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

立春一过就开始盼望,盼望着春暖花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小我就喜欢花儿!

小时候,生长在故乡,每年都热切地期盼着春天到来。隔着院墙可以看到邻居家的杏花开了,那树杏花一直开在记忆里,是一幅永不褪色的画。然后就整天关注前院的一棵小桃树,其实只有我一般高,每次趴在墙头上看好久,从花儿含苞到最后一片花瓣离开枝头。

二叔家院子里有一棵梨树,每当桃花盛开之时,洁白的梨花就紧随其后,阳光下暖暖的春风吹来,花叶摇曳蜂飞蝶舞,我站在树下,仿佛就在梦中。

我家种的是棵老石榴树,奶奶嫁过来时栽下的,五月榴花照眼明,此花太艳,我并无太多印象,实在是因为不喜欢大红色。

我小时候管它叫秫秸花

除了这几种果树的花,小时候见过唯一的花就是秫秸花也叫蜀葵,花开如我手掌大小,深紫粉红单花双花都有,那时的姑娘们喜欢摘下来簪在头上,我虽喜欢欣赏却从未戴过,觉得也太艳俗了些,其实我喜欢素净的白,但从未见过谁家种过白色的。

上小学后住的是父亲单位分给的一个小院子,我在校园里采摘了牵牛花的种子,种在了门前。纤细的枝蔓缠绕,沿着门框长了上去,每次为花浇水,我总是细细观察,盼望它长出花骨朵儿。初夏的一天淸晨,我蹲在门口,无意中在低矮的叶片下发现了一朵开放的紫色小喇叭,那种欣喜到如今一想起来仍是开心的,因为它是我九年生命的第一次!第一次亲手种下的花儿绽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又种了蜀葵,因为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种子,看着叶茎长过头顶,花骨朵一天天长大,就一直在期待中盼着。有一天放学归来,惊喜的看到洁白如玉的花朵开在枝头,衬托着梦想成真的喜悦,那种幸福无以言说!

种花的野心越来越大,我想把整个小院全部种成花,父亲说院里的土不行,需要换土,我弱小的体格自然无法办到,就央求他。父亲帮我拉了土来,除了东边的葡萄树,和门前的小枣树,其它的地方都被我种上了花儿。十岁的女孩还能种什么名贵的花呢,种子全是釆摘自校园,无非是夜来香、格桑花和波斯菊而已。那个夏天真好,花儿长得和我一般高,走过路过花丛竟有穿越花海之感!

盛夏来临,狂风暴雨中看到一丛丛花儿倒伏,我顾不上打伞冲出去,想要扶起它们来却是无济于事,淋成了落汤鸡⋯

回忆中回来,仿佛是一眨眼,倏忽已三十多年,匆忙的日子早已没有了当年种花的情致。

父母已老,搬进了楼房多年,同样喜爱种花的父亲经常流连于花市,隔几天就买回一盆,可我知道,也是多年前他告诉过我的,盆栽植物接不上地气,再怎么侍弄也没有在大地上种植的生机与乐趣!

多想为父亲买一个小院子,让他再如当年的我一样,春来时种下希望,看着苗苗慢慢成长,静待花儿含苞绽放,忘记了忧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