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96
千葱
2018.09.14 20:10 字数 6476

  最终,杜夏希还是半背半扶的准备将西门运回家,打算顺路将猫也接回来,西门这个自来熟,趴在车窗对着阿琪打招呼,恨不得要赚够杜夏希周围所有人的钱似的。

  “她是心理医生,比你厉害。”杜夏希恨不得将她推回车里,“怪冷的,你老实等着,我上楼去取猫。”

  跟着好友上楼,杜夏希一直低着头,生怕阿琪看出什么来,哪知道人家早已看透这一切,笑着回头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

  “恩?什么啊?”杜夏希倒也不是装傻,是真没明白她意思。

  阿琪意味深长的笑着,然后朝着门口那边一努嘴,“就上次你说坏的还有一丝挽救价值的那个呗。”

  杜夏希可不好意思现在探讨这个话题,赶忙进屋去找猫,“它这几天还听话吧,有没有被你家的皮特欺负?”

  “哈哈,还被欺负?你家这简直就是个活祖宗,快赶紧接回去吧,我家皮特都不敢出窝了,你看看,这让你家这祖宗挠的。”阿琪抱着自家的狗,讲着这几天的事迹。

  “这么厉害?真是没看出来。。。”杜夏希抱着猫,见它还是送来时的样子,看来是真的过的挺舒适的。

  “我看这猫倒是更像你那位。。。都不是省油的灯。”临走时,阿琪和杜夏希说道。

  杜夏希抿着嘴唇,勾着耳边的头发,简直是一副小女人的形态,把阿琪都给惊着了,认识这么多年了,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杜夏希,不禁感慨爱情的神奇,“其实我早就觉得你以后可能会喜欢女人。”

  “为什么?”杜夏希抬头,难道自己平时表现的很男人吗?

  “直觉。”好友笑了起来。

  “还直觉。。。干脆你以后也街边摆个摊子算命去吧。。。”杜夏希抱着猫就下了楼。

  走到车边,就看到西门靠在座椅里闭着眼睛休息,昏黄的路灯下依旧能看得出她脸色的苍白。

  “你抱着它吧,我们这就回家了。”杜夏希将猫塞进西门的怀里。

  西门睁眼看着杜夏希笑,也没什么缘由,就是看见这个人就会忍不住的想笑,将猫抱在怀里亲昵的蹭着,和杜夏希在一起,还真是什么都会变得温暖起来。

  “又在偷笑什么?”这人肯定在心里又想了什么坏事,杜夏希快速的瞥了她一眼。

  “呵呵呵,没什么~”西门缩着身子窝在座椅里,舒服的搂着猫,没有再说话。

  到了杜夏希家,上楼进门,杜夏希有些胆怯的问道,“你是要做什么法式吗?现在开始?”西门之前可是有叮嘱过她回来住之前先要把房子弄“干净”的。

  “哦,那个呀,做不做都行,我就是说给你妈听的~况且我今天什么都没准备啊~”刚才杜夏希走的那么着急,西门根本什么都没有带,而且这个房子也用不着那么折腾,没啥大问题。

  杜夏希瞪了她一眼,果然又被这货给骗了,她现在还真是搞不明白自己了,这人到底是哪点能让自己着迷呢,怎么就喜欢她了呢,以前那么多追自己的女生,全部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哪一个拎出来都是非常优秀的,可这货呢,坑蒙拐骗油嘴滑舌倒是样样精通。

  杜夏希扶额,难道真的是越说自己讨厌什么样的人,以后就越是会栽在谁的手里吗。。。

  “怎么了,夏希?”西门见杜夏希脸色突然有些不好,以为是受到房间里留存的气息的影响,于是强打精神的准备帮她处理一下。

  见西门挽起袖子准备动手,可她手上的伤还没有好,“不是那些,我可能就是有点累了,白天实在是太忙了。”

  “哦,那你赶快去歇着吧,不用管我~”西门笑着摆手,杜夏希家因为是地热,到处都感觉暖暖的,简直就是天堂,让她睡厕所她都乐意。

  提到休息,杜夏希有些犯难,刚才就是看她家太冷,所以根本就没多想的把她带了回来,可自己这就是个单身公寓,整个房子里就那一张床,总不能让客人睡沙发啊。

  “你睡床上,我睡沙发就好。”杜夏希去柜子里找被子。

  西门惊讶的眨了眨眼,搓着手不好意思的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哪,你的床也挺大的,睡两个人够用了呀~睡沙发多难受。”

  西门说的无心,杜夏希可听不下去了,虽然她并没有想太多,但是跟西门同床共枕这种事,现在好像还早了些,“不用,我睡沙发。”

