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训写生录九:最“老”海南,千年长寿古村罗驿

二十六日早晨九点多由萧山飞抵海口美兰国际机场,随来人前往澄迈县,住在老城区盈滨半岛大鹏戴斯酒店。

翌日清晨,我独自去了海边。海鲜味消散在大海与蓝天之间,一浪浪潮起,声势浩瀚牵动心弦。我漫步其间,乐意在无际的南海边缘。沙滩上的脚印很快被潮水冲没,海风阵阵而去,看着展翅在海面上的飞鸟,远处海钓的闲人,心头一片悠然。

八点左右折回酒店早餐。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家一百多位,纷至沓来,问短道长,一派久违重逢的场面,心话飞扬,乐不可极……上午十时许,画展在大鹏美术馆盛大开幕。

琼岛澄迈罗驿村,富硒福土千古镇。

海上湿地成仙境,长空碧波无霾尘。

二十八日釆风活动,去了海南地中海文化风情小镇(澄迈县红树林生态公园)和海口的永庆寺、罗驿古村。景致纷呈,形式有别 。一个是海上湿地,繁花似锦;一个是千年文化,沉鱼落雁,并有世界长寿之乡,富硒福地之称。进入千年古镇,在一个茶园里见到众多老寿星,安闲之中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让人情不自禁地赞叹!

常言“人生百年”,事实越过百年之人实是难得。可今日之下,寿星相聚如会社雅集、音似缓缓溪流畅言其间,形象丰富各显特色。脸上岁月、沟间年痕。清晰的线条穿插着人生的悲喜交加,每一道转折都免不去时光滋生的气息,记录着一段无声的体验。看那并不迟缓的动作,随着心语表述着他们的情绪,都能印证着自然生态中人为的章节,坎坷的音符自酿成生命之歌。我顺着乐感忙乎着采撷到动心的所需……

前行不远见一老者,坐与石板凳上,身着兰灰青布衣,光脚拖鞋,手按拐杖一手搁置手背托至腮帮,戴一顶常规宽沿草帽,边际正齐双目之间,纹丝不动。在那看不清的双目间有一股模糊而又深邃目光,那一份安祥已很少见得,正视前方淡然处之。辅我笔墨之形、缓急有度,点线行走互补、亦生旁音,浓黑飞白、灰度相间,亦能见得心中澎湃之激,如弄琴弦深得其中妙乐……每每此况我总是使唤不动自己,沉浸在无以表述的情境里。

寿者相聚形成一种别样的气畅,交心节奏文雅,聚散间形成了诸位老者的性情。喜言者总有数人围着,左右比划,神情万般喃喃自道,乐呵在本土话语的腔调中。有三三两两站着看呆的人、有出神莫名地微笑的、有独自一人吃茶抽烟的……神态多样姿态各异。其中为人注目的一老者,坐在一个大石磨上,一百零二岁,偶尔抽支香烟,左顾右盼、出奇的神情很想找人聊天,手上的饼干总是递与他人品尝,兴奋时唱几句琼腔,惹得大家围观而至,哗啦啦一片欢声。也许他想回报一下大家,顺势打开自行车撑架,神情自得地告知众人自己仍可骑车回家,出于好奇,围观者越来越多……

此情此景、怎耐我笔头痒痒,便轻轻地触摸到生存过程中的细根,静静地会意到诉说中的玄妙之处……我别无所奢,以日记的形式留下瞬间的感慨,以飨我习性之快意,聊慰我心手痴恋。(乙未初寒家训於海口)

PS:刚刚得知,那位唱戏的老人名叫李以发,十天前离世了。 他曾是一名琼崖纵队老战士,后来当过瓦工,做过木匠,一生未娶。从上世纪70年代起,他与自行车结缘,相伴一生。同村人的印象里,他总是骑着自行车去干工、上街、走亲戚。因年龄超过100岁还能骑自行车帮敬老院老人买菜,而被骑行爱好者誉为"不老骑士"。谨此纪念!

​李以发老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