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6 “女性的意识”之 给母亲的信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真的很不想写这封信,我一拖再拖,迟迟不愿触碰那些过往。30多年来,我与母亲能量纠缠,耗尽所有的爱与痛,真的不想再提。

可是我又明白,有这样的情绪是因为我还没有真正的接纳与放下,我必须一再地去碰触伤疤,直到看见那血泪之下所隐藏的深爱。所以,我还是要开始写了。

也许,这是一封不会让母亲看到的信。

亲爱的,妈妈:

与你分开才不过四个小时,我又在给你写信了。我知道你喜欢我给你写信,也喜欢我写关于你的事情,可我就是不想写。因为那是你喜欢的。只要我能感觉到来自于你的一丝的压力,我就本能地想要抗拒,或是逃跑。

可我还是不自觉地要去迎合你,讨好你。这已经成为一种彻底的习惯,难以改变。

你在我的生命之初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你那么强势、优秀、才貌双全,自幼被你批评打压,我的自卑你根本无法想象。

我什么都不如你,怎么也比不上你。在你的眼里,我又笨又傻,你生下了我,又让我觉得不配活着。虽然你用尽全力抚育我,给予我你所能给的最好的一切,可是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么地想要远离你,多么讨厌你憎恨你。

你就像一颗耀眼夺目的明星,而我在你身边就像一朵灰不溜秋的乌云。

你的聪明能干只是衬托出我的笨拙愚痴。很多年来,我一直都活在你的阴影之下。

你成千上亿次在我们面前批评数落爸爸,窝囊蠢笨无能。你不知道,这令我深深地抬不起头来,我如爸爸一样,感到难堪和愤怒。

但是我们都习惯了。习惯了你的高声调,习惯了你的专横严厉苛责评判。我们每一个人,只要和你不一样,就都是错的笨的傻的。偏偏我和弟弟都像爸爸,没有你那么精明。所以你一再担心我们被骗,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准备欺骗伤害我们。你很多时候都处于担心我们的焦虑之中。

我看到你有很多很多的恐惧,你想要掌控我们所有人,以及掌控每一件事。掌控不了,你就害怕,又用很多的话语来批判和指责,饰此以此来掩饰自己的虚弱。

当我开始理解这些,是在我为人母之后,学习了心灵成长课程,我跟你分享我所学的内容,分享我看的书。在得知你跟我一样,想要解脱痛苦,寻求改变,我真的非常欣喜。

你一直被疾病困扰,你的身体底子虽好,但随着年长开始出现各种小状况。

我一年一年地数着日子,你多活一年,就是离危险又远了一些。我们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这么多年,我也在尽全力去照顾你,虽然,结果是一直被你们照顾。

当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力量,我开始敢反驳你的话,有时也敢批评你了。我看到你被我吵得哑口无言的样子,除了一丝报复的快感,还有很多心酸的发现。你何时变得这样温和了,年轻时的锐气哪去了。额角的白发醒目刺眼,但你仍然是一个漂亮的老太太,比你的同龄人都要美,你的气质是那样卓然不群。你永远自信而笃定,你的眼里始终有光,明亮深邃。你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会为之而努力。

你在癌症面前所表现出的勇敢无畏曾让我深深动容,偶尔也会为你的一生唏嘘慨叹,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多么美多么心高,却遇到这样的一个男人。不能为你遮风挡雨,不能慰藉你的情感空洞,一生都在毫无头绪稀里糊涂地得过且过,而且永远都在闯祸和犯错。这样的男人,着实有些配不上你。因为他,你才气出了一身的病。因为太多的痛苦压抑着你,又无法与外人言说,你把自己的身体憋出了毛病。

可是这一个男人,没有为你挣一分钱也没有为你办好一件事,却默默地陪伴了你30多年,忍受了你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和评判。他只是空有一腔文艺热血,却对挣钱毫不在行。他能写能画吹拉弹唱,当年也是帅得一塌糊涂,否则怎会轻易俘获你的芳心。

很多很多年来直到现在,我还在为你们调停。我曾经为你们把能量耗尽,可现在我早已看开,也看透了你们相爱相杀的本来面目,一辈子太短,下辈子继续啊。

我曾经把你的苦和怨牢牢地背在身上,后来我慢慢放下,并且把你的命运还给了你。我无法替代你的任何事,只有尊重和接受。

我如今爱你,就如曾经怕你恨你一样的热烈。

我想陪着你,慢慢走完这一生。

感谢你,妈妈。


以下来自菲朵:

许多女儿批评她们的母亲,不认可母亲的从属地位和有限选择。在女儿们的意识中,母亲是造成她们地位低下的罪魁祸首,是母亲灌输了服从和认可的女性角色思想。今天,当我坐在遥远异乡的阳光下,依然记得在青春期的某一天,母亲为了家庭作业喋喋不休地骂了我,我给她的回应没有委屈、没有哭泣、没有哼哼唧唧。而是寂静的、长久的、对立的、轻视的、冷峻的眼光。后来她也回忆到,那是她第一次明白我是个有独立意志的人。我瞪着她,在沉默的呐喊中,我宣布自己进入了长期的独立。 Day16 3月30号课题:(请于3月31号上午十点前分享) 请给你的母亲写一封信,这是一封很重要的信,能写多长就写多长,你可以在信里表达自己的委屈,愤怒,爱。如果此时你正在怀孕,即将成为人母的你,与母亲做一次深度的沟通是非常有必要的。我知道这封信不太好写,拥抱你们每一个。当然,如果你没有爱,也是可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