  见杜夏希坚持,西门就没再多说了,只是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看得出,杜夏希是真心的关心着她的,甚至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其中,以前西门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和杜夏希在一起,西门会越发的觉得被她宠溺着,照顾着,她贪恋着这份美好,却不知该如何回报她,以前没有人和自己说起过这些,更没人去教她,该如何真心实意的对一个人好。

  “疼的厉害吗?先把药吃了。”杜夏希端着一杯温水递给西门,见她额头竟出了些冷汗,应该是很疼了。

  西门握着水杯,连温度都刚刚好,可知这人到底是如何的细心,只是看到杜夏希到来的那一刻,自己似乎就不那么痛苦了,真是世间良药。

  “这个睡衣虽然不是新的,但我有洗过,挺干净的,你换上吧。”杜夏希伸手摸了摸西门的额头,还是有些冰凉,“待会我给你找个暖水袋。”

  抱着睡衣,西门抬眼去看杜夏希,弯着嘴角笑眯了眼睛,“谢谢你,夏希~”

  听到她唤着自己的名字,杜夏希竟浑身一颤,明明自己的名字每天都在被人喊着,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竟是这么动听,“今天正月十五,我煮些汤圆来吃吧。”杜夏希赶忙给自己找点事做。

  “今天也是情人节,该吃巧克力的吧?”西门对于吃,还是很热衷的。

  “又不是情人,吃什么巧克力。”杜夏希在厨房背对着西门,忙着准备晚饭。

  “哦,不是情人就不能吃啦?今天肯定又有好多姑娘送礼物给你吧,怎么没拿回来一些呢~”西门还记得上次圣诞节时的盛况。

  “拿回来做什么?”杜夏希有些不快。

  “拿回来给我吃呀~哪个贵我就吃哪个~”西门没看到杜夏希的脸色,还在没心没肺的说着。

  “你如果想吃,我就。。。”杜夏希刚要说出去给她买,西门的手机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西门以为是有生意上门,便接了起来,“喂?~哪位?”

  “你猜我是谁~”电话那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谁啊?”西门有些不耐烦,这人一听就不像是找她办事的。

  “你猜啊。”男人还是不说。

  西门是什么人啊,人精中的人精,骗子中的高手,这点事情还能想不明白吗,眼睛滴溜溜一转,马上甜甜的笑起来,“呵呵,是妈妈呀~”

  那边的男人显然愣住了,“我是男的。。。”

  西门一挑眉,“爸?”

  男人马上说道,“哼,总算你有良心,终于想起我了。”

  “你在那边过的可好?”

  “挺好的,对了,你给我汇点钱。”

  “哎呀,最近太忙了,前阵子你给我托梦那事让我给忘了,爸你别怪我。”

  “没事,我给你账号,你把钱打过来。”那骗子还没反应过来呢。

  西门强忍着笑,继续跟他聊,“诶?那边都有账号了?科技发达了呀~”

  “为什么不能有账号?”

  “我以前都是烧给你的啊,地址没变吧,还是那个坟头吧?哎,我说,上次给你烧了好多金锞子,你是不是在那边找小姐了,怎么花那么快?死了都不消停啊你!”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西门得意的大笑,“哼,想骗我?!你先转世投胎八百遍以后再说吧!”

  杜夏希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她似乎都能想象到对方那张铁青着一张脸的样子,“你这张嘴可真是。。。”

  “哎呀,对付骗子,你就得心狠手辣,别心软!~”西门完全没有自觉似的,她从来不觉得这是在打脸。

  杜夏希在厨房忙碌着,西门现在有心帮忙但也有些无力,只能抱着猫坐在饭桌边等着上菜,而那小猫也任由西门抱着。

  杜夏希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猫在平时,可是不喜欢别人这样抱着的,想想就有些心酸,“我看这猫特别的喜欢你,你抱回去算了。”

  “呵呵呵,夏希你别吃醋~猫这种东西呢,你对它好给它吃的,自然就粘你了~”西门笑着用手揉了揉小猫的脑袋,使得它头顶的毛看起来非常凌乱,可那猫却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

  “最近都是我在喂它啊,它还不让我抱。”杜夏希非常的不服气。

  “夏希你就是性子太冷,对猫要热情点,它不喜欢也要抱,它要跑,就拽回来抱住,让它怎么都逃不开,慢慢就老实了,你得强势点,霸道一些~”西门教授着杜夏希如何驯服猫。

  “你那。。。不就是在欺负它么?!”果然不是个好人。

  “不要在乎那些细节,最后它还不是过来粘着我嘛~要看结果。”西门说着还揉了揉小猫的脸,它不满的发出两声弱弱的叫声。

  “行了,你快把猫放下,别欺负它。”杜夏希出声解救了小猫,西门将它放在了地上,它就逃开了。

  西门笑着看那猫跑去了沙发后面躲了起来,“你还没给它起名字呢?”

