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传销

96
想要的总是在远方
2015.11.13 21:06* 字数 7546

刘超是做培训的,类似成功学。

他的模式特别简单,就四个字:现学现卖。

当下流行什么,他去学什么,例如五年前他是搞SEO培训的,前几年是搞淘宝培训的,这两年是搞微商培训的,他的培训搞的都不错,因为他有两个绝活。

绝活一、他懂心理学,懂催眠,每次都把培训现场搞的很震撼,学员有看魔术表演的感觉,哇,刘老师这么牛B?

绝活二、他舍得分钱,例如学员给他介绍来一个学员,他给对方70%的佣金,例如学费1万元,他只收3000元,你说学员不卖命推他吗?他真正崛起就是靠这一招,因为这一招的背后是:你想成为刘老师的代理吗?那好,请先刷卡,10万元成为一级代理。

昨天,刘超过来了,带着一个女生,说是秘书,应该是贴身助理的角色,使我想起了活佛的贴身助理,活佛出行有16位护法,其中有一个是贴身护法,类似私人保镖性质的,活佛睡在床上,他就睡在床下,打个地铺。

吃饭时,我介绍刘超给大家认识:超哥,互联网培训界的大腕,他有个绝活,能把母鸡催眠,也能把人催成钢板。

超哥挨着给每个人发名片。

我说:“超哥,菜没上,先催一个?”

梁子问:“我行吗?”

我说:“你本来就是钢板,不用催了,要想有震撼效果,必须要找娇小型的。”

丁香合适……

超哥催了半天,反复地在丁香耳边说:你是钢板,你无所不能。

一掰,弯了。

丁香说:“不行,不行,我怕痒。”

我说:“催眠有个前提,必须是信任,超哥,让你家美女来一个?”

“你是钢板,你无所不能!”超哥在女助理耳边重复了几遍,一掰,直了,跟个死人似的直挺挺的,大家帮忙把妹子抬起来担在两个椅子上,钢板了,刘超爬上椅子又站到妹子的腰部,真是钢板,神奇!

大家纷纷鼓掌。

开始上菜了,入席。

我调侃刘超:“超哥,是不是身体哪个部位也能催眠?我也希望被你催眠,像钢板一样。”

刘超说:“哥,给你讲个笑话,一个男的阳痿,去找心理医生治疗,心理医生给了他一个方子,不用打针不用吃药,立竿见影。他回家一试,简直是金枪不倒。”

我问:“啥方子?”

刘超说:“方子也很简单,就是每次上床前,先跑一趟洗手间。”

我问:“去洗手间干嘛?”

刘超说:“有一次,他老婆实在是纳闷了,就悄悄的跟在他后面去看看他到底在洗手间干了什么,只见他对着镜子不停地喊口号,手握着成拳头,有力地挥舞着。”

我问:“喊的啥?”

刘超说:“她不是我老婆!她不是我老婆!”

哈哈……

晚饭后,我们去打羽毛球,刘超也想去,我是不想带他去的,因为他以前没打过,那打着有啥意思,仿佛我陪个孩子玩。

不过,他真让我刮目相看了,很快就上手了,而且打的很有力度,轻松就能打到后场,应该与他经常打网球有关,他步伐很稳。

当然,若是我认真跟他打,他一分都得不到。

打了几局,他略有不服气: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来灭了你。

我说:“这个东西不是催眠,是有难度的,是需要靠时间沉淀的,哪怕是天才,我也没见过有三个月速成的,我是从2012年开始打的,你就是再有天赋也不至于用三个月的时间来秒杀我吧?”

做成功学的特点,喜欢不断地忽悠自己:我一定会灭了你的。

打完球,我们又去喝茶,他想单独跟我聊几句。

刘超问:“你觉得私人导师这个概念如何?”

我说:“非常好,一个人若是遇到了好导师,绝对是人生捷径,例如单峰遇到了牛哥,现在可能单峰不用交学费了,但是最初的是一年3万6千元。”

他说:“我想做这么一个平台,你觉得行不?”

