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美篇七:育才中学2016级8班、9班

1:在分别与相遇中成长——  管昕

        破晓的晨光渗进窗里,树影婆娑,斑驳了儿时的记忆。我静静地倾听那轻盈缓慢的心跳声。

        仿佛回到了幼时无拘无束的模糊时光。童稚岁月,如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的我们,正手牵手,板着小脸坚定地向蓝天大喊:“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曾经的“秘密基地”还是老样子,唯一的败笔只有,那是曾经。

        那一年,我大概只有四岁。十年前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唯独记得那首唱遍了童年无数的歌:“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我们的童年经过许多次花开花落,斗转星移,在痛哭流泪后又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如今,我却记不清那些和我一起偷吃果冻的小伙伴,帮我系鞋带的老师长什么样子了。那一张张或稚嫩、或温柔的脸,如今也发生很大变化了吧。我们长大了,她们变老了,世界不就是如此令人伤感又无奈吗?想要去思念,可那些曾烂熟于心的名字却早已被时间的黄沙掩埋,成了不可弥补的缺憾。

        三年过去,我七岁,要上小学了。

        那一天,我马上就要坐上驶往北方的火车,幼儿园的好朋友和我死活抱着不撒手,哭得撕心裂肺,好像生死离别一样。恐怕那个时候我们就隐隐地预感到以后再想见面很难了吧。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火车,迷迷糊糊的,经历了我的第一次离别。

        再次睁开眼,看到车窗外的景物“呼呼呼”地向后退去,逐渐变小,变成一个个小黑点。我把脸颊紧紧地贴在冰冷的车窗上,努力想看清那黑点,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了,它消失了。火车麻木地“咯登咯登”地叫着,叫的人直想流泪。

        终于到了内蒙古。爸爸说,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我当时一点也不喜欢这里,因为我就像一个外乡人,与他们格格不入。下课时,他们不再说普通话,而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突然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心中空落落的,还有阵阵酸涩。我好想那些小伙伴们啊,我好想回家啊……

        渐渐,我融入了他们,我很喜欢他们,打架失败了也不会哭哭啼啼,从不会食言,从不会低头。他们像稚嫩而骄傲的雏鹰,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成长。我慢慢不会再想幼儿园的小伙伴,把他们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

        那一年,我十岁了,与他们相遇了四年,与他们分别了四年。令我伤心的是,我马上要转入南方的小学,跨了两千多公里的漫长路程。这一次分别是悄无声息地,只有老师知道。我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低落,与老师在楼梯上分别。老师拍拍我的头,低声说:“多打电话给我们打电话,多回来看看。”

        我离开了。这一次也是坐火车离开的。看窗外交替变换的景象,直到看不到那漫天晚霞,袅袅炊烟,和归家的牛羊与飞鹰。暑假过后,他们发现我没有道别就离开了,会不会生气,悲伤?会不会哭泣?应该不会吧。他们是那么飞扬、坚强啊,我自欺欺人地想着。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旧友分开了又会和新的伙伴聚在一起,生活与悲伤相撞后又会回到新的轨道,我还会在将来经历更多的分别与相遇。这就是生活,是每个人都要走过的路。

        再一次的分别是小学毕业。我没有嚎啕大哭,或许是分别次数多了吧,或许是从相遇时就知道会分别,所以已经好好珍惜了,没有遗憾了吧,也或许是因为我在次次分别与相遇中成长了吧。就像白落梅说的,“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我望着他们一个个离去的背影,想为故事留下一个圆满的结局。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留下的,便心存感激。


2:我期待再与你相遇——张梓希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愿在今生回眸无数,只为求得来世与你的再次相见,融在你侬我侬的水乡幽韵中。江南归来,恍若梦一场。总有强烈的渴望,把梦境里的一切都写下来,只是这笔下支离破碎的一些文字,又让我在猝不及防中重新跌入梦境,继而沉浸于那个古镇的古旧、沉静与深厚……

        乌镇的时钟像是被拨慢过,一切都是不紧不慢的。你不敢去惊扰这座古镇,只是轻轻地、闲适地踱着步子,便感觉到它散漫的节奏。如一本精致的诗集,乌镇可以轻轻地翻开,古宅、深巷、廊棚,还有染坊,连同阳光、细雨和微风,乌镇的一切都在营造着一种古典的情调,浓烈得熏人欲醉……

