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其一·剑网三爱情故事

96
羊美味老板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2019.02.11 19:41 字数 5478

剑网三爱情故事

(1)

大概好几年前的时候,我刚辞去了上一份工作,在长沙的一家小网吧打工,每天除了给人刷身份证和在别人呼叫网管的时候按一下重启键就无所事事。

那段时间我的生活过的很拮据,可能我不是什么荣耀玩的好的叶姓大神,所以老板也不管饭,就给了我一个二楼的储物间做寝室。

我当时每天就靠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大战蹭低价到3块钱的外卖过活,连出门看电影都舍不得。

闲暇的时候我就跟老宅在我们网吧的几个宅男一起玩一个叫做《剑网三》的游戏,听他们几个说有人玩这游戏15块就玩了三年,我一想这不正好就适合没什么钱的我么。

(2)

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几个打算建一个帮会,当时那几个宅男为了帮会名字争吵了好久。

事业无成的宅男一说要在游戏里干一番大事业,所以帮会想叫“我们的事业”。

平平庸庸的宅男二说要在游戏里成为精英,所以帮会想叫“精英不死”。

在南边澡堂工作的宅男三说他在澡堂的时候许下了七个梦想,所以要叫“南堂七梦”。

最后我们四个不欢而散,分别建立了自己的帮会,我的帮会名字叫“皇后网吧”,就是我工作的网吧的名字。

(3)

我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个叫阿弦的女孩,那几个宅男都说要这姑娘不和我情缘要遭天谴。

我问为啥,宅男们说:“你看看人家的帮会名:“城市英雄”,再看看你的帮会名“皇后网吧”,

你们一个开游戏厅的,一个开网吧的,一个是英雄,一个是皇后,多配呀。

所以后来每次一起在游戏里做任务,只要阿弦一进队伍,那几个宅男就都会嘲笑我说:“嘿,你的情缘来找你了。”

剑网三游戏里的情缘相当于网络对象的意思,每次他们这样说的时候阿弦总是沉默不语,我会缓解气氛的插上一句嘴:“你们别乱说,万一真耽误人家女孩子在游戏里找情缘怎么办?”

(4)

“城市英雄”这个帮会里只有阿弦一个人,我问过阿弦为什么要自己建个帮会叫这个名字。

她说:“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打游戏,每次放学了就偷摸摸的去城市英雄,偶尔玩玩游戏机,但更多的时候是去抓娃娃。”

“有一次我家那边的城市英雄的娃娃机上了一个特好看的娃娃,是个彩虹独角兽,我当时就特想要,但老抓不到,抓完了手里的游戏币也无济于事,但是我当时就是特想要这个娃娃。”

“于是我跑回家,以买教辅书的名义骗了爸妈的零花钱,又跑回到城市英雄,结果刚过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娃娃被另一个男生帮她女朋友抓走了。”

“我当时难过了好久,那天以后,我也经常那个时候再过去,只是再也没见过一模一样的娃娃。”

我在键盘上打字回到:“童年的遗憾咯?”

她说也不是,就是她忽然明白了自己人生中总有一些你怎么努力也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后来她开始玩剑三这游戏,和几个亲友一起建了一个小帮会,以为能永远都在一起玩的,可是许久以后所以的亲友都A掉了游戏,只留下了她一个人。

她就索性把帮会改成了这个名字,提醒自己这世上没有什么长久的事物,游戏也好,感情也好,就像那个在城市英雄看到想要却得不到的娃娃。

我听她说的有些难过,就顺口接了一句:“没事,不是还有我么,我陪你玩~”

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暧昧,就赶紧转移话题:“我的抓娃娃技术也不错,我教你一个秘诀,明天你再去城市英雄试一试,保证你能自己抓到。”

“可是我这边没有城市英雄了呀~我在新西兰。”

“原来你这么远呀~”听到她说她在新西兰,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有股淡淡的失落。

(5)

那次以后,我和阿弦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总是在游戏里一起做日常,一起打副本,似乎有种形影不离的感觉,唯独我们从未说过要做彼此的情缘。

她偶尔会跟我说一些她在新西兰生活的事情,在华人老板开的便利店打工,工作中的奇葩同事,已经移民过去的姑姑,在路过跨海大桥的巴士上睡着了……

我从不敢跟她说我在网吧当网管,但我会把我在网上看到的有趣的文章,好玩的视频,看到的新鲜事和她分享。

她说她在新西兰其实过得很辛苦,远没有大众对“出国”这个词所理解的那么风光,她还说如果有一天她帮她家里拿到绿卡移了民,就独自一人回到国内,开个小咖啡厅或茶馆什么的。

我当时接口说如果你开咖啡厅了我一定要去光顾,她也笑着说好。

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都做过开咖啡厅的梦想,但其中八个也就想想,还有一个可能真的做了但经营不善倒闭了。

阿弦的咖啡厅可能永远开不起来,就算有我也可能不会真的去光顾,就像我从来不敢和她提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她小时候在城市英雄抓不到的娃娃。

(6)

我以为我会在网吧工作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和阿弦一起玩游戏。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是我的好基友戴神发给我的,他说他所在的那家专利公司缺一个程序员,问我要不要去试试?去的话他就给我内推。

