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德林的回忆

就在一年前,初夏的时候,江采薇的母亲晚上突发脑溢血独自死在了床上,江采薇第二天给她打电话打不通才意识到出了事,赶去看的时候人已经僵硬了。

这件事给江采薇的打击很大,她一直自责是自己没有照顾好母亲,才导致母亲才六十岁,刚刚退休没有几年就去世了。

她越来越怪自己,到了后来甚至到了神经质的地步。

周深劝解不了,就联系采薇的外甥女鲁川川让她好好开导一下采薇。川川那时候正在S城的一家跨国公司工作,她和同一个公司的男朋友文刻羽刚刚交往不久,她的男朋友就被外派到哥伦比亚工作。

川川认为采薇应该脱离一下这个环境去调节一下心情,就对采薇说:“我男票现在在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工作,你去麦德林玩玩吧,麦德林很漂亮的,我去过一次,因为海拔高,也不热,你这几天去刚好,我让我男朋友负责接待你,带你散散心,顺便你帮我考察一下他。”

但当时江采薇并没有出去玩耍的心思,就拒绝了川川的提议。

但是周深很赞同,说这些年他工作挺忙,也没有带采薇出去好好玩过,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去好好玩一下,家里孩子也不要担心,他会好好照顾的。江采薇就同意了。

从N市到哥伦比亚的麦德林一般需要转两次机,江采薇到达麦德林奥拉亚埃雷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疲惫不堪。江采薇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天明亮的出奇,远非地处南方的N市可比。

江采薇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从出口走了出来,看见一个个子高高瘦瘦的男人朝她挥手,采薇心里嘀咕:“那就是文刻羽吗?”

那个人小跑着到采薇面前,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脸,确定的说:“您是江采薇吧?”采薇笑着问“你是叫文刻羽吗?”

双方都点了点头,文刻羽顺手接过采薇的行李箱。

采薇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举着个牌子写上我名字呢。你没有见过我,这么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啊?”

文刻羽爽朗一笑,“我本来是想把你的名字写在牌子上的,但是川川把你的照片发给我了,我现在看见真人发现比照片还好看。”

江采薇被逗笑了,“那川川一定是把我丑的照片发给你了。”

文刻羽笑了一下,寻思了一会儿,“那我是应该跟着川川叫你小姨还是叫你江小姐?”

采薇想了一下,“你就叫我名字江采薇吧,别叫我小姨把我叫老了,川川是我远房表姐的女儿,因为住得近经常往来,川川为了表示亲近才叫我小姨的。你不用跟着她叫的。”

文刻羽点点头,两人并肩走到停车处,文刻羽找到自己的汽车,江采薇注意是一辆红色的雪佛兰。

文刻羽将行李箱放好,拉开车门让采薇坐在副驾驶位上,将汽车缓缓发动后提醒采薇看周围的景色。

麦德林的街道很美,街边是挺拔的茂盛的热带树种,两边是红色墙砖的建筑,挂着各种各样的写着西班牙语的木质招牌。

他突然问江采薇说:“你知道在哥伦比亚开什么车的人最多吗?”

江采薇说不知道,文刻羽解释道:“大家在哥伦比亚都喜欢开丰田的,可是我小时候在巴西,周围邻居都开雪佛兰,大家去周围的海边小镇度假时都是开着雪佛兰去的,我很喜欢这样的记忆,所以我来这里也买了一辆。”

江采薇诧异地问:“你小时候住在巴西?”

文刻羽回答说:“对啊,我爸在巴西做外贸生意,觉得即使再忙也应该和家人在一起,所以把我和我妈带来了,我在巴西住了三年。”

江采薇说:“你那时候住在巴西哪儿啊?”文刻羽说:“在马托格罗索,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有很多河流还有湿地。”

“是你主动申请外派来哥伦比亚的吗?”“对啊,这里离巴西挺近的,调休的的时候我会回去在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我给你定的酒店在金融区,算是麦德林的富人区,离我公司宿舍只有一个街区。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

江采薇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下对川川的男朋友产生了好感,觉得他心思细腻,做事情又踏实。

江采薇在酒店办理入住后,给自己老公周深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一切顺利,现在和文刻羽在一起。

周深嘱咐她玩得开心点,不要惦记家里。由于时间还早,不到下午,文刻羽问采薇对什么地方感兴趣。

江采薇说:“我是建筑专业的,想看看这个城市的建筑和雕像。”

文刻羽想了一会儿,“我们去市中心看Botero的雕塑吧,那附近的建筑很美,也很有殖民地区的风格,你应该会很喜欢。”

