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一朵奇葩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姐姐长我五岁,我出生那年,她正好到了活泼好动的年纪,当然也是本性暴露的年纪。

姐姐应该是从我出生那一刻起就开始欺负我了。她会偷走我的奶瓶,藏起我的袜子,在我的小帽子上用彩笔画骷髅脸,还时不时地对我大吼大叫。所以我相信,我那么爱哭,一半是拜姐姐所赐。

都说有哥哥姐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唯独我不这么觉得。

姐姐的书桌上放着一张照片。那时她刚上小学,刚戴上红领巾。梳着两个刷把式的发髻,小眼睛味成缝,嘴巴张得老大。她仰着头,四肢别扭的交叉着。

姐姐的样子让我哭笑不得。我纳闷,我们的爸爸性格稳重,妈妈体贴温和,他们怎能生出这样一个男人婆似的姐姐?

“哼,真是朵奇葩。”

这朵奇葩开在我们小小的屋檐下,只要有她在,家里一刻也不消停。

-2-

姐姐放学回家,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撂,乒乒乓乓地跑回屋,一头扎进她心爱的乐园。那儿的东西都是低级破落货,包装纸、橙子皮、塑料薄膜,诸如此类。我觉得的垃圾,她统统视为宝物。

她进了屋,我会尾随而入,不止是好奇,而是怕她对我的东西下手。

我在门边窥探,发现姐姐正在摆弄一个快完工的橘子灯,她看到我来了,眼一横,手一档,“出去,别来打扰我。”

姐姐虽然无礼,但她做的手工真的很漂亮,她会用竹子编,用线绕,这可是她的绝活儿。

一次我趁她不在偷拿了她的铃铛花环,结果,她竟把我的童话书一页一页撕掉,在我的布娃娃脖子上勒上一条具有挑逗意义的绳子。

我气得大叫,直接在屋子里和她摆开阵势。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即使是这样,爸爸妈妈也没有骂姐姐,他们只是轻言细语地给她讲道理。

“小艺,别怪姐姐,妈妈重新买一本赔给你。”

妈妈这样说,我无言以对。夜里,我听到姐姐轻微地喘息声,听到她在噩梦里小声挣扎着,虽然心里有苦,可我还是原谅她了。毕竟,她是我姐姐。

-3-

十三四岁的姐姐终于不闹腾了,迈入青春期的她,开始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我从小被她欺负,对她的一举一动格外上心,我自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姐姐。

有一天姐姐买回两条热带鱼,她把它们放在鱼缸里,然后端一根板凳坐着,看它们游啊游,看得出神,眼睛里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随后她跑去书桌前,拿出一个本子开始记录什么。她写几句就撕掉,又写几句又再撕掉。她烦躁起来,抓耳挠腮。

我鼓起勇气过去问她怎么了,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声说:“你才多大,你懂什么?”

我一扭头跑开了,可我心里知道,姐姐有了自己的心事。我猜她一定是喜欢上什么人了。

几天后,我们全家人在花园里散步。迎面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向我们走来,接着与我们擦肩而过。突然,姐姐撒腿往后面跑去,跑了好远,再缓缓向我们走来。她说这样就可以和那个男孩第二次擦肩而过了。

-4-

那个帅气的男生叫伍子恒。天啦,我的姐姐居然喜欢上了他班里的男神。

男人婆的姐姐也会恋爱,我该是喜还是忧?

带着好奇,我试图去翻她的日记本,但我觉得这样做不对。于是我偷偷把她的秘密写进自己的日记本,没想到被姐姐发现了。

她为我的妄自猜测而恼火,我却为她偷看我的日记而愤怒不已。

我不会原谅她,“你这个小偷,你恶毒,你可恶。”我骂她,毫不客气。我冲上去要揪她的头发,她死死擎住我的手臂,咬着牙。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让谁。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妈妈出来,拉开我们俩。

“她!混蛋!”我指着姐姐,撕心裂肺地喊。

我以为理直气壮,不想妈妈却把我按在椅子上,脱了裤子就开始打。我受了委屈反而遭一顿打,一时间嚎啕大哭。

姐姐见状,也吓傻了,她应该也没料到,一向和蔼的妈妈竟有这番威严。

当晚,妈妈单独把我拉进她房间,她告诉了我真正的秘密,姐姐不是她和爸爸亲生的,她是被领养的,而她的亲生父母就在姐姐几个月大的时候因车祸双双身亡。

怪不得把爸爸妈妈老向着姐姐,怪不得他们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原因竟在于此。

我溜回房间,姐姐侧脸望着我,头发凌乱。突然她挤出笑容,“今天,对不起啊。”说罢她转回去,继续研究那盆多肉植物。

-5-

我活在了姐姐的秘密里,而姐姐应该对她的身世浑然不知。

从前我是多么讨厌她,可自我知道了真相,我同情起她来。有一段时间我不再和他对抗,因为我觉得自己幸运,而她却是不幸的。

谁知,其实姐姐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她虽性格乖张却成绩优异,她有自己的世界和活法。而我要做的就是尊重一切,同时尽可能的去爱她。

几年后,我也考上姐姐念的初中,而姐姐已经是一个漂亮的高中生了。

每天上学路上,我都和姐姐结伴而行。我爱给她讲学校的趣事,她莞尔一笑,不作回应,更多时候却是爱理不理。她不像过去那么风风火火了,她变得沉默,内敛,好像把自己封闭起来。

