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坐着火车去拉萨

文  |  塞柏


4月23日  格尔木—拉萨

为了看看沿途的风景,我们选择了凌晨4点35从格尔木出发去拉萨的火车。开始旅行后,我惊奇地发现,我的精力开始变得超级好,晚上12点多将近1点的时候才上床,第二天早起依旧生龙活虎。

天泛白的时候,已经可以看见沿途的雪山,绵延不绝,仿佛伸手便可触摸。当火车明显开始爬升的时候,我身边的老妇人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她痛苦地蜷缩在座位上,可尽管如此表情看起来还是很难受。海拔不断升高,车厢里不断有人出现高原反应,头晕、胸闷、喘不上气,我身旁的老妇人高反越来越严重,不得已她拿了一些纸板,平铺在火车过道里面,然后平躺在地上,我看着她如此委屈的模样,暗自庆幸,还好我和燕子都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当我吃早餐回来的时候,老妇人已经不见了,对面座位的小哥说,她和她丈夫去补卧铺车票了。

我不禁想到唐朝时期进藏的文成公主,即使她是皇族中人,我也有理由相信她的条件绝对没有我们的好,从今天的西安到拉萨,千里之遥,恶劣的气候环境,前途未知的茫然,所以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史书上必然会有明文标榜文成公主入藏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可是真正去走她那些年走过的路,你才可以真真切切去感受这种伟大,不是虚无缥缈的文字传记,而是真心实意地钦佩。

火车到达安多站的时候,我正躺在座位上睡觉(由于老妇人和她丈夫走了,所以我一个人三个座位),眯着眼看到两个穿着迷彩的兵哥哥背着大包的行李穿过车厢,我迫切地希望他们可以坐在我这边的座位上,但他们也只是目光略微停顿就走过去了。我略微叹息,安慰自己,没事,他们不坐这边,正好可以继续睡觉。我正要闭上眼睛继续睡觉的时候,他们又走过来了,停在过道里面,我感觉他们在看我,便坐起来,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兵哥哥问我,他们能坐到这边吗?当然能,我面色淡定地点头。他便叫了另一个兵哥哥过来坐到旁边座位。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善交际,不会和别人聊天,可有时候我又觉得自己自来熟,和陌生人可以聊很嗨,比如跟这位兵哥哥,我们可以聊他的入藏八年史,能说到汶川地震和青藏铁路的修建难度,可以聊聊林芝的桃花节,反正是谈天说地。可惜兵哥哥只到那曲,我只能遗憾地跟他告别。

以前还小的时候,我总是看着路人在想,这些人现在说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都是安排好的,都是为了让我明白什么,就是以为世界是围着自己转的,可是走的远了,知道的多了,了解的世界广阔了,才知道这不是刻意的安排,就像窗外这茫茫的西藏荒原,置身其中,你就小的不能再小了。

沧海一粟,大致就是这样说的。

下午7点多的时候,到达了拉萨,走出车厢,吸到新鲜的空气,我浑身通畅,终于摆脱了火车里面那夹杂着各种味道的空气,简直不能呼吸。

终于来到这座城市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