忽的抬起头,微露出爬满皱纹的脸注视着父亲,随后一惊,口中吐出“菲利普”三个字,可又立即露出愧疚的神色。我惊讶极了,难道这竟是我的亲叔叔于勒?瞧,父亲亦是十分惊异,可随即露出不安的神色,脚步变得紊乱起来,似是站都站不稳,他攥紧衣袖,立即对身旁的两个女儿说了些什么,两个女儿都慌张起来,急忙拉着他们家刚上门的女婿往甲板外走。他们离开后,父亲疾步走向母亲,紧拉着大衣,然而还是在哆嗦着。“刚才的话你听见了吗?现在怎么办呢?”“于勒这个家伙不是做了一桩大买卖吗?应该发财了呀!不……不,这个又脏又丑的人一定不是于勒,我们还有钱没到手呢!”“可他分明就是我的弟弟于勒,他一眼便认出了我。现在我们得尽快离开这个人,不然就将在女婿面前把面子丢尽啦!”……

        就在这艘船上,堆满金银的山刚刚崩塌,一家人正忙着逃荒……

31.谢倩颖

于勒在美洲发了财,便打算去哲尔赛岛游玩,再回哈佛尔。

他乘坐的“特快号”途径哈佛尔,船在哈佛尔停了一会儿,有几个人上了船,那正是菲利普一家。

船开动了,于勒坐在甲板上欣赏夕阳西下的美景,用手晃了晃高脚杯内的红酒,一不小心,红酒洒到了他那洁白的西服上。他便站起来转身,准备去换衣服,路过菲利普身旁,菲利普注意到他,“于勒?”他便回头,打量了菲利普一番,“菲利普!”“我就知道你会在美洲努力工作,会回来和我们一起快活地过日子的!”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菲利普邀请,“我先去换件衣服,等会会来找你”他便转身走了,在一旁观察的菲利普太太激动坏了,“他回来了,我们的境况好了!”他们的女儿都很高兴,女婿也露出了微笑,至于若瑟夫,他则兴奋得不行。“好了!我们不要太兴奋了,现在我们要去餐厅点餐来欢迎于勒回家!”菲利普太太说到,“孩子们快去餐厅吧!”这时,甲板上只留下菲利普夫妇,“你说,我该怎么开口让他赔偿我的损失?”菲利普小声嘟哝着,“很简单!看他这样也是去哲尔赛岛旅游,我们要付的经费都让他来承担,如果他和我们一起回哈佛尔,聊天时有意无意地回忆过去,并且告诉他我们的计划,就是买别墅的那事,这样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过上上流生活啦!”

“好主意!”菲利普夫妇按照计划进行,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好景不长,他们开始糟蹋钱,于勒也还原本性。很快,他们的钱花光了,回归到原来的生活。

32.陆海军

我们上了轮船,看见了一位卖牡蛎的水手,在买卖的交谈中得知,他的老板就是其亲人达尔芒司·于勒……

    来到哲尔赛岛后,一眼便望见岸边,街上有很多捕牡蛎,买卖牡蛎的人。在一群买牡蛎商人的中心,一位面色红润,头发乌黑戴着黑色条纹的领带,踩着一双油光发亮的皮鞋,正在说着什么,父亲一眼就认出了他:“是于勒啊!”母亲问道:“真是于勒?”她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快!快去仔细看看。”父亲走进一看,真是于勒,随即踮着脚,招着手高声的喊道:“于勒!”那位面色红润,满头黑发的先生从一群人中,露出了脑袋。于勒看了一眼父亲那洗得有些发白的衣服后,脸上闪过一丝丝厌恶的表情,随及打发走了一群商人,然后满脸笑意的向我们走来,“是你啊!菲利普”说着便拉过父亲的手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父亲眼珠一转,看向了身在远处的我们,然后长叹一声:“唉~最近生活很不如意,家里频频出事,这不女儿又要嫁人了……”沉静了好一会儿后,父亲又用如蚊子般,却又能让人听见的声音说到“缺钱啊。”于勒一听,毫无表情的拿出了之前占用父亲的那部分遗产,而后又加了几沓钞票进去,用绣着金花边的布包着提给了父亲,父亲接过后脱下上衣,又将钱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脸上笑个不停“好弟弟……真是谢谢你了”转念一想说到,“我们刚来哲尔赛岛,人生地不熟的,能不能……去你家住几天?”于勒抿了抿嘴:“点点头”父亲转身,一路小跑到我们身边,母亲看到父亲手里的那包东西,顿时就抢了过来抱在怀里,那女婿也露出了笑意。

临走前,父亲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好弟弟,好弟弟”在踏上船的甲板上前,母亲对于勒说:“我们那里少有卖牡蛎的,这能不能拿两箱回去,又指了指我和姐姐说:“这些个孩子又向吃……”于是便又拿了两箱牡蛎,船离开哲尔赛岛后,父亲便开了一箱牡蛎放到船上去买卖,又赚了不少……。

