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文/车厘子


图:kapi

“我以为他会追上来!”


姐姐喜欢跟我不厌其烦地讲一个笑话。

每次跟姐夫吵架,她都信誓旦旦地嚷着要离家出走。

气头上的人,最擅长做的一件事,就是火上加油。

每当这时,姐夫就像挑衅一样跟姐姐示威:“你走啊!有胆你现在就走啊!”

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顺便测试一下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哪想居然被狠狠打脸,即便不想走,这时也成为被赶上架的鸭子,非走不可了。

于是,姐姐气冲冲冲出门,却悄悄在隔壁房门后隐藏起身来。

姐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追上来把隔壁房门猛地拉开,对着躲在门后的姐姐大吼:“要走就走远点,每次都躲同一个地方,你腻不腻?”

姐姐也大声对吼:“你个笨蛋,我要走远了,怕你找不到我啊!”

每次这句话一出,姐夫再大的气也能消失殆尽。两人很快和好如初,十几年老夫老妻,一直像新婚一般羡煞旁人。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个多大的事,一直把它当个玩笑,笑笑就罢了。直到有一天,事到临头,轮到自己成为事件主角。

那次跟老公吵架,简直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大半夜的闹着要离家出走。兴师动众地取背包,收拾衣物。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吵架了。大概因为我是一个典型的双鱼座,每每遇到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而是逃避,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因此每次吵架,都是我离家出走。

刚开始,老公还追一追,或者不久就能接到他的电话,说声:“你回来吧!”我就乖乖回家了。

后来两人气性越来越大,他不追了,我也不回了。在外面坐了很久很久,他打来电话,我也不接了。

最后,还是他找了来,我乖乖回家。也有时,他没找来,自己还是得好没趣地回家。

其实每次出走,并非真的要走,大声嚷嚷,兴师动众,一件一件慢慢地收拾东西,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看看他会不会挽留,到底还在不在意。

我是一个心肠软到家的人,只要他能服个软低个头,说一声“留下来吧”,或是抱一抱,我就能将一切恩怨化为乌有,烟消云散。

如果真想离开,一定会挑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裹一件最日常的衣服,收拾几件最紧要的物件,悄悄出门,就再也不回来。

而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离开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起来。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能让你离开的,都是过境千帆,能让你留下,心甘情愿收拾一地鸡毛的,才是那个对的人,才是你的人生。

然而我们都容易被情绪冲昏了头,即使明明知道对方只是试探,也还是不肯出言挽留。

这次我浩浩荡荡地收拾行李的时候,他什么反应也没有,蜷缩在床上躺着,头深深埋进自己怀里,像只受惊的小鹿。

我心下一软,语气柔和了很多,跟他说:“我现在气头上,说是要走,可我还是爱你的。”

我想这句话应该很明显地是给他台阶,就等他下了。可他仍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床上。

我觉得脸上一阵火热,像被人打了脸一样,虽面上挂不住,却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厚脸皮,竟然无耻地趴到他身边,说:“我是真的爱你!”

谁知,他像孩子一样哭起来,哽咽着说:“爱我你还走!”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时像翻倒了调味瓶,五味杂陈。之前还觉得自己振振有词,此刻却像一个被人抽去地基的高楼,轰然倒塌。

我以为自己吵架吵得有理,以为自己收拾东西时,给足了他时间,以为给了他台阶他不下是他不识抬举,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场架,不论自己多么有理,用了多少心机,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前提——爱他,就应该对他不离不弃。

不由得想起我们结婚时发下的誓言: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年轻还是衰老,你都愿意永远爱他,安慰他,陪伴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吗?

由此看来,真爱的前提,就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吧!

我知道,很多姑娘,都像我一样,习惯在自己的恋人面前任性。一吵架,就会闹着要走,其实不外乎两个理由:

一是,觉得自己在家里受了气,觉得无处发泄,气急败坏,想要逃离这个令你生气的地方,于是选择离家出走。

还有就是,像我一样,拿离家出走来吓唬自己的爱人,希望得到他的肯定和在乎。

“我以为他会追上来!”“我就希望他能跟我道个歉。”“我想听他说声他还爱我。”这是很多姑娘摔门而出之后最真实的想法。

一吵架,就想着离开所有人,离家出走。你以为你是在创造一个机会,让他了解失去你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以为,只有失去过,他才会懂得拥有的可贵。只有尝试过失去,才会懂得更加珍惜。于是你一边任性地出走,一边盼着他追上来,道个歉,最好还能加上一句告白。

却不知道,自己在离家出走的那一刻,已经抛弃了“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前提,将他孤零零地扔在角落里,让他独自一个人舔舐伤口。

他被你伤的体无完肤,你却还要求他容忍你的任性。你到底是爱他,还是爱折腾他带给你的优越感呢?

其实,离家出走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它也许会暂时提供给你一个逃避的地方,让你消气,但不会帮你试探出爱人有多在乎你,反而反映出你在处理感情问题时,是多么幼稚和叛逆。

有些人,试探着试探着,是会真的远离的。因为即使再爱,也会有承受不起的伤害。

我终于理解了我姐姐的智慧,那躲在门后的举动,看似儿戏般的可笑,却透露出她在感情上的成熟和睿智,而我,自以为很懂爱,其实总在施加伤害。

所以,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有离开过家。有时,实在不想跟他同居一室,就会跑出去,买回食材,做出他最喜欢的饭菜,摆到他面前说:“吃饭!吃完等有力气了,我们接着吵!”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612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14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427评论 0 239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4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104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55评论 1 21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64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54评论 0 196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59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46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53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94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27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4评论 0 19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85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95评论 2 26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体验入:今天常州的师兄来北京,晚上安排在朋友店清香阁用餐,海鲜原料非常新鲜,但服务与出品绝对没跟上。 找核心:上下...
    熊毅滨1349阅读 144评论 0 0
  • 有句俗语:半吊子水晃荡晃荡。 生活中常常遇到某些人,说话心直口快,不择对象;或自以为是,夸夸其谈;或夹枪带棒,...
    长虹_1d26阅读 238评论 0 0
  • 七点的吉他弹起来的时候,夏天的浊浪便已消了。 一夜秋水凉遍,懒得折腾也懒得壮阔,端的架起一副无波无澜的平静模样。 ...
    戎在安阅读 2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