        江南的日子是流淌着的,它带走了古镇千年的沧桑。在江南游走的只是韵律与厚重的历史。如果时间有分量,这河远比古屋旧巷来得沉重。眼下的流水淌得如静止一般,只是沉沉的墨绿,像一匹长长的翠绸向前铺去。我禁不住接过船工的竹篙,轻轻地把那翠绿般温润的水,点成了朵朵涟漪,如同破碎的梦幻,四处散去。微风中,船儿在摇,似乎把心都要摇软了。时间在那一刻停住脚步,只感到自己在下沉,沉入时光的回流……

        缓步走在古老的村落中,一种穿越千年的味道袭来。这味道来自脚下沉默不语的青石路、远处孤独伫立的旧船舱、河边静静洗衣的老妇人……这味道流动千年,已深深浸入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嬉戏的孩童不断地往宁静的河中掷入石子,泛起了恬静的心情。轻轻推开厚重的木门,“吱呀”声蕴含了千年的回忆,坐在门前看乌篷船缓缓滑过,心灵在此时此地净化,对乌镇、对水乡、对江南的怜爱渐次生长,连呼吸都变得轻柔,生怕搅扰了这诗般的宁静、画般的意境。

        “乌镇”一个“乌”字,似乎就让这个古镇染上了深沉的气息,连最繁华的老街上,也只不过是零零星星的几家店铺。店面和门板上残缺的雕花和斑驳的乌漆都是岁月的痕迹,浓浓的惆怅,将心填得伤感而又柔软。这凝固着时光的苍凉,也是一种境界,隐没于尘烟中,去寻找一角荒芜,与古老的过去对话,宠辱皆忘。   

        水乡,总是带着这样淡淡的惆怅。犹记得茅盾先生在此度过的半生时光,一代名家的气质大概与乌镇的气韵是分不开的吧!而茅盾先生对自己故乡的描述,恰到好处:“千年沧海桑田,乌镇风韵依然!”

        在乌镇的日子是安详的,仿佛只有在这里才能体会到年华似水的感觉。我带着这份水乡的味道离开,回味着这次梦幻般的旅程,细细咀嚼着这化不开的乌镇情怀。

        江南水乡,我期盼着再一次与你相遇。


3:晚风拂柳笛声残——张梓希

                            —读《城南旧事》有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伴随着耳边《送别》轻灵的旋律,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城南旧事》那充满淡淡忧伤的故事。

        《城南旧事》讲述了小姑娘林英子 的童年。凄惨的秀贞母女,为了弟弟不得不偷钱的青年、敢于抗争的兰姨娘……这些命运坎坷、性格各异的人物在小英子的童年匆匆来去。它并不是一本有趣的童年故事,而是一段充满浓浓思念、淡淡忧伤的往事。

        书中的文学很柔软,却能触碰到人心中最快乐的记忆—童年的游戏。在那个贫困的年代,孩子们想方设法创造出各种游戏。踢纸、钱、喂小鸡、吊嗓子……他们的游戏花样百出,无拘无束。这其中的许多游戏都是我这个生活在电子游戏时代里的孩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爸爸从角落里翻出了他小时候的玩具,我们一起在小区里滚铁环、吹柳哨,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感谢《城南旧事》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久违的旧时记忆。

        然而,本书最出彩的还是用英子孩童的眼光去看、去品读这个错综复杂的成人世界的写作角度。小英子拥有过朋友:秀贞、妞儿……可这些人却像一场大戏中的配角,一个接一个地退出了英子的世界,就连英子最亲爱的宋妈,也像枯叶离树般离开了英子,踏着小驴的铃声走出了英子的视野。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些渐渐疏远,离去的朋友,心中怅然若失。世间有诸多悲欢离合,不论是多亲密的朋友,总会有说再见的一天;即便是再熟悉的人,总会有离开的一天。而我所能做的,或许只有珍惜我们相处的每一天,记住那些欢笑,感动的瞬间。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合上书,房间里飘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我知道,那是回忆的味道。


