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放大镜——我读《鱼王》

字数 1723阅读 123

鱼王之死

白水湖是村里小孩子们的乐园,他们在湖边放牧牛羊、玩耍、游泳,朝湖里撒尿,鱼王的神秘传说则让人满怀想象。外乡人老刁和儿子海天来到村里,他们租下白水湖,在湖里养鱼。

老刁父子俩勤劳能干,善良热情隐忍,经常主动送鱼给村民们,渴望融入当地人,在此站稳脚跟。然而只有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对他表示好感,大人们都对他怀有敌意,觉得老刁抢走了属于他们的白水湖。对偶尔来钓鱼偷鱼的村民们,老刁表现出了最大的宽容和忍耐。

养鱼赚来的钱让村民们眼红不已,终于,在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季,白水湖的水位降到了历史最低。村民们的理智被嫉妒和贪婪冲破,他们上演了一出四五百人疯狂抢鱼的大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在这场狂欢里流血受伤的除了老刁父子俩,还有鱼王。传说中的巨大鱼王被抢红了眼睛的人们抓住,海天拼命保护鱼王,可是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离开了水的鱼王,死亡是必然的结局。

鱼王死了,老刁父子俩离开了。村民们也受到了惩罚,吃了抢来的鱼之后每个人狂吐不止,整个村子笼罩在浓烈的腥臭味中。

读完《鱼王》,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多少年来鱼王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充满了神秘色彩,而这些听着传说长大的人们却捕获了它,甚至想尝尝它的滋味。我相信在作者的心中,鱼王是一种象征,它象征着大自然中那些无数美好而又脆弱的东西,我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丑陋贪婪的人们无情地摧毁它们,直到它们消失殆尽。我们这个社会怎么了?竟然容不得半点美好存在。

老刁是一个好人,他慷慨大方,宽容善良,然而他长期的隐忍换来的是更大的贪婪。看到鱼王在泥泞中绝望挣扎时,我甚至希望老刁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如果他一直与人为恶,谁还敢来抢他的鱼?我们这个民族就是这样,人善被人欺,受伤害的总是好人。老刁和儿子还能换个地方重新生活,而鱼王,再也没有了。

在孩子们身上我看到了一丝希望,他们曾经与老刁父子友好相处,他们心中还有保护美的欲望,还没有沾染上父辈们的恶习。所以总算让人不那么绝望,这是作者留给我们的温情和善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鹰该怎么活着

赤脚医生余顺来,在父母妻儿相继离世后,生无可恋,却在寻死之际意外救下一只受伤的鹰。他放弃了寻死的念头,治好了鹰的伤,把鹰当儿子般精心照顾。鹰康复后,他虽然舍不得让鹰飞走,还是尽力帮助鹰,希望它重新展翅高飞。但是鹰似乎不会飞了,余顺来便心安理得与鹰共同生活着。

村里的小混混企图偷鹰去卖钱,未遂,便煽动村人一致逼迫余顺来把鹰送走,余为了保护鹰不惜与全村人决裂,到妻儿坟头盖起小屋,和鹰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鹰的食量很大,坐吃山空的余顺来积蓄渐渐花光,没有钱给鹰买新鲜肉,只得让鹰自己出门吃腐烂的动物尸体。

不久,余顺来死了。村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置鹰,就把它锁在余顺来的房子里。三个小孩每天四处寻找腐肉来喂鹰,等他们再也找不到腐肉时,鹰就像个乞丐一样在村里乞食,终于激起民愤。村人想把鹰抓住杀掉,在最后一刻,鹰展翅飞走。

我倾向于相信鹰是一直都会飞的,跟吃肉一样,飞翔是它的另一种本能,与生俱来。它一直不愿意飞走,是留恋着人间的温暖。余顺来把它当作亲人,它感动于他的无私付出,留下来陪伴他。如果鹰在伤好后飞走,那么余估计也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

余顺来和鹰的故事竟然让我联想到了爱情,在面临重大抉择轰轰烈烈之时,爱情璀璨夺目坚定不移,然而一旦回归到平平淡淡的生活时,往往经不起考验。在鹰面临受伤被偷被赶走被攻击的危险时,余顺来每一次都是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保护它。等到他们搬到村外坟地里的小屋,再也没有人骚扰他们时,他们之间反而出了问题——“他忽然意识到,那不是儿子看父亲的目光,也不是宠物看主人的目光,而是饥饿的肉食者看一块肉的目光。”这段话读来让人毛骨悚然,不得不佩服作者洞悉一切的冷峻目光。

鹰在想些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余顺来的所有心思,作者都告诉我们了。他和鹰应该是两不相欠了,他不愧对鹰,他尽了自己所有的努力,付出了很多。鹰陪伴他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岁月,让他不至于孤独终老。

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当鹰吃着人肉翱翔在天际时,人们对它充满了敬畏和向往,认为它有王者风采,渴望近距离接触它。当鹰不能飞翔也不吃人肉,沦为像猫狗那样被人圈养的宠物时,人们就对它充满了鄙夷和嫌弃。是啊,你是鹰,就该像鹰那样活着,否则你跟狗又有什么区别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