我说:“非常好,这里面有两个点是很值得做的,一是短线,一是长线,短线就如同我们去拜访马云,可能就是一顿午饭,我们接受一下思想的洗礼,若是一顿午饭10万元,我肯定去,现在大家遇到了一个什么问题呢?一方面名人身价并不贵,但是我们却以为他们非常非常的贵,名人觉得咋没人买自己呢?而老百姓则高估了他们,认为找个名人出来要几百万,其实我们熟悉的艺人也就是几万块钱的出场费,例如最近杜海涛很火,他出场费才15万,属于主持人里比较贵的,一般的就是三五万。这是短线玩法,而且这个市场还有个优势,就是商业名人普遍没有经纪人,这是一个空缺。若是长线玩法呢?就是类似当初我推牛哥的模式一样,直接收徒弟,例如马云收上10个徒弟。”

他说:“我看到资本市场也开始进入这个市场了,类似的网站也出现了,连淘宝也推出了名人拍卖了。”

我说:“但是普遍销量不好。”

他问:“为什么呢?”

我说:“第一,推出的名人多是伪名人,只是头衔挺花里胡哨的而已,自然拍不上价格,几乎100元就能约一个名人吃顿饭,这太扯蛋。第二、缺少慈善的外衣。”

他问:“你的意思是做慈善项目?”

我说:“这个市场只适合做慈善,而且是零利润的,你可以借助人气去做其他的生意,你指望通过卖名人来赚多少钱,这不现实,如果你是商业模式,那么名人一旦走入了你的平台,就仿佛我们去夜总会一般,他们觉得自己很贱,粉丝觉得他们很贱。”

他问:“他们平时不也是靠出场费吃饭吗?”

我说:“对!但是粉丝们不知道呀,粉丝们以为他们出席某些活动都是免费的,他们觉得自己的偶像是神活是不需要钱的,谈钱多俗呀!所以,要把这个事反着做,拍卖所得全部捐给基金会,然后以基金会的名义去邀请名人来参与,没人会拒绝的,但是有个前提,你要让所有人相信你的资金是透明的。”

他说:“这个好办,每次会晤结束,现场办理捐款手续,给某个基金。”

我说:“对,就是钱一定不要过你的手,你要通过这个事来提升你的人脉高度,一个人一旦与慈善挂钩了,就会飞的特别高,前提是四个字:实事求是。”

他说:“明白。”

我说:“有些商业模式是不赚钱的,但是却是最好的商业模式,你说陈光标去谈个合作,谁会不给面子呢?”

他问:“如果我卖你,你是希望要钱呢,还是希望做慈善呢?”

我说:“我肯定希望要钱,但是我不能要钱,例如你把我500元/天卖了,我蛮开心的,有人陪我玩还给了我500块钱,但是传出去不好,让人觉得懂懂咋这么贱呢?假如你组织救助流浪狗,喊我一起去,给我贴了一个慈善的标签,我觉得价值肯定大于500元,但是有个点要注意,就是不要做大慈善,而是要做小感动。”

他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说做的面特别窄,甚至窄到一个点,但是一说出来就让人很感动,而且要有互动性,让参与者都很有收获,让旁观者觉得很感动。”

我说:“那么就要避开大马路,例如去赈灾呀,去关爱孤寡老人呀,这些给人的感觉作秀的成分多一些,你要做那些实用性的慈善,例如关注行人过马路,对闯红灯说NO,大家都支持。”

他说:“对!”

我说:“凡是其他慈善机构密切关注的,你都不要关注,例如关注留守儿童,让他们去关注吧,不是说你没有爱心,而是这个点太大了,你的实力太小了,甚至每天一袋垃圾这个事都能做大。”

他说:“我看你写的了。”

我说:“这个事,你们看了可能感触不深,其实所有人里我是最有感触的一个,因为日复一日是最有引发力的,一天两天你可能感触不深,一个月两个月你可能还是没有被感召,但是三年五年呢?十年八年呢?每个看客都会沦陷,被拉下水了,我的文章付费与不付费是一样看的,大家为什么会付费?绝大多数人付完费都说同样一句话:为你这种精神所感动!”

他说:“但是,找到一个有这样精神的人太难了,拣垃圾更难。”

我说:“没有人能坚持下来,你仔细想,除了吃饭睡觉外,你认识的、不认识的,有没有人能把一个爱好或者习惯做满全勤?就是365天,一天都不缺席。”

他说:“没有。”

我说:“你就知道难度系数有多大了。”

他问:“你写的那个姑娘,她能坚持下来不?”

我说:“坚持一周不成问题。”

他问:“那你为什么还鼓励?”