4:那一支春天的歌——陈志鹏

        春,悄无声息地来了……

        我伸了个懒腰,缓缓站起,望着窗外衔着春泥的燕子,忙碌地穿梭在春雨即将来临的天空,心中有说不出的舒畅:“哦!春天来了。”

        试图调整一下紧张的情绪,便毅然撇下繁重的作业,骑着车子来到郊外,一个春意盎然的花园跳入我的视野。一簇簇不知名的花儿在枝头微笑,自信地展示着自己俏丽的身姿,白的似雪,红的如火,粉的似霞,黄的如金。

        “轰隆隆!”滚滚的雷声随着绵绵细雨轻快地落在我的脸上,雨滴们争先恐后地扑向大地,欣赏春的美丽。微微仰头,任雨在脸上抚摸,像妈妈的手,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皮肤传递到心灵深处。燕子不知何时闯进了我的视野,叽叽喳喳的闹声仿佛也在吟唱春天赞歌。

        雨慢慢大了起来,我不得不撑起伞,晶莹的雨珠流转于伞面,如最美的花朵含着露水绽放。此时,那花朵之下,我双眸微闭,静静地聆听那首春天的歌……雨滴击打在宽大的蕉叶上,“啪啪”声为滴答的雨儿打起了节奏,燕子叽叽喳喳的也来凑热闹,为这首乐曲增添了无限活力。

        花儿冒着雨、迎着风淡然笑着,小草晃着脑袋沐浴在春雨中,燕子低飞轻掠地面,向大地礼貌问好……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美好,如此醉人。

        春天的交响乐仍在演绎,她似乎唱出了大自然的魅力和万物的清新与美丽,更唱出了生命的奇迹……我们的诞生和成长不正是最美好的故事吗?

        生命宝贵,唯愿时时珍惜!努力用心呵护这支来自春天的歌。


5:幸福看得见—— 曹亦邱

        梨花带雨,伤情忧思,丝丝想念与哀愁似乎是幸福。晚风凉起,高楼望断,灯火昏黄,思着远房的人儿,人长久,共婵娟,亦是一番醉心的幸福……

        也许我们在繁忙与高效率的社会中纷纷扰扰,但倘若放慢车速,留心看一看路边的风景,便会了却,仿佛一样的道路树木却释放着不一样的光芒。缓下来,用心去体会每一天看似相同的内容,你会发现,幸福无处不在。


        每日傍晚,门前照常亮起的灯,朦胧看黯黄的光晕,门口换号的拖鞋,整整齐齐的排列,简明又舒心,按时的一句“开饭啦!”温馨又甜美。餐桌上馥郁的饭香,是家的味道,只觉暖意浮心,挥散不去。朋友家人的只言片语和举手投足,都让馨香漫散心头。你会发现,幸福无处不在。

        浅浅的微笑,淡淡的温暖,酣畅淋漓的笑声与洒泪而泣的嚎啕声,让燥热的心宁静清爽,也不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粉色的眼神告诉我,幸福无处不在。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为目标而奋斗,以执着而取胜。永不言弃,享受过程,坚定向前,眼神严肃,汗水滴落,只为追求后释然的笑容。赢可贵,输了奉上一句“我没输,只是没赢”。汗水定格那一刻,你会发现,幸福无处不在。

          大自然点点滴滴奇妙幻化,让哲思盈溢着,幸福的浅笑,你会发现,幸福,看得见……


6:巷的影子——曹亦邱

          小巷里,蒸汽丝丝缕缕地翻滚着,轻盈地飘拂,街道全笼着一片薄雾。

          长大了,念及过往,小巷口总有一个卖早点的婆婆。念多了,便回去看看。看来,婆婆生意不错。源源不断的客流在简陋的小摊前穿梭,婆婆脸上僵硬了好一阵儿的笑容又重露了出来。