戴神在邮件里信心满满的告诉我:“我们那个HR妹子暗恋我好久了,我介绍的你去80%没问题。就是这份工作很辛苦,10点下班时常态,待遇也不是特别高,但还是很能锻炼人的。”

辞掉上一份工作后,我一边在网吧打工,一边在投递简历,毕竟人不可能真的在网吧干一辈子。

那一天,我拿我在网吧打工以来所有的积蓄出门买了一套正装参加了面试,面试完后,我走出公司的大楼,回忆起当时面试的表现以及那个HR妹子看我基友戴神的眼神,我知道没问题了。

我在公司附近的兰州拉面吃了晚饭,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就在街上随意的溜达,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一家城市英雄就走了进去,等我出来的时候,我怀里抱着一个彩虹独角兽的娃娃。

是的,那一天我在城市英雄外一眼就看到了那台娃娃机里摆着的彩虹独角兽,我想起了阿弦,也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是她小时候想要的那一个,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身上剩下的钱都买了币。

等我费了好大的心力抓到那个娃娃的时候,我看了看身边,发现还站着一个小女孩,似乎是币用完了还没抓到想要的娃娃一般,留恋的站在娃娃机边没有走。

仿佛得到了某种启示,我看了看手里还剩下的游戏币,一股脑的都给了那个小女孩,我看着她说:“如果是自己特别想要的娃娃,那就亲手去抓住它吧。”

(7)

晚上的时候,我抱着娃娃回到了网吧,老板娘正在那等着我,她看我抱着一个彩色的独角兽娃娃回来好奇的问我:“出去约会了?这是女朋友送你的礼物?”

我跟她坦白我去外面找到了新工作,万一录用了可能就不在这干了。她笑了笑说:“我早知道你会走的,你看你又不姓叶,电竞打的也不好,一看就是干不长久的样子。”

“老板娘您这么美貌,一定可以等来一个既姓叶又电竞打得好还离家出走的网管的!”

“那不然呢,毕竟老娘姓陈呀~”老板娘豪气干云的说。

“那年轻美貌又姓陈的老板娘,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呀?”

“嗯,你说……”

“我想把这个娃娃先寄存在这里。”

“这么好看的娃娃,放这万一被人随手拿了怎么办?”老板娘问我

我说:“如果拿了就拿了吧,如果没拿的话,就放这提醒我,总有一天要回来这个网吧,再看看老板娘,也提醒我有些事,有些感情,一定不要忘记。”

……

(8)

等我跟老板娘说完登录到剑三游戏的时候我发现阿弦还在游戏中,我意外的问她:“还没睡么?”

“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可能是因为这边来台风了,窗外风呼呼作响,有点害怕。”

“冬天也会有台风么?”我好奇的问道。

阿弦说:“呆瓜,我这是南半球,你那冬天的时候我这边是夏天。”

是呀,我们之间的距离,又何止是距离而已,四个小时的时差,夏天和冬天,漂亮的女留学生和落魄到网吧打工的小网管,如果不是因为剑三,差别这样大的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相遇吧。

那天晚上,我陪阿弦一直玩到新西兰的天亮,我们在游戏里去了很多地方:我们去昆仑看雪,去恶人谷听笛子,去巴陵泛舟,去寇岛看夕阳……

最后要下线的时候,我把阿弦带到金水镇的一个小房子里面。

在剑三游戏的金水镇地图,里有很多这样空着的小房子,里面没有NPC也没有实际的功能,所以基本不会有玩家来,但里面家居摆设一应俱全,就真的像一个家一样。

我给阿弦炸了一个游戏里的烟花,是我用在游戏里攒了好久的金买的。

她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

我跟她说我要换工作了,以后要加班到很晚,由于我们有四个小时的时差,等我每天下班的时候,她那都是午夜了。

我没有说出来的话是:可能以后就不能再陪你玩游戏了。

阿弦一下子就听懂了我的言外之意,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没关系呀~新的工作,新的开始,而且我这边因为时差也玩的好累,也想歇一会了,不过以后我说不定会回国,到时候没有时差了,还能一起玩呀~”

“嗯!一定!”

我和阿弦那样约定着。

(9)

然而几天之后,我就开始了我的加班生涯,经常忙到12点才下班。

有时候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处,我会打开一下电脑,登录剑网三看一看,但好友列表里阿弦的头像总是暗着的。

我没有心力再玩这个游戏,但时常的,我会在游戏里逛一逛,我一个人去昆仑看雪,一个人去巴陵泛舟,一个人去寇岛看夕阳。

我没有再到游戏里遇到过阿弦,哪怕一次也没有,我虽然有她的微信,但也不敢再去问她为什么不再上线,毕竟,我没法做到陪她一起再玩这个游戏。

最后,我在扬州的日常区遇到了一个算命的玩家,他在游戏里的职业是纯阳,相当于是个道士,他叫林某扬,我问他:“如果有一个特别想念的人,再也不上这个游戏了,还会遇到么?”