我说:“说来话长,这里面是有更深层的故事的,不管什么慈善,都只是外衣,内衣是什么颜色的,只有当事人知道。她是准备做佛珠或茶叶生意,但是没有核心竞争力,我的观点是什么?文化类产业核心在于名人效应,有个做琥珀的家伙,她就是请赵薇代言了一款琥珀,结果这一款琥珀风靡了一年,他们自己家火了,连同行做山寨的都卖断了货。”

他问:“你建议她先拣垃圾?”

我说:“拣垃圾不是我的建议,是和尚的建议,作用的确非常明显,过去她抑郁症非常厉害,整夜整夜的失眠,做噩梦,但是自从拣垃圾以后,整个人阳光了很多,应该说拣垃圾的第一阶段任务是完成了,就是治病。我的意思是什么呢?可以继续拣,拣到能感动自己的时候,去邀请名人一起拣,可以从小名人邀请起,然后利用名人效应就把自己的生意做起来了。”

他说:“这个办法太好了。”

我说:“慈善就是慈善,不能拿来做生意,但是可以产生联动效应。”

他说:“那狠狠执行就行了。”

我说:“谁又耐得住寂寞呢?她刚开始拣就想邀请名人了,结果被人拒绝了,拒绝了以后她就没信心了。我给她的建议是这样的,前三年什么都不要动,既不接受采访也不出镜,就是默默地拣,既是修炼自己的内心,又是给自己积累砝码,不鸣则已。”

他说:“你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给设计得太重,要用三年的时间来沉淀。”

我问:“三年时间长吗?一眨眼的工夫,2018年就来了。”

他说:“你要求凡人扮演僧人的角色。”

我说:“不是我要求的,是事业要求的,是市场要求的,是粉丝要求的,你要想感动别人,就需要这样,因为别人做不到,你做到了,如果拣上七天垃圾可以成名,那么人人都可以做到。”

他说:“你的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是可行性几乎为零。”

我说:“我已经意识到了,这的确是可以一炮走红的事,但是没有人能坚持下来,而且做这个事需要反差,不能是老大爷拣,也不能是老大娘拣,必须是年轻人,并且穿着打扮很时尚的人。”

他问:“不是梁子想做吗?”

我说:“我不建议他做,互联网只有一次机会,你说了自己要拣10年,结果搞了几天不拣了,别人还会相信你吗?这个东西不是心血来潮就能搞定的,需要内动力,就是不是靠别人怂恿,不是靠未来成名这样的诱惑。”

他说:“你可以带他。”

我说:“他现在需要的是快钱,慢钱救不了他的急,但是越急越吃不了热豆腐,说起来很轻松,但是你见过谁在狼狈的时候还很淡定?人越迷茫的时候,越会乱抓,什么项目都会试一试,就如同人有病了,什么药都要试一试是一个道理的,没有人在大病面前还保持理性。”

在最近半年的时间里,我们接触了大量的微商,对梁子还是蛮震撼的,原来微商的玩法这么简单,就是包装个项目出来就行了,接着就能招代理发财……

简单不?

真是这么简单,至少我们接触到的基本如出一辙。

经过再三考虑,他决定进入枕头项目,也就是走微商,就是乳胶枕,为什么看好了乳胶枕这个市场呢?

因为于冲和方薇一直在做这个项目,在淘宝上做的特别好,是泰国枕头。

梁子想了想,既然在淘宝上卖的这么好,那么在微商上也会卖的很好,而且方薇去了一趟深圳,回来以后也有些动摇,因为她看到了微商的机会,摇摆了一下以后,她又放弃了,不想进入微商了,因为一心不能二用。

梁子看到了机会。

他去南通考察的时候,我也去了,我去凑热闹。

走的时候,我先走的,梁子在那边谈厂家。

回程的时候,他们路过我们家,过来吃鸡,我跟梁子谈了谈我的想法,我给的建议如下:

第一、要组建一个产品团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出产品,产品包括完整的供应链、商标、包装,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可以卖了,而且的确是高品质的枕头,最好是泰国原装进口的,就是说产品绝对没问题。