          站在门口,她默然的守候,一言不发,眸子里晶莹的液体微微晃动,似乎随时都会从眼眶里迸出。冻得通红的脸小心翼翼地缩进了领口,焦黯无度的双手一会紧紧插进腰包,一会儿用力地搓着,并不时放到口前,呵出一口气,手中,氤氲着白气,冬天的小巷口真的很冷。虽然如此,她心中的暖流还是像温泉一样咕噜咕噜地冒泡,她的鼻尖、眼角和唇畔绽放着透明的微笑,清澈得摸不透,抓不牢。

        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梧桐缝隙洒到了黑亮的瓦片上,折射出轻柔的影子。每日清晨,婆婆在简陋的小摊前,跑前跑后忙碌着,每当有人来,他们总喜欢说:“婆婆,今天依然老规矩。”婆婆仿佛能读透每个人的心思,她的脸上总是融着风霜却依然灿烂的笑容,她熟练地拿好别人要的早餐,微笑着收下钱,凝眸客人们尝试了早餐后浮上颜容的喜悦,她的心头,也早已溢满了幸福与从容。

          岁月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悄无声息之中蔓延。光阴消磨,轻轻悄悄,踏过热闹与喧嚣,挥洒清冷。踏别小巷,小巷口的影子淡了,淡了……


7:难忘那一缕阳光——曹亦邱

          坐在窗前,沁然茶香丝丝萦绕,悠悠地在我心头荡漾。缕缕阳光透过玻璃,悄然照入屋内,铺设一地金黄。

        我呆坐在桌前,窗户半掩着,院里,幽幽的不明花香裹挟着缕缕香甜,悄悄漫过窗沿,丝丝萦绕,挑逗着我的鼻子。又是一个周末,被淹没在书堆里的我心中压抑着一种情绪,也不知是什么,也许是烦躁吧,总是把眉头蹙成“川”字形。

          吃过午饭,又要开始在书海中遨游。我顿时泄了气,埋下头趴在桌上,留下的只剩满屋的怨声载道。就在此刻,“咔嚓”一声,门被轻轻推开,我微微抬头,转过身,妈妈左手举着毛线球,右手拿着织针,怀中则是一捧夺目的阳光色——毛衣,给我的毛衣,她缓缓坐下,在那张冷冰冰的板凳上。她用唱歌般的声音启唇对我说:“虽然现在已经开春了,这温度却一直升不上去,我呀,抓紧时间给你再织一件毛衣,别冻着了。”

          她说话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望着她,我明白——她是来陪我的。桌前,阳光柔柔的,静静的。我拾起笔,抽取一张试卷,有了妈妈的陪伴,那份压抑仿佛有了些许的释怀,我开始逐渐平静下来,埋下头,尝试计算起原本杂乱无章的数学题。

          我的头顶,肩上,手臂上,是阳光的温抚,是妈妈的爱意。逐渐地,心中的压抑似乎与题目一样,一阵微风拂过,拭去了它们,一点一点的。我倾斜过头,妈妈安然地坐着,心无旁骛地打着毛衣,阳光下的她,灵动的双眸,她也默默翘首,只是在这一瞬,两人目光对视,抬头间,我看见了她笑了,笑的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动人。晚间,天边的最后一抹霞光映在我们身上,仿佛零星几点,在她的睫毛上跳动,闪烁。也是这个笑,让我的压抑荡然无存。

          时而回味,时而感伤。阳光洒落,铺设一地奢华,茶香萦绕,袖口上缝着缝着那一缕难忘的笑,难忘的阳光……


8:无言的凝眸——曹亦邱

        沉醉的书香,荏苒的时光,匆匆的岁月,一湖静水在我心头荡漾,樱花飘落,徜徉在湖心,那副无言的凝眸在我记忆的河岸安详……

        我呆坐在书桌前,静等开饭。悄然间,一阵幽幽的排骨香伴着煮水声蔓入我心。细细嗅着,仿佛还夹杂着一股山药味,那味道淡极了,只似水滴落入水泊中,瞬即化散开来。只是一点点,我便被吸引了出去。

        果然没错,是山药。但我随即又皱起了眉头——这山药上的皮没有处理掉,表皮呈褐色,甚至还长着几根“头发”!我坐了下来,半天都不伸筷子,爸爸一脸惘然:“怎么不吃啊?”我指着山药,摇了摇头。他笑着对我说:“这是铁棍山药,大量营养都在皮里呢。”我非是不听,始终沉默着。

