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你的世界》  ⑤

喂,你好像一个人。

 前情回顾:

《你的世界》④



                                              05

                                              ☞

        时光是个顽劣的儿童,从来说话不算话。某年花开时,珍希回来了。

       时隔多年,小北街已变了许多。墙面重新粉刷过,电线变得整齐了,不变的是一切依旧热情而安详。回来时天明不久,阳光转到了合适的角度,刚好可以在街道上撒下一路金光。几只鸽子飞过屋顶,自行车清脆铃铛声回荡在窗与窗间。

      小北街第一万次苏醒了,与这个世界道着早安。

   “珍希回来啦!”邻居大婶提着菜篮老远就招呼过来。

   “哎呦,几年不见成大姑娘了!”“真漂亮!”

   “准备考哪个大学呀?想好了没有。”

       街坊们好像早已忘记了那个难以启齿的陈年旧事,都抢着对珍希嘘寒问暖,问东问西。

       然而谁都不知道这些年珍希心里最惦念的,只是印象中那个灵动的赤裸背影。

       放下了行李,珍希推开人群向简易房的方向跑去,留下人们一个个一脸狐疑。

       这眼前的景象太陌生,以至于珍希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不可能,什么地方走错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地方,这个多年了反复出现在梦中的地方。

       可曾经的简易房已经不见,空出的地方摆上了一盆盆绿色植物。“人呢!”珍希失控大喊,抓住一个路过的小男孩便问道:“沙子呢?”

        小男孩一脸惊慌:“走⋯⋯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

     “早走了。”

     “去哪了?”

     “谁会去关心一个傻子。”

        珍希推开男孩后退两步,头一阵猛烈眩晕。

        三个月的暑假,珍希哪都没有去,她无时不刻不盼望着楼下能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生怕自己的一转身,像当年那样错过,可是,什么都没有。

         高考成绩出来,珍希超常发挥,她斟酌了好久,选择了一所南方的大学。

        将要开学之际,小巷里很多人都来送珍希,父亲忙前忙后笑得合不拢嘴,而她自己的心情却没有受大家的影响,反而愈发沉重。

        他去了哪,我这一走,又是几载春秋。

        从超市买完生活必需品,珍希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父亲去了银行取钱,带在路上备用。

       上了楼,珍希突然警觉地停下了脚步——家门被打开了,有人来过。

       珍希不动声色地推开了虚掩的门,拎起靠在门边的拖把,此时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警惕起来,小心翼翼地走进屋。扫视着每一个角落,看是否有什么异常。

       所有东西都摆放在原处,唯独自己屋子的门被关上了。自己没有关卧室门的习惯,珍希回想,走之前一定是打开着的,屋里一定有人。

      握紧了拖把,珍希鼓起自己十八年来最大的勇气,一脚踹开了门。

        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惊慌失措的丑陋女人。

       她坐在床上,显然被吓坏了,手里紧紧攥着珍希的照片,低着头,尽管如此,珍希还是看见了她脸上因高温而明显褶皱起的皮肤。珍希刚想大喊:“你是谁?”却被她先张口打断了。

      “我是你的母亲。”

        有些谎言,无论用什么语气表达都像是在表演;而明明不是谎言的,哪怕戏剧化地讲出,倾听的人总会有一瞬莫名的触动,哪怕就一瞬。

          一瞬间,此刻的,往昔的,珍希所有的委屈,憎恨,痛苦与恐惧全部都在此时此刻化为灰烬。豆大的泪滴一下一下砸在这对相拥而泣的母女的心扉。

       良久无言,好像所有的话都在分开的这十八年的梦中说尽了。两人拥抱了很久,哭泣了很久,她欠她的这些年,都会在无言泪水里诉说清楚。

       父亲不知何时已站在卧室门口,一言不语,眼眶微红。

        珍希上大学走后,父母在小北街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小珍,你当真不回来?”

     “很远的好吗,你们结不结婚不也是我爸妈吗?有必要办婚礼吗,不怕街坊又说闲话。”珍希捧着电话一脸不情愿。

      “小屁孩,跟你说你也不懂,这是你爸爸欠我的东西!”

     “好好好,欠你的不是欠我的,你先把你欠我的东西还给我吧!”也许是没有抚养过珍希,母女两人关系更似姐妹。

     “不跟你讲了,我这边人太多——哎哟,长没长眼啊撞死我了,好了好了我挂了啊!”珍希挂了电话,愤怒的回头去找刚刚那个人。

         一个背影在人群中穿过,熟悉得窒息。

         好像一个人。

        珍希飞快地挤过人群,不知为何越挤人越多,背影渐渐模糊。突然,珍希一个踉跄冲出了人群。

       人群的尽头是一个规则的圈——原来有人要表白了,要表白的男孩就是刚刚那个撞到她的人,他手捧玫瑰在众人的起哄中单膝跪在女孩面前。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四周响起浪漫的音乐。

     “我愿意。”女孩无法平静,声音激动得发颤。

         真像,但他不是。

       人群骤然沸腾起来,把傻呆呆的珍希夹在了欢笑与尖叫声之间。

       那晚,珍希很久很久都没有入眠,耳边一句歌词敲进了心窝:“我们本不属于一个世界,所以理所当然会错过。”

        也许,本就是两个空间的人们,只是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时空产生了交错,所以我认识了你,而后又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时空恢复了原态,所以再不相见。

          望着窗外繁星初上的星空,珍希想起了一双明媚的眸。

     “你在哪呢?”珍希打开窗户问着繁星满天:“妈妈找到了,你又丢了。”

           夜深,无人回应。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怎么说呢?我似乎是经常要做冲动的事,不会去考虑后果的那种。 比如今天,本来昨天晚上没抢到票本来也没打算去了。但是今...
    晨宝要瘦瘦瘦阅读 34评论 0 2
  • 好久没有因为重温一部电影,而有了一些哽咽的感觉。终于明白,十几年看过的电影,十几年后再看一次,会因为阅历而有...
    魔道人DoiMoi阅读 284评论 0 1
  • 描述 判断题的评判很简单,本题就要求你写个简单的程序帮助老师判题并统计学生们判断题的得分。 输入格式: 输入在第一...
    tingshuo123阅读 85评论 0 0
  • 他成长了 他在中秋节最后一天的假日里,被一辆电动车撞了,结果右脚大拇指被诊断骨折。 ...
    心灵是我独舞的城池阅读 1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