第二、送泰山石,不是漫无目的的送,而是主动送,你不是加入了不少圈子吗?挨着联系每个人,主动要联系方式,很用心的打每一个包,仿佛是给女朋友送的,写上祝福,不能有任何功利心,别人打赏也不要,谁咨询也蛮客气的,就是送,我就是想送给你,这是好东西,送出去1000份,谁发红包也不要,谁转帐也不收,目的是什么?换1000份人情,要花多少钱?1万块钱用不了,但是你想想你买到了什么?这些人不管是谁,一提起你,都觉得心里是热乎的,是有温度的。

第三、在前面两件事完成的前提下,接着推出微商代理机制,例如拿货2万元可以成为代理,并且有零风险承诺,例如2个月内可以退出,全额退还代理费用。

此时,你前面的1000份人情发挥作用了,他们要么帮着你转发,要么想支持一个年轻人创业,2万元也无所谓,支持一下吧,按照5%的成交率,会有50个人成为你的代理。

第四、继续发酵,推出免费拉萨行,是枕头品牌的拉萨行,只针对代理商参加,如果代理商以后不想代理了是不是要补交拉萨费用?

不用!

这四环,是环环相扣的,层层逼进的,一步一步的把事情推向了高潮,等从拉萨回来,品牌知名度也出来了,代理越来越多了,接着就把代理网络铺开了。

你原本只想赚代理费,没想到把品牌做起来了,为什么呢?

因为这些代理去拉萨的路上,本身就赢得了他们朋友们的关注和掌声,自然卖货很厉害……

为什么别人打赏不要呢?

例如,我送了你一箱苹果,你欠我人情,假如我收了你的50元红包呢?我们的交易就结束了。

从这个面也可以看出,免费的是最贵的,所以大家也别再羡慕领导们贪污受贿了,其实他们付出了更多,拿了别人1万元要为别人回报10万元,领导跟企业家之间的博弈中,占上风的一直都是企业家。

拣垃圾的那篇文章发出以后,打赏的金额创造了新高,太多的人被感动了,就如同我们被一篇新闻报道感动一般,是为故事所感动,至于故事的过去与未来,我们都不知道,当初我们被暴走妈妈感动了,于是我们纷纷捐款,后来又说她去整容啥的……

听说一个女子,为了救孩子被狗咬掉了四肢肌肉,大家纷纷捐款。

后来,又说这狗是自己家养的。

但是,从侧面可以看出,大家内心深处是向善的,是渴望善的,希望有这么一种善来引导自己。

上个月,我消失了几天,去了哪里呢?

南京。

是陈欢喊我去的,也算多年的朋友吧,2006年就认识了,他是做电影网站出身的,一直都活跃在站长圈子一线。

说是考察什么资本项目,P2P。

我去了一看,我擦,这不就是传销嘛,陈欢也不是当年的胖小子了,瘦了很多,脸上也没啥精神,据说已经离婚了,看样子蛮落魄的。

然后,20多个人集体给我洗脑,说我颓废,说我落魄,说我写了这么多年也没出名,为什么呢?

你没钱!

假如你在这里待上几年,有了1000万呢?

你还愁没名?(看来对我提前做过研究,除了陈欢,里面还有一个是做电商的,他听说过我。)

陈欢带着我去逛公园,貌似他们就喜欢逛公园……

陈欢说:“董哥你看,当初那些跟着你的,哪个不比你强了?你内心服气吗?我知道你不服气,为什么不来大干一场呢?在我心目中,你就是互联网圈子里的无冕之王,一年至少能赚1000万,你要是进来,用不了几个月,你就能达到A,你跟一般人不一样,你有资源,你喊谁,谁能不给这个面子?”

我说:“有道理,不过你嫂子下周出差,我必须回家,我回家交代一下可以不?”

他说:“可以,我相信你,但是你要先待满一周,了解一下,否则你觉得兄弟在忽悠你,你看我们黄主任,以前就是商场里的上班族,现在一个月什么都不用干,几十万的收入,这个你可以亲自向她求证。”

我说:“我答应你,待满一周。”

他说:“但是我还有个要求,在这里所见所闻都不能写。”

我说:“我每天写了文章,先交你审查。”

他说:“那倒不用。”

我跟着他们一起午饭,他们吃饭很有意思,据说是提倡简朴精神,每个人轮流做饭,理论上每人3块钱的标准(轮谁做饭谁买菜),这个标准也是不断降低的,因为轮到你的时候你去菜市场拣的菜叶,那么我也拣。

大家都在等待,等待1000万的到来。

我实在吃不下,只是干吃了个馒头。

下午,我提议我请客,我给他们每个人买了一份盒饭……

那小女生,真是狼吞虎咽。

多久没见过肉了?