        爸爸站起身,我的耳边传来“哗啦啦”的水之声,没过多久,他带着沾满水的两只手回来了。他夹起一块山药,轻放入碗中,伸出洁净的双手,尝试抓住薄皮一端,另一只手轻轻按住,缓缓拎起,山药皮自然地脱落下来,但腾腾热气不住地往上冒,他边剥边吹,那副眸子大大的,却始终凝视着碗中,它虽无言,但却饱含了深情。他将洁白如玉的山药放入我碗中,我吃着,酥酥的,但也酸酸的。

        岁月静好,感伤停格,无言的凝眸,沉醉的父爱……


9:阳光驻足唇齿间——曹亦邱

        我从眼睛里,读懂了你们,你们从话语里,弄清了我,含蓄是一种性格,豪放是一种美德,如果没有言语,就让大家把阳光驻足唇齿间……

        四十五分钟的枯燥烦闷终于进入了尾声,伴随着一声声逐渐从清脆跌入沉厚的下课铃声,同学们仿佛一瞬间精神抖擞了起来,有些“调皮蛋”们眉宇间更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刚目送数学老师离开教室,屋内仿佛炸开了锅一般,那几个小调皮蛋哪里还按捺的住,顾昊辰首当其冲,第一个冲出屋子,到外走廊上顿露出一副“重获自由”的陶醉神情,汪涵乐紧随其后,坐在最后的季嘉炜也耐不住性子,费了半天的劲儿,终于从狭窄的位置上挤了出来,一摇一晃地缓步向前,活脱脱一只笨拙的企鹅,看看他,再看看时间,旁人却是替他着急。

        见罢,我仿佛嗅到了食物的气息,转过头去瞧一眼——果真是杜嘉豪,健硕的身影从大家面前晃过,边走,手中还边拆着早就备好的零食,一打开包装,一股气息扑面而来,瞬间溢满了整个屋内,他顺利走到位置上,吃力地坐下,给我一种将肉屯在座位上的即视感。他将肥爪伸入包装袋,拿出食物塞入口中,可份量不争气,只一会儿,就风卷残云地消灭了。可他似乎不尽兴,将油爪放入口中,舔了又舔,总算心满意足了。

        大家有的读书,有的团聚闲聊,有的追逐打闹,乐此不疲,微笑如阳光般驻足于唇齿间……


10:清风日月明—— 沈心妍

        又是一年清明扫墓时……

        ———题记

        春风伴着柳絮,轻轻拂过我的面颊,吹过我的发梢。身边树木葱茏,鸟儿低语。巍峨、雄伟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赫然矗立。祭先烈,苍柏含翠风拂岗,敬前贤,青松吐绿水流长。

        相比一墙之隔的人们祭祖扫墓散发的滚滚浓烟和声响,烈士陵园显得格外的安静、肃穆,松柏环抱,绿茵满园,碑身最上方的那颗五星,在阳光的照耀下灼灼生辉,分外耀眼。“死难烈士万岁”这六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历经岁月的沧桑,雨水的冲刷,那鲜红如血的字,依旧鲜艳欲滴,那光滑如玉的碑身,依旧璀璨夺目,正如那传承的烈士精神,依旧永垂不朽……

         踏着台阶走上平台,来到碑身后,一行行整洁的碑文刚劲有力,细细读来,字里行间饱含着通州儿女对侵略者的义愤填膺,更饱含着通州儿女誓死捍卫故乡的坚定决心……雄雄战火,烧得了他们的躯体,却烧不掉他们那颗炽热的爱国心!

         我将手中的小白花,轻轻地放在碑的一隅,清风徐来,花瓣微摆,仿佛如烈士脸上欣慰的笑容。在周围无数华丽的花篮中,这朵小花显得那么质朴、平凡,却又最能代表这些为国捐躯的烈士们……

         天渐黑,月上枝头。一抹银光照射在碑顶那颗五星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今日,日明,今夜,月明,无不使纪念碑光彩夺目,无不使这革命精神,闪闪发光……

         又是一年清明扫墓时,清风日月明,愿革命精神随这日月,永垂不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