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又能怎样?

01

这些年文文一直在努力读书,拼着命地读。

孩子小的时候,每天晚上文文是边哄小孩,边读书。记得零七年的那场雪,比往年来得似乎更早更大一些。几乎整个冬天,都在下雪。寒风刺骨,窗外一片洁白。漫漫长夜,文文常常是一手搂着孩子,一手拿着书,在昏暗的灯泡下阅读。

后来,孩子一岁左右,为了能在网上与书友交流。周五的晚上,文文也常去单位蹭网,与大家交流。七点开始,九点结束。每次骑车,回家的路上,文文总是踏着月光,嗅着路边庄稼的清香。是呀,有什么比闻到庄稼的清香,感受着收获的喜悦更快乐的事呢?

孩子再大些,可以自己玩会儿了。文文也常在孩子自己玩耍的间隙忙中偷闲,做自己的事情,读会儿书,写会儿读书笔记。

……

这些年,文文一直在坚持。

十年过去了,孩子长大了,上学了,读书了。文文还在读书。家里也有了电脑,虽然是二手的,但毕竟有了。网线也装上了,虽然不太快,不太稳定,但是与大家交流是足够了。读书笔记还在做着,一本本,一本本,也能撂上好高了。

文文觉得自己不含糊了,十年磨一剑,他有自己的一些心得了。间或,在一些专业的学术杂志上也能发表一些小豆腐块儿了。

文文体验到了成长。虽然,他常常觉得有些书自己没有读好,还需要反刍,但是,成长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虽然,文文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聪明人,但他却像那只乌龟一样,仍在爬行,爬行,还是爬出了一段距离的。

02

十年后,满怀信心的文文踏上了新的征程,来到了新的地方。

新新的环境,新新的同事,新新的太阳,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但是文文的心却遭遇了连阴雨。

竞争是不公平的。起码在文文看来是这样。不同的基数,不同的状况,却要求在同一水平线上比较。这是怎么个比法呀?

自然,每次的比较结果,文文都是灰头土脸,十分难堪。就连院子里的住户们都知道在工作单位文文常常是名落孙山,偶尔也会在文文的背后指指戳戳,说三道四,领文文好不尴尬。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文文也常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一方面可能是自己的业务真得太差,比不上其他同事。但是,每当进行技能比赛之类的活动时,也不见得其他人比文文强多少,文文自己总是遥遥领先,可是一到最后的评比,结果却总是令文文大跌眼镜……

另一方面,文文常常觉得业务并不是主要的。评价才是最最重要的。如何评价,从那方面评价,这些才是最要命的。不同的评价标准,是可以衍生出不同的优劣结果的。文文常常觉得自己的人事攻关能力太差。说白了,这是一个人的社会,一切的事务都要人安排,一切的标准都要人来订,一切的结果都是人说了算。

业务是个屁呀!!!

03

但,文文也常陷入这样的思考:自己的这种归因,对吗?

读书,学习,这些真的没用吗?如果自己真的强大,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话,即使不正当的竞争,又能奈我何?说到底,还是自己读书读得不好,是自己读书的方法不对,读了这么多书全是死读书,没有转化为生产力。这能怪读书吗?

但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是自己的书读得不好吗?成长是自己的一种知觉,自己明明感到了成长的分量。

那就是自己的成长还不够快,不足以适应目前的恶劣环境。文文又做如是想。

可是,别人明明在业务上不如自己,为什么收获却是沉甸甸的呢?为什么每次自己的环境总是恶劣的,别人的却明显轻松一些呢?这是人为的吧。就是继续读下去,人事上的事情做不好,环境永远恶劣,业务虽有进步,与别人比起来仍是差距悬殊,读书,又能顶个屁?说到底,人的社会,人的世界,人比业务强。

……

辩论还在继续……

04

到目前为止,以下的结论,在文文看来是确定的:

书还得读,不读更难适应目前恶劣的环境。

但是,读书不见得能改变一切,人的社会,人比读书重要。

也许,读书无关乎外在际遇的改变。

读书,又能怎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雨打残荷隐流殇, 风吹枯柳绪飞扬。 哀曲一首雾轻起, 两眸沾衣凝薄霜。 谁借景,赋华章, 空劳牵挂卧病床。 淋漓醉...
    冷风吹HUI阅读 37评论 4 0
  • 老祖宗常说:人之初,性本善!换句话说,中国古人坚持的是“人性本善”的哲学观点。 人的一生当中,在懵懵懂懂的少年时期...
    南提无阿阅读 192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