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42.195。

2015年5月31日,秦皇岛,第一次和这串数字结缘。本想在终点来一个大大方方的冲刺,牛逼哄哄的掠过重点线,事实却是拖着一瘸一拐的双腿趟过计时毯。20公里后我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医疗点来停下在膝盖和脚踝上狂喷云南白药,可跑不上十步就开始在心里大骂广告全NM是骗人的,然后鼓励自己再勉强跑上几步。

5:12:21

说好的四小时左右呢。一起过去参赛的大哥可能等得实在受不了了,没等到我过线(人家那次是306)。受伤不仅仅是膝盖和脚踝,我的胸口也同样遭受了重重一击,斯文扫地。

四小时左右的成绩终于还是来了,不过是2016年。

2016年9月24日,衡水,衡马也许是最危险的一次经历了,20公里直至完赛后很长一段时间身体感受到的不是疲劳,而是恶心,就如同刚刚完成了十几个50米折返跑,是各种不爽,然而到现在依然不能确定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才造成这样的结果。回想起来也是庆幸:终点附近有洗手间,起跑前刚好去过。在洗手间洗了脸,然后湿了组委会的毛巾,裹到头上,就坐在保洁阿姨的椅子上休息,以便毛巾不凉了再去湿。20分钟后恶心的感觉逐渐消失,开始饥饿,面包,卤蛋,火腿,榨菜此刻都成了人间美味,终于缓了过来。

可是一想到成绩,想到带着330的目标来到衡水,收获的却是:

4:16:54

想到自己30+以后拱着腰跑不上几步就要走走的熊样,脸上是火辣辣地疼。

用了4个月跑了1100+km的距离,其中有15次以上半程,然后跑成这样,好伤心。

是的,生活不是电影,剧本写的再好不顶一个屁用。

弥补的机会很快来了,子牙河跑团里王哥有事去不了承德了。但我得到消息时距离比赛总共6天时间。衡水过后原本就打算好好休息,而且加上十一假期,近一个月几乎没有系统训练,对自己的能力并没有一个清楚的把握。想过330,还很快打消了念头,路上跟朋友微信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345吧,顺溜!朋友也说把330留给自己,别最后公路上倒了,连个保险都没有。

2016年10月14日,承德。穿哪双鞋的纠结一直延续到比赛头一天的晚上,k22稳稳完赛还是多威9201创造成绩?真是太纠结!但最后还是决定用多威,尽管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穿着这双国产鞋跑完42公里,尽管脚踝,跟腱,小腿都因为它出过状况,但这匹野马也的确给过很多惊喜,似乎穿着它总能跑出意想不到的成绩。

15日,大雾,微凉。顺利起跑,简单整理随身物品然后默默告诉自己加速吧,开始一路狂奔,配速一直到了420以内,10公里内上了两次厕所,不知道为什么会连着上两次厕所(天气冷容易上厕所?有待考证)。过了10公里后,对配速和雾霾的担忧一并消失,开始最舒适的15公里,期间330兔子大军被我超过(事实上这俩330的跑得绝对是315,细思极恐,那我前面开的岂不是更快)。26公里遇到一段不平整的路面,右脚踝果然出现状况,心想不妙啊,可能要完了。提心吊胆跑过这段大概有500米的侧斜路面,一直担心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出现,有一丝一丝的疼,但可以忍受。速度没有持续往下掉,500配速保持了10公里左右。事实上,想在30+公里后加速真的很难,34公里被之前330兔子军团反超,心里很清楚他们绝对是320以内,实在跟不上也就没有死命跟。35公里后速度掉到520,看表6分以内就妥妥进330,也有号称进325的从身边飘过,然而我还是是以这个速度保持到了终点,毕竟我和他们不同(没有保险啊,被我妈知道了,这辈子别想好好跑马了)。最后净成绩是:

3:27:09

在衡马距离终点不到2公里时就能远远地看到拱门,心里很清楚冲刺的时候到了啊,腿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但还不断鼓励旁边抽筋的山东哥们儿。实在想不明白人生如此艰难,我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么一件傻事,人不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吗?为什么我们偏要转身逆流走上歧途?鼻子一阵阵的发酸,眼泪数次在眼眶泛起,只能一再压低帽檐,不让人看到。

在承马1公里处再次远远看到拱门时,内心竟然无比平静,有一点美滋滋,一丝一丝的喜悦,就像右脚脚踝的疼痛一样,破330的激动心情并不如之前想象中的那般强烈。


明明就是痛苦很多,喜悦很少,为什么还要跑马,为什么要经历42公里的痛苦换取一串对别人来讲毫无意义的数字和点点喜悦?

还有早起,忍受雾霾,乳酸门槛,间歇的胸口爆炸以及倒金字塔等等折磨人的东西。

喜欢吴晓波老师的一段话:喜欢是一切付出的前提,无论任何事物,只有当你真心地喜欢了,你才会去投入,才不会去抱怨。

对于42.195,我想这也是一种爱,好的坏的,马拉松所能给予我的别的事都给不了,所以还要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