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青春赌爱情,未必会输

苏何刚认识许慕的时候是十六岁,最好的年纪,他们同学了一年却一句话也没说过,对彼此的认识仅限于知道对方和自己一个班级。

直到高二分班,他们又在一个班里,并且还阴差阳错的坐了同桌,两人才渐渐开始熟悉起来。

大概人与人之间是真的有缘分这种东西的,苏何想,要不然自己一个这么冷情的人,怎么就在短短一个月内和许慕变得这么熟悉。

他们在自习课上下象棋、聊小说、聊喜欢的作家和歌手、对喜欢的电影桥段的台词。聊起天来没完没了,两人竟有如此多的共同爱好。

苏何很开心,为这么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

周围的同学看他俩的眼神都不太对劲,揶揄的像是看热恋中的小情侣。

她不喜欢同学们的眼光。

她觉得校园里的爱情都很幼稚,只是玩玩而已,谁也没有多认真,轻飘飘的,风一吹就散了。

爱情是脆弱的,顷刻间可以被否定的。而友情才是永恒的。把友情说成爱情,是对友情的玷污。

但这点些微的不愉快和一个真心的朋友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我心里明白不就好了吗?她想。

有一次许慕拿了一把军刀来学校,宝贝的谁都不让碰,苏何非要看,他不给。苏何急了,一把抓住刀刃就往回夺,许慕被吓到了,盯着她的手说:“我不信你敢。”

“我信你不敢。”苏何一脸胜利的微笑,坚定地把刀夺了出来。然后看着许慕无奈的表情哈哈大笑。

那一刻苏何心里矫情的想,这就是传说中“上战场的时候,敢把身后的敌人交给对方”的朋友吧。我会把他当成一辈子的好朋友。


他们可能真的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如果许慕没有向苏何表白的话。

苏何无法接受。

你知道,表白的结局只有两种:要么做恋人,要么朋友也做不了。

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畅快聊天的时候。

谁心里都不好受,可尴尬的种子一旦埋下,就稳稳地扎根在那里,他们两个谁也无法剔除。只是说话越来越少,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意。

高二结束以后,许慕当兵走了。

苏何居然止不住的思念他,在思念中熬完了自己的高三。

期间他们几乎没有联系,许慕只在过年的时候给苏何打了一个电话,问候她新年快乐!

后来苏何一个人离家千里去读大学,孤身在异乡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最经常想起的人还是许慕。

这时候她开始想,既然一定要选一个人过一辈子,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喜欢的人。

原来我喜欢他啊。经久不见却依然想念,只能是喜欢了吧。

终于在苏何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许慕给她打电话,其实他不知道那天是她的生日,这让苏何更加坚信了,他们是有缘的。

“跟我表白吧。”苏何说。

许慕却拒绝了。

他说:“异地恋太辛苦,我不想让你承受。”

苏何没有再说什么。

苏何大学期间没谈过一次恋爱。

许慕退伍的时候,苏何二十二岁,他们已经五年没有相见。

许慕邀请苏何去接他,他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她。

苏何在火车站往来的人流里一眼就认出了他,她静静地站在那等他走过来,歪着头对他笑,直视着他的眼睛说:“跟我表白吧。”依旧像当年那个无话不说的小姑娘。

许慕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是一个迟到了五年的拥抱。

但这迟到的时间让他们彼此都更加确信,对方就是那个值得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