想到姐姐生日快到了,我精心给她做了贺卡,画了姐姐喜欢的日本动漫,写上了一句肉麻的话:“姐姐,我会永远爱你。”落款:“爱你的妹妹。”

我悄悄把贺卡塞进姐姐的书包,我亲眼看着她把贺卡拿出来翻来覆去地看,同时看着她偷偷抹眼泪。

姐姐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生?是的,那天我发现了姐姐柔软的一面。

-6-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姐姐高中毕业,考上了外地的重点大学。转眼我也考上了大学,姐姐已经毕业。

这几年,我们忙于各自的学业,不再像过去那样朝夕相处了。我们长大了,也不再会吵嘴打架了。或许距离真可以产生美,我和姐姐因隔得远了而更加亲切。

每个周末,姐姐会来学校看我,或在我寝室坐上一小会儿,或带我去逛街。她会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惊喜,也会悄悄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我过去不像个姐姐,现在要好好补偿你。”姐姐把我带到一家精品店,给我挑了一款很漂亮的项链。

“送你的。”

“我不要,太贵了。”

“没事,我也有一条,我们这样才叫姐妹嘛。”

说罢她从包里掏出一条一模一样的,举到我跟前,眨巴眨巴眼睛。

我点头,脸颊红红的,感受这来自姐姐浓浓的温暖。虽然我知道,她不是我的亲生姐姐。

-7-

姐姐不是爸妈亲生的,这是我心底埋藏多年的秘密。

可秘密总是守不住的,你越是想隐藏,它就来的愈加凶猛。

那是一个酷暑,天气炎热而干燥。那天,姐姐带回一个二流子一样的男人,说要跟她结婚。

爸爸皱着眉,妈妈叹着气,我躲在屋子里,姐姐暴跳如雷。她说,她是为了爱情。

姐姐是否在寻求刺激?我不清楚,至少我知道,天干物燥,稍有不慎,大火会烧掉整片森林。

关涉到姐姐终身的幸福,爸妈这一次不会再顺着姐姐。

姐姐和家里大吵过几回,都以她的负气而走告终。最后姐姐被逼急了,辞了职,跟着男的私奔,好几个星期没回来。

“你看看,你看看,都是你把她宠坏的。你以为亏欠了她,反过来呢,她懂个啥?不照样我行我素。”

“都怪我?你没有责任吗?”

“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老丁啊。”

“老丁,你还敢提他?他女儿就是遗传到他两口子的基因……”

爸爸妈妈争执着,相互埋怨着。我要怎么办?我要到哪里才能把姐姐找回来?

-8-

丢了姐姐,像丢了魂儿。我鼓起勇气再次拨了姐姐的电话,电话通了,但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姐姐呼天抢地的哭声。

我吓傻了,我要去就她。我根据她哭诉着说出的地址,终于在本市一个破旧的居民楼里找到了她。

她只穿了一件睡裙,见了我连忙用毯子盖住腿上的淤青。我心疼地要去扶她,她却自个儿歪歪斜斜站起来。

我环视四周,阴暗的屋子像一个牢笼,囚禁住了这个又痴又傻的女孩。

“王八蛋!”姐姐有气无力地骂着,骂那个她两个月前还信誓旦旦说要结婚的人。而如今剩下的只是她独自冷嘲热讽。

姐姐为我倒了凉开水,我帮她收拾东西。凌乱的屋子没法下脚,发霉的床单和衣服搅成一团,一切都那么令人恶心。

“艺,你来,不会要带我回去?”姐姐开口问我。

“姐姐,你知道吗?”事到如今,我想把一切都告诉她。

姐姐却很淡定,她微微抬手,“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我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我不是你的亲生姐姐,我好早之前就知道了……一次,爸爸妈妈说话,我偷听到的……我不敢相信……所以,唉,我走了。我不想给你们丢脸……”她说着,哭起来,从啜泣变成了大哭。嘴角破的皮渗出了鲜血。

“不,你是我姐姐。”我冲过去一把抱住她那冰凉又伤痕累累的身体。

姐姐一直哭,我却不知道怎么劝,只抚摸她的背,让她知道有人陪着她。

姐姐哭得没有力气了,倒在我肩头上,喘气。热气蒸腾,姐姐已经汗流浃背。

“姐姐,我们回去吧。”

她使劲摇头。

“姐姐,爸妈不会怪你。”

她不说话,只靠着我,她一下子变得好脆弱。

我掏出手机给爸妈打了电话,姐姐找到了。

-9-

虽然炎热,那却是一个晴朗的白天。我牵着姐姐的手,走出那间发霉的屋子,重见光明。

姐姐的脸颊被阳光洗礼重新红润起来。

“艺,我跟你回家,你……不会怪我吧?”

我摇摇她的手,“怎么会?我说过,我会永远爱你。”

后来,我们都不再提那些悲伤的往事。姐姐的状态逐渐好起来,她重新工作,重新恋爱,重新生活。

再后来,姐姐结婚了,而她的丈夫就是她班里那个帅气的男生伍子恒。姐姐从不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每每提起,她只是羞涩地绕着手指说:“他追的我。”

现在,姐姐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小女孩两岁多,古灵精怪的。她喜欢来我家玩,每次一进门就扑到我怀里,嬉皮笑脸地说:“小姨,可不可以把你家里最好吃的糖果拿出来呀?”

哼,小样儿,跟你妈一个样。


无戒365挑战营第54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