33.朱熙宸

        女婿发现真相
  父亲与母亲没有发现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女婿,他们的谈话也自然被听了进去。
  “嘭!”身后发出的巨大声响惊到了父母俩,他们机械的转过身,看到的是自己女婿惊愕的表情。没登他们反应过来,女婿吃惊的声音传来“上帝!你们怎么会有这么穷的亲戚!你们的那封信上不是明摆的告诉人他是十分富有的吗?!我的天啊!我不能接受!我想这门婚事我们还是再讨论讨论!之后再做决定吧?”女婿抱着头来回的转着,脸皱成一团,还时不时大叫起来,“他不是很富有的吗?怎么会这样,不行……”母亲听了连忙跺脚,气急败坏地吼道:“亲戚!什么亲戚!这个流氓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才没有这样没出息的亲戚!”父亲这才缓过神来,眼神闪躲,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这么狼狈的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亲戚!”
  女婿听了,怀疑的转过身,不知道嘟哝着什么走远了。父亲与母亲这才擦去额头上的虚汗,嘴上却依旧咒骂着,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34.张书怀

菲利普夫妇商议好之后,转头就看到笑容僵硬的女婿。他们眼里充满了恐惧,菲利普皱着眉偷偷的看夫人,夫人终于露出了微笑,说:“哦,我亲爱的女婿,你都听到了?那是我们太想念于勒了,所以我们看谁都像他,那个穷鬼怎么会是有钱的于勒呢,等于勒回来了,我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你不必担心,现在只要跟我女儿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35.沈佳祺

              于勒成了百万富翁后

      我们一家乘着游轮正朝着朝思暮想的哲尔赛岛驶去,忽然,父亲双目圆睁,看着一个衣冠楚楚,身着高档西装的中年人,他拉过母亲悄悄的说:"嘿!那是我弟弟于勒吗?"母亲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去,她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拉过父亲,小声地说:"最好去找船长问个明白,如果真是的话,我们就发财了!"说着,母亲的眼光泛出异样的神采。

    父亲赶紧走去,我这次可跟着他走了,心里异常紧张,父亲客客气气地和船长搭上话,恭维了一会儿,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地直入主题:"嘿,伙计,你知道那位站在船头看风景的绅士是谁吗?"船长本已不耐烦我父亲那番谈话,听到这却变得恭敬起来:"哦,那位先生啊!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听说他在美洲白手起家,自己做生意,发了笔横财,现在是个百万富翁,他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听说他的亲人当初毫不留情地将他送去美洲,仅仅因为欠了他们一笔小钱,他现在飞黄腾达了,却还记得回来还钱,让亲人们过上好日子!哦,对了,他冒似叫于勒,姓达尔芒司,也不知是达尔汪司,总之是个十分动听的名字。"父亲越听越精神,仿佛未因船长替于勒叔叔打抱不平的话而惭愧,挺起胸膛,下巴微微扬起,带着些傲慢的语气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他的哥哥。"说完,转过身,满面红光,昂首阔步地走出去,来到母亲身边,"没错,就是他一一于勒。""啊!天哪!"母亲尖叫了一声,而后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那张脸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双手有些发抖,说:"走,既然若瑟夫知道了这件事,就让他假装不认识于勒去接近他,然后我们再出现,装成偶遇,这样,就能顺利成章地迎接他,我们就发财了!"母亲露出贪婪的神情,"快去快去,去找你叔叔去。"我在母亲的推搡下,有些踉跄地来到那个人身边,那个人见了我,友好地说:"你好,小朋友,你有事吗?"我刚要开口回答,父母便闪现出来,"哦,亲爱的若瑟夫·达尔芒司,你怎么在这儿?""菲利普·达尔芒司,我们走吧!"母亲说着便转身意欲离开,"等等,女士,你刚才说什么?"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母亲兴奋地转过身,"哦,先生,你好眼熟啊,你好像我的一位亲人,啊,你是于勒吗?"我看着母亲己经语无伦次,舌头开始打结了。"没错,难道你们是菲利普夫妇吗?"于勒叔叔说道,"哦,没错,哦,我的上帝,你就是于勒啊,我是你亲哥哥菲利普啊!""哥哥!"于勒叔叔激动得眼圈都红了,"我的弟弟,亲爱的弟弟,我英明的弟弟,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我了!"说着,父亲硬是从眼中挤出一滴眼泪,"哦,哥哥,万分抱歉,当年借了你们的钱,来,给,这是张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法郎的支票!"叔叔激动道,父亲闪电般的从叔叔手中接过支票,又小心翼翼地收进衬衣内袋里,扣上纽扣,轻轻拍了两下,怕它飞走似的,父亲又揽着叔叔的肩膀仿佛看到金山一样盯着他,和叔叔高谈阔论起来,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给他买别墅什么的⋯哲尔赛岛上,父亲一直缠着叔叔,整个旅途弥漫着一股铜臭味儿,变得无聊乏味。