江采薇虽然已经疲惫,但是不忍心拒绝文刻羽的好意,就和他一起去了市中心。

他们到达波特罗广场后,先看了雕塑,然后沿着台阶到广场附近的半山上欣赏一座座城堡,这些城堡富有西班牙建筑的特色,却又与热带地区的特点相融合,使得这里的建筑不仅有历史电话厚重感,也富有激情和活力。

江采薇不禁看痴了,在上台阶的时候突然脚扭到一下,采薇不禁叫出声来。

文刻羽立马扶着她坐在台阶上。

江采薇问他在哪里有消肿的药膏卖。

文刻羽想了一下,“我们公司旁边的一家医院医生很好,去那儿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吧。”

说着,想牵江采薇起来,但是江采薇脚肿的比较厉害,暂时站不起来,采薇对文刻羽说让她在这里缓一缓,等会再走,文刻羽答应了,坐在江采薇旁边。

麦德林虽然处于热带,但是海拔较高,也不是很炎热,江采薇坐在广场的台阶上,感觉脸上一阵湿润的风拂过,十分舒服。

江采薇看着广场周围的半山上建起的城堡,文刻羽在旁边不时地和采薇说着麦德林的历史和文化,时间过得很快,两人坐了一会儿就发觉天快黑了。

江采薇起来想站起来试了一试脚还疼不疼,刚刚站起来脚依然很痛,还是站不起来,急的她额头的发际线处渗出一层薄汗。

文刻羽说:“要不我背你吧,停车场离这里也不远。”

江采薇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是没有办法也答应了。

文刻羽就背着江采薇走下台阶,向停车场走去。

文刻羽在广场上穿过人群,小步地往前走,感觉江采薇很轻,很安静地待在她的背上。江采薇这时伏在文刻羽身上,感觉身体飘飘荡荡的,没有重心,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周深上次背她还是结婚那天将她从娘家背出来。

等他们从医院开好药出来,已经是晚上了。

由于江采薇脚踝上了夹板,行动不便,两人又累又饿,文刻羽就提议去医院隔壁他们公司的员工餐厅吃饭,吃完再送她回酒店。

江采薇答应了。

由于时间太晚,公司员工餐厅的服务员早就已经下班,厨房的食材也已经被收到储藏室了。

文刻羽没有办法,只好在员工餐厅的小厨房里自己找食材做饭,却只找到一包挂面,他不好意思就煮两碗清汤挂面,又用冰箱里发现的两个鸡蛋做了两个煎蛋卧在面上。

江采薇以为会没有吃的,就做好了回酒店的餐厅吃晚饭的准备,没想到文刻羽端出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每碗面上还卧着一个煎得刚刚好的荷包蛋。

文刻羽对江采薇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只找到一包挂面和两个鸡蛋,先将就吃吧。”

江采薇看着这两碗挂面,闻了一闻,“好香,现在这种情况有挂面吃我就很满足了,你没有必要抱歉的。”

两人迅速吃完两碗挂面后,文刻羽将两个空碗拿去厨房清洗,在这个空隙里江采薇这时注意到餐厅窗外的景色很好,从里面望下去可以俯瞰整条街的景色。

虽然已经是晚上,楼下的大街依然灯火通明,人流如织,而窗边的夜空澄澈,只闪烁着几颗孤星,与繁华的街道形成对比。

在望着窗外的这一刻,江采薇彻底陷入放松,在这里她可以忘记家庭里的琐事,人际关系的烦恼,只享受属于她的那一片空间。

她突然感觉到欢快,这是自从上个月她的母亲去世后不曾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她在酒店的床上睡着,身边没有呼噜声,只有风吹过窗户的声音。

她本来是一个认床的人的,此刻却没有感觉到一点不适应,相反,采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在一年前,初夏的时候,江采薇的母亲晚上突发脑溢血独自死在了床上,江采薇第二天给她打电话打不通才意识到出了事,赶去...
    放羊的琳琅阅读 220评论 2 3
  • 落霞与孤鹜起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Alina_sweet阅读 77评论 0 1
  • 周日了,放假在家已经不太在意日子过到了星期几呢,每天就是陪着你上课,做作业,时不时地再数落数落你,你自然是嫌烦的,...
    嘿你好是我啊阅读 46评论 0 5
  • python的web应用部署方式本人在项目中使用过的: flask + gunicorn + supervisor...
    SHUerHan阅读 311评论 0 0
  • 今天我和妈妈姐姐去沃尔玛看电影,我们看的电影叫西虹市首富。电影即将开始,里面的主角是沈腾,他在电影中扮演的...
    幸福一家_d53a阅读 7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