  “还没。。。”杜夏希将煮好的汤圆盛了出来,准备再炒两个菜。

  “哦?不会是起了什么奇诡的名字不好意思说吧~”西门见杜夏希拿着平底锅一副想要打平她脑袋的样子,赶忙继续说道,“呵呵,既然没起,那我给你起一个吧。叫小毛驴儿怎么样?我有一只小毛驴儿,我从来也不骑~”西门还哼哼着唱了起来。

  “再多说一句你就回去吧。”杜夏希吓唬她。

  “唔。”西门马上闭嘴,抿着嘴老实等着吃。  “额。。。原来夏希你这么喜欢吃素菜,那以后我可以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你们肯定能吃到一起去。。。”西门看着碗里这些异常清淡的菜,真想打包带给师太。

  “好啊。”杜夏希对于西门能将她的朋友介绍给自己,是有着几分期待的,她倒是也想见识一下西门的朋友会是怎样的人。

  两人吃过饭以后就坐在桌边,杜夏希终于还是将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以前。。。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西门一愣,虽然这不是第一个想要询问她过去的人,但其他人,她都笑而不答,只是面前这人,就算自己不说,也会有石南去告诉她的吧。

  见西门似乎并不想说,杜夏希也不太好强求,“我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你的事。”这话说出来,杜夏希的耳根都是热的,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是低头伸手去逗猫,学着西门的样子轻轻挠着它的下巴。

  “呵呵,这大半夜的,讲我的那些事,我怕夏希你害怕的睡不着觉呢~还是不要讲了。”西门依旧是笑着的。

  “那算了。”对于西门的拒绝,杜夏希难免有些失落。

  “不过,我可以给你讲一个别人的故事~”西门双手捧着水杯,表情非常轻松,就好像真的是要讲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似的。

  杜夏希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但她心里知道这故事的主人公是谁。

  “从前有个小姑娘,相依为命的奶奶死了之后,她就被一家好心人收养了。”西门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什么起伏,只是垂着眼看着手中的水杯,故事被慢慢的铺展开来。

  女孩被收养后没多久,一次意外的落水,全家人下水施救,却接连丧命,唯独女孩自己活了下来。

  果然是孤鸾寡宿入命,一生刑克父母妻儿,再也没有人家敢轻易收养她,只得再福利院待到了十二岁,已长成亭亭少女的她,终于遇到了人生的另一次转折,只是当时的她没有意识到这转角后将是怎样的未来,那时的她也没有其他选择。

  新的养父母家里很有钱,少女过上了富足的生活,让她的同学羡慕不已,可她却日渐孤僻,没人知道她衣服覆盖下的伤口,不仅遭受了虐待,而且她也知道了家里钱财的来源。

  那对男女已经为了钱而疯狂,将那些白色的粉末分装成巨大的颗粒,逼着她吞下去,然后又硬生生的塞进她的身体里,有血从身体里流出来,但没人在意。

  到达了地点之后,又将那些东西掏出来,身体被撕裂的痛楚,让她的心中只有恨与死亡,甚至都没有了恐惧,早就没有了,她之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一个容器,有着利用价值的容器而已,不是一个人。

  她也曾经想过出逃,撞到了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她哀求,那是唯一的希望,只是那警察简单询问了几句便让那男女过来将她接回去,她分明看到了那警察收到一个信封后笑的快要扭曲的嘴脸。

  回去之后,自然是加倍的惩罚,她只能蜷缩在屋子的角落,独自忍受着身体的疼痛,那让她清醒,让她得以看透一切,除了自己,她不可能去依靠其他人,都是不可信的,即使警察也是一样,只要生而为人,就是罪恶的。

  到了这里,杜夏希已经听不下去了,看着西门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她的心里揪的生疼,从未想过她会有着这样的过去,难怪她会漠视人命自私自利,从她的视角出发,这样并无过错。

  轻轻的握住西门的手,杜夏希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和带着微笑,这疼是在心里,“总是会有值得信赖的好人出现的。”

  “是啊,后来出现了,不过死的更惨。”西门由着杜夏希覆着她的手,将热度传递过来,低声喃喃道,“他是个好人,死了挺可惜的。”

  还没等杜夏希出声,西门就拉着杜夏希的手笑着说道,“就是我编的个故事而已,听一听就罢了,别当真~”

  “然后。。。那女孩就杀了那两个人?”显而易见的结局,因为她已经活在绝望之中了。

  “呵呵,她们是同归于尽的,全死了。”西门弯着嘴角继续笑。

  杜夏希微张着嘴,没有从这震惊中回过神,看着她依旧笑的没心没肺,可又知道,她只有没有心才能活下来,没有情,她才能保护自己吧。

  知道了这一切的杜夏希,再回想自己曾经的那些劝慰的言论,是显得多么可笑,自己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绝望,自然就没办法去感同身受,但杜夏希还是希望自己能带给她一些改变,人生本就不该是这样的。