      回来的时候,我们改乘圣路易斯号豪华邮轮,用父亲的话说为尽快适应上流社会做准备⋯

36.朱凌怡

        女婿发现真相

  父亲与母亲没有发现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女婿,他们的谈话也自然被听了进去。

  “嘭!”身后发出的巨大声响惊到了父母俩,他们机械的转过身,看到的是自己女婿惊愕的表情。没登他们反应过来,女婿吃惊的声音传来“上帝!你们怎么会有这么穷的亲戚!你们的那封信上不是明摆的告诉人他是十分富有的吗?!我的天啊!我不能接受!我想这门婚事我们还是再讨论讨论!之后再做决定吧?”女婿抱着头来回的转着,脸皱成一团,还时不时大叫起来,“他不是很富有的吗?怎么会这样,不行……”母亲听了连忙跺脚,气急败坏地吼道:“亲戚!什么亲戚!这个流氓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才没有这样没出息的亲戚!”父亲这才缓过神来,眼神闪躲,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这么狼狈的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亲戚!”

  女婿听了,怀疑的转过身,不知道嘟哝着什么走远了。父亲与母亲这才擦去额头上的虚汗,嘴上却依旧咒骂着,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37.任杰

      菲利普被他们高贵的吃法打动了,竟走上前去,看到了一位男士,他的举动触动了飞利浦的记忆,但那男士又不是那么像那个人,他有菲利浦熟悉的脸庞,那眸子,那嘴角。“我的好弟弟”,那是压抑着发不出来,他有些怕,于勒,可是有钱人了。怎么和有钱人说话呢。他一遍遍扯着自己的衣服正着领结,总觉着不妥,忙又去找太太。“我见到于勒,我弟弟我的又好又聪明的弟弟呀。”他语无伦次了。“这小子,不,这好心的于勒终于回来了,我们快,快去呀,叫上咱们女婿好好瞧瞧于勒。”她的心中好像有什么得到满足。但这种东西忽而膨胀起来充斥在她的心里,脑里,满满的。她帮飞利浦又挣正着领结怪道:“你这死鬼,不好好收拾收拾,人家可是……”见到日思夜想牵肠挂肚的“亲戚”,飞利浦又激动,又不自然,他那太太早已按捺不住,欣喜快步赶上前“于勒,好于勒,不认得我吗,我是……你哥哥那里呢!”她满脸的热情,虚伪。于勒一时无言,想着:哪会不认识,赶我走,我又哪会不记得。飞利浦领着女儿女婿们来了,一路上吵闹不止,菲利普太太与好弟弟攀谈着,无非是些“你有多少资产”“准备用钱做什么”,“我早知道你有出息的。我们老后悔了,你不会怪我们吧,我们去亲人啊。”那些女儿们则是“叔叔”“叔叔”叫个没完,交流着置购什么房产。菲利浦想着邻居们的艳羡,竟笑出了声,没人知道菲利浦的想法,他只是冷笑“这些穷鬼”可还是一片恭维的“弟弟”“好于勒”“好叔叔”没完没了…..

38.郑永恒

      当菲利普夫妇看到于勒时,他站在船上望着远方,手插着口袋,衣装整齐,好像又是要到某个国家,做买卖似的,菲利普夫妇连忙拉着他的女婿向那边奔跑过去,还一边喊,于勒!于勒!我在这里,于勒转过头,看到是他的哥哥向他招了招手,也跑了过来,到了,菲利普跑到于勒的肩膀,对他的女婿自豪的说,这就是于勒!我的亲弟弟,现在他可是富人,还没等菲利普说完,菲利普夫人就插到说,对啊对啊,你到我们家可幸运了,于勒笑着说,哥,我明天还要去美洲做个买卖,我知道你们生活也不容易!于是,他随手从口袋拿出,几万法郎。递给菲利浦,菲利普夫妇大吃一惊,心想这么多钱我还没见过的我们终于可以过上上流日子了!于是他们装模作样的你推我,我推给你最终还是收下了,船要离开了,菲利普夫妇告别了于勒,手中攥着钱,心中早已乐开花。

39.朱超杰

      父亲在船上,向远处望去,心里想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困苦的日子啊!在甲板上看到一个身影,从上到下显出一高贵的气息。父亲看了那个人羡慕的眼神,忽然,父亲的眼神变的凝重,盯着那位先生,父亲他惊讶的大喊了一声“于勒”,那个富人也向这里转过头,那真是于勒吗?如果真是,那真是太好了。
父亲快步向前走去,那个人也走了过来,父亲的脚步很坚定,没错,那就是于勒。父亲一把将他抱住,这是兄弟之间的拥抱,母亲也非常的惊讶,父亲说“原来你已经这么富有了,你看看,过这种有钱人家的日子”~

