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五十四章)巧遇故人

字数 2079阅读 35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惊诧不已,且因为做亏心事被撞了个现行,说话不由得有些心虚:“净,净玄大师,你,你怎么在这儿?”

他冷淡地望我一眼:“这句话当由我来问你,夜半三更,你私闯民宅,到这张府做什么?”

“我…我…”我目光四处游离,终于灵光一现,指着天边的月儿道:“啊,今夜月色甚好,我是来赏月的!”

他很不给面子,只轻微地抬了一下头,便毫不留情地反问:“在别人家屋顶上?”

我干干笑了两声。

他不理我,朝院子中瞟了一眼,复问道:“你将才想做什么?”

明知故问…我在心底默默的道了一句,嘴上还是老实地回:“左右不过捉弄一下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瞳色蓦然深了,似乎有些生气:“白日里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可用妖法作乱。”

“我…可是那丫鬟太欺负人了,我不过是想替那女子出口气。”

“不行,天地六界各自运转,不可混淆,妖道不能卷入人道的纷争。”

初寒本已心生不快,此时更是不耐,出口便道:“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这秃和尚好生碍事,不在庙里静心念你的经,倒偏来管起我们的闲事。”

净玄不怒不躁,只看着他微微皱了一下眉:“你不该在这里。”

“笑话,我在哪里岂用你来指手画脚…”眼见情势不妙,我忙插身在他们二人之间,急急打断初寒的话:“好了好了,大师,他一介木灵,实在被困在山上许多年了,所以才会起了凡心。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们多计较,我这就带他回去。”

净玄目有疑惑:“木灵?”

“是啊,大师法力高强,既可直视他的灵身,便没有认不出他真身的道理罢?”

净玄沉默了,片刻后他双目轻闭,从宽额发出了一阵浅浅的白光。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却也险些让我惊呼出声,适才我分明在他额头上见到了一只小小的瞳孔,这大约便是世人所传颂的天眼罢。点化他的高僧究竟是何许人也?竟能让他这般轻的年纪便窥探了天道,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因为过于惊叹,不敢说话,只见淨玄很快便恢复了常态,接着他摇了摇头:“他不是灵。”

我的眼睛瞪的俞发大了:“你说什么?初寒不是灵?那他是什么?”

淨玄单手竖于胸前,面上看不清是何种心思,唇抿得很紧,似乎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我不死心,指着院子中还在低声下气的木槿花:“那她呢?她和初寒有什么渊源?”

淨玄开口了,然而说的话依然叫人很郁闷:“今世缘,前世果,因果轮回,一切皆有解开的那一天。”

我忍不住低声抱怨:“怎的同师父说话是一样的调调…”

他无视了我的低语,默默又望了初寒一眼,这回他没有再赶我们走,而是凝重地道:“记住,不要在江宁城作乱,否则会造下罪孽。”

说完这一句,他低垂着目,静然地消失在夜色里。

于是房顶上只余下我和初寒面面相窥。




我们很规矩的回了安南山。

依旧是那般无趣的日子,一竹,一鹤,一片天。

“初寒,净玄说你不是竹灵,那你究竟是什么?”

彼时的我在周围结了一个半大的结界,将自己圈在里边,恢复了原形窝在一堆芦苇草上。做人的日子做得多了,才发现原来还是做一只鹤最为自在。

初寒听及我的问题,很怪诞的看着我:“你问我,我问谁去?依你的道行,竟连这点小事都看不透,还不及那个秃和尚。”

我气不过,立起来狠狠啄了一下他的枝干:“我学艺不精,修炼荒废了几百年,也就近些年岁才开始认真起来,能和一个得天独厚、天资聪颖的人相比?再说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都不清楚,还有脸皮来说我。”

初寒被我噎得一时无话,开始漫无目的地环顾左右,半晌后,他忽然道:“青持青持,有人来了!”

我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大惊小怪。这安南寺自从出了一个净玄之后,有哪一天真正清静过?”

“这回不一样,这回来的好像不是凡人…好像是个仙!”他急切地补充。

什么?这破寺庙竟会值得神仙造访?

我来了兴致,立即凝神看去,果然有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衣决飘飘,仙气环绕,周身自有一股超尘的气息,果真是一个仙者无疑。

这仙人架势也不小,后边陆陆续续跟着约有七八个人,人人皆是白袍装扮,清尘之气不立自生,想来应是这位仙人的弟子罢。

我一一看过去,看到最后一人时,忍不住屏了息,我莫不是看错了罢?那个容颜俊朗,目似桃花的男子,不正是那位风流成性的雷族二王子么。

他素来喜爱一席黑衫,今日换了这一身素白的袍子,还颇有些谦谦公子的味道,只是平日里看惯了他目空一切的样子,现下他忽然一本正经起来,倒叫人还有些不习惯。

也许是我的注目太过深切,雷辰略显疑惑的抬起了头,循着我的目光看来,愣了一下,唇角生出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

他发现我了。

看来我的结界造得实在太过粗糙。

那仙者走到了安南寺的正门之前,回身吩咐了几句话,他的弟子们默默应了,便随着他走了进去。

雷辰没有跟着他们,他与我是同类,我进不去,他自然也只能被拒之门外。

饶他是王室之子,身份如何尊贵,也终归不过一只雷妖而已。

不过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此刻他的丹凤眼已微微眯了起来,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低头望着我,笑得很妩媚,还不忘用他宽大的袖袍抹了抹额上根本不存在的汗珠:“阿持妹妹,你今日这幅模样,倒还新鲜的紧。不知能否劳驾你收一收羽翅,让一半芦草给我歇歇脚?这山路甚是难走,日头又大,我真是累煞了。”

我撇撇嘴,十分不乐意地往边上挪了一挪。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最近的文风会轻松一点,不会大虐,大家放心食用噢∠(`ω´*)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认识银杏叶 银杏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被生物学家誉为地球上最顽强的生命树种,其抗感染、抗烟尘、抗火灾、抗核辐射...
  • CNN最成功的应用是在CV,那为什么NLP和Speech的很多问题也可以用CNN解出来?为什么AlphaGo里也用...
  • 看完今天的文,原来我拖延症又犯了… 这个月有三天晨读没写,特别是本周,生病了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连着两天按掉闹钟继续...
  • 一次和相亲妹子在咖啡厅,感觉没啥好说的。为了缓解尴尬,我就说:“你看那边那个阿姨好丑啊!” 妹子说:“那是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