他说:“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如果有缘,总会相遇。”

(尾声)

时光就这样倏忽而过,我在戴神的公司混的不错,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穷的连游戏里买一个白发,一件衣服外观都要犹豫很久的网吧小网管了。

只是我再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玩游戏,如果有的话也都是代练帮我做了日常,代打帮我打了竞技场。

有一天,我路过之前打工的网吧,又遇到了老板娘,那几个宅男甚至还都在那上网。

宅男们酷酷的向我炫耀,当初他们建立的帮会,现在都已经是服务器里面赫赫有名的大帮会了。

我问老板娘究竟有没有招到想要的姓叶的网管,老板娘说:“这个倒是没有,你以为职业电竞玩家都离家出走来网吧呀。”

“不过后来我们网吧来了个小屁孩,总在这打LOL,还开直播,我看那小孩玩的不错,就说你这小屁孩在这当个小主播有什么意思呀,去打职业扬名立万呀~嗨,你还别说,这小孩后来还真的去了,你说万一以后这小孩拿个全国冠军或者世界冠军,老娘我算不算功德无量……”老板娘美滋滋的向我炫耀起我走了以后的事情。

我毫不犹豫的泼了她冷水:“您还功德无量?您这只能充分暴露了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违规事迹。”

老板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懂什么,让这些孩子来网吧上网打打游戏总比去街上浑身精力无处发泄做些偷蒙拐盗之类的事强。”

我心想老板娘说的也有道理,就没再跟她接话。

我环顾四周,网吧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当我看到吧台的时候,我问老板娘:“我放那的那个彩虹独角兽娃娃呢?”

老板娘说:“那一天有个高高瘦瘦非常好看的姑娘来这个网吧找你,她说她是问了你游戏里的朋友找到这的,我说你已经不在这里了,要不要把你新公司的地址给她?”

我心不争气的跳了一下:“那她怎么说的?”

老板娘说:“她说不用了,她也就是过来看看,不过她好像有些失落的样子,临走的时候她看到了这个娃娃,就问我,能不能把这个娃娃带走做个纪念。”

“你说,人家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跑过来找你了呢~”老板娘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说,你怎么就把我放在这的娃娃给她了呢?”

“没白给,她留了一个礼物给你,说是交换。”

“啊?”

老板娘从网吧柜台底下翻出一个盒子递给我:“我可没拆开过,你自己看看吧。”

我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本相册,她用很好的纸张打印了我们在游戏里的截图,从最开始在做牛车的地方相识,到后来一起去巴陵、寇岛、扬州、金水,还包括了放烟花的截图——那是我唯一一次给她放烟花。

这些打印出来的截图被用一个皮质相册收纳起来,相册的背后用烫金图案,是一副不全的地图,里面中国的轮廓清晰可见,新西兰有些小,在下面一些,两个地图上都有一个小点,我一眼就看出了,一个是长沙的位置,另一个是她所在的奥克兰。

最后翻过来的标题是:从城市英雄到皇后网吧

我当时眼睛就有点湿,老板娘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眼睛进了沙子。

许久以后有人问我,游戏里的感情是否真实?

我说我也回答不好,但我能肯定一件事情。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会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掺杂越来越多的因素,对方的外貌,年龄,职业,家庭,年收入几何,越来越像是明码标价的到市场里买菜。

我们在定义浪漫这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觉得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发浪漫,所以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感情这件事也就变得越来越现实,越来越不浪漫。

可如果两个人,出身于不同的家庭背景,隔着遥远的距离,还有时间上的差异,却能抛开那些,只因为一个共同的喜好相聚在一起,互相陪伴彼此度过那些时光,若说在这些时光里心底滋生的情感是虚假的话,那么我找不出什么样的感情是真实了。

那一天,我在网吧外面的街道徘徊良久,我脑海里一直在想着她是怎么来到我的城市,又是怎么找到这家网吧,最后是不是在这里站了好久才进去。

我无数次的打开她的微信聊天界面,但点开朋友圈,看到那些她在新西兰的照片时,又无数次的关上。

最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跑进网吧,登陆游戏,开始疯了一样狂做日常,那几个已经是大帮会帮主的宅男看着我,惊讶的问:“你不是已经A了么,怎么,又回归了呀?”

我揉了揉眼睛,提前精神说:“是的,从今往后的每个赛季,我都要认真对待~”

我不敢再问自己,我和阿弦能不能在一起,也不会去主动的打扰她。

地域、家境、时差、未来,这些都是无比现实的问题,非常艰难,难以面对,不管是我还是她,恐怕都没法给出确定的答案。

可我们是从游戏里开始的,我相信,总有一天,她还会回到这个游戏,那么或许我们还能再遇到,所以我要在游戏里等她。

既这江湖依旧在,怎知故人不肯归,就像那个测字的林道长说的:

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如果有缘,总会相遇。

(全文完)

(全文完)

微信公众号:羊美味老板

简书:羊美味老板

新浪微博:羊美味老板

B站:羊美味老板

欢迎关注

亲友群(吃货教研室,用来闲聊发福利抽奖什么的):690839567​​​​

羊美味老板和他写的故事
41.1万字 · 53.4万阅读 · 66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