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雷

96
木迎
2017.03.25 01:48* 字数 2008

和往常同一时间的闹铃 起床后却觉头重脚轻 闭上眼是天旋地转 很久没有骑车 却突然执意冒雨骑行 过马路时 还担心晕倒 虽然担心是多余的

坐在教室里百度看病 某某走进来笑说我每天都好早来学校 我回以大笑脸 不知说些啥 好像习惯了每天六点零五的闹钟 每天走在没什么人的路上 每天把教室全部灯打开 然后等待吱吱呀呀 在空荡的教室里 有那么几分钟自由张望 瘫在椅子上 觉得很满足 甚至有一天八点准时闯入图书馆 四楼空无一人 舒了很大一口气 我很适应安静 虽然有时也觉得 这种对自己的苛刻和放纵 都是孤独的

然而又不得不 有一天没课来学校 七点多 在等红绿灯时 看着前面黑压压一片 内心竟产生了恐惧 高峰期的人流像是现实的缩影 而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 或者说害怕成为这缩影中的一员

在书上看到一句话感同身受 她说 踮起脚 好像够得着什么 希望貌似唾手可得 可踮久了 腿软了 一松 一切又回到遥不可及 这就是中等生 十几年来 我都是以此身份存在的 而大概所有老师只会在意最好和最差 并且如我 即使侥幸一两次挤上前去 也并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 十几年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多优秀的人 也不为博关注放肆 就只是个安静的中等生

我不聪明 也不笨 正常的智商 没有因为头大就生为一个天才 在上大学之前 我属于井底之蛙 在一个封闭的学校生活六年 对于社会没有具体概念 身边人都在明争暗斗 我也随波逐流 上大学后认知到自己一无是处 受委屈只会抱怨或者哭 别人怀揣着梦想大步向前呢 自己却还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不过有一点想法没有改变 你不能用聪明把一个人的努力掩盖 也别为自己的不够努力找任何借口

很明白什么样的人是讨喜的 可也许天生如此 我没办法成为一个特别讨喜的人 有时也抗拒 就像现在走的这条路 一眼就了解没有人脉不好走 可倘若叫我假惺惺去巴结 虽然现实点没什么不好 我仍会在心里讨厌那样的自己 可要说自己多伟大 算起来顶多属于世俗却又反抗世俗的世俗之人 在大事面前 仍是利益当先的小人罢了

显然我不是个正能量的人 时常我也怕自己有意无意传递的负能量会遭到厌恶 可我喜欢这种能认识自己的方式 都说看不明白的人活的自在 可我倒更希望自己活明白了然后处事不惊 即使现况仍是让我焦虑的 然而比起大一时的不适不安 我喜欢如今的状态 并且还会以倾听者的身份安慰别人说熬过了就好了 虽然写不出诗了 但活的也更有盼头 每天和室友打闹 即使生气一般也敢说出来 虽然被伤自尊地揭穿说永远吵不过别人 今晚突然觉得沉默真会给人带来很大伤害 而以前的自己遇事都是沉默的 并且自以为这是最好的化解矛盾的方式

本来决定清明不回家 熬过上一学期 接受了半年回一次家的现实 毕竟回一趟耗时耗力耗金钱 可是听到妈妈说希望我回去的时候 我也委屈得热泪盈眶 第一次来立业园那天晚上酷暑 很早断了电 吊扇吱嘎吱嘎响 因为害怕坐着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脚肿的穿不进鞋 可后来的我还是被迫习惯了一个人的黑暗 所以对于难得的回家机会我表现的有些焦虑 被某人开玩笑说别回去了时 还是惊讶和生气的 那天学会一个词叫 扫兴

爸爸出门那天 我第一次站在父母的角度感受了离别 这样的感受 不久后我也隐约在送我去车站的妈妈身上窥探到 本以为自己会偷偷抹把眼泪 却只是说了再见 目送了他的背影 很担心他在外生病 受委屈 担心他会想家 家也会想他 这些担心是我每次离家时不会有的 倘若站在游子的角度 就只会在乎自己了

以前对钱没有概念 不懂事时羡慕身边的同学花钱自由 有一天忍不住问妈妈 为什么爸爸不能找个赚钱的工作 虽然现在对钱也没概念 但大学做了兼职 当家教时很不耐烦却还要低眉顺眼 去超市打工一天站十几个小时 送了一次外卖累到抬不起胳膊连饭钱都赚不够 突然为自己的自私虚荣无地自容 他说 我不出去就是在家等死 为此那天我在夜里哭的泣不成声 可深知自己的一无是处 就只剩下不知所措 就像当初我无知的离家出走 他只是说了一句 回来吧 此生难忘

关于椰子壳和胆小鬼 四个月多了吧 虽然一开始只是出于好奇 后来就肯定 前几天突然很冲动录了一首含义不浅的歌 但怂得很 第二天一早就趁没人听到删掉了 也许因为经历过 也许因为老了不再义无反顾 所以无处言说 只是藏着 藏的隐晦 又处处露馅 很感激室友不追问我 也知道只要我不说没人会察觉 总说自己不计后果 但比谁都顾虑的多 只是常常理性抑制不了感性罢了 可能现在自己也还没想清楚吧 也对自己没什么信心 等以后吧 无论是仍然喜欢或者决定放弃 这次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写在这最后也是觉得他不会看到 谁也看不到 就好 虽然带有私心 他看到了或者谁看到了 也行 别说出去 别让有些事重蹈覆辙 就好

神话正式的 十九周岁了 在这之前的十八年 我不认识他们 虽然有些晚 但仍庆幸遇见了 仔细想过 可能十年前就了解 我也许不会喜欢他们 真的是岁月沉淀了十九年 才会让我欣赏他们的才华 崇拜他们的魄力 心疼他们的伤痛 喜欢他们的成熟 当然也沉迷他们的颜值 这无关种族国籍 这仅仅因为神话是神话

很晚了 当我准备开始码字时 就知道自己要熬夜了 不过今天不写些什么 明天就不会写了 虽然是杂乱无章的长篇大论 都是自言自语 只是为日记本上的自言自语换了个平台 也暗暗希望有些人能稍微看一看 题目没什么意思 大概从上次夜里被雷吓醒时 春雷这个词就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天气回暖 虽然我手脚冰冷依旧

晚安 明天竟然还想早起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