40.徐怡菲

        父亲忽然看见一位中年人,他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捥在脑后,就连胡子也剃得干干净净,一身锦衣,虽然鬓角有些白了,但是举止间还是像绅士一般,他在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前,看样子是在吃牡蛎。他用一方手帕托着牡蛎,头微微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将牡蛎壳扔到海里,再用手帕将手擦拭干净,十分优雅。
      毫无疑问,父亲是被这种高贵的吃法打动了,走到我母亲和两个姐姐身身边问:“你们要不要我请你们吃牡蛎?”她们犹豫了一会儿,便答应了,我们一起走到了那位伸士身边,买了几个牡蛎。忽然,我父亲好像十分激动,他向旁走几步,睁大眼睛看了看那位绅士,就赶紧向母亲走去,面色因激动而有些潮红,他低声对母亲说:“真奇怪,那位先生怎么这样像于勒!”母亲瞬间睁大眼睛,带有一丝欣喜的说:“真的?你可不要撒谎”父亲还是放心不下,他说:“克拉丽丝,你去看看吧!最好把事、情弄个清楚,你亲眼去看看。”
        过了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我看出她的心情很好,一路小跑到父亲面前说:“我想就是他。去跟船长打听一下”
父亲赶紧走去。我这次可跟着他走了,心里异常紧张,父亲合船长搭上话了,他说:“嘿!伙计,我弟弟,也就是那位穿长袍的先生,他今天刚刚要回家,你知道他之前是干什么的吗?”船长十分恭敬的讲述了绅士的经历,现在父亲更加确定他就是于勒了。他迈着大步向于勒走去,拍了拍于勒的后背说:“嘿!最近还好吗?老弟”于勒开始有些惊讶,有些嫌弃父亲的粗鲁,但当他看清父亲的脸时,很快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脸,十分激动的抱着父亲说:“哦,上帝,菲利普,你是菲利普吗?”父亲点了点头,说:“看样子你混得不错,我和你嫂子还担心你混得不好,每天忧心重重”于勒十分歉意的说了声抱歉,我们在边上看着,我心里默念道:“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

41.徐亚杰

父亲带着我们一家人登上了“特快号”。船上不缺一些衣着华丽的人。这时父亲两眼突然直瞪瞪地看着一位手中握着红酒杯,服饰宛如贵族的人。推了推母亲说:“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弟弟?”母亲看了看那个人说:“好像真的是那个正直的于勒。”当一位船员走过父亲身边,父亲客气地问道:“你认识那个人?”船员说道:“他叫于勒,美洲富商,这次回来寻亲,他的亲戚真幸运……”父亲听了两眼放光,大声叫到:“于勒。”这时我的叔叔于勒转过身来,大步迈步走过来并说道:“菲利普,你怎么在这儿,十年没见,想死我啦!”父母,姐姐都和叔叔愉悦地交谈起来,终于一家人又其乐融融地在一起了,于勒叔叔不但还了欠父亲的钱,更用他的钱为全家买了一套别墅,母亲自此合不拢嘴,把于勒叔叔夸得比神还要伟大,全家都沉浸在于勒叔叔带来的喜悦之中。

42.樊璐玮

父亲忽然看见一位衣着华贵的先生,他低声说:“这是于勒吧?”母亲忙走近看了看说:“好像是的!”父亲走近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说:“请问你是于勒吗?我是菲利普。”那位先生瞧了瞧说:“你是我哥哥!”父亲听罢,一拍手,声音响亮了许多,唯恐谁听不见似的:“弟弟,好久不见啊!”母亲也忙领着孩子们走过来,笑眯眯地说:“我们早知道你是个正直有良心的人,你是我们家的福音啊!”这时,父亲脸上也堆起来了笑容,一只手搭着于勒的肩,生怕他跑了似的,一边又招呼我去把姐夫叫来。    姐夫来后,握了握于勒的手,说:“您好,我是您侄女的丈夫,您侄女真的很不错,您的大名我也是早有耳闻。”脸上虽只挂着微笑,但发光的眼神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        大家围着叔叔,你一句,我一句得赞扬着,谈起了许多购物计划,我知道富裕的生活就要来了,但不知怎的有些高兴不起来……

43.44.45.46.47.48


总评:孩子们的想象力非常的丰富,不少孩子的逻辑思维也很缜密,对故事情节的编排非常的合理,再一次彰显了菲利普夫妇的贪婪自私金钱至上的性格;有的孩子又另辟蹊径让菲利普夫妇实现了他们美梦;有的孩子让菲利普夫妇再次陷入新的困境等等。这次训练中孩子们对在人物语言、心理、神态的把握上有了很大的进步。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