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游乐场:《Pokémon Go》 的技术与社会

96
洪靖 Db3aaf4f effd 43dc 9137 d6bf7f70211e
2016.07.20 19:35* 字数 2615

皮卡丘就在那!《Pokémon GO》(精灵宝可梦 GO)从开始推出就热烧到现在(许多国家未正式开放但似乎很多人都玩到了),相关新闻和评论纷纷出炉,就连我就读的荷兰大学官方脸书都贴文说「校园里举止怪异的人可能是在找神奇宝贝!」虽然《Pokémon GO》的技术并不新颖也有很大进步空间,但这个爆红的游戏已经成为无法忽视的现象,这让我越来越好奇:究竟《Pokémon GO》的技术特性是什么?何以引发各种奇奇怪怪的现象?我们——即使不是设计者也不是玩家——要如何理解和思考它的社会意义

作者手机画面截图

《Pokémon GO》AR 技术下的空间连续感

要回答上述疑惑,要从「《Pokémon GO》和其他沉浸式游戏有何不同」开始。目前号称可以带来沉浸式体验的游戏技术有二:AR(Augmented Reality,扩增现实)和 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VR 通常需要一台很像相机的「头戴式眼镜」,例如 Google Cardboard 就是非常简易的 VR 装置。在 VR 装置中,我们观看的屏幕就像是一个界面,切割现实的生活世界虚拟的游戏世界,让我们从旧世界「跳进」新世界,在新的环境里移动、探索、作战。

AR 技术——《Pokémon GO》的基础——则相当不同,它把虚拟环境「贴在」现实环境上,就像我们在《Pokémon GO》看到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游戏世界,但后头立即就是再真实不过的生活世界(尤其是要收服神奇宝贝的时候)。目前神奇宝贝还比较像是贴在现实景象上的贴纸,因为它们常常不够立体,也贴得不够好(有时还会浮浮的…)。我们可以这么说,VR 下的生活世界和游戏世界是断裂的(注 1),但 AR 里的两个世界则是连续的

AR 与 VR 技术的不同

AR 游戏下,生活世界和游戏世界的连续性几乎无法避免,因为这正是 AR 游戏的核心所在,这也是为何《Pokémon GO》需要透过它的前身《Ingress》收集大量现实资料。这种连续性,带来《Pokémon GO》(或者广义来说 AR 游戏)两个值得注意的效应。

转变:从空间到行为

第一,在 VR 游戏里,玩家的游戏行为和生活行为两者几乎无涉,但在 AR 游戏里,两者却有一定程度的对应关系。我们可以在VR游戏世界中走上一百公里但实际上身体一点移动也没有,但要抓到《Pokémon GO》里的神奇宝贝,我们非得走到某个地方不可。因此,VR 的在线流量就是在线流量,但《Pokémon GO》的在线流量同时也是线下流量(人流)——所以《Pokémon GO》的流行会被视为新商业模式的诞生

第二,VR 游戏很少对现实空间产生实际影响,但《Pokémon GO》很可能改变现实空间的性质。一百个 VR 游戏玩家可能会塞爆虚拟空间里的某个广场,但几乎不会有哪个现实里的公共空间因而被塞爆。相反地,一百个《Pokémon GO》玩家同时跑到「游戏里」的某个地方去抓神奇宝贝,我们就会确实地在「现实里」的某个地方看到一百个真实的身体。也就是说,游戏世界里的空间基本上都是公共的,它对所有玩家预设开放,在 VR 下这个预设不成问题,但由于《Pokémon GO》把游戏世界重迭于生活世界,这使得《Pokémon GO》可能把任何地方变成公共场所——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游乐场!