最有意思的是,大家都喊其中一个女的为主任,饭做好了,要去喊主任吃饭,有个像哈巴狗的男人轻轻的敲了两下门,然后低声的说:主任,吃饭啦。里面没有答复,等了差不多一分钟,他又敲了一遍,里面有了回应,意思是知道了。

主任出来了,全体起立,喊:主任辛苦了。

接着是主任训话,然后大家才开始吃饭,一群人围着主任是那么的虔诚,仿佛是一群哈巴狗围着一只藏獒,这女的入行比较早,级别也比较高,原来在商场里做营业员的,如今俨然是个土皇帝,这里等级太森严了。

这是不是一群可悲的人?

并非如此,这里面是两个极端,一类是真聪明,一类是真傻,当然傻子是居多的,就是什么都不懂,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一类是非常熟悉游戏规则,就是利用傻子传傻子,他们在游戏规则之内又操纵着一群傻子。

一类是真睡着了,一类是装睡。

陈欢发动大家来游说我,比较聪明就直接放弃了,因为他们知道说服不了我,最关键的一点,我对他们说的赚1000万没兴趣。

晚上,给我洗脑到了凌晨1点多,问我听明白了,我就装的说听明白了,然后他们就轮番提问我,又是奖励制度又是晋升机制,我哪回答的上来,然后再讲一遍,非要教会我。

安排我住大通铺,五个男人挤在一起,我提出要去酒店住,大家一起拦住我,说是一家人咋能分开之类的,有个男的把我行李给抢过去了,他是个退伍军人一身肌肉,看样子也蛮傻的,我心想别惹他,万一真打我一顿咋办?

扯着扯着,把我扯烦了,我说:“你们这群做传销的,就是脑惨了,但凡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也不会被忽悠进这里,你们想想自己的父母,想想自己的孩子,你们现在过的什么日子?”

后来,大家都冷静了,有几个看起来比较精明的改变观点了,意思是让陈欢放我走,因为他们很坚信了一点:这小子是不可能被洗脑的,他太清醒了。

最终,放我走了,到酒店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天亮了。

后来,我就在想,做微商的人也是两类。

一类是精通游戏规则的,你说他们知道微商模式不靠谱不?非常知道,但是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全民创业的时代,人人都想做代理,那么招代理可以赚到钱。

他们就把传销模式改良了一下,应用到了微商上。

这是一群聪明人。

什么是一群傻蛋呢?

就是那些整天刷屏卖货的人,明明吃的是皮鞋熬的阿胶,非倔着去争论比东阿阿胶的强……

你是真傻子,吃皮鞋吃多了吧?

三无产品罢了!

你要采访一下传销人员,他们每个人都坚信自己能拿到这1000万,而且已经想好了怎么花,要买什么样子的别墅,买什么车,连型号都想好了……

在我们的认识里,他们真的好奇葩,做白日梦。

我曾经想过,要不要去唤醒他们呢?

其实,他们自己也在慢慢的丧失斗志,只是不敢醒,要是真醒了,那6万8咋弄?扔了?多年的心血。

他们基本上都被抓过。

抓起来,要求他们买上车票回家,买了车票就可以释放,前脚放了,后脚就把车票退了。

谁都叫不醒。

干脆,就让他们继续睡吧,只是真醒的时候有些痛苦罢了。

从南京回来,我收获特别大,原来做白日梦是每个人的特点,大家都不愿意按部就班地做事,每天都有来找我的,问的问题都一样:有什么项目?

大家都渴望几天就发财了。

我是不是也要搞个传销?每个人交6万8,然后我给租套房子让你们在这里蹲着,你们不断地喊人来见我。

多好,你赚了,我也赚了。

昨晚,半夜我们又去吃饭,披萨店,我们家门口的,刚开了两个月,三个小姑娘合伙开的,她们三个是同学,现在一天卖不了10个披萨,天天亏本,房租也贵,而且一天到晚都要守着店,说起来创业这个事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不过,她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认为明天会更好。

走的时候,我想劝一句,想了想算了吧。

我想说:“有些时候,错了,停下脚步就是进步。”

可是,人们总是喜欢拖延,把自己从失望拖延到绝望,才慢慢醒过来,当没有希望的时候,就别去坚持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