  “喵~”就在两人都沉默下去的时候,小猫费力的勾着桌边跳了上来,蹲坐在西门的面前朝着她撒娇似的叫着。

  杜夏希起身摸了摸猫的脑袋,“去洗个热水澡吧,会好一些。”然后就去浴室里收拾了一下,准备着新的毛巾。

  卫生间的灯闪了闪,杜夏希以为是电压不稳之类的并没在意,可当她一抬头的时候,从镜子里隐约看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团灰烟似的东西飘荡,身后凉飕飕的。

  “西。。。西门。。。”杜夏希低着头不敢看镜子,生怕看到不该看的,不过现在有西门在,她倒是没以前那么惧怕。

  西门闻声悄无声息的走进来反倒是把杜夏希吓了一跳,“刚才。。。我好像看到这里有什么东西。。。”

  手里拿着睡衣,冲着杜夏希笑了笑,“交给我吧。”

杜夏希抿嘴白了她一眼,便过去将水温调整到适宜的温度,伸手接在喷头下试了试,“你不用准备些什么符纸之类的东西?”浴室里很快升腾起了水雾,杜夏希将信将疑的回头去看西门。

  “呵呵,这点小事不用大费周章。”西门说完以后见杜夏希没有出去的意思,歪头笑着问道,“夏希你是想跟我一起洗吗?”

  “我。。。我出去了。。。你小心些吧。”杜夏希赶忙出了浴室,这个人怎么总是毫无自觉的开这种玩笑,若是以前自己对她没什么感觉倒好,现在听了这种话,简直尴尬的想要捂脸。

  隔着门,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杜夏希想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收拾着餐桌,自己家平时极少有人来,更不要说是留宿,所以突然多了一个人就多了很多人气,不再是冷冷清清。

  杜夏希抱着猫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刚才西门所说的那些话,心疼的厉害,想着若是以后有可能,自己定不会再让她遭受那样的伤害。

  只要她不再出去骗人,即使杜夏希负担两个人的开销,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想了这么多,还不知道她对自己是怎样的感情,自己就先在这想些有的没的,真是多虑。

  杜夏希坐在那里一再出神,连西门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还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这么快?”

  西门擦着头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快么,都一个小时了。”

  杜夏希起身,她的身高要比西门高了一点,看着她柔柔的笑,“头发擦干了就去睡吧,不是昨晚都没睡么。”

  发乎情止于礼,忍住了想要抱一下她的冲动,杜夏希用指节蹭了蹭自己的鼻尖,低着头进了浴室。

  西门一直看着她的眼睛,直到那背影隐于门后,这才眨了眨眼,就算她对感情再迟钝再不明白,没吃过猪肉的她还是见过猪跑的,联想到杜夏希最近的反常,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难道那卦象,指的是这么个在一起?”因着杜夏希一贯的强调她的取向,西门就从未往这方面想过,即使有,也当做是误会罢了。

  这几天她所表现出来的,瞎子都快看出来了,何况是人精似的西门,缓缓转头看向那门扉,即便如此,她们之间真的有可能吗?

  习惯于黑暗的人,突然见到阳光,本能的反应都会是闭上眼睛吧。

  温热的水不断的喷涌而出,而杜夏希却还在发呆,潮湿的空气似乎也将思绪都搅得粘稠在一起,理不清。

  余光中似乎感觉镜子上有些异样,蓦地抬头,那上面不知何时竟显现出一幅未知的图案,她刚才进来时明明还没有的。

  “啊!”杜夏希惊呼了一声,不小心碰掉了手边的东西,门外马上响起了西门询问的声音。

  “我没事,镜子上的那个是你画的?”杜夏希手忙脚乱的拾起了东西。

  “恩,以后你每次用浴室的时候,这符阵就会出现,那些东西就不敢靠近了。”西门的声音总是让人感觉带着笑意。

  杜夏希靠近镜子,去看那上面的痕迹,“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突然显现出这图形呢。

  “当然是行业秘密啦~”西门又恢复了以往那充满无赖气息的样子。

  杜夏希的手指轻轻在镜面上抹了一下,然后两只手指来回揉捻了两下,滑溜溜的,“你这是用手蘸着肥皂水画上去的吧?”所以才会在镜子上满雾气的时候将图案显现出来。

  “咳,看在我帮你搞定那东西的份上,夏希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刚才在浴室里的。。。是什么?”

  顿了一下,西门才幽幽回道,“色鬼。”

  “色。。。色鬼?”杜夏希马上抱着手臂警惕的四处看去,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洗澡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