神奇宝贝总是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若把上述两个效应放在一起,我们就会看到《Pokémon GO》之所以带来各种问题的原因。一般而言,游戏是种在私人空间进行的个人行为,但《Pokémon GO》藉由交迭生活世界与游戏世界,(很可能)先将现实空间——不论公或私——转换成公共空间,再将个人行为带到公共空间。我们都知道,一旦个人行为进入公共场所,它就不再只有个人性质而是公共行为,因而具有社会上的意义和后果,尤其当一群人在公共场所从事相同行为的时候,它甚至可以被视为「政治行动」——至少汉娜 · 阿伦特(Hannah Arendt)会这么说。

当空间被混合起来的时候…

如果《Pokémon GO》玩家只是小众,这种综合效果尚且不会带来急迫或严肃的议题,但《Pokémon GO》大受欢迎,这迫使我们不得不思考即将产生或已经产生的问题(注 2)。

例如,某个社会的「空间政治」可能透过《Pokémon GO》而延续:有(美国)黑人玩家认为自己更容易在白人至上的公共空间被怀疑、被盘查、甚至被攻击,因为低头绕来绕去找神奇宝贝看起来就是个可疑的举动——而黑人更不被信任。也有论者批评,《Pokémon GO》透过数据数据轻易把任何生活空间转换为游戏空间,然后引导人们行动,就像Uber和Airbnb一样都在做无本生意,还能轻易撇清相关责任。除此之外,有人家门前忽然聚集人群只因为住址被设定为道馆(gym),也有医院被玩家无端打扰因为里头有神奇宝贝,还有不少玩家因为不注意现实世界的交通状况而身陷险境,更别说有的地方变成旅游圣地就因为那里才能玩《Pokémon GO》!

「泥马,为啥我平常慢跑的公园变成这样!?」

什么?一个游戏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公共甚至政治后果?或许我们可以问问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和川普(Donald Trump),他们都已经打算利用《Pokémon GO》来从事政治活动了!显然,因为《Pokémon GO》交迭虚拟与现实、模糊个人与公共,所以不论我们是不是玩家,都可能受到影响——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对用户和设计者来说…

对于用户来说,《Pokémon GO》的技术特性与效应,意味着我们必须注意玩游戏时的举动。在《Pokémon GO》下,玩游戏的个人行为实际上全都发生在现实的公共空间里,所以当游戏行为和(正常情况下的)公共行为有所扞格的时候,我们最好选择依循公共行为而不是游戏行为,否则可能引来奇怪的眼光(和批评)。

对于设计者而言,《Pokémon GO》的社会意义更值得深思。(游戏的)设计者都知道,设计游戏不是只在设计游戏「本身」,更是在设计玩家的行为,但因为《Pokémon GO》很可能把个人行为带进公共空间,所以相较于一般游戏,设计者必须意识到他们设计的不只玩家的个人行为,更是玩家的公共行为(注 3)!因此,设计者必须承担起较多的公共责任,也应尽力预测《Pokémon GO》可能引发的公共效果,甚至可以思考如何使《Pokémon GO》产生的公共效果正向化。让玩家走到户外并相互交流是《Pokémon GO》目前看来相当不错的一面,香港媒体甚至称它是「脱(宅)毒神器」,不过我相信它有潜力做得更多也更好。

理想中的 Pokémon Go,多温馨啊!

结语

《Pokémon GO》推出至今招来不少批评,但我始终不认为它会是一个多危险的游戏,我甚至相信它可以为社会做好事。《Pokémon GO》的许多争议不单源于它交叉现实与虚拟,更因为它模糊了公共与个人。它一方面(可能)把任何现实空间变成公共游戏空间,另一方面藉此将个人行为带进公共场所而成为公共行为。过去很少有大受欢迎的游戏能够带来这种效果。一旦我们理解《Pokémon GO》的技术特性与社会意义,我们就能思考如何避免引发太多的负面效应,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引导它走向更好的方向。

注释:
1. VR也可以用来模拟现实世界(例如训练医师开刀),这种方式没有本文所说的断裂,但很明显它的主要用途并非游戏。
2. 非游戏的AR也将虚拟信息贴在现实世界,但因为不是游戏,所以没有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交融」,比较像是对着现实世界贴标签,因此比较没有本文讨论到的效应和问题(但有别的争议)。
3. 设计者并非没有考虑到前者,但我猜测他们很可能没有注意到后者。

科技与社会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